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七十六章 目瞪狗呆

第七十六章 目瞪狗呆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七十六章 目瞪狗呆

漢陽皮草碼頭,這個專用碼頭設置時間不久,不過兩年光景,已經成為轉運長安然后出關隴右至敦煌的重要起點。×雜∮志∮蟲×

這里不僅僅擁有大量的北方皮草,諸如鹿皮、熊皮、狼皮、貂皮之類,更有千里石塘運來的犀牛皮、鯨須、鯨皮、水牛皮等南海特產。

其中熊皮是敦煌方面配發給軍官的高級保暖物資,由敦煌宮出面采買,交易記錄都是內府掌握。而犀牛皮和水牛皮,屬于鞣制好的半成品,拿到敦煌之后,再由敦煌的皮匠直接加工縫制,做成不同等級的皮甲,專門為了適應西域特殊天氣的作戰。

尤其是西軍,當初占據磧南的時候,曾經剿匪遭遇過波斯的王屬近衛軍,號稱“死亡軍團”。

當然軍團肯定是談不上,因為波斯大半國土淪陷,人口稠密區盡數陷落,“死亡軍團”早就投降的投降流竄的流竄,其中就有跑到西域諸國為非作歹給人做殺手混口飯吃的。

治安戰就是這樣,考慮的不是殲滅眼中的所有生命。唐軍小股部隊哪怕裝備再怎么精良,偶爾落單,便遭遇毒手。最后不得不讓安菩的騎兵承擔了大量的“警察”職能,這也是為什么會有“治安官”誕生的緣故。

而“治安官”因為作戰對象不成建制,又具備專業軍人的素質,幾番摸索之后,才選擇了皮甲,而不是重甲、板甲或者扎甲輕甲之類。

至于對付游牧部落,輕甲布甲甚至無甲都可以,戰斗接觸極快,結束也快。基本都是騎兵一個沖鋒的事情,反倒是要比對付窮兇極惡的“悍匪”要容易輕松的多。

又因為西域光復不久,人心未定,所以本地是禁絕甲具生產,但凡能制作甲胄的工人匠人,盡數遷往敦煌。整個西域,以皮甲為例,只是甲具材料的出口地,而不是生產地。

所有的西域甲具,都是從關內進口。而具備大批量生產半成品的地方,目前只有兩個半,武漢和長安各算一個,洛陽算半個。半成品終究不算成品,所以按照律例,沒有任何問題。

不管是政策還是說市場,武漢的皮革市場逐漸壓過長安,是不爭的事實。從貞觀十五年開始,沔州產的半成品,早就占據了關內道的大部分市場。除了內府采買之外,兵部的采購同樣是相當大的一部分。畢竟,也不僅僅只有西域才要用到皮甲,比如福州、建州等地,為了打擊海賊及越地獠人的反派,皮甲需求量最少也是兩個軍府。

貞觀年的府兵制還沒有敗壞,所謂虎死威風在,更何況別說李董這頭如日中天的霸主級猛虎,連老董事長這頭要死要死的“病貓”,續了一年又一年,眼下大概是撐到貞觀十八年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早年皮甲還是貴的,兵部采購不劃算,但貞觀八年之后,皮甲的成本就越來越低。甚至還能做到制式統一,這就很厲害了。

東南沿海,只要能保證兩三個團的府兵披上皮甲,基本就是太平無事。哪怕是出現十萬人級規模的造反,也不過是五六百正規軍隨便切的事情。

雖然給人造成了一種武漢皮革業是靠政策吃飯,然而實際上并非如此,從貞觀十六年,也就是去年開始,消費市場的比重已經極大拉升。

其中的消費主力,自然是長安和洛陽,洛陽更是極為夸張,早年入冬時,著棉袍者乃貴,到如今,脖子里不纏根貂,那一準不是“窮”就是“賤”。皮草的消耗,如熊皮,從貞觀十五年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到貞觀十六年冬一躍暴漲到一萬兩千頭,只用了一個遷都。

而今年,武漢方面估計,熊皮最少要翻一番,也就是兩萬四千頭。

兩萬四千頭,足以把漠南及遼東熊殺絕,順帶連靺鞨人地盤上的熊也全部趕到更北面。

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貞觀十六年能有這樣的量,還是因為積壓儲備有這么多。到今年,一張熊皮,已經漲到了五百貫,還是小的品相極差的。做個大氅是不成的,更不要說大衣,也就是弄個馬甲坎肩或者帽子什么的。

一頂帽子,五百貫,這是要瘋……

但洛陽就是如此,整個京城的消費市場,就是如此的瘋狂。這也導致“探險隊”的野生數量,終于超越了“正規軍”。

專職靠獵殺“保護動物”發家致富的“職業獵人”誕生了,這些獵人,從來不是為了謀生或者混口飯吃而去獵殺,他們和“賞金獵人”一樣,是很純粹的追求財富。

東海之上追逐海賊的“賞金獵人”同樣不少,性質是一樣的。而且海上的瘋狂程度,比奇珍異寶獵人還要夸張。海上的仇殺太多,私仇、世仇、一面之仇……所有仇恨,都可以用殺戮解決。

法律,不存在的……至少在海上是如此。

“書記,這潯陽造船廠,說是這個月有條大船要下水,依書記之見,這能成嗎?”

作為“掌書記”,張利很少攀談,當然他其實是一肚子的話想說,憋的厲害。

但因為職業,工作時間又不太好聊些話題,萬一扯到觀察使府的機密,那就麻煩。所以說到外地的事情,就能暢快一切。

同僚一說潯陽造船廠的事情,張利就來了精神:“就它們那個船,下水龍骨不斷就好了,還指望它能做什么?”

“不至于吧書記,這怎么說,潯陽造船廠,也是造過‘八年造’的啊。”

“造過怎么了?眼下潯陽造船廠你以為還是幾年前的那個造船廠?以前是江州官辦,頭上還頂著工部的,如今呢?那就是個屁,幾個紈绔還招募股本,死去吧。”

眾人聽的一愣一愣,都不太好說話。

但是沒過幾日,忽然《武漢晚報》上登了一條消息,說是潯陽造船廠新下水的大船遭遇了江上大風浪,龍骨斷裂,沉舟江底。

一時間,整個衙門里面都是目瞪狗呆,紛紛表示張書記這張嘴好厲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