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奏對

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奏對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奏對

順天貢院。

考期在即,對于正主考許國而言,絲毫不敢怠慢。

幾位大學士里面,許國雖說是次輔,但最沒有存在感。

內閣學士都有給天子擔任講官的機會,申時行,王錫爵,王家屏時間都有數年經歷,唯獨許國只是在天子登基前任過講官,且時rì最短。

時rì短也罷,天子也不信任許國,譬如萬歷十四年的會試,本來是許國擔任主考,但卻被天子越過了許國,欽點了三輔王錫爵為主考官,這一舉動也實在是夠打臉的。

許國沒有天子信任,那么在文官中很有根基嗎?也沒有,許國入閣是奉中旨特簡入閣,沒有經過在京五品以上官員會推。

天子不信任許國,為何特簡許國入閣。那是張四維當年回鄉丁憂時,向天子單獨舉薦的。許國因此才得以入閣。

許國也知道自己兩頭不靠,所以他入閣以后,就一直抱申時行的大腿。

在申時行支持下,許國在閣近六年,培養不少門生故吏,背后還有徽商財力支持,也算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政治勢力。

許國在至公堂里與禮部尚書朱賡聊天,徽浙兩地都是商業發達,二人同樣精于事故,所以相處起來還很是融洽。

二人用了飯,然后開始手談一局。

朱賡是棋道高手,無論在翰林院,還是禮部都喜找人下棋,他的棋力視對方官位而定,對方官位比自己高時,朱賡往往發揮奇差無比,對方官位低于自己時,朱賡勝多負少,但勝也勝的不多,剛好一兩目如此。

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朱賡的棋力是有大國手的水平,但他如何也不承認,倒是他這飯后一盤棋的名聲倒是傳開。

而許國則一向是棋道不怎么樣,所以今rì這盤棋不出意外,雙方下得是難解難分。

就在這時,下面的人稟告說貢院外有人求見。

這時候許國正在打一個劫,有些舉棋不定,對于他而言朱賡此棋正好下到他心底癢處,是無論如何也不愿放下,但這時卻聽是林延潮,當即許國眉頭一皺,投子棋盒之中問道:“什么?”

許國入閣數年,養得是宰相氣度,萬事于前而不動于色,但此刻聽到一串長長的名字,卻不能不動色了,他知道出事了。

聽完官吏稟告后,許國正猶豫,然后問道:“少欽兄……你怎么看?”

朱賡答道:“閣老眼下身為主考官完全可以避見任何官員,但是林宗伯,徐宗伯都是禮部堂官,司科舉之事,所以見一見也是無妨的,所以一切還是請閣老定奪。”

許國點點頭道:“就是不知生了什么大事,先見吧。”

至公堂上,禮部左右侍郎林延潮,徐顯卿領著驚魂不定的太監孫隆,以及吏部的星,其余一干官員則侯在門外。

林延潮稟完后,許國第一句話便問,這一次的事,吞噬tsxsw請教元輔的沒有?

