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六十二章 毀的徹底

第六十二章 毀的徹底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六十二章 毀的徹底

wb"H春風還吹不到西域,去年冬天,囤積在敦煌的米面糧油,不僅僅有官倉的軍需用度,還有大量商號商幫的民倉。

此間境況,和西域其余諸地大不相同,敦煌是唯一一個,民倉規模和數量,都遠遠超過官倉的地方。

隨后沿著圖倫磧南一直向西,陸續都有各大商號的據點,主持巡查工作的,正是郭孝恪。

“將軍,且末、于闐、磧南,三城都沒有放糧。”

糧食有沒有?有的。

但是,程處弼嚴令麾下校尉及各糧官,一顆糧食都不允許在冬季流出。按照隨軍文書的估算,圖倫磧各地的糧食,支撐到春天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糧種也差不多就要消耗干凈。

去年突厥吐屯的最后一波瘋狂,加上幾番作戰,基本耗盡了民間的最后一點潛力。此時處于一個微妙的平衡,圖倫磧南邊的諸國遺民是“揭竿而起”還是“逃難而出”。

只要再加把力,這些人就一定沒有活路,要么造反,要么逃命。

但是程處弼并沒有繼續壓榨,這些人就處于一種驚慌卻又心存僥幸的復雜心態中。

“噢?”

郭孝恪將臉上的口罩解下,哈了一口氣,白霧滾滾,不遠處的雪山還能看到青色的山體,剩下的,由遠及近,一片蒼茫的白,讓人分不清方向。

“看來,咱們的程司馬,是要榨干這些人啊。”

只是稍微想了想,郭孝恪就明白了程處弼的路數,作為沙場“老卒”,郭孝恪可以說是見多識廣。

“將軍?何出此言?程司馬不是連‘強征’都沒有發動嗎?去年到現在,也就是在磧南西北修了兩個寨子。”

“呵。”

郭孝恪笑了笑,拍了拍打著響鼻的戰馬,“朱俱波、于闐等遺民,一個冬天,應該就能把家底全部吃空。程處弼既然沒有放糧,那么,為了糧食,為了活命,什么事情都能干出來。原本不敢不愿的事情,做起來也沒什么不敢不愿的。”

“將軍的意思是……程司馬要讓這些遺民做馬前卒?”

“不錯。”

點了點頭,郭孝恪看著西方,手中的馬鞭卷成一個圓圈,遙遙一指,“疏勒乃是西域大國,卻又恭謙事突厥。如今圖倫磧以南,盡數落入我軍手中。只要再打下疏勒,圖倫磧南北相連,不過是指日可待。”

這是貞觀朝的戰略目標,也是政治目標,恢復漢時舊土,才能更加讓“貞觀”實至名歸。

“疏勒國之地,確實肥沃。”隨行校尉也是感慨,“下走在敦煌聽華潤號、西秦社的人說起過,那地界若是治水得當,養活百幾十萬丁口不成問題。原本下走也是不信的,這疏勒周遭,攏共有沒有二十萬丁口都是兩說。不過既然程司馬敢于再戰,必是有成算把握。”

敦煌這里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就是軍頭們作戰,真正的好處,不是朝廷那點米面糧油還有貼補,或者說西軍獨有的那點軍餉。

而是經略一地之后的龐大產業,地皮、田產、房屋、牲口、子女、河流、礦石甚至是一個山洞里的蝙蝠糞便……都能折算成開元通寶或者華潤銀元。

前幾年只有唐人在狂歡,這兩年,連波斯胡商,只要能跟唐軍通關系的,都能帶著一大筆弗林國的金幣,跑來“贖買”、“關撲”。

且末軍本身并不經商,但是他們的“戰利品”,變賣給“友商”,根本不算什么大問題。至于“友商”非常感動,跑來“勞軍”,動不動就是突厥敦馬、金山追風,那是別人闊綽有錢任性,攔不住啊。

和遼東駐軍需要自帶馬匹甚至弓箭不同,商旅湊錢“勞軍”,然后不小心把磧南諸城駐軍武裝到牙齒,那都是“軍民魚水情”的典范,別人是學不來的。

軍隊經商?不存在的。

“要說田地肥沃,還是天竺更勝。只是難以經略,便是成功,怕也是尾大不掉。”

郭孝恪說罷,覺得這事情也是無趣,便又道,“入春西域多半還要來一場大雪,你若要累積戰功,最好早些和且末城的安菩商量。如果某所料不差,程處弼動手,應該就快了。”

“莫非又要重啟舊年之法?”

