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兩百二十一章 懟皇貴妃

一千兩百二十一章 懟皇貴妃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兩百二十一章 懟皇貴妃

此刻乾清宮內劍拔弩張,站在乾清宮內外幾十名隨侍的太監宮女們身子都是發顫,幾個人嚇得臉都青了過去,他們惶恐地看著殿內,不知如何是好。

而這時張誠待著陳矩,田義等司禮監秉筆,隨堂太監皆身著大紅貼里服腳步匆匆趕到。

他一見宮外如此情景,不由問道:“張忠,你已經讓皇貴妃進去了?”

張忠乃乾清宮管事牌子,已是滿臉六神無主,素手無策的表情,一聽張誠如此說,上前連連叩頭道:“宗祖爺,是啊,皇貴妃闖入宮里去了,還不許我沒通報皇上。我們實在是攔不住啊!”

張誠怒道:“攔不住,就知道通報!你這管事牌子如何當的?”

“宗祖爺饒命。宗祖爺饒命,皇貴妃那等脾氣,別說是奴才就是皇上也是讓她三分啊,奴才怎么敢攔。”

眾太監們都是知道鄭貴妃那脾氣,絕對是不敢得罪的。

陳矩道:“宗祖爺眼下生氣也是無用了,張忠,禮部尚書林宗海離開乾清宮了嗎?”

張忠垂淚道:“還沒有,皇貴妃進去時還在宮里和萬歲爺奏事。”

什么,聞此張誠等太監都是同時倒吸一口涼氣,這下可是出大事了啊!

“明日你就去浣衣局養老吧!”

張忠臉色巨變,撲倒在地。張誠揮了揮手,左右兩名火者立即攙著已是癱軟的張忠離去。

處置完此人,張誠轉過身向陳矩等司禮監太監問道:“如今當怎么辦?殿上現在是什么狀況?”

幾位太監們面面相窺。

田義問道:“你們可知殿內可聽得什么響動?”

侍奉乾清宮的眾火者宮女們頭低低的都不敢答,生怕與張忠一個下場。

“老祖宗問你們話呢?”

這時候王安站出來道:“啟稟宗祖爺,皇上在里面與林先生聊了好一陣,但是皇貴妃就闖了進去,然后就傳來爭吵的聲音。”

聞此張誠,陳矩,田義等人幾乎同時覺得呼吸要停止了。

“怎么就吵起來了?”

“這?皇上與皇貴妃失和,宮里的人誰都沒好日子過。”

“回稟公公,不是皇上的聲音。”

“那是誰的聲音?”

“奴才聽不真切,似乎之前是女子的聲音,但然后就被壓下去了。”

“還有這事?”

一名司禮監隨堂忍不住道:“皇貴妃這一次是糊涂了……林三元他是什么人?當年他上疏時把宮里攪得什么樣子……”

眾人都不自覺往慈寧宮方向看了一眼,自那一次上疏后李太后徹底還政于天子,甚至連六宮的事也不問了。

誰能相信這都是一疏所至。

相較之下皇貴妃哪里能和李太后比的。

田義道:“那還怎么辦?事情都到這個份上,平日皇上,皇貴妃是如何待咱們,現在還不進去護著……護著皇貴妃!”

陳矩喝道:“進去?還記得馬玉嗎?何況殿內還有陛下在。”

聽到馬玉的名字,田義立即將邁出去的腿又收了回來,又覺得尷尬于是露出沉思的樣子。

其余太監們更是誰也不敢進去。

張誠感嘆道:“本朝文臣素來以剛直冒犯天顏為沽名釣譽的手段,林三元又是其中的翹楚。當時他不過是小小翰林都敢上疏,當今身為禮部尚書,國之重臣,在此事上怕是皇貴妃也討不了好去。”

而此刻乾清宮里,鄭貴妃竊聽之事,令林延潮十分惱怒。

對于國本之事,他其實并不太在意是皇長子和皇三子哪位出任,但是鄭貴妃突然從帷帳后沖出大聲指責自己,這不是迫著他從內跳反嗎?

既是彈劾,就是指著你的臉彈劾!

但見林延潮額頭上青筋一動,當即天子道道:“陛下,方才臣以為這是陛下家事,故而為避嫌而去,但如今皇貴妃咄咄逼人,強令臣不得不留在這里,還竟指責臣放肆,實令臣不得不說一句,究竟是誰在乾清宮里放肆!”

林延潮之言頓時令鄭貴妃的臉從紅到紫,從紫到黑。

但見她重重一拍御案喝道:“大膽,本宮是皇貴妃!你一介小臣竟敢頂撞本宮嗎?皇上臣妾……”

鄭貴妃向天子求助,天子卻是肚子里大喜,林延潮這一打岔竟讓鄭貴妃忘了之前比作武三思的事。

天子正要出聲,但見林延潮直面道:“皇貴妃,臣乃禮部尚書,并非你所言的小臣。臣既是禮部尚書,當正天下之禮,維護綱常天道!皇貴妃,臣以禮部尚書的身份問你一句,皇貴妃可知錯嗎?”

