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唐朝工科生  >>  目錄 >> 第二十三章 深藏功與名

第二十三章 深藏功與名

作者:鯊魚禪師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鯊魚禪師 | 唐朝工科生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唐朝工科生 第二十三章 深藏功與名

“張操之!你好大的膽子!”

有個長大少年,箭袖裹腕,腰間插著一柄突厥匕首,靴子插著兩枚白羽,賣相著實不錯。

朗目劍眉國字臉,一看就是很有正義感的人。

“這……”

張德一頭霧水,然后看到了一個微胖的體面少年,愣了一下:“越王殿下?殿下也來春明樓游玩?”

“張操之!殿下喚你,你卻不應,更是無禮邪笑,目無尊卑,難道鄒國公就是這樣管教你的嗎?”

國字臉一臉正氣,要把老張嚴厲地批判一番。

張德沒理他,沖李泰道:“殿下恕罪,適才德心中煩悶,神游物外,失禮了。”

李泰雖然有點膈應,但到底是有器量的,擺擺手,笑道:“是泰失禮在先,非操之之過。只是沒曾想,能在此地與操之相遇,可謂在野遇賢達,喜事也。”

臥槽,我特么還成賢達了?還是在野的?雖然我是在野的,但我也只是一條野生的工科狗啊。

“殿下,這等奸猾小人,焉是賢達?殿下萬萬不可被此等奸人蒙蔽。”

國字臉一口一個奸猾,一口一個奸人,老張頓時眉頭微皺,沉聲問道:“敢問何人府上,竟是對在下如此了解。”

那人憋了一口氣,哼了一聲:“吾不與張氏小人分說!”

李泰一臉尷尬,沖張德拱拱手:“定惡乃左屯衛大將軍之子。”

左屯衛?

張德思索了一下,便瞇著眼睛道:“薛定惡,若你自罰三杯向我致歉,辱我之事,我可以當沒發生。否則,我狂妄一句,薛萬徹和你爹,都保不了你。”

此言一出,整個二樓都凝固起來。李泰臉色一變,卻見張德不動如山,自顧自滿上一杯冷酒,然后道:“不道歉,你出了春明樓,立刻打斷你的腿。”

“張德!你狂妄如……”

酒盅砸在薛定惡臉上:“你是甚么東西,狗仗人勢的廢物,焉敢在此放肆。看在越王殿下面上,我未當場打掉滿嘴犬牙,已經是仁至義盡!”

周圍二十余人,張德雖一人,卻是氣焰滔天。那二十余人一聽說是張德,早就沒了脾氣,更有人低聲道:“哥哥饒過二郎則個,他是渾人,莫要置氣。”

樓上樓下的人都是大驚,這是甚個情況!

薛定惡臉一陣紅一陣白,此事其實本來沒什么,但偏偏他提到了張公謹,這事兒就不能了了。

薛家和張家的恩怨,海了去了。但小輩之間的沖突,倒也不像別家世仇。比如同樣屬薛氏的薛仁貴,就成天和張大象廝混,兩人國子監同過窗,平康坊嫖過娼,最近在研究去定襄一起扛個槍。

總的來說,激情四射!

然而總歸有因為長輩恩怨而不服氣的,畢竟,薛家牛逼不解釋的薛萬徹,居然被魏州土鱉張公謹操的叫爸爸……

最重要的一點,薛萬徹和薛萬鈞,當年都是以勇猛著稱,結果張公謹一個人扛了個大門,特么連薛萬徹加馮立,都爆出了屎來。

張公謹也是那時候,讓太宗皇帝認識到了帥哥完全體其實很兇殘。

“操之,是泰之過也,勿要遷怒定惡,泰賠罪。”