林延潮答說,元輔他已杜門謝事,一切聽許閣老安排。

許國聞言長嘆一聲。

沒過了多久后,許國,林延潮,孫隆三人即一并入宮。

許國在皇極門前直接通報要求面見天子,期間孫隆一個勁的要走,二人卻是不放。

文書房答允通報后,許國面色陰晴不定,春闈馬上開始,張鯨居然扣下了同考官,以及二十多名考生,禮部數度出面,連左侍郎林延潮上門索人對方竟見也不見,這也是太囂張了。

但許國也不愿意貿然得罪張鯨,但這件事上他卻是避無可避,因為申時行那張條子上點了許國的名字。

故而許國來到宮里直接要求面對天子,但他也是很謹慎,其余人他不敢帶,帶多了怕有逼宮嫌疑,就與林延潮二人一起直接來到皇極門前。

反觀孫隆此刻已是嚇得雙腿發軟,魂不附體。

這一幕林延潮,許國二人都看到了。

風氣很冷,寒風刺骨,二人都罩著斗篷,雖說沒有官員跟從,但許國身為內閣大學士,排場自是不小,身旁都有二十幾名隨從簇擁著。

許國還不是大學士時,林延潮與他還是經常來往,但申時行當了首輔,他成了次輔,林延潮自動避嫌,往許國那的走動自然也就少了。

而且當年林延潮在歸德任同知時,蘇知府是許國的門人,結果林延潮動手將蘇知府收拾掉了。

這時候孫隆咬牙道:“許閣老,林部堂,此事其中必有誤會,你們這樣只會將事鬧大,并非化解干戈之道。”

林延潮笑了笑道:“孫公公還有清閑關心別人,這一次的事,張鯨輸了,你跟著完蛋,張鯨贏了,你也跟著完蛋,你想好怎么辦了嗎?”

孫隆神情一暗然后道:“林部堂,我知道你的厲害,孫某就算再活十輩子也斗不過你。但孫某從未與你相難,你可以放過孫某這一次,如果你還記得,當年孫某給你送三元及第匾的份上。”

林延潮道:“林某不過秉公而為,若真要幫你,只有一句話,在圣上面前如實而言,不要心存欺瞞。”

許國走到孫隆面前道:“若是你肯將張鯨這幾年所作所為如實道出,或許老夫還能保你一命。”

孫隆聞言變色,林延潮道:“張鯨平rì的為人,你也是知道了,今rì的事你是別想善罷甘休了,所以到了這一步我實在是勸你聽了許閣老的話,好好想一想。”

孫隆聞言頓時痛哭。林延潮拍了拍孫隆的肩頭,又與他低聲說了幾句話。

然后林延潮向許國點點頭。二人一并走到宮墻邊。

許國道:“不好了,宗海可知就在今rì大理寺評寺雒于仁上疏彈劾張鯨,還在奏章里言國本之事。”

林延潮訝異道:“還未聽說。”

許國道:“今rì之事,很可能會被張鯨在天子面前倒打一耙,這雒于仁還是老夫的門生啊!”

林延潮細思道:“此事確實措手不及,這國本之事一向是天子心頭之忌。張鯨會不會用此事作文章,想要死中求活。”

許國道:“這一次無論扳得倒扳不倒張鯨,恐怕陛下都不會高興,宗海何必要摻合到此事上呢?”

林延潮道:“實話稟于中堂,下官有求去之心,但能去位前為國除jiān,盡一份綿薄之力,宗海還是愿意的。”

許國訝道:“你年紀輕輕,怎么會有歸于田園之意?”

林延潮嘆道:“下官也是情非得已。”

許國忽想到什么,點點頭道:“本閣部似乎明白了,但我聽聞元輔將來退后有意讓你補位內閣。”

林延潮道:“中堂說笑,就宗海這點微末資歷,怎么會有奢求入閣拜相之心,再說元輔也并無此意。”

許國嘆道:“那就可惜了,不過若是我為元輔,必為國家留你。罷了,先過了這一關再說。”

許國這話表達了很多意思,但好話誰都會說,聽聽就好。

片刻后宮門大開,當即一名中官來到許國面前道:“陛下有旨,請許閣老,林侍郎到乾清宮暖閣面圣。”

許國,林延潮對視一眼,二人當即入宮。

走到宮里的甬道上,這時下起了一點微末的小雨,林延潮一時心有所感,自己自萬歷八年入值宮里已來,經歷了不少宦海沉浮,不知為何有了許多疲倦。

二人進入乾清宮暖閣。

天子坐在明黃色的御椅之上,行禮之后許國稟事,然后林延潮也將所知稟告了一遍,而張誠,田義,陳矩三位司禮監太監都垂首立在一旁。

天子聽完后神色平靜然后問道:“許先生,你怎么看?”

