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六十一章 瞧著眼熟

第六十一章 瞧著眼熟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六十一章 瞧著眼熟

三伏天的光景,侍中馬周起詔,置疏勒王城為磧西州,王族后裔,三代之內,皆遷徙中國。∞雜ぁ志ぁ蟲∞

回京督辦重要事宜的中書令長孫無忌眼皮都沒有抬,直接蓋了章,同意了拉倒。反正出了陽關,不管出什么事情,他長孫無忌現在別說提建議,放屁都沒有人聽。

“輔機兄,借一步說話?”

吏部尚書侯君集也不知道是皇帝抽風還是他運勢旺,居然又被拖到吏部去給李董看門,行情看漲。

“侯尚書有何指教?”

中午廊下食,宰輔們都收到了李董的賞賜,清一色的二兩牛里脊,上面還抹了點醬汁,顯然是味道不差的。

奈何長孫無忌食之無味,還開了個嘲諷:“不會是想吃老夫的牛肉吧。”

要不是有事情商量,侯君集真想一腳踢過去,把這老畜生踢個半身不遂。

“輔機兄何必如此。”

抖了抖袖袍,左右張望了一下,吏部尚書的臉皮也是夠厚的,全然無所謂長孫無忌的嘲諷。

“今時置磧西州,與你我兩家,還是有些便當……”

“甚么便當?牛肉便當?”

長孫無忌夾起一片牛肉,塞到嘴里,咀嚼了起來,“嗯,這柔嫩入味,還切了薄片,確實便當。”

照理說,依侯君集的脾氣,肯定是要翻臉,最少也要拂袖而去。廊下不管是省內官長還是部堂尚書,都覺得今天是要又熱鬧。

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豳州大混混,嘿,他忍了!

今日決議,李靖也是入場的,這個老胖子腿腳越發不如從前,又不喜歡鍛煉,于是看上去更加龐大,仿佛魏王李泰一般。

整天修仙修神修畜生的李靖半閉著眼睛在那里啃著雞腿,耳朵卻豎的很直,侯君集是個什么玩意,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嗎?就這種人渣,要是沒有好處,會尋另外一個人渣?

長孫人渣本來是排斥侯人渣的,畢竟,層次不一樣,豳州大混混的檔次太低,也就是張亮這種程度。

可張亮雖然層次低,可有自知之明啊。他就是以皇家癩皮狗自居的,并且皇帝說要監察荊襄,盯著張德,張亮沒二話,窩在荊楚那就是好幾年。錢肯定是繼續撈,但武漢有個什么風吹草動,當天就一封密函。

“輔機兄,何必拒我于千里之外?”

干笑一聲,侯君集壓低了聲音,對長孫無忌道,“伯舒賢侄尚在波斯東土,輔機兄,某早年在西域,也是頗有幾個熟人,興許也能幫得上忙,也未可知啊。”

飲了一口茶,長孫無忌閉著眼睛,依然沒有說話。

不過這一回,侯君集卻是眼睛一亮,然后陡然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不遠處,一個小黃門見狀,便記了下來。

“噢?侯君集這個小肚雞腸,尋輔機說話?”

同樣正在吃飯的李董笑了笑,然后扭頭問康德,“二人可有結論?”

“不歡而散,侯尚書拂袖而去,似是惱怒紫微令怠慢了他。”

“嗯。”

李董點點頭,神情頗為滿意。

二日后,潞國公家有名的“侯七郎”,帶著禮物,去拜訪了獨居城南頤養天年的史大忠。巧的是,長孫濬代表長孫氏,也跑去慰問了一下終于皇帝皇后的老忠仆。

“聽聞悉計蜜悉帝、悉蜜言、昏磨、思摩達羅等諸城諸邦失其共主,蔥嶺以西,山嶺復雜。此間諸部諸邦國,猶如‘秦失其鹿’,吐火羅諸部及此間雜胡共逐之。家兄此時有番僧蘇拉相助,得大馬士革之僧眾擁護,可為內應。烏仗那之東,勃律國法師乃黃冠子真人,持有圣旨,今時又可策動北天竺諸邦國及羌塘諸部……”

“好!侯某已知黃冠子真人雖能策動蠻眾數十萬,然則缺錢少糧。兵馬欲動,錢糧先行。侯某忝為潞國公所托,這幾年在長安,還是攢了些許銀錢。湊一湊,還是能給黃冠子真人添幾件法袍的。”

“吐火羅人可不好打,勃律國、北天竺及象雄吐蕃今時之兵,多是烏合之眾,不堪一擊。倘使拖到入冬,這俱魯河金礦,就不要去想了。”

“公子不必擔心,眼下兩家聯手,方能染指此間金礦,侯某又豈會不知輕重?”

二人身后,都有文士模樣的人在那里琢磨。房間內議論非常,房間外,史大忠正在摸索著一枚白如油脂的玉石,這于是雞蛋大小,光亮非常,甚是喜人。

時間過得不快,但也談不上慢,到坊內水鐘聲響,兩邊才各自離開。

路上,長孫濬眉頭微皺:“這世上,還有如此做買賣的?聞所未聞!”

“郎君不必奇怪,其實這等事情,在東海之上,不勝枚舉。”

“借錢給人打仗,然后用斬獲還賬?”

“有何不可?昔日孫伯符,不也是如此?”

“這豈可等而論之?”

長孫濬眉頭皺的更加厲害,“也不知道大人是個甚么想法,如今兄長懸于萬里沙海,也不知道過的怎么樣。”

而侯七返回潞國公府之后,迅速找到了侯君集。

“怎么說?”

“三十萬貫。”

“怎么送出陽關?”

“下走約定乃是用肉干、絹布、麻布及少量銀錢。”

“你覺得,前往西域,折損能有多少?”

“能剩十七八萬貫,便是大好。”

“李淳風惑亂蠻夷,麾下多是一些烏合之眾,不堪一擊。十七八萬貫,那就是一錘子買賣。吐火羅人盤亙蔥嶺以西,此地胡部,別說突厥人,就是波斯人,也多是不喜。就是個大羊圈……”

“國公,可誰能想,這里能有金礦呢?況且,除了金礦,那銀洞畫冊,只說肉眼得見,怕不下三四萬兩。”

侯君集負手而立,走到了一張圓桌前,然后翻開了一本冊子,這是一本畫冊,但是不同的是,它是水粉畫。畫的一個銀礦礦洞,礦洞之中,天然白銀就像是人體上的肉質增生,密密麻麻地綿延深入……

“老夫覺得還是有些冒險。”

“富貴險中求,國公若是覺得太過,下走倒是有個計較。”

“說。”

過了幾日,侯七到了新南市,找上了屈突詮,跟屈突二郎說道:“君乃市內翹楚,還望成全,還望成全啊。”

屈突詮一臉懵逼,別人來“圈錢”,那是因為生意都在海上,雖然要采購大帆船,但收益確實高啊。入娘的,你們一個經營“持球”俱樂部的,怎么突然就做起絲路上的生意了?你要是說把“柳營”抵押出來,老子保證沒二話。

想了想,屈突詮便道:“非是某嚴苛,實乃要同兄弟相商,相商……”

然后屈突詮就寫了信給張德。

老張收到信之后,嘴角一抽:“媽的,放貸給勃律人,然后讓勃律人去打仗,打贏了拿幾塊地抵賬,怎么瞧著這么眼熟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