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六章 其樂融融

第六章 其樂融融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六章 其樂融融

大家都是姓李,為什么你就這么優秀?

襁褓中的李雍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睡覺喝奶睡覺,但他已經成為帝國疆域之內,龐大資產的繼承人。真要是繼承了他老娘的家產,帝國富豪排行榜,想來前十總歸是有的。

“聽說了沒?隆慶宮……嗯?”

茶肆中,一向膽子大的長安老鐵,這光景也只能揚揚下巴,用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眼神進行交流。

“那往后這隆慶宮……不是,這學宮,就成一家的了?”

“難不成還想讓朝廷收了去?”

“罷了,老夫都買了一套宅子,全族都指著老夫把子弟送進去讀書,這般就好,這般就好啊。”

“那是……”

茶客們內心要說冒酸,還真有點兒。這野種也能繼承偌大基業,那野爹是誰?這么牛氣,居然敢把皇帝嫡親的閨女都給上了,也沒聽說誰被誅九族啊?

隆慶宮的繼承問題得到解決,對大多數買了“學區房”的土豪來說,也是安心了不少。至少不用擔心幾十年后這隆慶宮發生劇變,到時候這物業還值當不值當,真沒法說去。

如今雖說光彩上有點不光彩,可有道是“平平安安就是福”,不折騰就是最好的。

原本還尋思著大出血的老張在滿月酒上一臉懵逼,一群李氏老哥哥特別親切,時不時還跟老張聊聊武漢的風物……這他媽叫什么事兒?

連“尋歡公子”李元祥都是驚呆了,為自己的家族前輩感到羞恥,這么不要臉的樣子,以前怎么就沒發現?

上官金虹則是喝著酒摟著“李尋歡”,一臉的羨慕:“皇族氣象,不愧天下第一!”

泥奏凱!

皇族氣象就是不要臉?

李元祥內心有點受挫,心想家里這些叔伯兄弟,果然沒有武漢的工友來得爽快。工友們多親切啊,講話又好聽……

來得宗室各種各樣的都有,有老一輩的郡王,也有太皇生的親王,公主更是一窩又一窩,駙馬們一個個笑而不語的樣子,看老張眼神更是羨慕到了極點。

有好些個公主老張都認識,當年在宮里,調戲他的就有好幾個,結果就一個安平膽大包天,衣服一脫就是敢上。

滿月酒,原本外祖父外祖母肯定是要來的,然而皇帝皇后肯定不可能來,來了那真是把丑聞布告天下,就不要做什么天下表率。

就現在的狀況,那也是睜一眼閉一眼,沒人逼逼就是沒有發生,皇帝皇后的金身,還是很牢靠的。

鎮場子的人不多,太上皇算一個,瑯琊公主算一個,唐儉這個老年“流竄犯”也算一個。

老唐拉著武士彟,跑太皇那里敬酒,武老頭還很不好意思,畢竟,他現在住的地方,是當年梁豐縣男府……房契還不在他手上呢。

八十三歲的太上皇呵呵一笑,比眼下更加糟糕的丑聞他都見識過,別說這個,各種亂倫他李淵見得多了。和那些亂倫比起來,“野合”“淫奔”就是個屁……

“信明的氣色不錯。”

“調理的好。”

武士彟拿著酒杯,跟李淵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說話間,老唐呵呵一笑:“這偌大的隆慶宮,將來也不知道哪家女子有福啊。反正你武家是沒戲了。”

被老唐開涮,李淵和武士彟都是臉皮一抖,武老頭想了想,也沒跟老唐一般見識,反而豁出去了,略有得意地看著老唐:“隆慶宮這般的,也就是在長安城瞧著大,在武漢,不算甚么的。”

老唐一聽,差點當場去世。你他媽賣女兒還上癮了?

正胡扯著,那邊女眷聚集的地界,琵琶聲錚錚響起,帷幕之后,似有妙人在撫琴。不多時,又有女子清唱,大約是一些吉利話,說是孩童早日長大成人之類的意思。

一曲完畢,余音繞梁,時不時地就有贊嘆兩聲不愧是“洛陽才女”之類的話。

老張豎起耳朵,遠遠地聽著,哪里不知道這是李葭和李月在聯袂演出。

心中暗道這兩個公主倒也不算太笨,恰好就是長樂公主生了野種辦滿月酒,這種罪過都沒事兒,還能自己人一起樂呵,她們亮個相怎么了?難不成還能綁了去“和親”?

多年未曾露面,不少李葭的兄弟姊妹都差點忘了還有她。更不要說太上皇能生多養的,那些個屁大點的親王公主,還真是沒見過這個風韻十足“才氣滿溢”的姐姐。

李雍在襁褓中收禮的當口,跟李雍一樣還在襁褓中的“小外公”也有好幾個。太上皇的生育能力,當真是無可挑剔……

入眼處皆是“其樂融融”,李淵興致也高,看著不遠處被人不斷敬酒的張德,忽地想起當年要是咬咬牙,把安平塞過去……想到這里,李淵又覺得不塞還是很好的。有名有份于帝王家而言,反而是受累。

見老爹悠然自得,還時不時地催促薛婕妤給倒酒,李蔻有些意外,笑著問道:“阿耶現在,最是快活的。”

搖頭晃腦的大唐帝國有限責任公司老董事長呵呵一笑,一手握著酒杯,一手很有節奏地拍著大腿:“人生難得一快活,老夫……知足矣。”

能聽見他說話的人,都是微微詫異,然后起身,舉杯行禮,敬了一杯之后,各自都是有些感慨。

似他們這些皇親國戚,尤其是宗室子弟,一輩子都要折騰。不折騰,就跟當年的李道興一樣,陸續被削掉爵位。

要不是李道興咬牙弄了個兒子,又咬牙在交州堅持,哪里有現在“李交州”的風范?貞觀朝這一頁史書,原本應該不著痕跡退場的死跑龍套,如今誰敢說他不是貞觀名臣的一份子?

能夠像八十三歲的李淵一樣悠然自得,超脫出去,少之又少,少之又少啊。

既然不能夠像太上皇那樣不折騰就能安享晚年,那就只能繼續折騰。哪怕明知道這個滿月酒,是給一個“野合而生”的野種辦的,但也要樂在其中,不但樂在其中,還要跟野種的野爹攀交情拉家常,哪怕多年以來的道德,使他們無比的惡心。

可惜,再惡心,也不過化作一句話。

“使君,請再飲一爵。”

“請。”

“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