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九十四章 新任尚書的手段

一千九十四章 新任尚書的手段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九十四章 新任尚書的手段

隨著朱賡升任禮部尚書,沈一貫起復,浙籍官員頓時在朝堂上形成一等聲勢。

林延潮今日來拜會朱賡,也是恰得其會與浙黨一干大佬碰見。

林延潮想起自己的黨羽,除了自己外,官位最高的郭正域吧,不過官至郎中正五品。

其余如孫承宗,方從哲都尚且在翰林院里打醬油的狀態。

而朱賡這里,外頭客廳里坐著的,單看看在座的,一個南京吏部尚書,兩個地方省分的軍政一把手,一個國家司法最高長官,官位最低的還是六科十三道言官的領袖。

現在浙黨可謂是兵強馬壯,有在部寺,在地方的,在言道的,特別是吏部他們扎根很深。

不能比!不能比!

不過現在的浙黨,形式還比較松散,根本談不上擰在一起的政治力量,直到東林黨的出現,才迫得他們抱團,所以現在的浙黨只能算是大家相互照應,推幾個官位最高的作為領袖出聲,照拂一下小弟,還是以利益相交為主,凝聚力不強。

所以在有較明確政治目標的東林黨面前,浙黨就敗了下來,其余什么齊黨,宣黨,楚黨更不行。

人家一個可以打你好幾個,要不是皇帝撐腰,早就被打垮了。

但現在朱賡沒想到這一點,他現在聲勢正旺,可謂如日中天。現在朱賡榮升禮部尚書,距離入閣更近了。

所以他躊躇滿志,眼下費心籠絡這些浙籍官員,無論現在還是將來都是他的基本盤。

這時候眾人聊著聊著話題漸漸深入,也不把林延潮當作外人,說起了政事來。

南京吏部尚書陸光祖道:“金庭兄,此次兄榮升大宗伯,入閣拜相指日可待!”

朱賡笑了笑道:“哪里哪里,前任沈歸德在位五年,都不得入閣,在沈歸德在前,吾更不敢奢望了。”

江西巡撫陳有年道:“金庭兄何出此言,沈歸德因與執政不合,這才一直無法入閣,這一次實在熬不過了,方才致仕歸里。想當年王相公任少宗伯不過兩年,即入閣輔政,以當今圣上對金庭兄之器重,是還要在王相公之上的。”

陜西巡撫沈思孝亦道:“是啊,金庭兄,還有在鄉的沈肩吾,都得當今元翁信重,入閣拜相此乃遲早的事。”

陸光祖打趣道:“是啊,金庭兄他日拜相,切莫忘了我等啊!”

說著眾人一切大笑。

朱賡也是紅光滿面。

林延潮在旁聽了也是附和的笑了笑,沒錯,其實他與朱賡,沈一貫之間并沒有太多競爭關系,唯一只有入閣先后次序而已。

內閣大學士滿編是六位,一般是一個拉著一個,先來的拉后來的。

沒有在位閣老的支持,你就當了十年禮部尚書也進不了內閣。沈鯉就在這個位子上干了快五年,始終被申時行壓著。

王家屏提拔為禮部侍郎不到兩年,就入閣拜相。

申時行寧可要王家屏,也不要你沈鯉,由此可見一斑。

不過申時行選擇了朱賡,沈一貫,也是看中了浙黨在朝堂的勢力,用他們現在的支持,許諾給他們將來。再過數年,若能平穩過渡,朱賡沈一貫就可以搭起班子,唱主角了。

林延潮想道這里,也不免YY了一下。

若是由沈一貫,朱賡,自己三人搭起內閣的班子來,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組合。

沈一貫不說,朱賡這老油條與自己還是滿處得來的。

但是想到這里,林延潮突然一醒,現在浙黨的勢力看起來這么大,但為何歷史上接替申時行入閣的卻是趙志皋,張位?

張位現在還在家里蹲,趙志皋去南京吏部任侍郎,這個位子怎么看怎么像是給他安排養老的。

換了是林延潮,肯定栽培更年輕,且在朝中更有勢力的沈一貫,朱賡。

明顯看來趙志皋,張位這組合比不上沈一貫,朱賡。

這就有些讓林延潮看不懂了。

眾人聊了一陣,林延潮還是先起身告辭了,此刻還不易與浙黨太深入來往的時候,坐一坐已是夠了。

朱賡卻親自將林延潮送出了門,到了無人地方道:“宗海,你我能有今日,都是元翁之恩,如此我們更應該親近才是。”

林延潮點點頭,他忽然想起當日自己與朱賡在經筵席上初識,那時候自己不過是普通翰林,朱賡早已是天子講官翰林前輩,竟主動折節與自己相交,說了很多官場上的事,由此看來從那個時候起,朱賡就在有意識的與自己交好。

