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兩百四十七章 為商利民

一千兩百四十七章 為商利民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兩百四十七章 為商利民

萬歷十九年的年末,寒冬來臨。

滿朝文武,正關切這漕運罷工而引起的鬧漕之事。

而這個時候,一個現在咋看不起眼的變局,正悄然的發生。

京中一處無名民宅,兩輛馱車停在了民宅的門口,馱車左右有兩名宮人,以及十幾名官差。

民宅里梅家兄弟正在這里等候天子召見,左右都是他們的清客,隨從簇擁著。

梅堂,梅侃二人穿得都是極樸素,頭戴方巾身著文士衫。這文士衫并非是綢衫,因為太祖爺當年定下的祖制是商人不準穿綢衫。

不過兄弟二人都有監生的功名,所以就作讀書人的打扮。

為了這一次面圣,兄弟二人之前可謂準備了許久,衣著上一絲一毫的細節,都要從中把握,更不用說一會的君前奏對上說些什么。

不過對其他人而言,面圣之事是昨日倉促定下的。當時宮里就知會了禮部,禮部尚書林延潮就立即派一名主事,以及一名鴻臚寺官員來教導兄弟二人面君的禮儀。

而這名禮部主事乃萬歷十四年的庶吉士陳應龍。

陳應龍是林延潮同鄉,萬歷十四年得中庶常后進翰林院,散館后實授主事。林延潮回京任禮部尚書后,將他從其他部調至禮部儀制司任主事來,也是提攜心腹的意思。

現在的陳應龍早已不是當年那個遇考試即怯場的少年了。

陳應龍在翰林院,六部如此機要衙門歷練多年,已是愈發沉穩。

當下他作為林延潮的‘自己人’派來引導梅家兄弟二人入宮,也是要力保這一次極為重要的面圣不出任何差錯。免得林延潮大半年的心血付之東流。

陳應龍辦事極為細致,面圣的方方面面都與梅家兄弟二人提及,同時也交代鴻臚寺的官員到時候多關照梅家兄弟二人。

現在陳應龍回到屋里見到梅家兄弟二人,壓低聲音道:“馱車已是到了府門外了。等到面圣之時大公子官話好一些,可以多說幾句。至于二公子吐字還要清楚些,以免圣上煩聽。”

梅堂點了點頭道:“多謝陳主事提點。”

“至于門外引接的兩位宮人都是陳公公心腹,機敏干練,進入乾清門后,你們若是有什么事,傳什么話都可以找他們,他們必會安排妥當。”

梅堂梅侃對視一眼當即道:“我們曉得。”

“還有進宮以后的規矩兩位公公都會再說一遍,你們入乾清門后會先到乾清宮南暖閣候著,火者會給你們擺上椅子,但切記不能坐,那是大臣才有的儀度,當然也不必看賞,陳公公都替你們打點好了。”

陳應龍繼續與兩人說些面圣的‘應知應會’。

梅家兄弟二人都是仔細聽著,對于皇帝而言不過是見一面的功夫,但對于臣民而言事就必須要經過如此多的準備和鋪墊,力求不出一絲差錯。

當然林延潮,陳矩給他們的鋪墊準備,也是煞費苦心,很多事都想在了他們前頭,就算出現了緊急狀況也有了種種應對之策。

兄弟二人也是明白,林延潮,陳矩有今日之地位,能夠得到天子信任,這些其實功夫和準備來自于這些不起眼的地方。如此令他們對于林延潮,陳矩不由更添了幾分信心。

“陳大人,時辰到了,該入宮了。”一名宮人入內向陳應龍稟告。

陳應龍點點頭,心底想著還有什么要與梅家兄弟二人交待的。

卻見梅侃灑然一笑道:“好了,多謝陳主事了,再說下去也未必都記得住。”

陳應龍聞言一愕,然后笑了笑道:“是了,陳某也說得太瑣碎了。那么陳某……”

梅堂當即行禮道:“陳大人與大宗伯的好意,我們兄弟二人都感激在心,下面就看我們的造化吧。”

陳應龍點了點頭,這梅家兄弟二人的氣度確實不凡。

當即兄弟二人走出民宅,前往馱車。

清客隨從都是走出來相送,在他們眼底東主此去面圣,將來必然是榮華富貴已極。

但此刻梅侃卻有些心緒不寧,想起入京時老父的交待,這一次進宮面圣等于將梅家的財力物力都擺在了朝廷面前,此實在是風險不小。

從此以后,等待他們梅家的會是什么?

他不由生出前途未卜之心,但他也知開弓沒有回到箭的道理,到了眼前這一刻唯有繼續將路走下去。

二人坐上馱車,隨著車輪滾動,直往京城而去。

此刻乾清宮里。

天子正吃著從西域進貢的葡萄,喝著美酒。

一旁張誠給天子進獻了這一次梅家兄弟覲見天子所呈的禮單。

天子看了一眼禮單,然后對張誠道:“上次徽州一個姓吳的商人進獻給朕二十萬銀子,朕給他們吳家實授兩個光祿寺官職,這一次這梅家又進獻了二十萬兩銀子,難道他們兄弟二人也想到朕這里討個實缺不成?”

