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八十一章 江陰之行

第八十一章 江陰之行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八十一章 江陰之行

“奉誡吾弟,祝君安康依舊。冬月二十四日,收到賢弟寄來之物,代為子女感謝。近聞世伯涼州離任,暫居長安,兄已安排世伯小住家宅,賢弟無須擔心……”

江都城內,李奉誡看完信之后,微微一笑,然后對張乾道:“過幾日,我讓幾個編修跟你一起去京城。若是還要一些雕版工匠,揚子縣那里尋李縣令,還能借二三十個。”

“夠了,夠了。如今也是抽空來一趟揚州,這光景,新南市復雜的很。新出的物事越發多了,侯七在新南市又重新‘招股’,這一次聽說侯氏狠狠地賺了一筆。給程知節送了一套洛陽的大宅子,還有城外的避暑莊子一個。”

“這也是正常,說是說西軍不曾動彈,可若是沒有程處弼在側,就憑李淳風這個道士,能做個甚么?現在整個洛陽都知道,黃冠子真人乃太昊派開派大教主,置吐火羅十三部為奎、婁、胃、昴、畢、觜、參七法主。這七法主,根本就是侯氏的家當。”

“人盡皆知,也無可指摘,畢竟,番邦革命,與中國無關。”

二人言罷,李奉誡又好奇地問張乾:“瀚海公主生了一男一女,還不知道哥哥是怎么安排的?”

“我來揚州算是公干,少待就去江對岸,到江陰老家辦點私事。”

“懂了。”

李奉誡對張德更是佩服,但是一想,張德身旁女子,便是阿奴,也不是一般出身。往常禮法,無視也就無視了。不過他更佩服的是,江水張氏,還真是愿意配合張德玩這么大,當真也不怕滅族。

“對了,李總編。”張乾想了想,還是對李奉誡道,“我初到洛陽,但翻了不少卷宗,官司甚多。其中多有權貴強奪資產之事,糊涂案數不勝數,要是民怨沸騰,倒也談不上,只不過,那些個被奪資產的,倘使尋常行商發家也就罷了。那些個原本跟腳不干凈的,雇了殺手,著實有幾樁刺殺,鬧的厲害。”

“聽說還死了個公子?”

“死了兩個,都是武德老臣,如今倒是便宜了下面的兒子,白得一個爵位。”

“能不能拿到還兩說呢,削你一個公爵,降成伯爵,有甚么難的?我們這個陛下,那是明明白白跟你講要如何做的,陰謀詭計,他是不屑的。橫豎不服的人造反就是,中原大地做一場,天子就是有天子的氣概。”

“有些個不服的,還真是敢去行刺。我看了看卷宗,居然宮內行刺者,今年就有三起,兩次都是阿史那氏,可就這樣,宮內執戟士中,阿史那氏依然不少。當真是……服氣。”

“往后啊,變化更多。誰知道如何呢。你看洛陽那些吃虧的商人,明面上服軟權貴,可背地里,買通幾個‘巨野余孽’,亡命徒怕你個公子王孫作甚?”

“也不知道如何,總覺得這洛陽地面,未必太平。”

“何止不太平,我之所以始終不愿在洛陽給人賣命,也是有所考量的。一年不到,洛陽郊縣幾成邊地,百幾十里連個人家都沒有,何等的荒涼。天子腳下,富庶是富庶,可這富庶,誰能說得清?”

