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二十四章 猝不及防

第二十四章 猝不及防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二十四章 猝不及防

長安人口這幾年變化較大,常駐人口的構成也和二十年前大不相同。以前三朝貴種密布,各種人身依附在貴種上的奴婢數量超過三十萬。正經的小市民、自由人數量,連長安城的三分之一都沒有。

但是自裴寂這個倒霉老江湖垮臺,以其為代表的武德老臣連帶著前隋舊勛,其各種權利都被削弱,連帶著的社會反應,就是老世族大量清退“奴婢”。于是貞觀五年之后,長安城內的小市民、自由人,就多了不少。

當然了,明面上是李皇帝這個人要求高,說是要“禁絕蓄奴”,提高生產力發展生產力……

總之,初心有問題,結果很美好。

橫豎老張也比較喜歡這種結果。

之后以“白糖倉”為代表的新式大宗商品的誕生,在加速了這種進程的同時,也給李皇帝攢“遷都”老本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李董表示雖然朕是關隴世族出身,可不代表不會捅老鄉兩刀啊。

“噗哧”一聲,很響,很脆,李董表示這“瓜”保熟!

要不是屈突詮運氣好,莫名其妙就抱住了一條大腿,就屈突通那點“遺澤”,子孫給人都翻不了身。

跟“狗蠻子”廝混多年,差點放棄治療的屈突二郎怒吼一聲:做狗有什么不好的!

現如今,前隋老江湖還能咸魚翻身的,屈突通這一家是為數不多的一個。而且是典型小日子越來越紅火,前途越來越光明。

屈突二郎跟自家老哥也沒藏著掖著,千叮嚀萬囑咐,要想生活好,大腿抱的牢;要是抱不牢,全家死的早……

蔣國公2.0表示二弟說的對!

“舊年故都,依是天下雄城!”

老張一行人中,有不少人沒見過長安。雖說課本里天天講,可青少年心中就琢磨著,長安城還能比咱們武漢大?

于是當看到長安城那外城郭的時候,這幫臭土鱉才知道:臥槽,原來武漢沒有城墻才是不科學的!

就像是拔地而起的巨大堡壘,那種厚重、堂皇、霸氣,根本不需要言語,撲面而來壓制著自以為是的楚地才俊。

而此時,離著長安城,也不知道是十里二十里。

別說是這群青少年,就算是老張自己,哪怕是見慣了“摩天大廈”,陡然看到長安城那一剎那,總有一種電力口老鐵互相交流,然后頭一回看到水電巨無霸三峽帶來的精神沖擊。

那種感覺……千言萬語匯成一句話:這他媽是人造出來的?

人類在“奇觀”面前,當真是微不足道,渺小的讓人無語凝噎。

“姐夫……我給你彈一曲?”

李葭收藏的琵琶極多,有一種很袖珍的小琵琶,可以擱在腿上橫彈,聲音清脆叮咚,很是歡快。

“彈個屁,都到家了。”

再次回到長安,老張心情又感慨又有點小激動。當年的定遠郡公府,后來成了自己的狗窩,再后來,就給了武士彟全家老小拿去住。

這光景,老張也挺糾結的,上了人家一雙武氏女郎,這要不要去見見呢?

見的話尷尬,不見的話……回去武媚娘能干死他。

一時間,老張突然想起一個事情來:我特么住哪兒?

還是住城東算了,勝業坊里貓一宿也沒事兒。李績那府邸,騰挪出來住了也沒關系。再說了,離杜如晦早先那宅子也近。

就是離隆慶坊那大工地也不遠,表妹現在心思很難猜,這要是不住隆慶坊,會不會也給自己來一發?

我洪七不想活了!

見老張一臉的糾結,李葭小聲道:“姐夫可是有甚心事?”

“老夫在想住何處……”

“隆慶坊啊。”

“嗯?”

見李葭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老張問道:“作甚要住隆慶坊?”

“姐夫恁多學生都在隆慶坊做事,你要是去住了,顯得親近。”

老子是“慈父”是“導師”啊,沒錯!

盯著李葭看了好一會兒,看得李葭一陣臉紅,柔聲問道:“姐夫作甚這般看我?”

“來,讓姐夫抱抱。”

然而事情也沒那么簡單,尤其是長安城還有一只暖男太子。

李承乾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錯,出城十里迎接,排場賊大,就差一窩小朋友出來獻花。

因為儲君出迎,老張也沒辦法坐車,只好跨上一匹“黑風騮”的兒子,隨便帶了兩個人,就跑李承乾那里飆演技。

這年頭就是這么個套路,明君賢臣的戲碼,特受歡迎。

好在暖男太子跟別的“君王”也不太一樣,上去就緊緊地握住了老張的手,眼眶竟然濕潤了起來,略帶哽咽地看著張德,情緒很激動的樣子。

“大郎……也是蓄了須。”

都是到了而立之年,時光荏苒,二十年前的青蔥少年早已不見。饒是張德鐵石心腸,可也不知怎么地,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居然是當年在長孫無忌府邸,第一次見到李承乾的畫面。

歷歷在目,居然極為的清晰,就像是昨日才發生的一樣。

“殿下……”

本打算隨便寒暄一下,可沒曾想一開口,竟是一個稱呼萬種情緒。本就敏感的李承乾,瞬間就掩面慟哭起來。

東宮屬官本想勸說老板注意“儲君儀態”,只是一琢磨自家老板這么多年的苦逼日子,竟然自己也覺得無比委屈,于是也跟著哭了起來。

一個人哭,兩個人哭,十個人哭,幾十個上百個人哭……

本來就是極大的場面,搞得仿佛是皇帝駕崩一般。

李承乾一旁跟著的少年陡然被這變化給驚到了,大約是尋找安全感,扯了扯李承乾的衣袖:“阿耶……”

“啊!大郎,這是我家大哥!”

連忙把少年遷了過來,李承乾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對李象道,“大哥,來見過你張家老叔。”

李象小心翼翼,看著身材高大留了長須的張德,然后眼光盯著別處,小聲喊了一句:“象……見過老叔。”

陡然被這一出弄的有點慌亂,手忙腳亂地從身上摸著東西,半晌,老張從兜里摸出一疊華潤飛票,蹲下來塞李象手中:“來的匆忙,也沒甚禮物,拿去買點自己中意的。”

場面一度尷尬,但是讓人羨慕,因為眼尖的東宮幕僚掃了一眼,心想這一疊,怎么地也有十好幾萬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89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