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七十五章 賀客

一千七十五章 賀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七十五章 賀客

(貓撲中文)

春風得意馬蹄疾說的中狀元的時候,那么一朝平步青云說的就是升官。

過去官場上升遷的消息,官員都是通過邸報上得來。而邸報乃通政司發行,然后民間報房抄錄。

而今邸報一切功能都歸于皇明時報,皇明日報在京城各坊都有報攤。

所以每次皇明日報刊發時,官員上朝或者赴衙前,都會買一份順手帶著手邊。

皇明日報一份五錢銀子也只有高級官員才買的起,至于低級官員就只能好幾人合買,或者借閱傳抄了。

而林延潮升任禮部右侍郎的消息,就如此通過皇明日報第一時間傳了出去。

京城各個部院里,到處可見手持皇明日報,小步快走的官員,將事稟給議論的部堂或者是郎官知道。

然后已是有不少官員準備賀禮已是前往林府上拜會。

林府下人,一時之間看到門前陸續而來的馬車轎子,也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馬車上下了一名穿著緋袍的官員,此人是第一個趕到林府的,但見他舉步來到門前。

緋袍就是四品大員,門子是知道的,當下不敢失禮迎了上去。

這名官員笑了笑對林府門子笑了笑道:“本官乃鴻臚寺少卿張略,來拜會你家老爺。”

門子連忙道:“原來是張大人,老爺還在衙門尚未回府,不如入客廳等候還是將你帖子轉交給老爺。”

張略笑了笑道:“原來尚未回府,倒是本官來的冒失了,反正以后在林部堂任下多的是機會,今日算是認認門,改日再來府上拜訪。”

說完張略的下人遞了一手本道:“這是老爺的名帖。”

門子恭恭敬敬地收下心道,我們家老爺不掌管鴻臚寺啊,怎么此人說任下,還有老爺不是學士嗎?怎么又稱起部堂來了。

門子不敢細問,張略走后,親自捧著名帖入內。

此刻陳濟川不在府上,府里唯有袁可立,徐火勃,張汝霖幾個門生,他們一聽即知發生了什么大喜道:“太好了,老師升任禮部侍郎了。”

“是啊,老師不過二十八歲即升任部堂,不知本朝至今,有幾人可及?”

“只是這鴻臚寺少卿為何要自稱門下?這倒是令我不懂了。”

張汝霖從門子手里接過名帖,但見名帖上外貼青色紙殼,攤開后是六折綿紙,上面寫著‘門下鴻臚寺少卿張略叩’。

張汝霖身為官宦子弟,對于官場上名堂了解很深,這張略禮數沒有錯。

這六折名帖又稱為手本,是下官上門拜見上官時所用的。若是大家官位平行,或者官位上下又相互不統屬,那么用單紅帖子或雙紅帖子即可。

這鴻臚寺主管朝廷各種典禮上的禮儀,雖不隸屬禮部,但在禮儀是否合乎規范上都要請教禮部的意思。

所以張略自稱門下,以屬官自居也是沒錯的。

正三品可是官場上一個門檻啊,而正三品京官更是了得,到了這一步就可以稱作廷臣了。

林延潮二十八歲即升任禮部侍郎,以他這個年紀在朝堂上最少還有二十年的風光。

從此以后身為林延潮的門生,背后依著這大靠山,凡事無往而不利了。

難怪父親以及岳父大人,要我來投奔老師,成為他的學生,原來用意如此。

張汝霖想到這里,心底陣陣欣喜,他回過頭正要將此中訣竅告訴袁可立,徐火勃二人時。

但見二人都是激動的舉袖試淚。

張汝霖見此不由暗笑,自付道,我就算沒有老師這門路,但依著岳父,以及父親的故舊,將來的前程也不會差,所以這份喜悅之情倒是差了幾分。而袁兄,徐兄家中沒有顯宦,所以老師若能出頭,就是他們的一切。

張汝霖正要說兩句,卻見徐火勃拭淚道:“老師升任部堂,從此以后他所致力于的變法之事,就可以走下去了。我實在是不勝欣喜。”

袁可立道:“師兄,羞要作兒女之態,讓人令人笑話。”

袁可立話是這么說,自己的聲音也是哽咽。

徐火勃道:“你也不是如此嗎?老師平常與我們說,他當年在朝時與張江陵不睦,但卻是他最佩服的官員,以天下為己任,敢于變法,他將來若能做到他的位子上時,也不知能否有他之才具,但一定盡力而為,今天……”

袁可立含淚道:“是啊,而今老師已為部堂大臣,離自己的抱負又近了一步,如此實在值得替老師高興。”

