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推舉

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推舉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千兩百二十五章 推舉

申府。

當申時行接到天子入宮的詔令時。

申用懋,申用嘉,李鴻,朱國祚,徐泰時都在他的身邊。

申時行接此詔令后對這幾人道:“爾等替我吩咐夫人收拾行李,以免老夫回鄉之時路上匆忙,拉下東西。”

聞此幾人雖早有預感,都是吃了一驚。

“爹爹,現在許國那老匹夫正好走了,天子召你入宮必是要你主持大局,為何說是要回鄉呢?”次子申用嘉問道。

眾人之中,唯獨申用嘉如此問,其余都是默然。

聽申用嘉如此問,申時行道:“朝堂上的事我也少與你說。你這一次就隨我回鄉,其余事不要問了。”

申用嘉道:“孩兒也想與李鴻一樣參加明年會試,孩兒準備了十年了,只待明載金榜題名。”

申用懋欲言又止,申用嘉因鄉試冒籍之事被輿論一片譴責。若是申用嘉明年再考會試,迫于輿論沒有官員會取他的。這倒不同于李鴻,李鴻畢竟是申時行的女婿,就算上一次順天鄉試被人罵作通關節中舉,但只要申時行不在位,那么他被人取中倒不會引起輿論爭議。

但他又不愿直說,熄了他弟弟的功名之心。

申時行笑著道:“你陪爹回鄉,盡孝于膝前,免得我回鄉寂寞不好嗎?我們申家有你兄長一人在朝為官就好了。”

看著申時行眼中殷切之意,申用嘉聞言當即道:“孩兒愿意回鄉侍奉爹爹。”

申時行對朱國祚道:“我已是吩咐林延潮,讓他放你為應天鄉試的主考官,以后在朝堂上你有什么事可以不向他請教,若有的為難事,可以找他幫忙。”

朱國祚與林延潮一直走得不近,因為三元光環,人們提及狀元,第一個想到都是萬歷八年的林延潮,倒是他這個萬歷十一年的狀元卻無人記得。

盡管如此朱國祚仕途上倒很順利,現在已是從五品詹事府司經局洗馬,這一次外放應天府為主考官更是美差,金陵是繁華之地,作為鄉試的主考官他既能收得不少門生,也有一筆錢財收入。

但朱國祚仍是因為仕途上不如林延潮得意耿耿于懷。

但朱國祚也是聰明人,他知申時行知道自己不服林延潮,所以他讓自己平日可以不攀附林延潮,但遇事要找他幫忙時倒是可以把申時行的情面用上。

倒是徐泰時申時行沒有吩咐,因為徐泰時與林延潮是同年二人一直走得很近,當初林延潮修宅子,還是托徐泰時幫得忙。

而申用懋更不用多說了。

申時行等于將自己兒子女婿親信都托付給林延潮了。

這時李鴻道:“老泰山,我聽說蘇州推官袁可立在蘇州官場民間大力奔走,為那石昆玉翻案,逼得應天巡撫李淶不得不自劾辭官。”

申時行聽后面色一沉問道:“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李鴻道:“就在前兩日,但老泰山一直對大宗伯信任有加,所以當時小婿不敢明言。”

申時行聞言撫須不語,面色有些凝重。

申用懋當即道:“爹,宗海的為人你還信不過嗎?此事他必然不知道。”

申時行笑著道:“這是哪里話,我就要退了,計較這些作什么。”

這時候申九上門來道:“老爺,車轎已是備好可以進宮了。”

申時行點點頭當即更衣,換上了他一品朝服,但見他頭戴七梁金冠,腰用玉帶,腰系玉佩具,黃、綠、赤、紫織成云鳳四色花錦綬,身著大紅色的朝服,望去自有的一品大員的凝重氣度。

申時行出走屋子時,下人以及前來迎接的中官無不行禮參見。

申時行坐上大轎,申九高喝一聲起轎。

大轎在八人齊抬下望紫禁城而去,沿途之上自有羽騎開道,宰相儀仗簇擁。

申時行在轎里瞇了一會,當即敲了敲轎窗向申九問道:“袁可立在蘇州參倒李淶的事,你聽說了嗎?”

申九知道這一次申時行入宮,等于是最后一次面圣,陛辭天子。但在這時候不知為何卻問這樣的事。

申九知道申時行這么問必有深意,但他可是受了林延潮不少好處,在淮北窩本的事還求林延潮幫忙呢,他當即道:“回稟老爺,小人聽說了一些。蘇州的事小人已是派人去處置了。不過一個小小七品推官掀不起什么浪來。”

“為何不來報老夫?”

