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中華有為

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中華有為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兩百一十四章 中華有為

作為一名科臣,一旦進入六科,必須先從給事中任起,這是從七品銜。

明朝的給事中與御史一樣,都是從地方富有能力的知縣,推官中選拔。

雖說到京任給事中后,官位反下降一級,但他們無不彈冠相慶。

擔任數年給事后,他們為升任右給事,然后是左給事,但是左右給事也不過正七品。

又過了數年,機緣好的可以升為都給事中,身為都給事中,那么即便是堂堂尚書也必須向他買賬了。

吏科都給事中更是不同,六部以吏部為尊,六科也以吏科為首。

吏科都給事中一直是臺垣領袖,當年夏言為吏科都給事中時能與首輔張璁對罵二不落下風。

因此聽聞鐘羽毛正升任吏科都給事中的消息,林延潮倒是有些意外。

陸光祖雖說近來風評不是太好,但辦事效率倒是很高,這才擔任吏部尚書沒幾天,即兌現了諾言。

這讓林延潮心底很是受用。

但是自己這一次支持陸光祖的事,也必然被許國所知。

許國未必與自己干休啊。

但事情既是辦了,林延潮就想好了此事的后果。

此舉短期看起來很有好處,但長期而言卻得罪了許國,萬一許國成為首輔,林延潮以后就沒有好果子吃了。

但是……小小御史都敢拿快退休的申時行刷聲望,自己又有什么不敢呢?將軍趕路不追兔,如果這也不敢,那也不敢,如何能放手辦自己的事。

這一日正是林延潮從禮科畫名。

每月朔望各部尚書必須前往六科畫名,堂堂尚書必須向都給事中行禮方可。

本來吏部尚書也要向吏科都事中作揖,一直高拱任吏部尚書后廢除了這一個規矩。

這一日林延潮到禮科照例畫名,哪知這一次禮科都給事中胡汝寧竟破例從簾內步出迎向林延潮,并且還是滿臉笑容。

林延潮微微愕然,以往不是這個規矩啊。

胡汝寧笑著:“大宗伯親來一趟,實在是勞動,以后畫名這等小事,大宗伯只要差遣左右侍郎來即可。”

林延潮見胡汝寧如此,淡淡地道:“朝廷規矩如此,不可因林某而廢啊!”

“大宗伯哪里的話,你豈可與其他部臣相當呢?”

林延潮搖了搖頭道:“胡都諫有什么話不妨直言。”

胡汝寧斂去笑容道:“大宗伯,那下官直言了,這一次有人彈劾元輔庇護吏科楊都諫與我。楊都諫已不安而去,現在下官也是惴惴不安啊。”

林延潮心底早已料到,于是道:“些許議論,胡都諫不必放在心底。”

胡汝寧又近了一步道:“大宗伯,當年饒伸彈劾元輔,言萬歷十六年那次北場鄉試,他有私于其婿,當時是胡某主持公道出面彈劾饒伸,然而卻因此得罪于人,京中流傳的飛語竟把胡某列為八犬之一。甚至編了歌謠說,若要世道昌,除去三羊和八犬。”

林延潮看了胡汝寧一眼,時論是有云,這三羊八犬都是時相的入幕之賓。

這話雖說得過分,但林延潮也覺得蠻對的。

林延潮裝作憤慨地道:“京中流言不知從何而出的,難道依于廟堂政府的就是小人,反對廟堂政府的就是君子嗎?以此劃分君子,小人,以辨清濁,本部堂看來是有人別有居心啊!”

胡汝寧當即感動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大宗伯啊!這話真是說到胡某心底去了,元輔對胡某有知遇之恩,元輔無辜受劾,若胡某不站出來秉公直言說幾句話,胡某還是人嗎?哪知卻被人劃作八犬,這一次將楊都諫與胡某一并彈劾,分明就是看在元輔馬上就要致休,其意不僅是不利于元輔,還要將親近元輔的官員都一并趕出朝堂去啊。大宗伯現在胡某也唯有以你馬首是瞻了。”

林延潮聞言聽出胡汝寧的弦外之音,他的意思是大家都在一條船上,而且讓自己接受申時行離去后的政治資源。

但林延潮沒有說話。

胡汝寧道:“新任大冢宰與胡某素無往來,聽聞有苛厲擅權之名,若大宗伯不替胡某說話,胡某只能厚著臉皮上門去求他了。”

