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四十九章 床笫之語

第四十九章 床笫之語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四十九章 床笫之語

院外楓樹成林,屋內二人同眠。只待雞叫三遍,老張一個靈醒,哆嗦了一下,只覺得身上略有干澀。猛地又揉捏了一番臂彎中的璧人,這才長嘆了一口氣:“爽。”

較之安平潑辣鄭琬奔放白潔乖順,蕭姝自有器量以及分寸。這男權時代中的上等女子,不外如是。

只可惜,江南土狗居心不良,非是可托付終身的良人。

“若是懷上骨肉,我當如何?”

“怕甚,自有亭臺樓閣給你養身。若得機巧,明年開春就頭戴黃冠也未可知。”張德輕撫蕭姝光滑無比的背脊,察覺到早晨寒氣帶來的陰冷,將絲絨大被往上蓋了蓋,才正色道,“你既對我有意,我不敢夸口說必娶你為妻。又非白氏鄭氏這般,做個高門譏嘲的姬妾……”

“終是無名無份。”

十來歲的小娘,卻還是精于世道,略帶了幾分委屈,卻有安心地說道,“只是我卻非要黃昏大禮,能得解脫便是極好。自幼長于庭院深處,當真憋悶。”

“若是不讀書,哪來憋悶。”

“卻還是讀了書,怪我么?”

“是這世道不好,若是有一日,女子也成半邊天,才算不憋悶。當下你委屈在我這里,還是不解脫。”

“總是好的,與其將來被大人拿去發賣,嫁個五姓七望或是關隴將軍,又或是中了皇后的招數,去服侍皇帝。倒不如……倒不如還是尋你這個順眼的匪類淫賊。”

“你說我淫賊也就罷了,怎地還說匪類?自遇你那天起,我從來都是平等相交。莫要尋些話來中傷……”

“怎么是中傷?”

蕭姝手指在張德胸膛上劃著圈圈,蔥白手指被早晨寒氣凍的有點發紅,一圈圈地劃著,似是有些好玩,她雙目沒有焦點看著虛空,“你當我不知道么?那日在閨房之中,你這物事,可是有變化的……”

說罷,她臉頰微紅,在胸膛上劃著圈圈的手指,竟然是滑了下去,不再畫圈圈,只是窸窸窣窣,絲絨大被一高一低,頗有節奏。

“你跟芷娘倒是有得一比。”

老張笑了笑,猛地禿嚕了這么一句,然后整個笑臉僵硬在那里。

只箭蕭二娘子一雙杏眼瞪得極大,然后掩嘴驚呼:“你當真睡了皇帝妹妹?!”

尷尬無比的張德本想否認,可一看蕭姝那表情,也不愿說謊,只好道:“你莫要在閨房中傳揚,我只說一句,你聽說就算。”

“嗯,事到如今,我便是大人也不去理會,自是跟你同命運共生死。”

“哪有這般艱難,總不會讓你擔驚受怕。”

張德揉捏了一番蕭二娘子的翹臀,又輕拍了兩下,這才道,“芷娘給我生了個兒子,是長子,叫張滄。”

“嘶……輕些,輕些……”

擼的太痛,老張整個人五官都扭曲了。只見蕭姝驚愕的無以復加,半晌才繼續一邊擼一邊失神道:“這公主著實不凡,有大勇氣。”

“是我負她太甚,只如今……非是三五年的事業。不過再有一年光景,她也當無礙了。”

“是何道理?”

“此事長遠了些,實際也和李淳風有些干系。實不相瞞,今日李淳風落到這般田地,有我推波助瀾的因素。”

張德也沒有隱瞞蕭姝,沉聲道,“王太史之算術獨成一學,如今算學一類稱為‘王學’,乃是我在‘忠義社’中鼓吹。舊年開制同仁醫學堂,亦是假道伐虢,乃是劍指眼下算學諸經。”

“李淳風敗于武氏女乃真有其事?”

“事情不假,卻非根源。李淳風受皇帝命,重修歷法。然而王太史入遼之后,河北諸地農耕游牧,早有全新時機。農政之令,差之甚多。遑論太子春耕之時八牛犁及東巡所獻曲轅犁,皆是‘王學’之功。”

“也就是說,太史局修歷一事,名存實亡?”

“不錯,這才是李淳風出逃長安的根源所在。太史局中不僅僅是李淳風,任何人都將一事無成,不是一年兩年,而是一輩子。”

張德目光閃爍著狡猾的光芒,這種大趨勢的算計,不需要什么智力,而是人類為了偷懶的本能反應。而對皇帝來說,既然王孝通好用,還要你太史局干什么?

“不過陰陽家的那一套,王太史不曾染指,我等……也不屑染指。”

說到這里,張德才又拍了拍略有發熱的蕭姝**,“很快的,很快就會形成大勢的。不僅僅是王太史的‘王學’,還有李淳風接下來的西行,都會形成某一種大勢。到那時,在這種大勢之下,幾個女郎拜入李淳風門下為弟子的事情,根本不會引起注意。”

“甚么大勢?”

“唐朝國勢比肩漢朝。”

這種大勢形成,那么李淳風的思想武器乃至意識武器,就會在強大的軍事經濟雙重壓力之下,得到倍增的效果。

實際上,只要不是太蠢的唐人,都能在此時的貞觀朝,在西域忽悠出一片愚夫愚婦來。更何況是決心翻本決心卷土重來的李淳風,算學上他已經沒有了機會,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徑。

讀書的蕭姝又一次瞪大了眼睛,她長長地吐了口氣,“我只知你有大事業,本以為是在荊襄謀個地方郡望比肩五姓,卻不知更加深遠。”

“誰知道呢。”

張德略帶自嘲地這樣回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算回答還是無意識的話。

片刻,聽到楓林索索,張德突然道,“李淳風西行在即,到時定要路過吐谷渾故地,我倒是有個注意,正好給你留些體己。”

“甚么注意?”

“此時還吃不準,還需命人考察一番,雖說早有勘察,不過彼時手中有灰糖之利,倒也不放在心上。”

“大人為我備了豐厚嫁妝,倒也不缺這個。”

“他才幾個錢。”

蕭姝一時無言,竟是因他這句話越發燥熱,也不顧初嘗雨露,便是道:“也不知昨日能不能懷上,且再使些氣力。”

“一日之計在于晨,二娘子說的有理。”

言罷,將蕭姝反轉過去,背對著自己,只聽一聲悠長**,絲絨大被又是變幻出萬種形狀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