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十八章 傳信

第十八章 傳信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十八章 傳信

“娘子,‘望江樓’的銅鍋火頭過來問,牛羊肉是薄切還是厚切,要不要腌漬一番。∝雜√志√蟲∝還有新到的一船螃蟹,是有膏的,合用的話,便要起鍋開蒸了。”

“薄切牛肉卷,越嫩越好,切記少些肥膩。”

“是,娘子,我這就去回他。”

“記得螃蟹留一些,放在府中,兩位蕭娘子都還吃蟹。”

“放水里養么?”

“不必了,尋個空置的缸,放在里面即可。”

“是,娘子。”

崔玨安排妥當,又吩咐了人去搬了一些奇花異草到雅致的獨院中,暗忖著:阿郎是個喜歡南方園子的,也不知道這個長樂公主喜不喜歡。

忽地,她又想起來一件要緊的事情,連忙吩咐婢女去傳話。

婢女拿了手書,便到觀察使府衙門,尋了在辦公的張利,然后道:“張文書,娘子吩咐我,說是看完之后,便讓人去一趟江陰老家。”

“噢?”

張利一愣,將手書抖開一看,眼珠子鼓在那里,驚呼一聲:“我的天!長樂公……”

連忙住了嘴,有些緊張的張利深吸一口氣,對婢女道:“去回復,就說我立刻就去辦。”

“那就有勞張文書了。”

等婢女走了,張利這才要去尋兄弟,只是張乾張亨都不在,張貞又去了外地辦事,一咬牙,就奔北岸去了。

車馬一個多時辰,到了漢陽書院,拜見了曹夫子之后,他便尋了書院的護衛,也是江陰跟出來的本家子弟,乃是張松昂的堂兄,喚作張松卯。

和張松昂不同,張松卯心思沒那么深沉,算是個老實人,江水張氏一起進京那年,有幾個水土不服死了,他便是護送靈柩家去的人。后來也沒甚不可一世的雄心壯志,曹夫子那里缺個能擋箭的漢子,他就跟著曹憲混。

“夫子這里怎么辦?”

張松卯問道。

“你報了信,早點回來就是。也不要你真的回江陰,到永興,托個自己人的船就是,讓坦叔知道武漢的光景,便是妥帖了。”

“你還沒說夫子這里怎么辦?舊年有幾個無賴,想要傷夫子,你也是知道的。長安洛陽那些個讀書的,敬夫子的雖多,恨他的也不少。”

“急個甚么?我已讓巡捕衙門調了兩班過來,有二十五六號人,再有,松白上個月就回了武漢,這光景只是跟著李景仁在獵艷。我和他說一聲,他便來頂你兩天班就是。再說了,你這里又不是只有你一個,憑的少了你,夫子就有事么?”

“那好,我到永興交代了,就回轉。”

“一天光景的事體,快去快回。”

說罷,將手書封了蠟,交給了張松卯。

而此時,因為還有幾日就是除夕,芙蓉城的某個鄉下莊子,同樣洋溢著喜氣。這里不曾下雪,但也結了冰,熊孩子們尋著石子,往冰塊上砸著窟窿,倘使石子咵啦一聲,滑出去幾丈,也是樂趣。

“小的們!砸——”

一聲令下,二十幾個熊孩子,拎著石塊在石橋上,往河里冰面上砸。

嘩啦啦的作響,冰面就像是玻璃一般,碎成了一片又一片,浮冰疊著浮冰。石橋上的熊孩子們則是興奮無比,仿佛這是干了甚么大事業。

“大郎,快些家去,做了餛飩。娘子還要尋你量個衣裳,正月里要穿的。”

“哎,這就來!”

熊孩子應了一聲,然后吸著鼻涕,對一群熊孩子道:“我要家去了,喏,這里有些糖,都分了吧。”

“噢噢噢噢噢……”

“我也要我也要!”

“給包二郎的妹妹留一塊。”

“我也有妹妹啊。”

“那也留一塊……”

“我我……我沒有妹妹,我有兩個阿姊……”

嘻嘻哈哈的熊孩子們既激烈又小心地將糖收好,然后飛也似的跑回家。

“站住。”

熊孩子正要鉆著門進入,卻見一個老頭負手而立,雖然穿的厚實,卻是不怒自威。

“阿、阿公。”

“洗手洗臉,身上塵土拍干凈。”

雖然板著臉,但老者卻還是自己領著熊孩子,到了別院里打了熱水,又壓了一點井水,兌溫和之后,才一邊幫熊孩子洗手洗臉,一邊道:“小郎出去玩耍不妨事的,但不能這樣糟亂去見你母親,知道么?”

“可是,阿公……”低著頭,有些猶豫的熊孩子還是抬頭問道,“阿娘也不怪我啊。”

“她不怪你,是因為你是她的兒。”說著,也不知道從哪里拿來一條干凈的袍子,“換上吧。”

給張滄換了一件衣裳,坦叔才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腦袋:“去吧。”

“那我去了,阿公。”

鞠了一躬,然后跑的飛快,穿堂過戶一般的恣意,到了一個大院子,忽地見到幾個穿著奇怪的女子,一愣:“阿娘,她們穿的衣衫好怪呀!”

“這就是大郎?”

屋中,陪著李芷兒說話的女子,一身草原裝束,毛皮料子都是金貴,受北地風霜的吹打,也不見她皮膚有甚粗糙,反而是滑嫩光彩,顯得奪目。

“來,拜見這位史孃孃。”

李芷兒招了招手,張滄便過來給母親行了個禮,又畢恭畢敬沖那女子道:“見過孃孃。”

說話間,他偷偷地打量著,心中奇怪:怎么會有這樣的人在家里呢?

“我知道你還不久,也是因緣際會,正要去武漢尋你阿耶,路過江陰,才遇見你。正好備了禮物,還想在你阿耶那里拿出來,不過既是緣分,這光景給你也好。”

說罷,這女子居然拿出了一串甚是厲害的尖牙,串成了一串,上面有十幾個,都是油光锃亮,顯然是保養的極好。

“這是甚么牙齒?好長好大!”

“十二顆虎牙,獵了六只巨虎,才有這么十二顆。”

“哇!老虎的牙齒!”

瞪大了眼珠子,張滄捧在手里,連忙叫道:“待明日,我就去和他們說,我打死過六只老虎,拔了十二顆大牙!”

那女子愣了好一會兒,才賺頭看著李芷兒:“見他這模樣,我信他是張大郎的兒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