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看法

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看法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兩百五十二章 看法

盧義誠整個人僵立在原地,神色尷尬至極。

滿堂士子都看在那,盧義誠是進也不得退也不得。

盧義誠打起精神,勉強的笑著道:“能夠去大宗伯府上拜會,真是沾翁孝廉的光,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畢自嚴欲出言諷刺,卻讓翁正春攔住。

翁正春道:“也好,我們就與盧大人一起到大宗伯面前解釋清楚。”

盧義誠笑著點了點頭,再也沒有半點方才的咄咄逼人之勢。

陳濟川看了一眼盧義誠,他當然可以出面幫翁正春狠狠落盧義誠的臉面,但是他也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林延潮雖不歡喜盧義誠,但畢竟沒有大家撕破臉。

對于盧義誠與翁正春之間的矛盾,自己完全可以替林延潮在旁高高在上地觀之就好了,完全沒有必要引到自己身上。

陳濟川當即向翁正春,盧義誠道:“那就好了,翁老爺,盧大人改日一起到府上把事情說清楚!”

“當然,當然。”盧義誠連連應承。

陳濟川見此點了點頭,盧義誠擦了額上的汗道:“那么我先告辭一步!”

“請便!”陳濟川淡淡地言道。

盧義誠臨去時看了翁正春一眼,臉上反而討好似得一笑,似乎與方才那喊打喊殺的官員仿佛是兩個人般。

見了陳濟川輕描淡寫幾句話,盧義誠已是狼狽離去。

史繼偕心底震動不已,若是林延潮在此,如此折服盧義誠,他絲毫不感到意外。但陳濟川不過一個林府上的一個管家,一名五品京官居然如此恭敬,幾乎到了卑躬屈膝的地步。

這一刻他才明白,權勢是一等如何可怕之事。

這與當年他鰲峰書院教書時,感受到的完全兩個樣子。當時林延潮不過是一名山長而已,最多有人將他當致仕侍郎看待,哪里料得今日的權勢之重。

想到這里,史繼偕心底更是熱切。

陳濟川看了幾人臉色,笑了笑道:“京城里不比老家,達官貴人之多數不勝數,有時候你處處低調行事,人家倒以為你好欺辱,所以也不得不擺起幾分架子。但幾位都是老爺請的貴客,若在京里有什么地方要幫忙的,盡管可以差遣陳某。”

聽陳濟川這幾句話,幾人都覺得心底舒服,畢自嚴,翁正春面上都是道不敢。

而史繼偕則是道:“以后在京麻煩之處還有很多,到時請陳管家多關照了。”

陳濟川聞言點點頭,重新看了史繼偕一眼,心道當初在老家時怎么看出他是個精明人物。

于是幾人約定次日晚上到林府拜訪。

到了這一天,三人都是穿得極為鄭重,而林府也派了三頂轎子往福州會館接人前往。

到了林府時,陳濟川已是在府門前候著,當即請三人入府來到花廳處。

等了一會,但聽聞外頭傳來腳步聲,翁正春他們都是立即起身,而畢自嚴微微抬起頭打量。

但見一名三十有許的年輕男子走進了門。

盡管之前知道林延潮不到三十歲即任禮部尚書,但現在看到他如此年輕,畢自嚴心底還是吃了一驚。

畢自嚴看去林延潮唇邊蓄著短須,比起其他官員刻意的官步,他的步伐甚為矯健,腳跟帶風,這一點很和他行事雷厲風行,果決不猶豫的傳聞。

反觀翁正春,史繼偕年紀雖與林延潮差不多,但二人都有等刻意打磨出的沉穩,如此倒是令人覺得有些老氣,在他們身上看不出林延潮那等年富力強,精明干練之感。

畢自嚴見林延潮目光轉了過來,他身量雖高,卻不知為何生出比對方卻似矮了一頭的感覺。卻見林延潮笑著向他微微點頭,然后迎著翁正春,史繼偕二人,托著他們的手道:“怎么來了就走了,傳出去讓以前那幫老友都說林某薄待了你們。”

翁正春連忙道:“這是沒有的事,我住會館只因那都是讀書人,可以相互請益,切磋學問,在貴府上倒是怕太安逸了。”

林延潮聞言一笑道:“也是,如此我也不勉強。如何府上可是安好?”

