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八十二章 舊時之言,今日之見

第八十二章 舊時之言,今日之見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八十二章 舊時之言,今日之見

二月,張德終于踏上再入京城的旅途,八年來,連祭祖都只是遙祭,沒有正經回過江南。自己的兩個弟子長什么樣了,讀書如何,有沒有健康儒雅,都是江陰那邊傳來消息。

便是蘇州市舶使虞昶,也為了這些瑣碎的事情,專門寫信給他。

大多數時候,都是江陰族人配合他,往來各地和江南。二弟為了求學,還專門跑過河北山東。

總之,江水張氏,自進入貞觀年之后,就沒有一天不在折騰,瘋狂地折騰。

“郎君,小郎和十一娘子就留河北了”

坦叔在馬車前,鄭重問道。

“總是要做事的。”張德的回答分外的沉著,讓坦叔健碩的身軀微微一震。

好一會兒,坦叔才道:“郎君,若是今歲征遼完勝,老朽想來守著小郎君。”

“好。”

言罷,坦叔微微一笑,便不在計較這些,只是心中暗道:郎君今歲十八矣。

帝國的中心,長安城在正旦大朝會之后,已經擬定了征遼計劃。六部聯袂,前所未有的齊心協力。

禮部給出了攻打高句麗的理論基礎,民部給出了發動戰爭的財政儲備,兵部給出了戰必勝的決心

兩朝宿老都在硬推好戰將領上位,吏部一群主官,更是連日吃酒赴宴。禮部、兵部的差使,哪怕是不入流內的職位,也是無比的火熱。

“大郎。”

被皇帝連續叫到宮中問對,侯君集因李勣丟了一兩個頭銜,陡然紅火起來。府邸之中,更是請了保利營造,好好地拾掇了一番。

“大人喚吾有何事”

侯文定一身棉袍,內襯羊毛坎肩,撲頭后面還掛著一個兜帽,兜帽是和東北大氅連載一起的。若是騎馬,十分的威風。

他劍法極好,又遺傳了親爹的彪悍基因,臂長人高,又蓄了一些胡須,仔細打理修建過的,很有氣度。

“張德進京,你知曉了”

“操之兄終于來了我便是極想他的”

侯文定面露喜色,讓侯君集嘴角一抽,當年雖說讓自己兒子去跟張德勾三搭四,但不代表他真的希望兒子跟李勣程知節的兒子們一樣,像狗腿子甚過兄弟。可是萬萬沒想到的是,自己兒子貌似比癡呆怨婦還要思念梁豐縣男啊。

“為夫聽聞李震自滄州處得一儲物存糧秘法,此法必是張德所創,若能入手,為夫征遼為將,當大有裨益。”

“這有何難,大人放心就是,操之兄為人瀟灑,縱然是秘法,只消誠意上來,也是給的。”

“噢當真”

“自然當真,為表誠意,若是儲存軍糧之秘法,大人只管拿些金銀就是。尋常詩文書畫,操之兄那等眼界,瞧不上的。不如就效仿市井往來,金銀最是妥帖,又不失了體面。依吾之見,大人略備白銀萬兩,足矣。”

這特么是誠意這是賣血你特么在忠義社學了點什么狗屁玩意兒

白銀萬兩老夫又不是李思摩,拿白銀當白菘

侯君集不是拿不出白銀萬兩,當然了,真要拿出來,也絕對是心痛的要死。他又不比李靖,李靖薅羊毛撈外快,最多就是被皇帝噴兩下,或者嚇唬嚇唬李藥師“聽有人說你李靖要造反朕絕對不信的”,反正就是這樣。

