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同受彈劾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同受彈劾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同受彈劾

禮科廊中,羅大紘與胡汝寧四目相對。

胡汝寧問道:“內閣可有奏疏入?”

羅大紘點點頭道:“剛剛送來,還請都諫過目!”

胡汝寧從羅大紘手中接過看了數疏后問道:“都在這里?”

羅大紘將放密揭的手背在身后道:“回稟都諫都在這里了。”

胡汝寧狐疑地看向羅大紘,對一旁書手道:“取備薄來看!”

書手將備薄奉上,胡汝寧一一點過,向羅大紘指著道:“為何獨獨少了這一份。”

羅大紘道:“都諫方才問的是奏疏,奏疏都已在此,唯獨這份乃是閣臣給陛下的密揭,不在奏疏之列。”

胡汝寧道:“還不快取來。”

羅大紘道:“回稟都諫,請恕下官不能從命。”

“你敢違抗本官?”

“不敢,只是下官想依照規矩,若六科有其事重大者,各科必須進行通奏。下官想將密揭給各科同僚一并過目再說!”

“大膽,密揭乃是內閣與陛下之私書,爾如何敢偷看。再說這閣臣密揭也從無發科的故事。這必是內閣或文書房的失誤所致!”

羅大紘冷笑道:“若非這失誤,也不能讓某窺得這位閣臣的真面目。還請都諫稍等片刻,等各科給諫都到了再說!”

胡汝寧屢索,羅大紘就是不給,二人不由爭執起來。

這時吏科,戶科幾名科臣聞聲趕來時,羅大紘當即取出密揭當堂道:“諸位聽聽首輔于給皇上密揭說了什么?”

“……臣雖名列公疏,實不與知。冊立一事,圣意已定。張有德愚笨不諳大事,皇上自可決斷冊立之事,勿因小臣妨礙大典……”

聽聞這里,科臣們都是面色駭然。

張有德愚笨不諳大事……勿因小臣妨礙大典……

這封密揭申時行說得實在很無恥啊。張有德上疏百官是一致叫好的,但在申時行口里成了愚笨,至于言官上疏冊立國本在申時行口里成了小臣鼓噪。

羅大紘舉疏對著眾科官們道:“諸位同僚,你們看申吳縣受國厚恩,卻內外二心,藏奸蓄禍,誤國賣友,罪何可勝言!”

“此蓋其私心妄意陛下有所牽系,故表面之上附廷臣請立之議,而內里卻陰阻其事,自以為是交宮掖之謀,以此得圣心眷顧。之前屢屢向天子奏請冊立東宮,即為了明居羽翼之功,若是不成,也可為趨炎附勢之道。申吳縣自以為聰明,操此術以愚天下久矣,羅某就算不要這烏紗帽,也要在今日為天下揭露此賊嘴臉。”

聽羅大紘之言,眾科臣有的暗暗叫好,有的則是面上全無血色,有的則為羅大紘的慷慨陳詞公然鼓掌叫好。

而胡汝寧見事壓不住,頓時面無血色,只能任羅大紘如此。

事情遮掩不住,胡汝寧左思右想之下,當即離開六科廊往林延潮的府上而去。

卻說林延潮這近一個月來,都是稱疾在家。

這告病情由是‘氣怒攻心’以致于頭昏腦脹不能理事,故而向朝廷請求稱疾告歸。

林延潮這當然是假病,而朝中百官也知他為何‘生病’。

自那日林延潮面圣出宮后那一句‘上官儀之事今日重演’,悄悄地在文武百官里傳播開來。

眾官員們猜測(腦補)得都差不多,天子要召林延潮商議冊立東宮之事,結果為鄭貴妃所阻擾,故而林延潮因此氣病在家。

有了此事后,朝堂上官員們紛紛來林延潮府邸探病,對于他們的打算,林延潮當然明白。

林延潮對于當日宮里的事是絕口不提,任他們一再詢問就是不說,知道從林延潮這里打探不出具體細節,官員們也只好一起懇請林延潮繼續留在朝主持國事(好容易有個在國本事上正面剛的,可不能讓他跑了)。