“既然突厥不擅雪戰,我軍又有后勤之利,自然是以我之長擊彼之短。長安酒肆所謂‘一招鮮’,亦是這等道理。”

“說來這中原棉布、河套毛氈、荊楚罐頭,當真是利器。”

“我軍有此補給,尚且要凍死人,突厥若非嫡系,只怕是死傷慘重。”郭孝恪看了看天頭,“于闐君臣皆入長安,若是你能跟著程處弼讓疏勒君臣也去長安,公侯在望啊。”

“是!”

話音剛落,原本還好好的天氣,突然就驟冷起來,雪山之間飄來的云彩,逐漸遮掩著天空,不多時,雪花飄散,竟是下起了春雪。

嘎吱嘎吱嘎吱……

磧南城內,鯨油燃燒的氣味,彌散在方正的大廳中。

一群壯漢正滿手是油地抓著餐盤中的羊排,肉香四溢,卻是有人連骨頭都嚼了個稀巴爛。

中間的首座,程處弼低頭狼吞虎咽,同樣在那里瘋狂地撕扯著肉骨。而案桌前面,匍匐著兩個衣衫有些破敗的胡人。

說是胡人,但還能依稀地看到漢人的形貌,只是眼窩要深一些。

一根肉骨頭扔了出去,就這么掉在那兩個胡人跟前。

“賞你們的。”

其中一人瞬間將另外一人砸翻,然后撿起肉骨頭狂啃,上面的勁道羊肉,撲鼻的香氣,讓他滿口是肉的同時,竟然感動的眼淚流了出來。

程處弼哈哈大笑,然后站了起來,一邊走一邊笑看著他們:“這么說,你們想要為大唐效死?”

“是!是!回大人的話!是!是!我們……”

“好!”

雙目圓睜的程處弼獰笑了一聲,“好啊!”

“像你們這樣忠心的人,已經不多了。”

程處弼一臉感慨的模樣,然后一腳踩在剛才被同伴打翻在地的那個胡人,使得那胡人既不敢也不能動彈。

“只是,就算我相信了你們的忠心,相信了你們的誠意,可是某的將士,卻未必相信啊……”

雙手伸展,四方,皆是埋頭吃肉喝酒的唐軍,這些人雖然聽見了程處弼的話,卻依然專心吃喝,不曾去理會程處弼和兩個胡人。

“還、還請大人明示……”

“明示。”程處弼念叨著這兩個字,然后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想起了什么,竟是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某想起了當年的一段故事,若是爾等效仿,某就答應。”

“謝大人!謝大人!”

嘴里咬著肉,那胡人趕緊跪地磕頭,說不出的喜悅。

幾日后,磧南都尉程處弼在磧南州的府邸外,一群衣衫襤褸面有菜色的胡人,竟是紛紛在程府之外,將衣衫脫去,像拴馬樁一樣,就這么立定在雪地之中,任由天空中的雪花,不斷地飄落,不斷地化開,不斷地結冰……

“程門立雪?!”

敦煌城內,突然聽說了這么一件事情,那些個老兵自然是叫好羨慕,而聽聞此事的恬然文士,則是勃然大怒。

“士可殺不可辱!程司馬此舉有辱中國威嚴!”

“士?!你他娘的有種再說一遍!”

“放肆!”

敦煌的爭吵不算什么,但是事情傳到長安后,當年知道“程立雪門”故事的人,紛紛表示,程司馬年少時尚且能立在張江漢的雪門之外,乃是一樁美談。如今新附之民效仿故事愿為驅策,又有何妨?

“還真他媽來一遭‘程門立雪’啊。”

遠在武漢的老張,當時就懵逼了。

臥槽你這讓子孫后代怎么辦?還能不能好好的玩游戲了?一樁美好的典故被毀的有點過分啊。

當然了,老張萬萬沒想到的是,事情不但毀成語,還毀不少人的人生啊。

新附“立雪”民團,他媽的成立了。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