張汝霖看著袁可立,徐火勃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心底有些茫然。

他還以為他們二人是為了林延潮生官的事喜極而泣呢。

張汝霖有些茫然若失,他拜入林延潮的門下,對方也經常抽功夫找自己說話,但是畢竟他在朝為官,公務繁忙,在傳道授業上自己不如徐火勃,袁可立。

自己在林延潮門下這些日子真可謂虛度光陰了。

想到這里,他不由慚愧,讀書人中最重要的東西,他似乎少了一些。

這時候外面的下人又稟道:“外面又來了不少車馬,都是前來拜賀老爺的。”

徐火勃猶豫道:“師母正在孕中,不宜出面,這不出面又得罪了客人,平日都是陳管家接待的,但今日他隨老爺去了翰林院,袁兄。”

袁可立道:“我也不擅長官場上的往來。”

這時候張汝霖起身道:“我去吧。”

徐火勃,袁可立一并道:“還好有肅之在,若我們出面怕是要得罪人。”

張汝霖此刻心情有些不同道:“我也只有這些長處了,也希望能為老師,為林學,為大家做一些事。”

林延潮宴后回府時,但見府里府外一切都井井有條,十分欣然。

袁可立幾個門生,還有下人們都應了出來。

眾人一見林延潮即一并道:“恭喜老爺(老師)升任部堂!”

林延潮點點頭,然后道:“今日脫不開身,府里對賀客沒有失禮之處吧。”

幾名下人都是笑著道:“回老爺的話,這還是多虧有張公子主持,否則叫我們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過今日這些高官一個個都是客客氣氣的,甚至有人向我們拱手作揖,這實在令我等消受不起啊。”

眾人都是笑了。

林延潮對張汝霖點點頭,然后對下人們道:“那也不能失禮啊。”

陳濟川笑著道:“老爺,常言道宰相的門人七品官,現在老爺榮升侍郎,那么門人少說也有九品,從此以后也是官了。”

“那以后沒人叫咱們門子,都叫咱們門官好了。”

眾下人都是一陣笑聲。

林延潮笑著點點頭,當下進了門,然后對陳濟川吩咐道:“下面的人還是要約束,府中賞錢可以多給,但規矩不能亂,不要因為我當了大官,而對外人有所怠慢,特別是不可以仗勢欺負老百姓。”

陳濟川道:“老爺吩咐的是,此事我立即與他們提。”

林延潮點點頭道:“我以往為官之時,最厭惡的就是豪奴,而今自己不能壞了規矩。”

說著林延潮看向客廳問道:“怎么還有賀客沒走嗎?”

陳濟川將負責接待的下人喚來,下人道:“還有幾名官員說要見到老爺再走。”

林延潮皺眉,一般而言官員升遷當日都是很忙碌,大多人也都是知趣上門留下個帖子,然后說改日再來,如此禮數就算盡到了。

至于一定要留著就是心懷僥幸,想碰一碰運氣的。

下人奉上帖子,林延潮略略看了一遍見有屯田御史徐貞明的名字道:“讓他到書房來見我,其余人一律道乏。”

林延潮更衣后來到書房,見到了正坐立不安的徐貞明。

卻說徐貞明原來的官銜是尚寶司少卿兼屯田御史。

但是因為李植的事牽連,以及興修水利觸動了利益階層,徐貞明被革職,后來雖經林延潮保薦重新復官,但是尚寶司少卿的銜卻沒給他恢復。

不過就算他尚寶司少卿官銜仍在,但對于林延潮而今而言,也不放在眼底。

徐貞明見了林延潮立即起身道:“恭喜部堂大人榮升之喜。”

林延潮笑了笑示意徐貞明入座,從袖子拿出一張紅帖子放在案上,然后道:“你我是自己人,就不必鬧這么多虛禮了。”

徐貞明知道是自己之前送上禮單,連忙道:“到府上方得之部堂大人榮升之喜,一時倉促,徐某未曾齊備厚禮,還請部堂大人見諒,日后再另行補上。”

林延潮心道,原來如此,自己對他有保舉之恩,照理而言,他的賀禮不會這么簡陋才是。

林延潮笑著道:“孺東兄,你這么說就見外了,不過你這么著急前來,是否因為屯田的事?”

徐貞明點點頭道:“正如部堂大人所料,徐某今日等在這里,正是有一事向部堂大人請教。”

林延潮道:“請教不敢當,屯田的事上孺東兄是林某的老師才是,請說。”

徐貞明道:“既是部堂大人抬舉,徐某就說了,自部堂大人指點徐某將興修水利,灌溉農田之舉措改為屯墾旱田后,徐某一直在致力于此。番薯已是在京畿附近數縣試種成功,徐某正準備向其他各府縣推廣,預計明年可以大行在京畿各州府種植。”

林延潮道:“此事孺東兄,以及陳振龍都已向我稟告過了,還有什么事嗎?”

徐貞明道:“今日向部堂大人稟告的是另一事,除了番薯,旱稻,下官還發現另一等耐旱作物,百姓們稱其為番麥或者是苞谷。”

貓撲中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