申九道:“老爺,為了李淶,實不足壞了老爺的師生之情啊。”

申時行道:“話不可這么說。”

申時行口中雖道話不可這么說,但已是閉上眼睛。

而申九稱是一句,也不再多言。

不久申時行的轎子到了紫禁城,然后又換乘步攆一直到了乾清宮。

到了宮門前,申時行方才下轎。

申時行看了乾清宮一眼,瞬間百感交集,張誠,陳矩,田義等司禮監太監此刻都在宮門前候著。

“申老先生,皇上在宮里等著呢。”

申時行點點頭道:“天子恩重如山,老臣臨別前能賜見一面,老臣實感激涕零。”

說完張誠親自攙扶申時行入宮。

于乾清宮暖閣里,申時行拜見天子后雙目淚流地道:“老臣之前久病曠官,耽誤國事,連上十余疏懇請陛下恩放老臣回歸鄉里,以了余生之事。蒙陛下荷留連下諭旨,如此君臣恩遇從未見典章所載,老臣即便是捐軀糜骨,也不足以報答。老臣叩謝陛下!”

見申時行如此,天子想起十幾年君臣,不由也是有些感動當即道:“先生快快請起,朕踐祚之初,先生即是朕的講官。先生十幾年輔政,朕自始自終仰仗先生良多。眼下四方多事,朕還需仰仗先生處理國事,先生何必因小人之言而求去呢?”

申時行道:“回稟陛下,老臣只是臥病已久,實難堪大用,至于小臣議論,雖說是無根之謗,但老臣蒙此不白之冤,卻有口不能自辯,何顏能夠就列,不如歸里回鄉。”

天子念及如此,當即長嘆道:“先生一去,只留下朕在此,倒是真成了孤家寡人一個人了。既是如此,朕就準了先生此請,先生先回鄉養病,待他日疾愈,朕還要召先生回朝輔政的。”

“老臣叩謝陛下。”申時行知道天子雖這么說,但事實上自己真已無返回朝堂的機會了。

“來,賜坐,朕與申先生有幾句掏心窩的話要說。”

火者當即給申時行搬上連椅,申時行稱謝后入座。

天子對申時行道:“朕記得當年張……張太岳陛辭之日,曾與朕言過國之積弊在宗室,在吏治,在邊患,在國用,在私家日富,公室日貧……朕這幾年為政,朕重修宗室條例,平緬甸,征火落赤……”

“……倒是國用,年年入不敷出,捉襟見肘。”

申時行垂頭道:“陛下親政以來勵精圖治,以民心為念,造福天下蒼生,天下臣民都是看得見的。至于方才陛下所言的積弊是歷朝歷代都有的,不僅是本朝,就算是三代之時,也未必沒有,要革除積弊要徐徐圖之。”

“先生有何高策,還請教朕?”

申時行道:“治國安邦乃一道,從古至今為政大略都不差,只能肯為之三年五載必有成效。但最怕就是朝令夕改,一年換一小策,三年改一大策,百官不知方略,百姓不知所從。左右搖擺不定,國事皆毀于此。”

天子想了想道:“先生的意思,是要朕擇大臣佐政,用其三五年而觀后效?”

申時行道:“圣明英睿無過于天子,老臣不勝佩服。”

天子點點頭道:“先生言之有理,朕高舉廟堂之上,也知欲察民情如隔窗觀花,但奈何下面的官員最喜歡欺瞞,矯飾民情。朕從奏章之上也看不出到底誰能用,誰不能用。”

‘“若沒有元輔如此忠直之臣輔佐,朕實在是舉步維艱,眼下元輔要離去,朕不知誰可繼之,還請元輔替朕舉之。”

“此老臣之榮幸。”

申時行當即坐直身子,很認真地思考著。

天子坐在一旁也不敢打攪。

過了許久申時行方才道:“許次輔輔政多年,參預樞務,善于決斷,陛下應當將他請來輔政,如此方為允妥。”

天子略有所思道:“許次輔為官耿直,于冊立之事屢違朕意,并非是首臣之選。何況朕已經準了他歸里,豈有又要他回朝的道理。”

申時行為許國懇請再三,好似二人從沒有過節一般。天子道:“元輔與許次輔在這冊立之事有所失和,為何還極力推舉他呢?”

申時行道:“上朝虎爭,下朝和氣此乃古人,老臣與許次輔之爭在于公,卻不在私。若陛下委一臣治理天下,那么許相國再合適不過。”

天子搖了搖頭道:“許次輔雖佐政多年,但朕不愿用他。”

申時行又道:“那三輔王錫爵剛直不阿,不黨不私,老臣以為他可以勝任。”

天子笑道:“朕也以為他的首臣之選,但他母親身子不適居鄉不歸,朕一時也難違其志而用之。”

“四輔王家屏……”

申時行還未說完,天子即道:“不是房杜之才。”

申時行當即道:“那么老臣試舉二人。”

“朕洗耳恭聽。”

“一位是當今吏部左侍郎趙志皋,一位則是禮部右侍郎張新建!”

Ps:明日有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1.31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