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商量

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商量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商量

(貓撲中文)

卻說林延潮,陳矩,駱思恭三人來到掘開的地方。

但見這里左左右右擺著十幾個大箱子,林延潮隨手掀開一個箱子,但見里面白銀摞得滿滿的。

林延潮道:“如此一個箱子大約有白銀七八千兩,哪里有三百多萬兩之說。”

駱思恭恭敬地笑了笑道:“回林部堂,當然不僅僅在這里,這是外庫,下面還有三個庫房,一個通著一個。”

林延潮看了一圈,但見一個箱子不堆金銀,卻堆著文書信函卷宗,就是之前所說的。林延潮拿起來看了幾封,立即斷定是張鯨搜羅官員的罪證。

他沒有多看,否則容易被駱思恭,陳矩看出破綻來。

他聞言笑著對駱思恭道:“這都被駱大人看出來了,真是厲害,林某佩服。”

駱思恭笑著道:“哪里,駱某也就這點本事,祖上三代起干得就是抄家這事,當然也是多虧了弟兄們賣力啊。”

林延潮點點頭道:“應該的,到時候林某會在圣上面前為駱大人表功,至于那些弟兄們就多賞賜一些酒肉吧,讓他們再辛苦一些,一并連夜起了運到宮里去,駱大人以為如何?”

駱思恭一愣,然后笑著道:“林部堂可否借一步說話。”

林延潮看了陳矩一眼,但見陳矩正忙頭點查金銀。

林延潮當即點了點頭,駱思恭大喜,二人走到外屋外。

外屋正有兩名錦衣衛挖地磚看看下面有無藏物,駱思恭手指了指,二人躬身行禮,然后離去。

但聽駱思恭道:“林部堂今日在東廠之外,一言之下百姓無不遵從,在東廠里審問張鯨余黨雷厲風行,后來在張府里連張鯨對部堂也是恭恭敬敬的,駱某在心中對大人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林延潮笑著道:“哪里,這一次辦差如此順利,還是要依仗駱兄出馬才是。”

駱思恭哈哈一笑于是道:“這是多虧了林部堂的賞識和器重,駱某有一句還請林部堂不嫌冒昧,駱某草字如謙,部堂若不嫌棄稱在下如謙好了。”

林延潮道:“不敢當,還是稱如謙兄。”

駱思恭連忙陪著笑臉道:“豈敢,駱某癡長幾歲,但行事見識卻是遠遠不如宗海兄的,蒙部堂看得起,駱某有幾句掏心窩的話不吐不快,駱某的前任劉衛督仰東廠鼻息,看張鯨臉色辦事,他被言官彈劾下獄抄沒后,駱某接手這個爛攤子,實在是戰戰兢兢,也怕哪天得罪了一個芝麻綠豆的官,就被天子罷免了。”

“眼下駱某雖為錦衣衛指揮使,卻有朝不保夕之感,以后要多仰仗宗海兄在朝中幫忙了。”

林延潮淡淡地笑了笑道:“其實林某看了張鯨,劉守有的下場,也是深有感嘆,多行不義必自斃,如謙兄你既掌錦衣衛,以后多謹慎辦事,為自己多考量考量,也不會有官員為難到你的身上。”

駱思恭嘆道:“宗海兄真是金玉之言,不把駱某當外人,這才道出其中訣竅。”

“其實駱某當官現在也只為了自己。方才勞宗海兄相詢,駱某別的沒什么本事,但對于抄家之事倒是辦了許久有些經驗。以往大臣抄家,操辦之人總要發筆橫財,這就如官場辦差,銀錢過手都要沾些油水。”

“皇上既委了你我,就是一番恩典,宗海兄你先看看,有什么喜歡盡管挑走。”

林延潮看了一眼道:“衛督此話打住。”

駱思恭含淚道:“部堂大人,有言道千里為官只為求財,你不為了現在,也要為了以后考慮考慮啊。”

駱思恭聽過林延潮的清名,心想大凡清官都要經過這么一番糾結,于是他道:“部堂,你我兄弟一般情份,這時候就不要推脫了,大家有福同享,你若不拿,又有誰敢拿,難道眼睜睜看著我們這些弟兄們喝西北風嗎?你就當幫幫我們吧。”

林延潮輕咳了一聲道:“林某的意思是……好吧,不過如謙以及弟兄們都出力甚大,你們也切不可虧待自己,否則我心底過意不去啊。”

駱思恭聽了林延潮這話,如同撥云見日一般,頓時容光煥發。

駱思恭當即道:“我們幾個不過是賣氣力的,哪里能分多少,只要……只要宗海兄手指頭里露一點,隨便劃撥一些就是了,總之你占大頭。”

林延潮道:“誒,不行,不行,這樣的事林某辦不出來,還有陳矩陳公公你考慮到了嗎?”