鄭貴妃冷笑道:“禮,禮,禮,你們大臣整日言必稱禮,表面道貌岸然,肚子里卻不知又什么壞水。依本宮所見,禮有礙于人情的當廢即廢!”

林延潮肅然道:“臣與皇貴妃談過錯,皇貴妃與臣談禮。”

“臣敢問皇貴妃一句這是乾清宮,天子與大臣商談大事,貴妃在簾后偷聽,竊聞機密有錯無錯?乾清宮這樣的重地皇貴妃在此吵鬧,是不是放肆?”

鄭貴妃冷笑道:“本宮……本宮……你不配來問本宮,要治本宮也唯有皇上,輪不到你這小臣來來。”

“太祖祖訓,后宮竊聞朝廷機密,更不得干政!這乃是祖宗家法!只要違背祖宗家法,臣身為禮部尚書當為天下糾治,皇貴妃你要違背祖宗家法嗎?”林延潮聲音拔高三度,“皇貴妃是不是要臣去禮部請當年太祖的圣諭。”

鄭貴妃見此吃了一驚,退后的三步。

“陛下,臣懇請以太祖圣諭于皇貴妃治罪!”

鄭貴妃聞言臉色從黑轉白,坐倒在椅上。

“林卿,可以了,今日之事朕不想鬧大,罷了吧。”天子出面道。

林延潮向天子道:“陛下,非臣放肆,但臣身為禮部尚書,此乃職責所在。當年唐高宗欲廢武后,命上官儀起草廢后詔書,但詔書墨跡未干,武后則闖入質問,最后上官儀被殺!”

“今日臣與陛下商議國本之事,皇貴妃闖入殿中,臣雖不才但也有上官儀之忠,還請陛下明鑒!”

天子聽了林延潮的話,當即也是嘆了口氣。

天子看了一旁氣勢全消的鄭貴妃心有不忍,但他又看看林延潮,也覺得十分為難。

天子出聲道:“你們都有委屈,你們都求助朕,但朕也有苦衷啊,你們要朕怎么辦?皇貴妃雖平日脾氣不好,但對朕是真心實意的,而林卿你雖有些莽直,但對朕也是忠心的。天下之事,皆是朕的家國之事,朕只是想后宮外朝都能相安,你們就不能理解朕嗎?非要來逼朕嗎?”

聽了天子的話,林延潮與鄭貴妃都是一并道:“陛下,臣(臣妾)有罪!”

天子道:“好了,好了,你們不要再說了。朕累了,今日的事就到這里,你們都退下,讓朕靜一靜。”

鄭貴妃聞言欲言又止,天子道:“皇貴妃你也先退下吧。”

當即林延潮與鄭貴妃對視一眼,二人目光中如針尖對麥芒般撞在一起。

林延潮道:“陛下,皇貴妃,臣先告退了。”

說完林延潮即走出宮里,但見外頭黑壓壓地跪倒一大片人,其中張誠,陳矩,田義等司禮監太監領頭,跪在乾清宮的臺階上,他們幾位頭都是貼在青磚上,看見林延潮來了,才抬頭看了一眼,然后繼續以頭觸地的跪著。

他們身后都是宮女火者以及侍奉鄭貴妃的宮人,這些人密密麻麻地跪滿了乾清宮外,乍一看去十分壯觀。

今日之事恐怕宮里要好一陣沒有太平日子了,身為始作俑者的林延潮見此倒是沒有愧疚,向張誠,陳矩行禮后離去。

過了片刻后,鄭貴妃掩面淚泣也從乾清宮里離去。

林延潮一走出乾清宮,但見許國,王家屏以及吏部尚書陸光祖等九卿此刻也都侯在宮外。

他們一見林延潮都紛紛圍上前問道:“大宗伯,見到陛下了嗎?”

“陛下是如何說的?”

“陛下有無提到國本之事?”

眾大臣們圍住林延潮,許國伸手按了按,他看林延潮的表情道:“大宗伯,你近來唯一陛見皇上的大臣,你可一定要說句話,有什么事不要瞞著我等啊!”

林延潮橫了許國一眼,但見其他大臣也是道:“是啊,什么拿出我等參詳一二。”

“讓我也知道一下皇上的心意。”

“還望大宗伯能夠讓我等周知。”

林延潮見此當即道:“諸位大人,天子親召咨以國事,這是對林某的信任,林某不好泄露半句。林某入部以來資歷最淺,年紀最輕,什么事不好擅自做主,當然都要以諸位馬首是瞻,諸位大人都是國之重臣,林某當然是信得過的。”

眾大臣們都是點點頭,這話說得好。

林延潮看向眾大臣然后道了一句:“唐高宗時上官儀之事今日重演也!”

說完林延潮一圈拱手揚長而去,留下了一群驚愕的吃瓜大臣們。

什么是唐高宗時候上官儀之事?

眾大臣們各個素知經史,怎么會不知這段史料。

當然唐高宗讓宰相上官儀擬詔廢武則天,結果半途時被武則天沖進來打斷。

而今日林延潮用這段話來比喻,那么寓意就很多了。

“誰是武后?”

眾大臣們已是不言而喻了。

Ps:明日有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