然而侯君集要是薅羊毛,作為豳州大混混,李董會毫不猶豫地把他全身扒光,然后等十年之后再來起復。

天王級的人物,大部分是沒有造反余地的,他們和皇權綁的很深,不管這個捆綁是因為愛情還是仇恨,但結果決定出身嘛。

豳州大混混當然不愿意掏錢了,所以他就琢磨了一個歪點子,讓自己兒子,去請李勣的兒子玩小娘,平康坊的小娘,花不了多少錢。

總之,這種賄賂方式,要是老張在長安的話,一定會表示一千五百年后很流行。酒色財氣,廣大人民群經過不懈努力,給領導們總結出來的四寶好用的很。

因為是別人求著自己去長安,所以老張也要擺擺架子,馬車走的很慢,走走停停,二月的風光是不能不看的。

誰叫當年在曲江池有人裝逼“二月春風似剪刀”呢,這光景,賣剪刀的安利號,也著實像春風一樣,拂過長孫皇后的心頭。

“伯舒滄州之行,得了江南兒的承諾。”長孫皇后一身華服,側倚暖榻,這是一間暖閣,還專門修了一面壁爐,西河套運來的無煙煤,做底料燃燒著,上面放著松木木炭,每每添上一塊,總有一股別樣松香。

壁爐前,微弱的火光照耀著長孫無忌的美髯,幾年的沉寂,以往急切暴躁的性子,也磨去了不少。雖說還顯得陰鷙冷酷,卻總算多了幾分人氣。

包裹著流鬼國白熊皮的團凳,哪怕沒有壁爐,坐在上面,也是極為舒服。

“其在河北所創之農莊,根基在地在人。”長孫無忌沒有對妹妹的樂觀表示鼓勵,而是提醒著皇后,“賈思勰之后人,農學大家比比皆是。吾為關內道黜陟大使時,曾見河套諸農事,張操之同賈氏后人,堪稱珠聯璧合。”

“噢兄長如此推崇”

皇后略有猶疑,坐直了身子,然后美眸閃爍,問道:“予聽聞,江南兒手中有一賈氏子弟,名飛字君鵬,尤善農事。兄長若是招募其入麾下,當如何”

長孫無忌想也不想地搖搖頭:“彼時民部征辟,河套精于農事之人,皆一言回絕。言必稱粗鄙農夫,不敢污穢朝堂”

“張德用人,精妙非常。”

皇后聽了哥哥的話,也是感慨萬千,這等奇男子,居然白白便宜了徐孝德一想起自己的女兒李麗質,長孫皇后也不由得抑郁起來。

如今她已經不需要再通過生產子女來穩固自己的地位,按照甄氏兄弟所言,只需細細調養,恢復元氣,自能延年益壽。

“何來精妙,無非用心二字罷了。”

長孫無忌不以為意,“奈何朝廷用人,不能用心。”

政府用人,怎么可能跟著感覺走,像放羊一樣把官僚的野性放出來。唯有科研機構,才能夠讓研究人員奔騰如烈馬,這種區別,長孫無忌還是清楚的。

所以他并沒有覺得張德用人如何如何的高明,只是朝廷用人和張德用人,方法標準不同。

“兄長,予之愚見,農莊之裁量之權,吾等不取,任由張德用之。只求這分紅得利之權,便是穩妥之舉。”

長孫皇后的意思,就是經營權讓出去,甚至所有權也可以放一放不談。但分紅是必須要的,因此潛在的意思也很明確,長孫氏以及皇室,只需要進行財務監督即可,把握好一個度,任由張德折騰去。

“某回想當年自懷遠歸來,豎子同吾共一車,彼時之言,猶在耳邊。”

皇后頓時笑道:“兄長這般不能忘懷,是何等精妙之言”

“彼時曾言長孫公,出了這馬車,我立刻忠信孝悌禮義廉。呵此時想來,當真是奸猾的很,奸猾的很吶。”

“忠信孝悌禮義廉”

長孫皇后品味著其中的微妙。

“聽聞南人言水中最快之魚,曰白條。時人有善泳者,便稱水中白條。倘若是個頂尖的好手,乃是浪里白條。張操之,于陛下之爪牙,政府之鷹犬,遠甚浪里白條。”

長孫無忌感慨之時,卻見妹妹一愣,秀眉微蹙:“忠信孝悌禮義廉唯獨缺了一個恥。此謂無恥”

見妹妹反應過來,老陰貨笑而不語,正色道:“農莊得利之精髓,在張操之。安利號運作之奧妙,亦在張操之。吾等縱然有心過河拆橋,然則合則兩利,分則兩敗。不拘是親王勛貴,若有戕害其者,長孫氏不可不為之抵擋”

想到這里,長孫無忌有些嫉妒,卻又有些慶幸:彼時楊廣用人,若用張操之,關隴當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