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九十八章 君臣之談

第九十八章 君臣之談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九十八章 君臣之談

“阿達,你家的長毛羊,能換我十只公羊嗎?我給兩頭大牛,一公一母。”

“拔野古人都定下了,最多給三只。”

“我的皮子不好,賣不起價錢。”

兩人都是小部落的頭人,騎著黃鬃馬,戴著鷹羽氈帽,腰間挎著彎刀,馬背上掛著弓箭。

“羊皮不好賣。”

似乎也是認可了對方的話,一邊點頭一邊道,“唐人熏的羊肉,倒是真好吃。我的兩個兒子,都去了南邊。”

“莫非是去上學了?”

“嗯,北大。”

“你兒子真聰明,能考上北大,我兒子不行了,就想著養牛。”

“養牛賺錢,天可汗都說了,南邊種地用牛的。烏蘇固人在俱倫泊也開始養牛了,還請了瀚海當官的去。”

“那些當官的真厲害。”

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水囊里裝的是懷遠燒酒。朝廷一開始,其實沒攔著李思摩撈賣酒錢,畢竟,皇帝都發了話,懷遠郡王他有這個自主權。

但是吧,懷遠郡王他忠心啊,他把賣酒的利潤,只要結算,就用馬車運到長安,給皇帝上貢。

然后有一天,偉大光明正確的皇帝陛下問自己的忠犬:“思摩,懷遠燒酒,汝得利幾何?”

“臣得兩成利,此間操持,皆張……皆華潤號所為也。”

往常商人,想要賣酒也不是不可以。關撲個酒坊,該怎么賣就怎么賣。只是這酒曲得問朝廷買,所以官方是不用專門來抽個酒稅,這里利錢全在酒曲里頭。

大城市釀點醪糟,那不算事兒。但要是自制酒曲,并且發賣,等著流放邊關吧。

所以對酒水,農耕時代都是慎之又慎,沒到糧食賤如狗的地步,一般不放開釀酒禁令。

只是官方榷場交易。這酒水運輸也是個麻煩事情,所以往往沒什么來去。

然而哪里想得到,自安北都護府成立以來,也不說成立以來吧。李思摩在尉遲恭赴任之前,就已經給李董送了快半年的賣酒錢。

“什么?!兩成利就有這么多?!”

李董大吃一驚,然后嘴角一抽,眼神深邃,“不曾想這燒酒。在漠北這般獲利豐厚,當真是讓朕意想不到。”

“這都是草原蠻夷對陛下的尊敬所致啊。”

老瘋狗一臉正色,言之鑿鑿道。

李董非常滿意,然后手指點了點華潤號的飛票,問道:“最近,梁豐縣男在忙些什么?”

“聽說要定親。”

“什么?!”

李董猛地站了起來,然后目露兇光,嚇的李思摩趕緊趴下:“陛下……”

“說!他和誰聯姻?!”

“一個小娘,一個虛歲七歲的小娘……”

李思摩趴在地上,瑟瑟發抖說道。

“什么?!”

怒不可遏的李世民一巴掌拍在書桌上。“混賬!”

“臣罪該萬死!”

“不是說你!”

“陛下,是不是張德……”

“哪家小娘?”

穩住了心神,緩緩地深吸一口氣,李世民突然想起來,張公謹那個混賬,貌似回定襄都督府之前,還去了一趟河套。

該死!

“姓徐,姓徐的,是張德的鄉黨,江南道湖州人。那人在瀚海大牧監做事。之前是將作監的監丞,春耕時候那八牛……”

“原來是他?”

眉頭微皺,李世民緩緩地坐在了天鵝絨填充的軟墊沙發上,大馬金刀地在那里思索著徐孝德的根腳。他腳邊。李思摩頭頂地,一動不動地趴著,絲毫不敢動彈。

“南朝陳的舊勛,前隋遷往北地的徐家……”李世民喃喃自語,徐德雖然祖上還算輝煌,但也僅此而已。雖說十五歲出仕隋朝。但很不幸遇上了楊廣這種作死小能手,后來還淪落到在梁師都的地盤上流浪。

只以聰慧而言,徐孝德是以神童聞名的,但做官嘛……沒張德,他品秩至少一二十年不會變了。

“若是徐德,倒也不錯。”

李世民輕聲說著,然后又慢慢地站了起來,手中拿著茶杯,里頭自然是新進項的炒制雀舌,正要踱步,卻發現踩到了一只手,低頭一看,李思摩還趴在那里,頓時笑道:“起來。”

“謝陛下。”

思摩老老實實地起身,低頭站在一側。

作為公司的老板,只要手底下的打工仔們不搞跳槽或者養蠱自立,一切都好說。李董提防的人太多了,且先不說老董事長李淵,就李董剩下的那些兄弟,還有打天下的堂兄弟,他一個都不放心。

除開這些,還有玄武門九大走狗之外的所有老派驍將。接著就是五門七望和投誠了他的蠻子們,這些都得防著。

張德年紀雖小,但卻不可等閑視之。這等良才美質,不說文能安邦武能定國,只說這斂財手段,簡直就是管子再生。若是哪家反骨仔有這樣的散財童子支持,不一定說李唐皇朝一定崩潰,但打的元氣大傷,如司馬氏的八王之亂,還是沒有問題的。

從心理上來說,李董非常希望張德成為自己的女婿,就算不做女婿,做姐夫妹夫,咬咬牙……也不是不可以。

但如果張德敢娶李董防著的那些人家女兒,那老張注定要在張公謹的傳記中,成為背景。比如貞觀某年某月,公謹之侄早夭,年十五……

“唉……”

一聲嘆息,李董悵然若失,這等人物,竟不能成天家女婿,實在是太他痛心了。這得少多少彩禮!

一想到瑯琊公主嫁給張公謹,自己老爹撈的滿嘴流油,李董說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

甚至李董還動了歪腦筋,長安勛貴中,有錢的那幫人,除了張家,尉遲恭那肯定是首富。所以李董還琢磨著,哪天讓尉遲恭休妻,然后娶自己一個姐妹,這樣,他除了能大賺一筆,還能牢牢地將尉遲恭最少三代人,綁在皇家這條船上。

“張操之在北地,在忙些什么?”

結婚這事兒,讓人添堵,李董直接揭過,只當沒聽到。

“種樹。”

李思摩老老實實地回道。

“種樹?”

“對,在沙漠種樹。臣本以為,此乃天方夜譚,豈料真讓張梁豐種成了。先前種了五萬畝酸刺子,用瓦罐種的,臣也不懂,只是覺得有趣。后來沒幾個月,那些酸刺子就活了。春末的時候,補種了榆樹和楊柳,這些死了不少,不過還是有活的。這陣子,又開始補種酸刺子。”

“大漠也能種樹?”

李董眼珠子瞪圓了,覺得無比神奇。

“張梁豐曾言,植樹固土治沙,能防大風,河套之田畝,亦可增產。”

李世民渾身難受,嘴唇抖了抖,然后看著李思摩,沉聲問道:“思摩。”

“臣在。”

腦子里過了一遍,李董負手而立,問道:“在安北大都護眼皮子底下,你有幾成把握,殺了徐孝德?”

“只要陛下欲其死,臣刀山火海一往無前!”

良久,李董才道:“算了,朕也就是說說。”

“是,陛下。”

“方才朕對你所言……”

“方才陛下提點微臣,要忠心任是,守土安民,臣銘記在心。”

“嗯,下去吧。”

“臣告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