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不識真人

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不識真人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不識真人

得意樓的宴廳里,眾人這次戰戰兢兢地坐下。

林延潮道:“在下就是林延潮……”

眾人心底一噔。

謎團解開了,果真是本朝繼商輅商相公后三元及第第二人——林三元啊。

“……剛從禮部任上致仕,與張年兄是多年老友……”

張泰征聽林延潮提他的名字,當即離席而起微微欠身道:“那承蒙部堂大人看得起在下。”

林延潮擺了擺手道:“張年兄不必客氣,當年令尊對在下也是十分的關照,令尊德高望重,可謂國之柱石,只可惜天不假年。”

說到這里,林延潮露出不勝唏噓的神色,張泰征想起張四維,眼底也是泛紅。

眾人心底都知道,申時行與張四維在閣間是面和心不和,林延潮這邊身為申時行的學生,在內閣見習多年,與張四維間利益沖突應該還不少,怎么林延潮還這么說,難道官作得越大為人越是虛偽?

不過他們這樣想林延潮就太小人之心了。

當年林延潮與張四維交往時固然是面上和和氣氣,底下暗流涌動,你算計過我,我也算計過你,你老謀深算,我也有年輕人的銳氣,但眼下時過境遷,張四維都已是作古了,我雖不恥你的為人,但當年我也從你身上學習了不少。現在在你的子侄面前談及你,略表敬意并沒有太多的意思。

張泰征則是想到,但是現在張四維病逝多年,王家屏又保持中立后,他們張家對于內閣高層已不具有影響力,張家日薄西山,倒是林延潮正徐徐上升。

張泰征道:“當年家父最看好的就是部堂大人,我記得他丁憂離京后與我說過,假以時日部堂大人他日的功業名位是還要在他之上的。”

聽了張泰征這話眾人看向林延潮目光更是不同。張四維以首輔致仕,而他說林延潮的功業名位還要在他之上,那意味著什么。

特別是楊知府,自己雖不過三十二歲任揚州知府,但他能在致仕前達到林延潮今日這個地位,當個兩三年官,已經是祖上燒高香了。

所以楊知府舉杯道:“今日有緣請到了部堂大人蒞臨本地,可謂我們揚州上下的榮幸,下官身為揚州的地方官就以這杯薄酒為部堂大人接風洗塵。”

楊知府舉杯,卻見林延潮笑了笑道:“不急在一時,先見過在座各位再說。”

林延潮一句話下,楊知府又捧著杯子重新坐下,動作干脆利索。

緊挨著楊知府的是李墨祟,他當即向林延潮躬身行禮道:“江都知縣李墨祟見過部堂大人,之前有眼不識泰山,冒犯部堂大人。”

林延潮笑了笑道:“無妨。”

馬會長依次起身,有幾分尷尬地道:“鹽商總會會長馬孫堯見過部堂大人,在下這眼珠子真是白長了,竟不識部堂大人尊儀,真該挖下來才是。”

“不敢當,馬會長還是留著眼睛才是,否則誰又來協助楊知府讓兩淮的鹽商奉公。”

“是,是。”馬會長連聲稱是。

這時副會長吳時俸起身道:“在下鹽商總會副會長吳時俸見過部堂大人。在下當年進京時拜見許閣老,許閣老就多次在在下面前提過部堂大人的名字,說在當朝官員中部堂大人無論是才華還是才干都是首屈一指的。”

聽了吳時俸的話,眾人心底都是大罵,吳時俸這時候點出他與許國的關系,要不是要林延潮看在許國的面上,賣給他幾分面子嗎?

林延潮道:“原來吳會長認識許閣老,聽口音是歙縣人士嗎?”

吳時俸滿臉堆笑道:“部堂大人真是高明,一句話就聽出來,我們吳家與許閣老不僅是同鄉,而且還是姻親。”

馬會長有幾分灰頭土臉不由心想,當年馬自強在閣時,你許國見他還要恭恭敬敬地自稱學生呢。

當然林延潮也沒有到不給許國面子的時候,現在兩淮鹽商不是晉商,就是徽商,連梅家也是祖籍徽州。

林延潮點點頭道:“原來如此,吳會長請坐。”

吳時俸大喜入座,他在林延潮面前能力壓了馬會長一頭頗為得意。

下面沈明,范學敏幾人也是起身向林延潮見禮,最后輪到馬公子。

馬公子心驚膽顫半天,這時范學敏說完,正要輪到他起身開口請罪時,林延潮卻伸手按了按道:“大家坐吧!”

于是馬公子屁股剛離凳,又一個不穩狼狽坐下。

眾人看了馬公子一眼,又看了林延潮一眼,看來對于林延潮‘心胸狹隘’的官場風評真是形容的極為準確。

就在這時門外敲門聲起:“啟稟府臺大人,柳大家來了。”

楊知府聞言看了林延潮一眼,他請柳煙姿來是討好張泰征的,但不知林延潮如何意思。

正為難時,林延潮道:“既然來了,就進來吧。”

楊知府擦汗當即道:“請柳大家進來。”

不久但見一個穿著月白色衣裳,懷抱琵琶女子入內,眾人打量卻不由點點頭,這位柳煙姿確實稱得上江淮名妓。

柳煙姿入內欠了欠身,就在椅上坐下。

林延潮道:“我不善樂曲,年兄由你來點如何?”

