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五章 這一切都是誤會

第五章 這一切都是誤會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五章 這一切都是誤會

薛書記一把年紀還要提高自己的水平,張德也不能攔著,所以只能默默地佩服,然后尷尬地看著蕭二公子在那里笑而不語。

莫非他知道我拿了他閨女的繡花鞋?

“大郎啊,吾有一事相求。”

“好說,蕭公但有所求,德無一不允。”

蕭鏗一愣,心說老夫讓你跟徐惠離婚然后跟老夫閨女結婚,你難道也答應?

干笑了幾聲,蕭鏗正色道:“聽聞操之正要興建船塢?”

“此乃順豐號同保利營造的事體,吾知道一些。”

明面上,老張從來沒承認自己是這些民間資本家的幕后大boss。這是也沒辦法的事情,商賈賤業,要是被人拿住了痛腳攻訐,張公謹也沒辦法在御史大夫面前巋然不動。

就是皇族子女,府邸有家奴從事商賈之事,也是個要緊事體。如果民不舉,那就官不究。官不究,那么外朝也吵不起來。但要是有人舉報,那就沒辦法了,政治正確嘛。

“操之,三州木料倉,老夫也是知道的。北地多有松柏,老夫有一舊友,歸隱山林多年。彼處山間,櫧樹成林,郁郁蔥蔥,高者有十丈,上等木材也。”

櫧樹是個好東西,做龍骨也沒問題,而且加工起來方便,韌性強度都是可圈可點。雖說比紅木肯定不好比,但因為北地平原人家,屋后房前,多有櫧樹生長,木材數量還是很可觀的。

“既是櫧樹,多多益善,蕭公自去同友人分說。吾這邊價錢,好說的。”

“半尺粗細,值當幾何?”

張德算了算,道,“倘若不算人工,只算木料。半尺粗細的櫧樹,四貫。”

蕭二公子眼睛一亮,沉吟了一會兒,拱拱手道:“大郎少待。老夫去一趟縣衙。”

言罷,蕭鏗竟然就直接起身走了。

老張一個人在那里風中凌亂,說好的崔弘道呢?!

然后一群仆役圍觀他一個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極為尷尬。有心去找薛書記。然而薛書記正琢磨寫一封改良預備役的計劃書。有心坐下來吃吃喝喝,可又覺得實在是像個傻叉。

沒辦法,輕咳一聲,張德起來隨處走走。

這邊倒也不是蕭鏗的老宅,是個招待的別院,有山有水有院子。最近因為成天勾搭在一起搞倒買倒賣,連帶著蘭陵縣公家的公子也不是很注意禮節,真是讓人失望。

吱呀。

書房房門打開之后,薛大鼎探出個腦袋沖張德喊道:“操之,若是崔二來了。爾等且先去飲酒,老夫還要細細琢磨一番。”

老薛把房門又關上,根本沒有管張德呆若木雞的表情。

哎喲臥槽,老子這是過來干什么的?

被人放置play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無奈之下,張德拎著一桶干果,邊走邊吃,吃了又把果殼塞錦囊里。

走走吃吃,感覺還是不錯的。一把椒鹽味道的阿月渾子,就這么在園子里走走看看。倒也愜意。

“媽的,怪不得阿奴這么喜歡兜里揣一堆零食,實在是太爽了。”

老張吃的正歡,往石墩上一坐。看著池塘里魚兒打滾。這光景,早已春光明媚白條浮游,若是能一網下去,這些白條魚兒紅燒一番,那滋味,當真是美妙非常。雖然這魚兒刺多。卻是極為好吃,江南尋常人家,若是沒甚好菜佐酒,弄上十幾尾,便是愜意。

心中琢磨著怎么吃白條的老張,剝著開口的核桃,突然愣了一下:“臥槽,老子離開江陰的時候是十歲,現在十六了,結果一次也沒有回去過。”

歸屬感這個問題,實在是很難解釋。

兩個弟弟倒也懂事,跟在虞昶身邊,也不會有人欺負。家中族老又不好名利,只求個安穩,也鬧不出什么兄弟反目的戲碼來。

能在長安不愁用度吃喝,族人的支持,著實沒話講。坦叔往來兩地,族老們也從來沒有過問張德在京中的花銷。前后支出去的絹布絲綢銅錢,規模極為龐大。

“夏至的時候,就回去一趟吧。”

數年不歸,并非什么稀奇的事情。許多人出去做官,十幾年不貴的都有。武德元年出來做官的人,到貞觀五年都沒回家一趟的,比比皆是。

探親假是有的,但真正愿意用的,不多。兢兢業業堅守崗位,也是德操的一個重要標準。

“唉……”

悵然若失地一嘆,連開心果都覺得不好吃了。

一聲脆響,有人腳踩了鵝卵石,老張扭頭看是誰,卻見三個小娘,一人一根又粗又硬的棒子,朝著腦袋上就砸了過來。

臥槽!