張誠笑著道:“萬歲乃九五至尊,天下萬民都是您的臣民,這梅家求見萬歲獻上錢財,這是梅家的忠心,就如同人子的孝心一般。至于萬歲要賞賜他們些什么,就看萬歲的心情了。”

天子笑了笑道:“那就當他們花二十萬兩銀子見朕一面。朕聽說商人要見官員,如林延潮這等二品尚書最少要包兩百兩銀子,見內閣大學士至少要三百兩,這見朕一面,出二十萬兩銀子,那還真稱得上金面了,張伴伴,你說對不對?”

張誠干笑了兩聲,不知如何答看了一眼身旁的陳矩。

這時候陳矩出奏道:“萬歲乃九五至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萬歲又是富有四海,區區二十萬銀子何曾看在眼底。今日賜見只是念在下面臣民的一片忠孝之心罷了。”

張誠默默嘆了口氣,天子明明就是看著這二十萬兩的份上,才破例見一面。但是為了面子,又要有個說法,天子實在是……

天子笑了笑道:“正是如此,好了,朕說笑而已。禮單上的東西不必給朕過目了,就收進內庫吧。”

陳矩道:“陛下,這禮單其余之物雖是珍貴,但不足為奇,但有一物倒是可以博陛下一樂。”

“哦?何物?”

陳矩道:“請容內臣賣個關子。”

說完陳矩示意,好幾名太監捧著一重物擺在了乾清宮大殿內。

“陛下,這是泰西之物,上了發條到了時辰就會報時!”陳矩向天子解釋道。

“哦?”

天子素來喜歡奇貨,陳矩這也是投他所好。

天子到了這泰西鐘前看了一陣,然后道:“這泰西鐘通體乃黃銅所鑄,不說其他,就說這份手藝足尖匠心。”

張誠,陳矩見天子心花怒發的樣子,知道他對此泰西鐘十分滿意。

天子道:“好了,若是天下商人都愿出二十萬兩銀子見朕一面,朕這皇帝倒是輕松了,何必有什么一條鞭法,何必擔心遼東軍需,何必因漕運的事整夜不能安寢。”

“朕倒是希望天子商人各個都有梅家,吳家的忠心。”

張誠,陳矩都不知說什么才好。

這時候外頭奏到梅家兄弟已在宮外久候,左右宮人立即在乾清宮里拉了垂簾。

天子當年墜馬后,就有了足疾,這些年身子愈加發胖,使得足疾更重,走路更加艱難。所以現在天子除了極為親近的大臣,一般是不見外人的。

所以即便梅家兄弟錢給到位了,但天子也只會在垂簾后見他們一面。梅家兄弟二人入殿之后,即行三跪五叩之禮,然后跪拜在一旁。

大臣們見天子,一般天子會允平身說話。

但商人作為四民之末,是沒有資格站起來面君的。

梅家兄弟二人心底都是忐忑,但見垂簾后天子道:“你們是哪里人士?”

梅堂回話道:“回稟陛下,草民梅堂與民弟梅侃乃揚州人士,蒙陛下賜見,不勝惶恐。”

天子道:“朕久居宮內,早想召幾個黔首來問一問民情。恰好你們從揚州來,揚州地界可太平?”

“托皇上洪福,當今天下國泰民安,揚州百姓受陛下恩澤,安居樂業,地方更是百業興隆。”梅堂這些話都是之前安排好的,答得也是照本宣科。

垂簾后天子道:“聽你們這么說,朕心甚慰。國家稅賦鹽貨居半,天下之鹽,兩淮又居其半。你們梅家,吳家都是揚州鹽商,難怪頗有家財……”

聽到天子這么說,張誠,陳矩心底都是一緊。

梅堂道:“啟稟陛下,草民一家雖是商賈出身,但卻好讀儒書,仰慕孔孟之道。但盡管如此,也不過是好讀書的商人罷了。一日草民與民弟遇到了當今禮部尚書林延潮……”

聽到林延潮的名字,垂簾后的天子不由露出認真傾聽的神色。

但見梅堂道:“當日他對草民與民弟曉以大義,草民現在還記得他的話,他言本朝官商不相聯絡,為官者莫顧商情,在商者莫籌國計,此國家之病,若是在商者若真懷利國利民之心,那么朝廷籌國計之時也必厚待商人。”

垂簾后天子的神色舒展開來心道,還是林延潮為國盡心,幸虧朕當初沒聽許國的一面之詞。

天子想到這里,心底雖對梅家兄弟有些好感,但他也不是那么輕信之人。

Ps:明日有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