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五十四章 一池水中一池魚

第五十四章 一池水中一池魚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五十四章 一池水中一池魚

提高桑蠶出產率,實際上只要是望族,都有一些手段。甚至暖房的雛形,也不是沒有,甚至像江南陳氏,可以做到一年四季都能出繭,且品質不低。

盧氏并非沒有桑田,中國地緣廣大,南北東西都極為遼闊,因此光可以利用的桑樹種,就有十幾種。長果桑長葉桑細葉桑鋸齒桑……這些不同的桑樹,可以在不同的緯度不同的地形地貌上生長。

這也是為什么在農耕文明時期的中土,不論南北西東,地方主官都有“勸課農桑”的職責,這個“桑”不是夾帶依附在“農”上的,而是具體到“衣食住行”之上,且是高端暢銷商品。

眼下即便是南陳宗室后裔,在種桑養蠶上,最多也就是保證一畝五年生桑田,能產鮮繭三十斤到五十斤。

如此產量,對貞觀年的中國來說,已經是高產中的高產。

但對張德而言,自從他能批量生產紙張后,他就能批發蠶種。玄武門事變入京之前,張德就在芙蓉城有過實驗。當時老蠶還是產籽在盤籃或者竹編上,發賣孵化都不容易維護。

然而一張小小的宣紙,卻可以解決許許多多的問題。

在老張上輩子伺候風機的時代,即便是幼兒園的親子活動,也只需要一只鞋盒,就能輕松管理成年蠶產籽。四五歲熊孩子要做的,就是在鞋盒中鋪好一張紙,然后每天看看到底有多少蠶卵附著在上面。

到這些蠶卵變色到像油菜籽之后,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放在一旁,安心地等到第二年春天,看這張紙上,到底能爬出多少黑黢黢的細小蠶寶寶……

“弘文館學士,朝散大夫曹憲?”

把燙金紅皮書信扔到桌上,張德有些意動,這是范陽盧氏開出的價碼。江南土狗偷偷摸摸地想要繞過衣冠巨室搞教育推廣,放以前,可能會直接懟死他。最次也要搞臭張德的名聲。

可惜眼下著實不能這樣干,李董這個強敵也就算了,軍功新貴集團在朝堂上,也不是沒有想著辦法跟他們撕咬。不僅如此,那些次一級的地方豪門,逐漸有擺脫五姓七望影響力的意思,要攀附在朝廷身上,通過全新的手段來建立全新的階層。

這個階層,不出意外,應該是叫“文官集團”。

眼下這個集團還很稚嫩,甚至可以說是幼稚。但其精英卻不可小覷,他們有的是新貴集團中的一員,有的是軍功家族出身,有的是地方豪門領袖……房玄齡、杜克明、溫大臨,斗爭之余也有團結,伴隨著外朝財政的又一次暴漲,信心自然大增。

貞觀十年的最大新聞不是春耕,也不是三月初三祭拜黃帝陵,更不是太子被皇帝扔到東南還沒有傳召回京。而是持續十幾年的春季招生,特么的取消了!

某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尚書左仆射執行了皇帝的最新旨意,以后定下規矩,每年公務員報考都在夏秋交結之際,如無重大喜訊,比如神舟兩百號登陸牛郎星,春季就不開科取士。

聽上去像是皇帝收縮了拳頭,可連在平康坊瞎浪的張大象同學都知道,拳頭只有收回來,打出去才更有力。

因為今年開始,地方學政都不再用別的經典注釋,只用朝廷推廣的孔祭酒版本《五年模擬三年高考》,你用崔氏版本的解釋,那就是零分。

殺招既然敢亮出來,就代表外朝和內廷,都有了應對的預案。地方豪族是要剛正面還是下陰招,李董和董事會都討論過如何解決即將面臨的問題。

比如說秋季高考一只鳥都沒有,比如招來的都是智障低能兒,比如地方上威脅誰干赴考就斷誰家口糧……

貞觀十年可不是貞觀一二三年,李董捏著鼻子認賬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少。因為財政的寬裕,朝廷盡管沒有太過激進地在五姓七望的地盤上推廣官方教材,但在南方或者登萊或者兩京繁華之地,卻在建設鐵杖廟之余,地方學政獲得了不菲的批款。