老張嚇了個激靈,一桶干果直接朝天扔了出去,然后天女散花一樣,無數的阿月渾子核桃都落下來,噼里啪啦散了一地。

三根木棒咣當砸石墩上,老張跳起來跑出去兩丈,連忙喊道:“三位娘子,這是作甚?!我乃張德,莫要認錯啊。”

三個小妞,兩個老張是認識的,當然,這兩個是蕭鏗的閨女,妹妹蕭妍和姐姐蕭姝。另外一個,看她們這么同仇敵愾的樣子,很顯然是閨蜜,而蕭氏姐妹的閨蜜,目前來說,最接近可能性的就是崔弘道的閨女了。

“打的就是你這個淫賊!”

淫賊?!

老張眼珠子瞪圓了,回想起來,當年表妹好像也這樣稱呼過自己?史大忠還在一旁拍馬屁來著。

這一晃,都好些年過去了啊。

于是老張又恍惚了一下,又悵然若失了一下。

三個小妞見狀,一看這是破綻,拎著棒子又要砸。然而一地的阿月渾子和小核桃立功了。

啪!啪!啪!

“哎……嘶……妍娘,你……你的棍子……”

“阿姊可有大礙?”

“崔姐姐,崔姐姐你怎么了?”

她們都摔倒了,然后蕭妍的棍子脫手,打到了自己的姐姐蕭姝。至于蕭姝,她手里的棍子早就不見了,至于為什么,圍觀的張德目瞪口呆。

蕭姝棍子直接把崔弘道的閨女砸暈了過去。

哎喲臥槽……這畫面,太特么神奇了。

“啊!怎么辦,崔姐姐昏過去了!”

老張見狀,連忙過去蹲下,扶住了崔弘道的閨女,翻了翻眼皮,然后摸了摸脖頸,松了口氣,抬頭道:“莫要驚慌,并無大……”

“淫賊!”

一耳光,直接把老張抽懵逼了。

臥槽……我爸爸都沒打過我!

打他的是蕭姝,這妞杏眼圓瞪嬌叱道:“還不放開崔姐姐!”

“不是,救人要緊。崔大娘子并無大礙,只需放在空曠通風處,解開領口……”

“淫賊住口!”

又是一耳光,老張懵逼的不能再懵逼。

臥槽……我爸爸都沒打過我兩次!

打他的是蕭妍,這妞同樣杏眼圓瞪嬌叱道:“還敢口出穢言!”

口出穢言?!老子什么時候口出穢言了?!

“住口!張某雖非君子,亦非小人!從不做趁人之危之事!”老張大怒,“崔大娘子并無大礙,但要盡快讓其蘇醒,否則唾液回流,恐引窒息!”

說著,老張一臉肅然,俯身就要把崔大娘子抱起來平躺,然而懷里一只繡花鞋掉了下來。

一起的,還有宮絳。

張德和蕭氏姐妹面面相覷,“這個……其實在下早有歸還繡鞋之意……”

啪!啪!

“淫賊!”

姐妹齊聲大罵,姐姐蕭姝更是星眸噴火,猛地深吸一口氣,看樣子就是要大聲喊人了。

老張捂著臉一看這動靜,哪里能讓她喊出來。這要是喊出來,被人圍觀的話,他張操之的一世英名,豈不是毀于一旦?

再說了,拜拜挨了幾巴掌,這簡直不能忍,這可是連很多小公舉都沒有舍得下重手的部位!

一不做二不休,老張嘩啦一聲,撕開錦袍,直接塞在蕭姝的嘴里。旁邊蕭妍花容失色,光天化日之下,這居然敢如此肆無忌憚!

然后蕭妍就嚇暈了過去……

臥槽!

怎么辦?!

老張這時候大腦運轉的比“天河二”快無數倍,腎上腺激素狂飆,將崔大娘子抱起就往背上一甩。然后一手拎著暈過去的蕭妍,一手夾著驚恐萬分的蕭姝,瞅準了一個房間,三步并作兩步,直接鉆了進去。

臥槽!

完了,是閨房……

“唔唔唔唔唔……”

蕭姝努力掙扎,然而老張勤于鍛煉馬術了得,又習得一手上好的散手,兩輩子跟人摔跤,豈能連個小妞都擺不平?

于是隨手一甩,蕭姝這小身段,直接飛了起來,落在榻上。

怎么辦?自己的行為已經無限接近喪心病狂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呸!淫……唔唔唔唔唔……”

蕭姝在榻上吐出撕下來的錦袍,正要叫罵,卻見張德上來,直接又塞了回去。老張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利索,把蕭姝反手摁在榻上,嫻熟地弄來一條帶子把蕭姝的雙手綁住。

為什么會有帶子?

噢,自己的腰帶。

怎么辦?自己的行為越來越想無比饑餓的淫棍,而且是難以自控隨時要狂性大發的那種。

這時候,蕭妍醒了,睜開眼睛一看,就看到自己的姐姐被張德摁在榻上,姐姐屈辱地趴在那里,而身后,則是解開腰帶的張德……

蕭妍又暈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