李泰為什么會被人喜歡?因為他永遠都是愿意背鍋,并且讓不少人覺得他實在是太和氣太有擔當。

這是做老大的基本素質之一。

老大有李董這種拎著砍刀帶小弟搶地盤的,也有像楊堅那種嘴皮子耍耍,然后讓小弟們跑腿的高端人士。

在經歷了隋末戰亂,以及武德平天下還有玄武門之變,李世民內心上來說,需要的是大唐的文景之治,他的接班人,不能是胡亥,但更不能是劉徹。

所以,把李承乾都算上,所有兒子里面,李泰最受寵。李恪血統高貴吧,李董還說他長得像自己,然而呢?就給了八州封地,而同期的李泰給了多少呢?二十二州,還有加銜。

今年二月初二,李勣卸了左武侯大將軍,二月中就由李泰去兼領。

可以說,十八學士只要是南方來的,都在擔心李承乾現在的情況和劉據很像。唯一慶幸的是,大唐朝廷對世族的妥協小的多,而且有了科舉……

“殿下仁心,世人皆知。然則此獠口出惡言,辱及尊長,焉能繞了他!”

能當著李泰的面說不,全長安一只手就能數出來。但張德卻堂而皇之說老子不給面子,讓薛定惡臉色發白,更是嘴唇顫抖。

忽地,一人出列,躬身道:“哥哥,繞了二郎吧。他乃粗人,一向急躁,今日禍從口出,本該受罰,然則貴人在側,恐有損哥哥威名。”

那人儀態非常,頗有魏晉名士風范,布巾裹發,素衣在身,腰間系著一枚白玉,步履只是尋常麻鞋,李泰這群人中,絕對是最樸素的。

“你是……王二郎?”

“哥哥還是好記性,敬直為哥哥威名慮,還望哥哥莫要貴人在側行任俠之舉。”

這話說的極為精妙,其實就是勸張德,教訓人不是不可以,但旁邊還站著越王李泰,教訓薛定惡事小,惡心了李泰事大。到時候,長安城內肯定要說你張德連親王都敢沖撞。

而且他這一番話,挽救薛定惡的同時,還回護了李泰的面子,更是無形中讓人覺得越王身邊的人,都是化干戈為玉帛的文明人。

“二郎,你怎么會在這里?”

張德慢慢地飲了一杯,輕聲問道。

王二郎不是什么沒根腳的,而是來頭不小。他爹就是侍中王珪,祖宗王僧辯,論起來,跟陸老頭和虞世南,還頗有淵源。

以前去虞世南府上裝逼,偶爾能見著幾面,絕對是小小君子一個。

“越王府有《中庸》,弟甚喜,故……”

王敬直有點難為情,他好讀書,是書蟲一個,于是就被李泰給勾引了。

張德想起了一些事情,王珪他是打過交道的,張公謹有一次他提醒張德,如果王珪那邊有什么需求,盡量滿足。

可張德當時沒弄明白,為什么張叔叔要這樣說。直到王珪還是黃門侍郎給李董起詔的時候,東宮左右春坊詔命都是他寫的,才算有了眉目。

王珪,特么是李承乾的奶媽啊!

“殿下文才驚世,二郎能在越王府中學習,必有所得。”

張德點點頭,然后道,“也罷,薛二,吾可以看在殿下和敬直的面上放你一馬。不過,這杯冷酒,你還是得喝。”

說著,一杯冷酒,遞了過去,張德冷冷地看著薛定惡。

這廝一臉通紅,憋了半天,最終雙手顫抖伸了出來,接過酒杯,然后一飲而盡。

“好!痛快!算是有點薛家兒的樣子,你若不喝,可知道后果?”

張德突然一笑,看著魂不附體的薛定惡。

搖搖頭,張德沖李泰躬身抱拳:“殿下,多有得罪,改日德登門謝罪,耽誤殿下雅興,德就此別過。”

言罷,張德下了樓去,李泰一行人都是松了口氣。

然后王二郎瞧了瞧窗外,輕聲道:“薛兄。”

他努了努嘴,薛定惡朝樓下看去,只看見城關街上直到春明大街,竟是百幾十勁裝少年蓄勢待發,胯下神駿腰間寶刀,撲頭插著雁翎,手中握著馬鞭。這般動靜,竟然沒有發覺。

待張德出去之后,那些少年騎士,皆是下馬喊道:“哥哥!”

薛定惡渾身一顫,幾欲癱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唐朝工科生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