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九十五章 大無畏

第九十五章 大無畏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九十五章 大無畏

事出突然,但府內早有經驗,沔州鄂州方面基本沒什么動靜,只是又臨時招募了不少警察局臨時工,以應對可能突發出現的治安事件。

跟著張德隨行的女郎有兩個,都是公主,畢竟,旁的女郎跟著到了江陰,見了李芷兒,怕是話都不好說。

老張前腳剛走,府內各色人物又開始熱鬧起來。張滄、張沔甚至張遼、張幽,都有各種奇怪的長輩前來探望。

瑯琊王氏尤為突出,擺出一副本家嫡系的姿態,嘴上從來不說,言行卻是以“正統”自居。

言必稱“大郎”如何如何,卻也不提其它。

洛陽白氏要遜色一些,但場面比瑯琊王氏還要大,誰叫洛陽白氏之前還跟皇帝做過“王下七武海”,攢下來的現金著實豐厚。

整個武漢,在張德這條狗王離開一小會兒,頓時成了斗狗場。

“要不是死的是張郎的先生,我還以為是張郎死了呢。”

武二娘子口無遮攔,在一群老世族子弟面前極盡刻薄。可偏偏府內人盡皆知,張德是極寵武二娘子的,平日里的斗嘴,生死都是看淡,無謂甚么忌諱敬畏。

“媚娘!”

她不敬畏,但不代表武順也不敬畏。

小心翼翼地環視四周,一向溫潤的武順,瞪了一眼武二娘子,“說甚么胡話!”

“阿姊勿怪,興許是懷了身孕,這才頭腦糊涂了。”

武媚娘假假地道歉,眼眸卻是看著在府內聚集各自哄著“外甥”“外孫”的人物,“要作妖的給老娘滾出去作!老娘的男人還沒死呢,就來玩這些手段……滾!”

并非沒有人想要分辨兩句,只可惜瑯琊王氏的人干脆利落,轉身就走。

他們跟張德打的交道極久,自然曉得張德這里玩弄話術就是自取其辱。在張德這里玩君子欺之以方也是沒有戲唱的,張德不是真小人,真小人在張德這里也活不過三秒,十幾年來,死在張德手中的真小人不計其數。

普世道德在老張這里是廁紙不假,但突破道德底線的雜碎在老張這里,也只是田地李董肥料。

他不講法律,也不講道德,更遑論人情。衡量的準繩只有一個,對小霸王學習機有用和沒用。

有用者活,無用者滾,不滾則死。

任你說的天花亂墜口燦蓮花,在老張面前要是半點用場都沒有……你已經死了。

于是乎,在這個基礎之上,包裝起來的各種“他稱性”的道德、律令、政策,才構建出了現行的武漢體系。

這是一個存在者的偏差,凡是能在這個體系中廝混的人、物,不過是從一開始就被篩選過。

府內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張德是不知道的,此刻在前往江陰的快船上,他正感慨著陸老頭的果斷英明。

能夠在臨死之前把蘇州最大的地主家族自我瓦解,這需要大無畏的勇氣,還有超絕常人的眼界。

臨行之前,曹夫子還囑托了張德一句,說是要是陸圓朗清醒過來的話,幫忙寫幾個字,他好留給李善。

兩個人瑞……大概是“神交已久”吧。

“陸公果決,非常人也。”

孫師兄感慨之余,心中不無暢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成了“人瑞”,會不會和曹夫子陸夫子一樣,依舊有著驚人的氣魄和勇力。

仔細想想,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狀元便知道,自己是做不到的。

玩弄律令的人,不缺乏勇氣,但缺乏大無畏的勇氣。

“先生是天才。”

老張憑欄遠眺,回頭對孫師兄說道。

千幾百年之后,天才這個名詞變得爛大街。但這個時代中的天才,是真正的天才,他們少年成名,什么東西都是一學就會,語言這種工具被玩弄的出神入化,能夠看穿人情道理,又能夠在瀟灑不羈和從善如流之間隨意轉換。

換一個時代,換一個教育體系,他們依然如魚得水,不會有任何的不適應。

天才是令人敬畏的。

“不錯。”

孫伏伽微微點頭,作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狀元,他實際上也算是天才,但天才和天才還是有差距的。

一百歲的陸德明輕飄飄地就對自己家族進行肢解,孫伏伽重新投胎也不敢這么做,哪怕明知道這樣做其實是有好處的,家族長遠來看依舊能夠昌盛。

但他還是做不到。

而陸圓朗也絕非僅僅是因為快死了才無所畏懼這么干,正因為快死了,還有如此的威信推動這個驚人的決定,整個家族哪怕再怎么不能理解不可思議,但還是執行了。這更加說明陸圓朗在家族過往中的智慧累積,已經到了讓人無腦信服的地步。

一件事情出現了分歧,一方是陸圓朗,那么,如果我不在陸圓朗那一方,說明我錯了,沒有任何其它結論。

陸氏在貞觀朝膨脹的歷程,對陸圓朗一直正確的最大證據,就是踏上東行快船的某條江陰土狗。

“陸公贈你‘表里山河’,你卻拿它來彈奏《兩只老虎》。”

忽地,孫師兄開了個小小的玩笑。

“我非君子,無須陶冶情操。”

保養極好的“表里山河”依舊像是一把大劍,自古太行出大俠,或許這把琴,就是陸德明用河東梧桐木打造的也說不定。

“此行怕是多事,操之當真無所畏懼?”

北上京城是一回事,前往江東是另外一回事。江湖上的事情,是說不清的,拿老張人頭來震江湖聲威的癟三墮入過江之鯽。

一個在高門大院內的江漢觀察使,想要摸一摸沒可能,但一個漂泊江湖的江陰土狗,誰敢說沒有機會打殺了去?

只是老張卻很淡定:“這光景,死了我一個,又能成什么大事呢?再者,時人誰敢斷言,死亡就是結束?”

“操之信佛了?”

“南無機械工程佛,師兄是知道的。”

網癮的戒斷反應實在是太強,偶爾“中二病”跟著發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孫師兄卻也跟著念叨起來:“死亡……僅僅是開端?”

張德斜眼看著孫師兄,表情相當豐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