翁正春道:“勞大宗伯記掛,家父身子還好,不過腿腳還是不太利索。前段日子還去府上看望老爺子,說了好一陣子話。”

林延潮聞言點點頭道:“誒,要不是我家搬到省城里,我們兩家走動倒是方便許多了。”

翁正春與林延潮都是侯官洪塘人,不僅同鄉同里,而且是鄉試同年,院試同榜,交情如此深厚,更令一旁的史繼偕感到羨慕。

他心想,只可惜翁正春不是官身,若他中了進士,以后在仕途上有林延潮提攜,肯定是要一帆風順。

林延潮與翁正春聊了幾句,又問史繼偕書院的事。

史繼偕答了后,當即翁正春將畢自嚴引薦給林延潮。

林延潮笑著道:“之前翁兄的書信已是向我推薦過,果真是青年俊才。”

畢自嚴道:“既是大宗伯已知學生名字,那么大宗伯必然也早知鬧漕之事,畢某一路行來見到漕運之積弊是到了觸目驚心的地步,這一次面見大宗伯懇請面稟。”

聽到畢自嚴這話,林延潮臉上的笑容即斂去了,走到一旁炕上坐下。

翁正春,史繼偕二人都向畢自嚴使了個眼色,讓他在林延潮面前謹慎說話。

這時候陳濟川入內道:“老爺酒席已是備好。”

林延潮起身道:“席上再細聊。”

走到花廳內間,里面擺著一張八仙桌。

一壺黃酒在溫著,桌上備了十幾樣菜。

菜色不見得多豐盛,也不過是普通的雞鴨魚肉,畢自嚴心想,對方雖官居二品,但觀其酒菜府邸也不過是普通京官的待遇。

林延潮自是坐了首席,向一旁的陳濟川問道:“鰣魚蒸好了沒有?”

陳濟川道:“就等老爺上桌端來。”

林延潮點點頭向三人道:“鰣魚乃今年陛下萬壽時所賜,諸位隨我嘗個新鮮。”

畢自嚴當然知道鰣魚之珍貴,他偶爾也曾嘗過,不過天子御賜的鰣魚卻是沒有這個機會。聽說這是在朝三品以上京官方有的待遇。

如此一道鰣魚既顯得主人家重視,也不令人覺得過分奢侈。

這時候外面稟告說孫承宗,陶望齡到了,聽到這兩個名字,三人都露出了震撼的神色。

一個是萬歷十四年的榜眼,一個是萬歷十七年的榜眼,他們都是林延潮的得意門生。

林延潮笑道:“就知道這個時辰,他們會來蹭飯,既是如此多加兩雙筷子。”

畢自嚴還誤以為這二人是一并邀來的,聽林延潮這么說,才知道原來是湊巧到的。身為林延潮的得意門生,當然不要通門,可以隨便出入林府。

這二人一來,翁正春三人都是起身,眾人推讓一陣重新排定座次。

入座之后,眾人相談,林延潮說得很少,倒是孫承宗,陶望齡侃侃而談,不時引經據典,發表高論。

畢自嚴現在才知道什么是精英薈萃,林延潮門下隨便兩個弟子,即是如此人物,更不說還未見面的郭正域,袁宗道,以及近來聲名鵲起的袁可立等等。

畢自嚴心底佩服歸佩服,但仍不忘了此來的目的。

聊了一陣,畢自嚴開口向孫承宗,陶望齡問道:“聞之兩位高論,畢某實佩服得五體投地,不過畢某這一次進京沿途見漕弊重重,于此事不知二位是如何考量的?”

聽到漕弊這二人,方才高談闊論的孫承宗,陶望齡都是沉默了,然后不約而同地看了林延潮一眼,沒有他的意思,他們可是不敢在此泄露了半點口風。

卻見一直甚少說話的林延潮笑著道:“景會這一次進京,可去過國子監圖書館了?”

畢自嚴一愕然后道:“回稟大宗伯,學生尚未去過。”

林延潮笑道:“那可要去見識一二,館中藏書數萬卷,其中不少都是孤本,可以供任何有生員功名以上的讀書人借閱。若是景會有閑暇倒不如去看看,開卷必然有益!”

聽林延潮這么說,眾人都是點頭。

陶望齡笑道:“這國子監圖書館是當初恩師向當今國子監祭酒蕭良友建議設立,數月以來京中讀書人無不受益于此,這一次你們來京定要去看一看,對于來年春闈也是有好處的。”

孫承宗道:“事功學派講究是經史并重,經為本,史為用,用意是為朝廷選拔良器與不器之器。”

畢自嚴雖覺得林延潮他們的話很有道理,但為何卻屢屢回避漕運的話題,這一次鬧漕的事如此嚴重,難道如林延潮這樣的二品大員都是高高掛起,然后坐視不管嗎?這樣又如何談什么事功,又如何談什么辦實務?

畢自嚴覺得林延潮有些虛有其名,雖然才華再高,風度再出眾,但也不是那個令自己心折并崇拜的林三元了。這一次見面實在令他有些大失所望。

想到這里,畢自嚴也不再問了,當即閉口不說。

在場之人都是人情練達,當然將畢自嚴的神情看在眼底。孫承宗,陶望齡二人都是笑而不語。

至于林延潮見此倒是點了點頭,當即反而主動問道:“景會屢次言漕弊之事,不知漕弊在哪里?對于如何整治又有何高見呢?還請教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