林延潮則表示再看看。

至于內閣那邊態度卻截然相反,面對林延潮稱疾,立即下文同意,禮部的事改由左侍郎黃鳳翔暫署。

對于內閣的態度林延潮當然是明白,有的人總是巴不得自己趕緊走人,眼見出了這樣的事,他們就巴不得落井下石。

得罪了鄭貴妃,也就是得罪了天子的枕邊人,如此林延潮還有什么好果子吃,天子對鄭貴妃的寵愛天下皆知,走人絕對是遲早的事。

當然不僅內閣里有人如此認為,不少官員也是認為林延潮這一次恐怕真的是要走了。

在家中’養病’的林延潮,索性每日陪伴妻兒讀書寫字,至于官員求見能見他也盡量見。

他的門生們對于他這時候求去不是很理解,林延潮官怎么當得越大,就越是求去,受不了一點委屈,畢竟剛任禮部尚書才半年多。

林延潮此舉也是明朝大臣的尿性,論求去申時行當國以來上了三十多疏要求走人,僅今年就上了十余疏,但現在仍是好好在位子上。

林延潮在這個時候稱病,一來在廷議中被許國,石星聯手壓得毫無伸展的余地。

二來等局勢變幻。

自己這一次公然跳反,與鄭貴妃扯破臉,等于將來是站在了太子,以及清議的一邊。但對于皇帝而言,等于讓禍水東引,將不冊立太子的鍋讓鄭貴妃來背上。

就如同武則天假意要將皇位傳給武三思如出一轍。

等朝野輿論將對東宮未冊立的不滿從天子轉過鄭貴妃身上時,天子就知道感激誰了。

但這時候林延潮還是先避避風頭再說。

果真到了數日前,天子派中官來林延潮府上探視,就是看他病好了沒有。

林延潮得中官探望后,內閣立即就明白了天子的意思,當即請林延潮回衙視事。

林延潮已是同意了,稱自己愿意帶病上崗,繼續報效朝廷。

林延潮才答允沒兩日,胡汝寧急匆匆地趕到他的府上,然后將羅大紘之事告訴了林延潮。

林延潮聞言是吃了一驚,他以為自己將鄭貴妃拿出來,申時行即不會因冊立東宮的事背鍋,哪里知道這一份從宮里泄露出來的密揭,導致申時行政治生涯最大危機。

據胡汝寧說,當時內閣將密揭給禮科時是混在公文中傳過去,許國并不在閣。

但林延潮覺得此事十有八九就是許國干的。

天子不滿意許國這一次上疏,所以將申時行的密揭送回內閣讓許國看看,讓他向即將成為前任的首輔學學如何輔佐天子,天子與閣臣之間的密揭往來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次輔許國在天子的允許下看首輔申時行的密揭也不是不行。

但是天子并沒有讓許國把密揭發六科啊!

這完全是自作主張,而不是失誤。

這就是掀蓋子了。

林延潮聽了胡汝寧的稟告,踱步了一陣。

胡汝寧道:“大宗伯,你看相爺的聲譽就在此刻,不知還有沒有挽回的余地?若此密揭公開后果不堪設想!”

林延潮搖了搖頭道:“羅大紘已是說了出去,如何能人說出去的話再收回來。此事是按不下了。”

“那當如何是好?此事出在禮科,我又如何向相爺交代”胡汝寧長嘆一聲。。

林延潮想起了之前許國在天子面前打自己小報告的事,不由眼神一厲道:“此事是許次輔耍弄陰謀詭計,他想逼相爺立即致仕,然后取而代之。”

“不錯,自從相爺上疏致仕以來,他對相爺可是愈加不滿。只是還沒有扯破臉就是。”

林延潮道:“為今之計要想扳回這一程,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由你上疏彈劾許國!”

“大宗伯?”

林延潮站起身來,手按其肩道:“我知彈劾大臣,必反受其責的道理,但此事我會在背后給你撐腰。”

“再說你不上疏如何向相爺證明你的清白。”

胡汝寧由起初的慌張過后,終于有所決斷道:“下官為官至今深受相爺的大恩,眼下也是報答的時候了,大宗伯要我怎么上疏彈劾?”

林延潮聞言笑了笑。

次日,禮科給事中羅大紘彈劾申時行首尾兩端,而禮科都給事中胡汝寧則上疏彈劾次輔許國。

首輔次輔同一天遭到彈劾,也是少有的事。

胡汝寧彈劾許國與‘首臣時行不協,彼此相伐,以密揭抄發六科為排擠。’

二疏上后,申時行,許國一并上疏求退。

申時行上疏當然繼續請求致仕,天子好生安慰了幾句,并將羅大紘貶官雜職遠方,永不升遷。

而許國上疏求去同時說自己與申時行并沒有半點不和,而且關系好著呢。對于密揭發往六科的事,他親口承認了,他說自己給申時行署名的,但當時申時行在生病,自己怕耽誤明年冊立國本,所以不經詢問先給他署名了,以免錯過冊立太子的時期。至于他將密揭發往六科,也是認為國本的事,天下都關心很久了,把這件事公開來說也沒什么不正常的。

聽許國如此直白的承認,天子也很有意思當即在批復中回到,卿之忠誠直亮,遇事則言,不存形跡,朕早已知道了,先留在內閣輔事吧,國家現在還缺不了你。

明眼人看出,對于申時行的彈劾,天子是重責貶官羅大紘。

而對于胡汝寧彈劾許國,天子是一點也沒怪他。天子心底對于兩位首輔的態度不同,滿朝官員也是知道了。

Ps:明日有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