駱思恭滿臉堆笑道:“多虧了宗海兄提醒。”

林延潮道:“陳公公聽說是不愛錢財的。”

駱思恭道:“誒,陳公公那邊我盡力去談就是”

林延潮點了點頭。

當下駱思恭走到陳矩面前當即低聲道:“事情成了。”

陳矩云淡風輕地笑了笑道:“古今君子皆愛財,林三元也不例外,此事不出咱家意料。”

駱思恭笑著道:“公公,真是神機妙算。”

而那邊林延潮等了一陣,駱思恭方才回來當即擦了一把汗道:“宗海兄,陳公公已是答允了。”

林延潮訝道:“你是如何說服他的?”

駱思恭笑著道:“誒,真是一樣米養百樣人,陳公公偏偏就不喜歡這些金的銀的,就喜好些書籍古董字畫,這些又不能吃又不能用……誒,宗海兄放心,這些東西都包在駱某身上,總之砸鍋賣鐵也要叫他滿意就是。”

林延潮笑著道:“如謙兄,真是沒有你辦不成的事,這一次若你不在林某恐怕是要空手而歸了。”

駱思恭聞言哈哈大笑,然后一臉鄭重道:“宗海兄,咱家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對了,一會咱們出去,別讓陳公公看得我們如此親近,以免他多心。”

“當的,當的。”

三人重新碰頭,這時候氣氛已是不一樣。

陳矩負手道:“駱大人此事咱家反復思量,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啊。”

駱思恭連忙道:“陳公公,你可不能出爾反爾,駱某好容易才說服了林部堂。”

陳矩長長嘆了口氣。

屏退左右后,三人就坐在堆滿金銀的大木箱子上,而左右墻上燃著的火把照著一屋子的金銀。

駱思恭拿起賬本道:“初步抄點共計有三百七十三萬五千六百三十二兩七厘三分。”

林延潮知道這也是官場上的規矩,就如同稅賦上報都要精確到厘分,用此來表示經手官員的清廉絲毫不沾。

陳矩道:“張鯨真是貪啊,馮保當年也不過一百多萬兩銀子。馮保掌權十幾年,張鯨不過七年而已?”

駱思恭道:“張鯨此人是罪大惡極,不過駱某想過了,這抄沒的數額最后要上稟朝廷,公之天下。這張鯨不同于馮保,是圣上親政后一手提拔起來的,若是將三百多萬兩都報上去,此舉不僅令圣上傷心,也讓陛下的面上不好看。”

林延潮道:“不錯,咱們為人臣的,當分君之憂,那么依駱大人之見,應報上去多少呢?”

駱思恭沉吟不語,陳矩道:“咱家也是沒什么經驗,想聽聽兩位大人的高見。”

駱思恭道:“兩位大人,依駱某看來還是不宜超過馮保為上,不如就上報一百六十三萬兩。”

陳矩輕咳了一聲。

駱思恭道:“下面將多出的兩百一十萬兩分作三份。部堂大人取一份,陳公公取一份,駱某取一份,當然陳公公不喜歡金銀,駱某可以換成別的。”

陳矩道:“駱大人辦事公允,咱家自是放心。”

駱思恭笑著道:“至于駱某這一份,用來打點上下,還有這一次跟來辦差的弟兄們,大家賣了力氣,上下都要沾些甜頭也是雨露均沾。”

林延潮道:“這怎么讓駱大人一個人出,從林某這七十萬里拿出二十萬兩給底下人分一分。”

陳矩道:“這怎么好意思。”

林延潮笑了笑道:“林某已向皇上辭官,用不了這些銀子。”

但見陳矩目光閃了閃。

駱思恭拍腿道:“部堂大人,真是夠豪爽夠義氣,也好,這二十萬兩駱某拿來打點張誠,以后他為司禮監掌印太監還兼提督東廠,咱們三人仰仗他的地方還多著呢。”

陳矩也點點頭道:“二十萬兩會不會太少?不如咱家也拿出二十萬兩來,包括也叫他滿意。”

駱思恭笑著道:“太多了太多了,也好,還請兩位放心,此事駱某一定給你們辦得妥妥當當的。”

陳矩點了點頭。林延潮卻道:“駱大人辦事公道,林某當然是放心的,說到這里,林某還看中一物!”

