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兩百四十章 正氣

一千兩百四十章 正氣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兩百四十章 正氣

陳矩這一番話,倒不能真正讓林延潮心安,畢竟官場上還是習慣利益交換來得令人踏實。

從陳矩府上離開,林延潮雖說平白抱得一大腿的,但心底之不安仍是未去。

要么利益交換,要么就是有彼此把柄。陳矩沒有明顯的弱點,又對天子極為忠心,這讓林延潮如何放心。

不過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現在海運之事內廷有了陳矩的支持,林延潮當即也與他說了,將梅家兄弟二人引薦給天子之事,陳矩說找個時機。

林延潮返回府里,當即命陳濟川打聽近來漕運上有什么大事。

哪里一打聽漕運那邊即出了大事。

卻說自林延潮在廷議上提及海運之事后,倒是有一二名官員上疏支持。

地方官員對此多是不情愿,認為漕運實行多年,平白改為海運多出很多事來。這個時候的漕運總督正是剛上任不久的付知遠。

付知遠為官清廉能干,上任后意圖革除積弊,于是嚴查沿河官吏盤剝百姓,船丁之事。

付知遠親自駐在淮安,以往漕船過淮安時,都要經過官吏的刁難比如米色不好,不給票據拖延漕期等等。

但付知遠坐鎮這里后,嚴查這些積弊,勒令官吏不許盤剝,甚至還嚴辦了二十幾名收受賄賂的官吏,給予流放革職。此舉令沿河的民夫,船夫無不交口稱贊付知遠治吏有方。

但此舉有些水至清則無魚,引起了許多官吏的不滿。

此刻淮安,漕運河道衙門所在之地。

此衙門下不設官員,朝廷只給二十名書吏。

但是坐鎮此衙門的,卻總督河道漕運事,同時還兼鳳陽巡撫,可謂大明第一實權總督,也是第一肥缺。

現在付知遠著二品緋色官袍坐在公堂上。

別看付知遠年紀老邁,但卻是一身正氣,又兼二品總督的威壓,陪坐下首的三名武官無不戰戰兢兢。

一名武官伸手拭汗,然后拿起茶盅喝茶,但端茶的雙手卻一直在發顫。

坐在此端茶武官上首的魁梧武官不由橫了他一眼。

“督運參將回話!”

這名魁梧武官正是漕運督運參將,他回答道:“回稟軍門,末將在。”

“你的手下余把總上個月授意運船沖撞民船一艘,以耽誤漕期的名義以此勒索錢財,此事可是真的?”

那名端茶武將即是余把總,他聞此臉色劇變。

督運參將想了想道:“此事末將已是狠狠責罰過了他,下次再也不敢了。”

付知遠聞言抬了抬頭又問道:“本月初三,余把總以通關的名義向十余艘的運船,每船收了十兩銀子,但是本督早已命人革此陋規,這最后銀子的去處經人通報卻給余把總給私自吞沒,此事可有?”

督運參將道:“此事我已是警告過他,將錢都送了回去。”

付知遠道:“那么本月初八,運丁李五兩夫妻二人被殺,又是否余把總所為?”

余把總聞言驚慌道:“回稟軍門,此事不是小人干的,冤枉啊。”

付知遠道:“本督為官三十年從未判過一件冤案,你得知是李五兩告發你貪墨通關銀,故而半夜帶人闖入了他的家中,將這夫妻二人困進麻袋里捆石沉水溺死。但是跟隨你的有運兵張大和,盧初七,周大驢他們三人都已是在押,你還不招嗎?”

余把總聞言噗通一聲跪下,叩頭道:“軍門饒命,軍門饒命!”

付知遠道:“李五兩夫妻平日素來恩愛,二人成婚以來相濡以沫,但是你卻看上他的妻子,數度不成。故而這一次又扣押李五兩一兩五錢的出船銀,要他們就范。這夫妻二人家徒四壁,沒有出船銀安家,他的妻子就要餓死家中,李五兩走投無路這才告發了你。但是你惱羞成怒,居然溺殺這夫妻二人,此事可為人神公憤!”

聞聲督運參將出席道:“軍門,這余把總跟隨末將多年,還請你看在末將的一點薄面上,饒過他這一次,末將可以保證他下次絕對不會再犯了。”

付知遠道:“不是本督不饒他,而是國法也不饒他。”

那督運參將道:“軍門此案另有隱情,還請軍門暫且將余把總收押,等案子清楚后再作決斷。”

付知遠道:“此案已是清楚,本督再以三令五申,不許爾等剝削百姓,船夫,此人知法犯法不說,還殺了舉報人的一家,此事影響極惡。若不殺他,以正國法,天理難容!”

“來人,請王命旗牌!”

