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十章 名額

第十章 名額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十章 名額

陸德明的塑像造的極快,蘇州常州兩地的頂級匠人過手,手不離卷遠眺前方的陸德明立像,頓時成為了“德明學堂”的標志性建筑。

因學堂選址在虎丘,陸德明又安葬在此,學堂又被稱作“虎丘園”。原本有幾個佛門宗派想要在這里蓋個寺廟,結果因為陸德明的緣故,光頭們只能另行擇選。

“聽聞‘虎丘園’不過是培養幾個教書先生,怎地江淮江東江西的人家,都有嫡系子弟前來?”

“你懂甚么。教書先生?教書先生又怎么了?”

泰伯渠畔的茶館大多都是停靠在岸邊的烏篷船,和別處不大一樣的,大概就是本地的船娘才藝多樣,有的還能舞文弄墨。京城也不缺能寫個應制詩的才女,但這等人物,大多都是犯官之后。

這泰伯渠畔卻大大不同,能夠吟詩填詞作曲的女郎,有不少不過是城內住戶,連個寒門人家都不算,只是尋常人家。

船娘不但要幫著泡茶,間歇撫琴彈撥琵琶也是要的,倘使有愛好別致的,想要吟詩作賦,她也能應和兩句,念叨“碧玉妝成一樹高”是不成問題的。

此時泰伯渠的烏篷船極多,隨著“德明學堂”來年的第一屆開學,四方學生的家長們,自然是早早地安排了人手前來蘇州。

這光景的泰伯渠上,南腔北調各種各樣,偏是沒有窮橫,船娘們算是發了一筆小財。

“介家娘子,伊說‘虎丘園’只出教書先生,娘子怎么看?”

“客人都是做大事業的,小女子哪里曉得則個……”

船娘口音是本地的,卻順著來客,用那類似江都的調門說話,聽得茶客一愣,卻又讓茶客大喜,直接摸了一角銀子出來,輕輕地放在了銅盤中。

掌船的老大大約是船娘的父兄,瞇著眼睛透過葦簾看到了客人的手筆,頓時露出了一個微笑,這一角銀子,不算少了。

整條泰伯渠上,也鮮有拿銀子出來的,即便有,也是把銀元絞了個稀巴爛,當作零碎來打賞。

“大事業……哪里是大事業喲。”

正感慨著,卻聽外頭傳來聲音,有個漢子罵罵咧咧往船上走:“辣塊媽媽不開花的,‘虎丘園’這一回招生,居然就滿額了。不是說截止的日子,是要正月底的么?”

“你這是甚么狗道的消息,當天傳出來要做學堂,三天就去了一半,你當前幾日信號機排隊是為了報喪還是報喜?”

“辣塊媽媽的……早曉得如此,偏是省了那幾個通信錢作甚!唉……如此好了,這次回轉楚州,怕不是要被罵個狗血淋頭!”

“你這算是好的,這幾日買賣名額的多不勝數。肯出錢,想來還是能混上一個的。”

“要幾錢?”

“這誰知道?適才這廝還說就是出幾個教書先生,很是不屑一顧的模樣。”

“呸!就是教書先生,這也是‘虎丘園’的教書先生!”

言罷,這人更是一屁股坐在蒲團上,很是喪氣地拿起茶杯猛喝了一口,“可還記得丁蟹?他是武漢出來的,原本也只是個教書先生過活。可如今又是怎地?正牌的官身!來年科舉,你當還是從前,只考那些個老物么?”

幾人說話間,船娘默不作聲,老老實實地給倒茶,還添上了綠豆糕和桂花糕,還有一些豬油做了餡料的酥餅,熱氣騰騰的時候極為化渣,配合茶水,便是半點膩味都沒有。

“有張江漢撐腰,這陸氏門庭,較之從前,只會更加渾厚。”

“我主家有個小娘,甚是標致,這幾日尋了個由頭,看看能不能說合了去。”

“說了哪家去?”

“張家、陸家、孫家、王家……皆無不可。”

“張、陸兩家我是知道。這孫、王又是何處?”

“‘秋卿’亦是陸公弟子……”

“噢!是哩!”

一拍手,有人恍然大悟,陸德明的門生大多不顯山不露水,關鍵是不管張德還是孫伏伽,從陸德明那里半點學問都是沒有學到。兩人過去,都是彈個棉花……吉他……琵琶……還是什么其它來著。

“那姓王的呢?”

“聽說……”

一人壓低了聲音,“我只是聽說,作不得數,只是聽說啊。”

“且說且說,還能要了你的性命?”

“這可說不準。”

那人說的一本正經,卻還是說了出口,“聽說瑯琊王氏能夠起來,便是攀扯了張江漢,有個要緊的王氏女郎,成了張江漢的家主婆,那掌管江陰老家的老板娘,便是瑯琊王氏的人。”

“姓王?”

“這倒是沒聽說過,聽說是姓李。”

“你怎知姓李?”

“家主前往張氏辦事,因兩家乃是故交,便在宗祠見著過名冊,有李氏二字。那嫡長子,便是滄哥。”

“這不是野……”

“我野你媽個綠豆餅!”

一只綠豆餅被瞬間塞到了要說話之人的嘴里,“不會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自知失言的人也是后怕,悻悻然地看了四周一眼:“兄弟仗義。”

那船娘聽了只覺得奇怪,她是知道“張江漢”不曾成婚的,就是有“紅顏知己”,也大多有名有姓,來頭都能數落出來。偏偏這個姓李的,她倒是沒聽說過。只是江陰老板娘的名頭,顯然比什么李氏要狠辣的多,便是個船娘,也是心中佩服。

“這學堂的章程,想必拿到名額的,也都收到了。”

話鋒一轉,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停留,只聽一人道,“這幾年下來,還有人會去西域、河中,這真的有人愿意去?”

“去了便能做官,你去不去?”

“你怎知一定能做官?”

“笑話。”回答的人不屑一顧,“你可知西域‘冠軍侯’是甚么跟腳?”

“程將軍能是甚么跟腳?”

“他少年時,亦是受過陸公指點,你說甚么跟腳?”

“竟然還有這等淵源?”

不少人對陸德明人面廣并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只以為他大概跟武德老臣交情深厚,至多跟貞觀名臣有點來去,卻哪里曉得,上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陸德明都有情面在。

“廢話少說,只說這名額,幾錢一個!老子要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