林延潮主動讓了二十萬兩,駱思恭當然要投桃報李笑著道:“大家是自己人,不要見外,林部堂看上什么盡管開口!”

林延潮伸手點了點頭,那裝滿文書的箱子當即道:“我要此物。”

陳矩,駱思恭都是神情一凜,駱思恭問道:“請教林部堂,這是何物?”

林延潮道:“張鯨曾交待,他掌管東廠時手上有不少官員的罪證,這些東西,我料的不錯,應該就裝在這個箱子里。”

駱思恭,陳矩對視了一眼,露出躊躇之色。

駱思恭猶豫道:“林部堂,我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此物關系甚大,若是皇上要張鯨收羅的,我們查抄的又沒見到此物,不會讓皇上起疑心嗎?”

陳矩也道:“駱大人所言有理,林部堂要其他都好說,唯獨此物不可啊,萬一查出我等就都是死罪。”

見二人一并反對,林延潮臉上的笑容已是斂去,屋內的氣氛頓時嚴肅起來。

陳矩,駱思恭此刻不由揣測,林延潮是否要翻臉。

林延潮看了二人一眼,用手拍了拍自己所坐的箱子問道:“兩位請想一想,吞沒這些罪證是死罪,難道吞沒兩百一十萬兩銀子就不是死罪了嗎?”

“兩位,我實話與你們說這箱子里涉及到的要員,既有各地撫按,藩臬,也有在朝三品以上大員,我等最好還是不要輕易得罪。若是交給皇上,你們或許還能脫身,但林某干系就大了,以后就無我容身之地了。”

陳矩,駱思恭聞言也覺得此事確實難辦。

駱思恭是錦衣衛,陳矩是太監,得罪了這些文官事情不大,但林延潮不同了,他就是文官,一旦他把此事捅出來,那些大臣不會找駱思恭,陳矩的麻煩,但卻會找林延潮的麻煩。

駱思恭道:“我等也是體諒林部堂的難處,但是其中可否再商量一二,看看有無更好的辦法。”

林延潮深吸了口氣道:“這樣吧,林某再拿出三十萬兩銀子,交下兩位朋友,若將來林某有東山再起之日,有什么事大家一起扶持,兩位有什么難處大可向林某開口。而今日之事只要我們三人任何一人不漏口風,誰也不會知道。”

駱思恭目光閃了閃,看向了陳矩。陳矩輕咳一聲。

駱思恭道:“多謝林部堂仗義,這倒不是錢不錢的事。”

林延潮道:“若是兩位還為難,林某也沒有辦法了,今日之事唯有公事公辦。”

駱思恭拍腿道:“陳公公你看如何,林部堂待我們,真如再生父母一般,不如就按林部堂之前說的辦。”

陳矩沉思半天也是道:“好吧。林部堂這箱子歸你了。”

林延潮點點頭,當即打開箱子,但見箱子里確實書信,賬冊。

他隨手一翻看了幾個人名字,然后從墻上拿了火把直接往箱子里一丟。

“林部堂你這是……”

陳矩,駱思恭二人都是大驚。但見箱子里紙張不過片刻已化為灰燼。

“林部堂你這是?”

“好,燒的好,一切都干凈。”

“不留首尾,皇上追查不到我們身上。”

陳矩大笑,駱思恭一副放下心來的神情。

陳矩問道:“林部堂冒昧的問一句,這是不是申先生的主意?”

林延潮笑道:“陳公公想哪里去了,林某不過是為了自己罷了。好了,林某說話算話,今日之事,只要能爛在肚子里,以后大家就在一條船上。”

陳矩,駱思恭對視一眼,然后一并道:“正是如此。”

當下數日之內,張鯨家盡被抄沒,余黨也在被錦衣衛拷打追贓之中。

然后林延潮,駱思恭,陳矩三人回宮向天子復命。

貓撲中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