林延潮道:“胡給諫不必說了,此事本部堂必替你周旋。”

胡汝寧聞言大喜向林延潮謝過,親自將林延潮送出六科廊房。胡汝寧此舉恐怕是第一個親自將吏部尚書送出門的禮科科臣吧。

林延潮當然知道禮下于人必有所求的道理。

他之所以答允胡汝寧一是看在申時行留下的政治資源,二是禮科都給事中可以制約自己,之前因申時行的關系,胡汝寧一直沒為難自己。現在若是換人,來一個與自己不睦的禮科都給事中,以后豈非事事就難辦了。

不過林延潮現在救不了胡汝寧,能救胡汝寧的唯有內閣。

但內閣那邊自己剛與許國失和,現在倒是不好前去。

不過林延潮想了想,打算回去托人給王家屏送了封信,讓他替自己維持胡汝寧就是。

從六科廊離去后,林延潮從長安右門出城,這外面就是京城最繁華的長安街。

林延潮沒有直接回府,而是換了便衣在長安街附近閑逛。

大街上百姓熙熙攘攘,人流絡繹不絕,林延潮的心境倒是輕松自在。

到了一間書肆買書的時候,林延潮正巧碰到了熟人。

這位熟人正是蕭良有。

蕭良有現在已是右春坊右諭德兼侍講學士,算是跨過了五品這道檻。按照正常而言,蕭良有初官是編修,按翰林院九年一升遷的規矩,他要二十七年方能升到侍講學士,就是林延潮也要十八年。

但蕭良有因主修大明會典有功,憑此升了兩級,所以才能在為官第九個年頭就提拔為學士。

“大宗伯!”蕭良有正要行禮。

林延潮上前笑著道:“以占兄,今日你我恰巧相逢,又是微服在外,就不要拘官場的一套。”

蕭良有哪里敢如此答允,他對于林延潮心情也是很復雜。

當年進翰林院時,二人一直是競爭關系,互相看不順眼。后來林延潮為張居正不平上疏后,二人關系漸漸好了,但隨著二人官位懸殊,又有些生分了。

二人在街上邊走邊聊,蕭良有微微落后半步然后道:“本來過幾日要到大宗伯府上拜會,不意今日在此相見,實在是蕭某幸甚。”

林延潮側身避過一個挑擔的百姓問道:“哦?以占兄有什么事嗎?”

蕭良有漲紅著臉道:“聽聞南監祭酒出缺,蕭某想請大宗伯在廷推之時推舉一二。”

國子監祭酒,僉都御史雖只有四品,但都要經過九卿會推方可。

林延潮笑了笑沒有回答。

蕭良有問道:“大宗伯是否有什么為難地方,蕭某一向很少開口求人,這一次……”

林延潮定下腳步道:“以占兄不是第一個來問我的,除了你,還有張稚圭,鄧汝德都來找過我。”

蕭良友尋思這二人中,張一桂與林延潮沒什么交情,但鄧以贊當年與林延潮共事,而且一起輪值過內閣,交情還是相當不錯的。

蕭良有沒料到有人先登一步,故而心思重重。林延潮與他這時來到了一個胡同就一起走了進去。

蕭良有知道京中這樣的胡同之中有不少暗娼,他心想林延潮帶自己到這里作什么?

“對了,以占兄,若你為國子監祭酒當如何辦?”

蕭良有振作道:“當重學培德,讓監內上下學風一新……當然若是大宗伯有什么吩咐,蕭某也一定照辦。”

蕭良有說完偷看林延潮臉色,卻見他似沒聽自己在講什么,而是笑著道:“到了。”

蕭良有心底奇怪,抬頭一看原來他們到了是一所義學。

這義學十分簡單,乃是幾件民房拼搭的。

走到義學門口時,但見一名塾師模樣的人正在院口的井里打算,對方一見林延潮即笑著道:“林老爺,你來了。”

林延潮點點頭笑著道:“來逛逛。”

“你可是貴客,今日又送書來了?”