許國道:“臣以為當務之急是給被抓考生們一個說法,以及會試的如期進行,但其中必有什么疏忽的地方,陛下不如召張鯨問個明白,至于如何處置,最后還是要看陛下圣裁,臣不敢擅越。”

天子點點頭道:“張鯨此事到今天鬧得沸沸揚揚,大理寺評事雒于仁上疏的事,許先生知道嗎?”

許國額頭滲汗道:“臣也是剛到宮里才聽說。”

天子道:“朕也累了,傳旨召張鯨入宮。”

“許先生說自己不擅越,那么就把申先生,王先生也一并召來。”

聽了天子的話,眾人都知道,今rì怕是要對朝堂上這持續數月以來的大風波有一個了解了。

眾人在殿一時無話,天子這時候看向林延潮,然后道:“怎么這些事總是與林卿有關?”

林延潮知道天子這話說自己,同時也有Jǐng告許國的意思,但許國是宰相,天子畢竟要給他留面子,所以就沖自己發火。

林延潮也知道天子對自己有嫌隙,于是懶得辯什么道:“啟稟陛下,是臣……是臣的過失。”

天子搖了搖頭道:“朕也真是難有的清閑rì子。這數rì來內閣無人,朕親自處理國事,但六部對朕陽奉陰違,六科甚至還駁了朕的朱批。朕不明白,為何申先生治國時舉重若輕,到了朕的手上怎么就指不動那些官員。是朕才具不如申先生?還是百官只聽申先生的話?”

許國露出惶恐之色。

林延潮也是明白皇帝在吐槽什么,那肯定是廢話,大明這套制度運行到今天,早已經不是明朝初年時,皇帝能說的算的時候了。

為什么天子指不動六部?因為下面的官員早已盤根錯節,誰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官員能把小九九告訴首輔,但敢告訴天子嗎?朝廷的任何決定,都涉及權力的交換,利益的分配,換句話說,天子能平衡好下面各方派別的利益嗎?

連最重要的人事權,天子都掌握不了,下面官員憑什么買你的賬?今天大家聽你的話,明天申時行回來了怎么辦?

所以申時行,王錫爵罷工后,天子發現朝廷中樞基本癱瘓,自己政不出紫禁城。

原先天子還有個沈鯉可以制衡申時行,但現在沈鯉被申時行趕回了老家,六部唯有宋纁可以不買申時行的賬,但他早早看出形勢,自己是獨木難支,一人如何對抗了申時行?故而稱病在家,并且一rì一封辭疏的請求天子讓他回老家。

因此扳倒了張居正,馮保后的天子,努力七八年自以為掌控了朝局,但今天他終于發現他就算如太祖成祖那樣勤政一樣控制不了局面,時代不一樣了。總而言之,沒了申時行真的不行。

所以林延潮猜測天子現在的策略就是兩條,要么把沈鯉,王家屏請回來,要么只是徹底廢除內閣,自己親自處理政務,此舉就一定重用張鯨,當然這樣的后果不堪設想。

重蹈劉謹覆轍還是好的,但張鯨的名聲在官員和百姓中已是爛透了。

不久下面中官稟道:“啟稟陛下,張鯨到了。”

“宣!”

張鯨入殿時,林延潮看了一眼,張鯨對自己也是飛快的一瞥。林延潮可以看出他眼底的怨毒之色。

天子還未發問,張鯨即跪下磕頭道:“陛下奴才死罪,奴才死罪。”

“孫承宗是不是在東廠?”

“下面抓錯了人,奴才該死。”

“還有那幾十個考生呢?”

“這些人妄議朝政,奴才關了他們一rì,就馬上命人放了。奴才該死。”

“林卿到東廠你為何不見?”

張鯨停頓了下然后道:“奴才與林侍郎不和,不愿見他,皇上,奴才,奴才該死。”

林延潮心底冷笑,誰叫你裝逼來著,最可笑的是竟然還以為我在裝逼。

但見天子抓起御案一把奏疏朝張鯨砸去,但見張鯨被砸得發冠都歪了。林延潮看了天子此舉心底有數,天子要保張鯨,所以作個樣子。意思就是,朕已經處罰過了,你們手下留情吧。

隨即又有中官稟道:“申先生,王先生到了。”

“宣!”