張泰征當即道:“今日良辰美景,就唱個夕陽簫鼓,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眾人稱善。

張泰征對柳煙姿道:“就彈此曲吧。”

“民女不會。”卻聽柳煙姿答道。

張泰征:“那漁樵問答!”

“民女亦不會。”

“平沙落雁總該會了吧。”

“民女不會。”

聽到這里,楊知府有幾分作色若非見林延潮在此便發作了。張泰征卻笑了笑道:“這也不會,那也不會,還稱什么大家?”

“原來是會的,但今日見了幾位大人,民女一時慌張故而不會了。”柳煙姿輕輕答道。

眾人聞言都是笑了。

張泰征笑著道:“一個民女如此膽大,你可知在座的都是何人嗎?”

柳煙姿垂下頭道:“民女只知道諸位大人非富即貴,大人自有大量,是不會來為難一個弱女子。”

眾人又是大笑。

吳時俸當即道:“今日難得有貴客至此,我出一千兩銀子,隨你柳大家彈一首曲子如何?”

柳煙姿道:“一千兩銀子雖多,但奴家也辛苦一些,也能攢得。”

“這么說是嫌少,那你隨意開一個價來?”吳時俸不以為意道。

“多謝這位客官,但有句話是授人以漁,民女若是砸了招牌,那么以后又去哪里謀食呢?”

眾人聞言都是點點頭。

林延潮笑了笑道:“揚州城里一位女子竟有如此風骨,真是令我不虛此行,我一向不勉強人,你回去吧!”

張泰征笑著道:“這一放人,恐怕她日后名氣更高。”

林延潮笑而不語。

柳煙姿已是知道這位年輕人,是在座里權勢最高的人當即欠身:“多謝客官成全。

柳煙姿正待出門,卻見門口二人入內。

正是李汝華,梅大公子。李汝華一入內即笑著道:“部堂大人果真在此。梅公子,本院與你引薦。”

林延潮聞言笑了笑,梅大公子上前道:“久仰學功先生大名,拜讀您的文章,今日得見何其有幸。”

林延潮道:“不過虛名而已。李年兄,梅公子二位請坐。”

而此刻柳煙姿聽得是林延潮,已是站在了原地愣住了,張泰征見了笑道:“柳大家怎么不走了?”

柳煙姿赧然抱著琵琶欠身道:“原來是三元及第的……民女初時還以為……民女在終日旗樓里就想能得一位才華橫溢的知己,但今日真人在前竟是不識。”

當即柳煙姿向林延潮盈盈一拜,抱著琵琶走到門口,回頭看了一眼,似想等一句挽留。

林延潮卻不以為意。

眾人都十分可惜,但見林延潮已是請李,梅二人入座,然后道:“今日李年兄約我在得意樓見面,正巧張年兄也是到了,似想要找李年兄見面,兩位所為的都是兩淮牙行鬧事的事吧。”

李汝華,張泰征二人都是稱是。

梅大公子與張泰征打過交道不少,知道對方這樣的官二代,從來都是眼高于頂的,但在林延潮他卻是恭恭敬敬的,心底對林延潮更是佩服。

林延潮點點頭道:“兩淮鹽政,林某一個致仕的官員,本不該插手,但李年兄既是找到了林某,林某這邊礙于情面,那邊又想起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也是唯有兩難了。林某左思右想最多將揚州之事上報給朝廷,故而大家今日不妨直言,林某必然轉達。”

張泰征看了李汝華一眼心道,好啊,你早找好了靠山。那么解決兩淮牙行的事,莫非是林延潮的主意嗎?

至于梅家莫非已是投靠了李汝華?

林延潮說將揚州的事上報朝廷,言下之意不是他是朝廷的傳話筒,而是可以替申時行代理此事。

張泰征對楊知府試了個眼色,楊知府當即道:“部堂大人客氣了,你雖是不在位了,但一句話隨時可以上抵天聽,你來了即是替朝廷來了,咱們揚州上下都以部堂大人馬首是瞻。”

張泰征一開口,下面馬會長以及眾鹽商們也是紛紛稱是。

林延潮笑了笑道:“楊府臺,莫要給我戴高帽,先開席再說,諸位邊吃邊聊。”

當即得意樓的掌柜來了,對方知道林延潮親自到場,更是以往日鄭重了十倍,酒菜是連著奉上。

掌柜也想呈山珍海味的奉上,但人家乃是大官什么沒吃過,貿然上這些也怕被人看不起。

于是都是在烹飪廚藝上下工夫。

天才一秒:m.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