加上像虞世南陸德明或是為了保命或是為了子孫,不管說是被收買也好被恐嚇也罷,總之,江南各州縣,東吳舊地推行官方教材,阻礙不大。

又因前幾年新增漕運司衙門,對進京趕考的士子,可以憑借地方學政的憑證,免費搭乘漕運司衙門的船只及馬車。尤其是這一點,對寒門子弟很有吸引力。

寒門也是有門第的,如張德那死鬼老爹張公義,就是寒門。但張公義窮嗎?法律要是不管,張公義能砸出五個國公來。但張公義就是寒門。

但并非所有的寒門都如張公義這般有錢任性,也有家里只有幾百畝地的或者家里只有做流外官吏的,這種家族,捧一個兩個子弟來讀書,倒也不是不可以,然后依附朝廷,待風云際會時,一舉沖擊望族門第。

制約他們的,就是大量消耗在前往京城及行卷上的消耗上。

在白糖、火麻、煤球、宣紙等新產大賣之前的長安,生存水平就已經遠遠高于地方州縣。如馬周之流,早年要不是博州有人支持,又有常何提攜,更遇上了張德這種狂犬病患者,根本沒什么出頭機會。

馬周尚且要給常何抄書獻策謀生,何況雜流寒門?

朝廷公攤這筆費用,聽上去好像很多,然而實際上很有限。因為能赴京參加公務員考試的,在地方上已經被篩選過一次,算一千個州,每州十個人,一年一次也不過一萬人。

而漕運司衙門秋夏交接正是非常忙碌的時節,槽渠江河之上的運糧船運貨船根本就不會停歇,多一個人多十個人,根本不影響什么。

唯一要額外的支出,就是吃住,而每人補貼十貫,加起來也就是十萬貫。光內府自己都能輕松養活,更何況這個功勞,外朝是不會讓給內府讓皇帝做人情的。

有了錢,才能財大氣粗地用堂堂正正的陽謀懟死超級世家。

貞觀十年的春天,人心思變。

范陽盧氏的變通之處,就是準備盡快地轉型,甚至在給張德的籌碼中,還十分隱晦地提出,盧氏嫡女待字閨中,等著被凌辱,只要員外郎愿意,隨時可以送貨上門。

當然,嫡女是添頭,真正要想打動張德這條江南土狗,沒有干貨,那是萬萬不能的。

而弘文館學士朝散大夫曹憲,就是這樣的九十五歲老干貨。

沒錯,這位跟“圣人可汗”楊堅同年生的老壽星,他是眼睜睜看著北朝滅了南朝滅,楊堅了死了楊廣死,他眼睜睜地看著這萬里江山從繁華到躁動再到覆滅,然后再從廢墟中重新建立秩序。

全新的秩序在曹憲的人生經歷中,他能感覺到,不會像以前那樣暗流涌動然后天下大亂。

這跟圣君在朝無關,曹憲的觀察點很簡單,盯著世家看。

萬里江山是一池水,世家是里面的大魚,百姓是小魚小蝦,皇帝可能是一條黑魚……

黑魚想要吃大魚很難,所以帶著小黑魚吃小魚小蝦,然后就壯一些大一些。曹憲是看著這些大魚從把黑魚到傻逼,然后發現黑魚越長越大于是恐懼發抖。

曹憲知道,時代雖然還沒有徹底變換,但的的確確開始變了。

在這樣一個奇怪的時間節點,大魚中一條姓盧的求他幫個忙,幫一條奇怪的魚去開發這一池水。

曹憲以為會是另外一條大魚,最不濟,也是一條中等的魚。

但是九十五歲的曹憲,萬萬沒想到的是,姓盧的那條大魚,讓他去找的那條魚,的確很奇怪,體型也不小,但是,曹憲只能看到它露出一個腦袋或者一條尾巴,全貌是完全看不到的。

不過曹憲沒有怪姓盧的語焉不詳,畢竟,在這一池水中,這樣的魚很少見。

因為,這是一條黃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