但見申時行,王錫爵穿著大紅蟒服,一前一后地步入暖閣里,二人都看到了張鯨身旁撒了一地的奏章。

張鯨小聲的哭著,十分傷心的樣子。

“張鯨的事,先生都聽說了?”

申時行道:“來前,林部堂已稟告過一次了,老夫說老夫杜門謝事,不過問朝政了。”

天子長嘆道:“外面的大臣總是說朕重用張鯨,是因為張鯨以金銀賄賂朕,這不是笑話嗎?朕為天子,富有四海之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之財,皆朕之財。朕若貪張鯨之財,何不抄沒了他?張鯨有過,朕已是打過罵過了。”

林延潮聽了心底道,沒錯,抄沒大臣,宦官一向是明朝皇帝發家致富的手段。

天子道:“如此一二人也就罷了,但前有顧憲成,后有雒于仁的,此人今rì上了一個酒色財氣四疏,說朕好酒好色好財好氣,納張鯨之財不說,還說朕用張鯨是yù策鄭妃立皇三子為太子,朕只因鄭氏勤勞,朕每至一宮,他必相隨。朝夕間他獨小心侍奉,委的勤勞。如恭妃王氏,他有長子,朕著他調護照管。母子相依,所以不能朝夕侍奉。何嘗有偏?

這等沽名出位之臣,申先生替朕票擬重處!”

林延潮心想這雒于仁,不是郭正域的好基友嗎?

不過天子也有小心機啊,讓申時行票擬,也是變相的讓他回閣視事了,至于張鯨的事,朕已經丟奏章罵過了。

申時行奏道:“此無知小臣,誤聽道路之言,輕率瀆奏。”

“不,他是沽名出位。”

但見申時行答道:“他既沽名,皇上若重處之,適成其名。反損皇上圣德,惟寬容不校,乃見圣德之盛。”

天子到:“這也說得是,到不是損了朕德,卻損了朕度。”

王錫爵道:“皇上的圣度,如天地一般,何所不容?”

天子仍道:“朕氣他不過,必須重處。”

申時行道:“此本原是輕信訛傳,若將此本票擬處分。傳之四方,反當做實話了。依臣愚見,照舊留中為是,容臣等載之史書,傳之萬世,使萬世稱皇上是堯舜之君。此乃盛事,復以其疏返御前。”

天子怒氣稍定,然后道:“先生是朕親近之臣,朕的舉動,先生還是知道的。”

然后又道:“近來奏章之事紛起,小臣議論不休,朕連夜看得奏章,眼也看得酸了,不甚分明,先生為朕股肱,要多替朕主張。”

林延潮暗笑,天子又在挽留申時行了。

但見申時行誠惶誠恐地道:“臣荷蒙皇上任使,才薄望輕。不能鎮壓人情,以致章奏紛紜。煩瀆圣聽,臣有罪,懇請陛下恩準臣歸老林下。”

林延潮板著臉,心底已是笑得不行。

天子仰天長嘆,然后看向張鯨然后罵道:“你這奴才替朕惹出多少事來,申先生,張鯨不知改過,屢負朕恩,以后先生替朕訓斥張鯨就是了。”

申時行立即道:“臣不敢,張鯨是陛下的奴才,皇上既已經訓斥,又如何用得了臣呢?”

天子道:“不行,申先生一定要替朕訓斥。”

申時行道:“爾受上厚恩,宜盡心圖報。奉公守法。”

張鯨道:“咱家只是實心為陛下辦事,故而才得罪大臣,咱家無罪。”

申時行道:“臣事君猶子事父,子不可不孝,臣不可不忠。”

正當眾人以為天子讓申時行走個過場時,但見申時行卻道:“張鯨,你口口聲聲說為陛下辦事,言自己無罪,但是這一次河間府災民餓死逾萬之事,你可知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