此話一出,在場三人一并大驚失色。

“饒命!”

“軍門饒命啊!”

余把總此刻可謂聲淚俱下。

付知遠面無表情,當即旗牌官捧著王命旗牌來到公堂上。

這王命旗牌,旗與牌各四件,旗用藍繒制作,牌用椴木涂以金漆。

付知遠朝北方磕頭行禮之后,然后回到公案上簽署手令,然后道:“來人,將此獠推出轅門梟首示眾!”

話音剛落,余把總癱倒在地。

而也在此時,突然公堂外有人道:“圣旨到!”

付知遠聞言吃了一驚,當即走出公堂迎旨。

來宣旨的是行人司的行人,但見他道:“接旨之人可是總督漕運兼提督軍務巡撫鳳陽等處兼管河道的總督大人?”

“正是。”

這名行人道:“在下奉王命前來宣旨。”

付知遠當即跪拜接旨。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自卿任漕督以來,山東屢鬧民變,前日亂民攻至臨清附近焚燒了二十余艘漕船……”

堂中之人明白,付知遠因漕船被焚之事當了一個失責的罪名。

其實明眼人都知道山東鬧民變,那是當地官員治理不力,至于亂民焚燒漕船應該追究是地方官員的責任。

但是有人卻將此事的鍋讓付知遠背上,認為是他治漕無方導致此事。

最后天子親自過問,將付知遠停職,并令他立即來京師稟告此事。

圣旨一下,付知遠心一下子涼了半截。

他本以為鞠躬盡瘁,為國家朝廷治理漕運的積弊,就算背負上官員的罵名,但至少皇上還是理解他的,但是從圣旨上看出切責之意明顯,給付知遠出任漕運總督近一年來,給出了一個辦事不力的評語。

這將當初被天子一道詔書而連升三級的付知遠一下子打到了谷底。

圣旨宣讀完之際,督運參將已是露出了笑容。

一旁的余把總問道:“將爺,這圣旨說得是什么?怎么這付鐵面黑著臉就如同哭喪一樣。”

督運參將道:“平日叫你多讀書,連圣旨都聽不懂。告訴你,你的這個腦袋保住了,因為這付鐵面要滾蛋了。”

“真的?末將的命是保住了?”

那參將冷笑道:“那是當然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付鐵面就算是堂堂二品總督又如何?我們運河上下的官吏沒有八千也有一萬,都指著這條河吃飯,他敢砸我們的飯碗,我們就砸他的飯碗。”

“二品總督又如何?還不是照樣砸得!”

那督運參將聞言笑了起來道:“幸好,幸好,那這一次老子不是大難不死,出去后定要好好慶賀一下,不過要先他李五兩的兄弟也一起做了,讓他們一起上路作伴,叫他們敢伸冤。”

此刻付知遠捧過圣旨,行人也道:“督憲一片忠心,皇上是知道的,只是京師與淮安有千里之遙,有些事還是面君說得清楚就好。只要皇上釋去了疑惑,督憲立即就可以回來復任了。”

“也好!本督即刻進京,來人將本督印信與王命旗牌交給這位行人。”

當即付知遠的從人將印信交給對方,這位行人道了一句不敢然后收下印信。

此刻那三名武官已是面露笑意,站在一旁。

付知遠道:“圣旨上道老夫接旨之時卸下漕督之任,那么接旨前下得令算不算數?”

付知遠說完,三名武將同時色變。

這名行人不知付知遠的意思,當即道:“當然算數,這也是皇上交代的。”

付知遠點點頭道:“那么還等什么,來人,將這余把總就地正法!”

“我看誰敢,”督運參將跳了出來拔出刀子道,“付軍門,你安心上京就好了,為何造此殺孽。”

“你們不要造次,軍門已是上京,但老子可仍是督運參將,你們敢動余把總就是與老子過不去!誰敢再上來,莫怪老子的刀不認人!”

幾名漕運衙門的軍丁當即猶豫不敢上前。

哪知付知遠來到那督運參將面前,面對他的刀子毫不退讓地道:“怎么你還敢拿刀殺了本督不成嗎?”

對方面對付知遠一步一步走來,當即退后了三步,他知道對方現在已是卸任,但對方身上那股凜然正氣卻是壓著他不敢造次。

但見付知遠毫不退讓,他不得不將刀子放入了刀鞘道:“末將不敢!”

“量你也不敢!否則本督上京面圣參你一個持刀脅迫本督之罪!”

督運參將聞此大駭,當即跪拜在地上。

付知遠看向余把總喝道:“還等什么!將此賊拿下在此正法!”

幾名軍丁立即將余把總當場拿下,身旁的一名軍丁當即拔出刀來一刀斬下。

頓時鮮血從臺階流下。

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