李奉誡說罷,嘆了口氣,“我賤命一條,還是來揚州辦個報紙算了。做王子走狗,實在是沒這個福氣。”

二人都是在吐槽自嘲,吃了一頓午飯,李奉誡便去碼頭送張乾前往揚子縣。

不幾日,張乾到了江陰,把阿史德銀楚所生一子一女的生辰交給了族老。老先生便在族譜上記了一筆,倒是也不懼什么,連阿史德銀楚是瀚海公主出身,也寫的明明白白,看得張乾一愣一愣,又看到張滄生母乃是安平公主,更是覺得宗長簡直無所畏懼。

這族譜要是泄露出去,怕不是張氏都得死光……

至于張沔生母乃是洛陽白氏,張洛水生母乃是滎陽鄭氏,相對比較,反而是小兒科了。

想著想著,張乾又想起觀察使府內,還有一窩的公主,張乾得虧心臟夠大,還算撐得住。就這行情,江水張氏,如何都得團結起來啊。要不然宗長帶頭玩脫,得死多少人?

轉念之間,張乾又想起來,仿佛弘慎公至今都不知道自家宗長厲害的地方,不是什么營造法式,也不是什么生財有道,而是搞女人啊。

“乾,見過宗長夫人。”

張乾禮數周到,倒是沒有稱呼李芷兒公主殿下,這讓李芷兒很是滿意,只不過看她臉色,還是有些不爽:“那廝今年不回轉江陰?”

“今年我去洛陽赴任前,武漢的工程已經安排到了后年,測繪的事體多不勝數,當今世上,營造法式土木工程,唯宗長第一,離不開的。更何況,漢陽鋼鐵廠今年總算能高產穩產粗鋼,朝廷肯定是要過問的,要是回轉江陰,很多事體說不清……”

“又甚么說不清的,他倒是不怕腥膻,鉆突厥穹廬倒是鉆出一對雙胞胎來。我若……罷了,不去說他。可有甚么事情要我操持?否則,豈能讓你來一趟。”

“這是宗長吩咐,夫人請過目。”

言罷,張乾將信箋放在案桌上,然后又恭敬道,“下走告退。”

“嗯。”

離開之后,張乾舒了口氣,只覺得這個主母實在是脾性復雜,大約也只有宗長才愿意寵她。

“阿叔,阿叔怎地來了江陰?”

張乾扭頭一看,便見張滄脖子上掛著一串虎牙,正渾身冒著熱氣在那里跑步,不遠處,坦叔雙手環抱,只是看著,卻也不說話,仿佛養神一般。

“小郎怎么不多穿衣裳?天寒地凍,小心……”

“阿叔放心,冬練三九,夏練三伏,我早就習慣了。”

說罷,偷偷地瞄了一眼一言不發的坦叔,然后嘻嘻一笑,“阿叔,可有禮物?”

“有的有的,都在老宅前庭,小郎得空,去拿就是。”

“好!我可是……”

“咳嗯。”

坦叔輕咳一聲,張滄見狀,只好低著頭,繼續開始跑步。

待張滄跑遠了,張乾才上前行禮:“坦叔康健。”

“來家里辦事么?”

“宗長吩咐了要緊事體,去年徐氏胡鬧,如今惹了事端出來。宗長本不愿收拾,但畢竟是徐氏,所以,還是把事情辦妥。”

“嗯,這一次,莫非是要讓安平殿下主持事業?”

“跟安利號有些干系,正托人聯絡皇后,到時候配合外朝政策,也好整理局面。”

雖然說的簡單,甚至有些輕巧,可張乾卻想不通,為什么跟皇后有關,事情牽扯皇后,就不是小事。

沒曾想坦叔直接道:“皇后拿了安平殿下的安利號,才讓宗正卿‘忘了’還有安平公主這么未嫁公主。只是,安利號的行市,買十幾個駙馬都夠了,皇后也是怕錢燙手,定然還要做幾個人情還過來……”

同樣很簡單地解釋了一下,卻讓張乾覺得驚愕,他雖然知道安平公主跟自家宗長結合定然是復雜無比,卻怎么都沒想到,居然還有這一層關系。

“坦叔,天家無情,皇后未必會拿人錢財就替人辦事啊。”

“皇后姓長孫,她還有個哥哥長孫無忌,得罪一個安平公主不算什么,你讓長孫無忌得罪江漢觀察使試試?放心去做就是。”

“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