林延潮點點頭道:“帶了幾本,正好給學生們看。”

林延潮命跟在身后的展明將書給塾師后,對蕭良有道:“我平日退衙后,若清閑無事或者是心情煩悶,總會來到這義學里看看,聽聽孩童們讀書打發一下光陰。”

蕭良有沒料到林延潮居然有此‘嗜好’,這倒也是奇談了。

林延潮隨蕭良有一起來到窗外,但見屋子里十幾名學生正在十分安靜的溫習功課。

蕭良有心想他明白林延潮帶他來這義學的意思了:“大宗伯自提倡在京里開設義學,讓每個孩童都能受課,這十年來不知多少孩童受惠于此。蕭某心底一直很是欽佩。”

林延潮擺了擺手道:“以占兄,我帶你來此,不是來聽奉承話的。不錯,義學之事是林某的心血所在。但是林某卻從來不把他當作一件建功立德的事來辦,以占兄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蕭良有聞言倒有些驚訝。

林延潮指著這破舊的民房對蕭良有道:“你我讀書人生怕名不稱后世,以立功立德立言自勵,有人欲效仿班超投筆從戎,沙場建功,有人要做學問,成一代大儒,以人掩史,有人要做官,官居一品,然后宰執天下。”

“還有的人創立書院,教授弟子也不失為繼往圣之道,但是你卻從未聽說過有誰,以創立義學,專門教平民百姓讀書來建功立德的吧。”

蕭良有點點頭道:“確未聽說過。那么敢問大宗伯如此你求的是什么?”

林延潮失笑道:“教授百姓讀書認字,是林某唯一所為正誼明道之事,此不為利,也不為功,也從不求什么。有句讓蕭兄見笑的話,林某心底一直有一個宏愿,那就是讓天下老百姓,無論是你是貧富貴賤,都能夠讀書識字!”

蕭良有吃了一驚,這還是他認識的林延潮嗎?那個在官場上狡猾狡詐的林延潮嗎?

林延潮看向蕭良有道:“好了,聽林某說完了心底話,那么說說你。在林某眼底,以你之能何必去南監,要去當去北監!”

“北監恐怕……”蕭良有又驚又喜。

林延潮笑了笑道:“此事不難,不過你要答允林某一個條件。你要答允林某將國子監里六堂的藏書,不取分毫的提供給讀書人及義學里的老師借閱。”

蕭良有吃了一驚道:“國子監的藏書乃官家所藏,幾百年來監里又從民間買了不少,專供監生讀書之用,借入借出十分嚴格,又如何能給普通讀書人借閱?”

林延潮道:“我也知道,當年之前總督義學的王侍郎題請朝廷設一藏書樓給讀書人隨意借閱,但此疏被駁了回去。所以林某打算變通為之。”

“林某此舉不為名不為利,就如同讓老百姓都是讀書認字一樣,讓每個讀書人不是死抱著四書五經,圣人之教。而是放開眼界,飽覽天下群書,若蕭兄能助我一臂之力,那么此事就成了。”

蕭良有問道:“大宗伯的意思就是國子監將藏書來辦一個藏書樓,給天下讀書人來看?”

林延潮道:“可以說是藏書樓,但不僅僅有書,而是有圖有畫有書,我更愿意稱之為圖書樓,或者是圖書館,只要一個讀書人有向學之心,在這個圖書館里,他可以借閱到任何他想看到的書。”

蕭良有點點頭道:“我明白了,大宗伯所言開啟民智,也正如此吧。”

林延潮笑著道:“還是以占兄知我,這創立義學,設圖書館之事,都并非是建功立德的事,讓以占兄跟著我來辦,真是難為你了。”

蕭良有哈哈笑著道:“明其道而不計其利,正其義而不計其功,這不是正是我輩讀書人所為之事嗎?說實在的,蕭某這一次向大宗伯開口求去南監為祭酒,其實是厭倦了官場上的事。蕭某與大宗伯相較實不擅長于做官,所以更愿意去學校教書育人。”

林延潮搖了搖頭道:“切勿這么說,若非朝堂之事脫不開,林某也是更愿為一教書匠而。”

二人說著說著,屋舍里傳來了儒童們的讀書聲。

林延潮見此悠然道:“百年大計,莫過于樹人。我輩少年都能腳踏實地,勤奮向學,并心懷報國之志,遲早一日中華必將有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