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四十五章 老漢

第四十五章 老漢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四十五章 老漢

野生的“犎牛王”到底還是下了肚,宮中御廚伺候皇帝的時候可能小心翼翼,但伺候一幫勛貴軍將,倒是敞開了處理。

牛頭肉牛尾巴乃至牛下水牛蹄都做了花樣,牛肚汆過之后,做了辣口脆爽的涼菜,配合熱酒,滋味更是上佳。

處理牛肚是武漢傳出來的手藝,其實就是土狗版本的“夫妻肺片”,只是某條土狗嘴有點刁,有些雜項不愛吃,專門禍害尋短見的老黃牛去了。

“俺在漠北倒也不是少了一口牛肉,只是這‘犎牛’啊,那是不同的。”

尉遲恭左顧右盼抹了一把油光锃亮的嘴,胡須沾染了肉渣油水,看上去更加粗獷。

對面坐著的秦瓊慢條斯理地吃著牛里脊,他吃法有點不同,酷愛胡椒腌漬過后油炸,小片刻就撈起來,牛里脊仍舊嫩滑,口感帶嚼勁卻又不老柴,加上里脊肉扎實,吃起來滿足感非常強。

那些用淀粉上漿然后做的又滑又嫩的吃法,反而不討他的喜歡。

咂了一口溫熱黃酒,酒里可能放了枸杞和生姜,稍微潤了一下嘴唇,就覺得滋味極好,從上到下由里到外暖洋洋的。

“老夫看你在漠北沒守好,這手上本事,著實不如叔寶啊。”

回京的張叔叔捋了一下美髯,案幾前同樣碼放著一堆牛肉,還有切下來的蹄筋,這是張叔叔最喜歡的。

“湖北佬閉嘴!”

老魔頭瞪了一眼張公謹,之前格殺牛王,他反應慢了一拍,表現遠不如“病夫”秦瓊,可以說很傷人了。

在老魔頭看來,這不科學啊,老子在漠北風吹日曬勤修苦練,時不時還要出去打仗,怎么看都是自己手藝勁道技術嫻熟啊。

秦瓊這么些年就是養病了,最劇烈的運動,了不起就是騎個馬,說不定騎馬還會咳嗽。可偏偏秦瓊反應最快不說,牛王實際上也是他殺的。

宮中宿衛一個個自認“大內高手”,羽林軍中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在那一剎,說是擺設有點過分,但應對失態,卻不過分。

往常訓練,習慣了對付人,猛地來了一頭暴怒兇獸,居然就反應不及甚至有點手足無措……

要不是皇帝心大,而且也是年紀大了,這種“小事”,也就沒有抓著不放,只是輪值宿衛想要從羽林軍內部升上去,基本上沒有了希望。

“哈……”

張公謹見尉遲恭一副惱羞成怒的模樣,抄著筷子遠遠地指了指他,然后夾起一片牛肉,在醬料中略微涮了一下,入口咀嚼,片刻吞咽,隨后扭頭看著秦瓊:“叔寶,要不是你,老夫怕是連牛肉都吃不上哩。”

“牛肉堵不住湖北佬的嘴?”

老魔頭一雙眼珠子鼓在那里,牛眼也似地瞪著張叔叔。

哈哈一笑的張公謹也不理他,對秦瓊說道:“你這陣前搏殺的本領,當真是當世無雙。”

聽到張公謹的稱贊,秦瓊無所謂地搖搖頭,面帶微笑回道:“這有甚地值當說的,不過是拼命罷了。”

“你倒是說得輕巧。”

張公謹同樣笑著搖頭,心中卻也感慨:往后這陣前搏殺,怕是跟軍將無甚干系啦。

江西上貢來的“九鼎”,一炮干死十幾二十頭肥豬不成問題。頭再鐵,迎面莽上去,怎么看都像是“鼎決”。

也不知道是不是死起來不同,所以可能死的爽一些?

張叔叔腦子里胡亂想著,他也久不見沙場,這樣那樣的妄想,也就是過過干癮。

一眾國公胡吃海喝,主席的皇帝很是滿意,今天秦瓊、尉遲恭護駕的事情傳揚出去,臉上增光啊。

美談這種事情,李董從來不嫌少的。

再者也確實年紀大了起來,五十多歲的人,就算不是皇帝,這年頭五十多的老漢還能存幾個過命交情的朋友?

人下意識的反應是很純粹的,當時“犎牛王”暴起,幾乎是同時,秦瓊就動手護駕。這要不是忠心,什么是忠心?

雖說換做以前,李世民可能反手還會搞秦瓊一把。畢竟,御前搶奪兵器,這是什么性質!

好在現在不是以前,他也不是二十多的青年,而是五十多的老漢……

“敬德、叔寶……共飲。”

“敬陛下。”

尉遲恭和秦瓊都放下了牛肉,拿起陶爵,沖皇帝舉杯。

一飲而盡,個中滋味……著實一言難盡。

吃飽喝足之后散伙,微醉的張公謹攙扶著微醉的秦瓊,前頭引路的尉遲恭敞懷哼著朔州老家的小曲兒,不時地回頭咧嘴傻笑:“俺如今得空,你這老小子橫豎返轉湖北也早得很,定要喝個痛快。”

“公主不讓宿醉在外。”

“呸!一個婆娘都收拾不得,你還有個甚用?”

罵罵咧咧的老魔頭可不管什么公主不公主的,罵了又怎樣?別說罵了,他動過的王爺都有,怕這個混個鳥的貞觀毛會。

“老殺才也就嘴上厲害,你待尚個公主,再來分說。”

“放屁!俺年紀大了,尚甚么公主?如今還有甚么公主適合俺的?”

擺著兩條大粗臂膀,露著胸毛的尉遲日天搖頭晃腦地在那里自鳴得意。

“洛陽是沒有,長安多得是……”張叔叔嘴巴也是賤,忽地說道,“妻父膝下多有童女,你若是合意,滿月的也不是沒有……”

一言既出,周圍一群老漢當時就酒醒了。

“哈哈哈哈——”

“敬德,你待怎么說?”

“不錯不錯,敬德,公主有得是,快回轉休妻,尚公主的當口,老夫不少了你的禮金。銀元飛票金條只管開口!”

老魔頭一張臉當時就垮了下來,拉長的宛若驢臉,抬手指著張公謹:“你這老東西壞得很!”

“哈哈哈哈——”

又是一陣大笑,尉遲日天好不狼狽,連裹著熊皮大氅的秦瓊也是笑的直咳嗽。

“散了散了,各回各家,回轉日自家婆娘去!”

“呃!”猛地打了個酒嗝,尉遲恭上了馬車之后,還掀開簾子沖外頭喊道,“明日俺請客,烤駱駝,莫要忘了鐘點!”

當——

話音剛落,宮墻外的鐘塔,剛剛好響了。

天才一秒: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