林延潮當即停下腳步道:“金庭兄,你我相交多年,我視兄為半個師長,有什么話不妨直說。”

朱賡點點頭道:“也好,愚兄就直言了,到了為兄這一步雖說差一步位極人臣,但也是禍福旦夕之間,不知那一朝失了圣意就貶官回家了。”

“若是如此一切休提,你也切莫為救我把自己搭進去,但若是愚兄在位上,說什么也要拉小老弟你一把,以老弟的前程,將來不說為兄的位子,甚至閣老的位子也是你的。”

林延潮聽朱賡的意思,也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除了患難與共以外,有好處當前,大家一起分,將來你幫我,我幫你。

林延潮當下對朱賡作揖道:“多謝金庭兄照拂,你的事,小弟也一定竭力相幫。”

朱賡當下大喜。

兩日后,朱賡到部,自有一番到任之儀,以及接風宴。

因為朱賡是禮部尚書,所以到任之儀比林延潮那日更要隆重許多,大小官員一并前來迎接。

朱賡點完名,上下左右看了一番然后道:“本部還是這個樣子,處處年久失修,外部官員來此辦事,還以為是到了破屋爛舍。”

于慎行道:“啟稟正堂,今年本部用度很多,到處都在用錢,本來修葺的款項也有,但向戶部催了幾次,但戶部一直拖著借口不給,我們也沒有辦法。”

朱賡皺眉道:“此事可以從權嘛,戶部不給我們可以想辦法自己籌錢。”

“但是錢從何來?衙門里也沒有多少羨余錢了。”于慎行攤手道。

朱賡想了想當下道:“教坊司那邊不是還有不少余錢,取來用了就是。本部堂可不在乎那么多名聲的事,讓衙門的官員們有個遮頭避雨之地,免遭風吹日曬之苦,這比什么都強,如此諸位也方能給朝廷,給皇上辦差嘛。”

聽了朱賡這句話,上下官吏無不叫好。

書吏與朱賡,林延潮這些堂官不同,他們都是住在禮部衙門里面的。因為衙門破舊,不少官吏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搬出衙門就近租房子住,朱賡這一句話,就解決了他們老大的難題。

當然在禮部不少官員眼底,動用教坊司的錢來給自己衙門修房子實在是不好聽啊。但朱賡作為禮部尚書拍板了,還有什么可說。

而在林延潮眼底,朱賡這事倒是辦得漂亮。

次日朱賡將林延潮召入正堂議事。

朱賡正在看公文,見了林延潮后即道:“宗海你來了,正好愚兄有事與你商量,愚兄方才看了這禮部吏員的單子,單子上缺位甚多,就是在任的書吏也有不少老弱病殘,甚至不能勝任者,所以老夫打算革除一批人,然后再從外頭聘一些人來充任,你意下如何?”

林延潮想了想道:“正堂言之有理,之前左宗伯就有意提請招募書吏,但礙于今年衙門短缺,不得不停了下來以節約薪俸。”

“現在既是正堂有此意,衙門里又有余錢,我想左宗伯絕對會支持,至于下官就更以正堂馬首是瞻了。”

朱賡聞言笑著點點頭道:“甚好,甚好,宗海你真是愚兄的左膀右臂,對了,你心底有什么人選可以勝任書吏的,或者是在京同鄉也可以一并向老夫舉薦來。”

我就知道你打算這算盤!

林延潮心底冷笑,面上卻道:“這……或許有吧。”

朱賡點點頭道:“反正不急在這幾日,你心底若有合適人選一定要向愚兄舉薦,一定!”

“多謝正堂。”林延潮向朱賡行禮后即離開。

過了幾日禮部果真聘了不少書吏,這些人不少都是朱賡的紹興籍同鄉。

朱賡這些同鄉一進來,即充任了衙門各處的機要位子。朱賡的心腹書吏都是他同鄉擔任。

而且以后衙門書吏一旦有缺位,立即由朱賡指定同鄉補上,林延潮深感如此局面下去,不要多久連禮部衙門里的狗恐怕都要換成紹興土狗了。

不過林延潮也深感朱賡實在是厲害啊,還未上任即以利益拉攏了自己,得到了他的支持。

然后用教坊司的錢修理屋舍收買人心,也緩解了禮部無錢可用的局面。

辦成這兩件事后,朱賡再將下面的書吏都換上自己的同鄉,這一套一套的手段下來,實在令人難以想象是出自這位遇事就躲的朱山陰之手。

當然對于這一切,林延潮沒有阻止,反而是幫了朱賡一把,換回來的就是朱賡對于林延潮分管的兩司事上給予了大力的支持,一點插手的意思也沒有。

既是朱賡如此支持自己,林延潮有什么好反對呢?

雖然不是一個很好的政治盟友,但絕對比顧憲成強。看來自己離東林黨又遠了一步,離浙黨又近一步。

Ps:跪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