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十二章 人物

第十二章 人物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十二章 人物

“周君,這些都是新制的樂器?”

陸氏經營的客舍外間看著樸素,里面卻是雅致,還有一個小小的假山,周圍草木雖說枯了,但還是能夠想象它們在夏秋時節的盎然綠意。

外人并不知道,這一片客舍,很快都會改換成學堂教授們的館舍、宿舍。

負責學堂人事安排的,是暫時退下來的虞昶。帶著張德的兩個嫡親弟佬,時常跟學堂早早簽下來的教書先生聯絡感情。

聽說教音樂的廬江老哥又做了幾樣東西出來,虞昶便又興致勃勃地前來看個稀奇。

“老朽就是想做個‘大樂’。”

“‘大樂’不急于一時嘛。”

虞昶嘴上這么說,心中卻不信“大樂”能搞出來。不是說廬江周老哥的水平不行,而是江湖地位太低了。

帝王祭祀的場面,根本沒可能讓一個廬江土鱉搞事。

雖說吳王李恪也不知道怎么就幫著推廣了“十二平均律”,數學上的事情,小蝌蚪狂魔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好在推廣有推廣的好處,強人迅速接受,并且迅速消化。而材料學以及加工工藝的提高,新的樂器得以被發明,社會也需要更多不同的音樂聲。

此時除了戲曲之外,鄉野俚曲也逐漸走入了茶肆酒樓。那些大白話也似的歌兒,聽得人更多,倒是把原本不入流的“詩余”地位,抬高了不少。

洛陽新貴如今也不說隨手寫個“詩余”,便是在風流藪澤之地,也多自稱是個“填詞”閑人。

聽上去就要雅致的多。

“老朽之前聽說漢陽有鋼絲,這鋼絲絞合之后,細心調教,亦是別有一番風味。”

說著,廬江老哥抱著一把琴掃弦起來,要是老張在場,大概想聽他彈一個《大約在冬季》,不會的話,《我是一條來自北方的哈士奇》也可以。

咣咣咣一通掃弦,廬江老哥搓著手:“日娘的,冷死了!”

罵娘了一聲,他拿起一只銅號,錦盒里有十七八個不同性質的銅嘴,每換一個,就是一種音,饒是虞昶也是精通樂理,這光景也被震的一愣一愣的。

“周君當真神人也。”

“不敢當,可不敢當……”

周老哥連連擺手,“那《十二平均律》的大才,才是神人。”

數學不好……玩你媽的音樂呢。

“操之能發現周君,也是周君天生的才能啊。”

虞昶對《十二平均律》不置可否,依然對廬江周老哥大家贊嘆。

“甚個天才,才能興許是有,卻還是苦練而已。”周老哥搖搖頭,“唯手熟爾。”

文化人,講究。

“周君,這位是賢哥,張二郎,待學堂正式開學之后,有甚事體,只管尋賢哥就是。倘使要出去琢磨個物事,可以尋智哥,他是三郎。”

“往后二哥三哥多多擔待。”

“豈敢當擔待之說,先生只管吩咐就是。”

張賢連連拱手,卻是個性子好的。

一旁張智又道:“學堂開學之后,怕是器樂用得多,不若先去跟嫂嫂稟報,把此間事體說一說,也要調撥一批銅料、銅匠過來。要是先生覺得妥帖,直接在虎丘開個樂器行也無甚要緊的。”

廬江周老哥看著張氏兄弟二人,心中卻是怪異的很:這二人謙遜儒雅,倒是比別家子弟要強得多。

老江湖見多識廣,尋常豪強人家,二世祖禍害鄉里乃是骨子里的天性。但這江水張氏的嫡子孫,倒是沒有那種習氣。

周老哥卻不知道,于這兄弟二人來說,自家大哥的“威嚴”是從童年時期就建立的。而大哥基本常年不回家,縱然講什么親情講什么血濃于水,那都是淡了去,唯有“威嚴”,唯有江湖上流傳著大哥的故事,更加讓他們謹小慎微。

不是兩人智力不夠,也不是兩人沒有勇氣魄力,而是這樣處理,最妥帖也最穩當。

這張氏的大船,橫豎不需要他們來掌舵揚帆,能夠老老實實吆喝兩聲,還能有把子抵纜繩的氣力,就足夠了。

“往后就要多多打擾先生了。”

不敢說畢恭畢敬,但是這種平等視之的禮貌,讓廬江周老哥很是舒服,只覺得這地界來了當真是對的。

地上文曲星的墳頭,怎么可能出烏煙瘴氣的事情?

告別了廬江周老哥,虞昶又帶著張氏兄弟二人往來幾家教學“骨干”處。這些人,不是在某些州做過幕僚,就是曾經有正經官身。做過一縣主薄、縣丞的不在少數,更有退下來的正牌縣令。

有些縣令在官場中的際遇并非不亨通,但更好學,于是退出官場,轉而投入教育界、學術界。

這種人來做教授,往往效果斐然,可以結合自身經歷來用事實說話。對培養“教書先生”,這是很好的范例。

忙到了夜里,虞昶到了張德住處,跟他說了學堂教職工的安排情況。提到了廬江周老哥之后,張德連連點頭,贊嘆道:“這個周重是個逍遙散人,看似癲狂,其實極為聰明。世兄可知曉,能發明樂器,本就是大不易的事體。往往器樂,多出自戰陣、祭祀,他能著手聲學數學……殊為不易。”

“操之,聽聞他是廬江周氏后人?”

“周瑜后人。”

“噢?”

虞昶也是有點小驚訝,看似“假癡不癲”的周老哥,居然是周瑜的后人。

“莫看他仿佛只是愛操弄樂器,其實他年少時,也曾行走行伍之間,乃父曾為蕭摩訶親衛。便是他自己,也曾在江淮廝混過。”

“杜伏威?”

“這倒是不知,不過總計就那幾家。”

“倒也不是尋常人物。”

“尋常人物,哪里能過了‘德明學堂’的考核?”

“德明學堂”可以說是陸德明最后的一點布置,是留給陸氏的最大遺澤,朝廷將來科舉選材,不出意外,“德明學堂”將會先聲奪人。

一步快,步步快。江淮江東江西的人跟著瘋魔,不是真的如何尊敬陸德明,無非也是利益二字。

如果他們有資源有實力自己搞一個山寨版“德明學堂”,大概是會一腳踢開,正因為沒有這樣的資源,也沒有這樣的實力,這才不得不選擇支持“德明學堂”的組建。

文化人都說這是在培養教書匠,但地方土豪們心知肚明,自家子弟進去,就是為了將來做官。

別說去西域、河中,就是跑海外去,做官就是做官,有官身就是爹,沒官身就是崽!

“這幾日,京城也來了不少人,說客不少,操之怎么看?”

“此事還能怎么看,總計是要收一些的。”

言罷,見虞昶臉色憂愁,深怕被京城攪渾水壞了大事的模樣,于是安慰道,“世兄放心就是,京城的人,不會太過分,自有學校校長前去打發。”

“噢?”

虞昶有些訝異,這是個關鍵人物,至今也沒有人知道,這“德明學堂”的老大誰來當,陸飛白口風很嚴,而張德這里既然不說,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只是,能夠震懾京城諸多勛貴,這個人本身定然也是勛貴,而且是老牌勛貴。

不但是老牌勛貴,還得跟陸德明有交情。

雜七雜八數過來,其實就那么幾個人。

虞昶心中暗忖著能來蘇州的大佬,暗道:莫不是尉遲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