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七十一章 活在狗身上了

一千七十一章 活在狗身上了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七十一章 活在狗身上了

申府的客廳裝潢氣派,典雅,符合宰相府邸的樣子。

申時行神態寧和地與林延潮說這話。

說話間丫鬟給申時行和林延潮各端上了一碗蓮子粥。

二人邊吃邊聊,申時行說話還是開誠布公的,也沒有掩飾之前保林延潮,不僅僅是因為他是自己門生的緣故。

這點不僅沒有讓林延潮心底不舒服,反而感覺申時行說話敞亮。二人既有官場上那師生名分,也有如今世俗中的師生情分。

申時行道:“我知道你欲收拾張鯨,但是你若欲借今日的事攻訐張鯨就錯了,在皇上眼底文臣欲是厭惡張鯨,就欲要保張鯨。”

“一個與文臣不和的東廠,才是皇上要的東廠。所以別看今日張鯨輸的灰頭土臉,一敗涂地,但借著這事一鬧,皇上反而更信任他了。”

林延潮垂頭道:“恩師洞察一切,學生實在不如。”

申時行又道:“你不要在老夫面前裝著什么都不知,其實你都心底有數,但老夫更愿意你去南禮侍,而到了北禮侍下一步就是入閣拜相,對你而言你還是太早,等于是到了風頭浪尖上。但你既喜歡一步一擂臺地打上去,那么老夫也唯有成人之美了。”

林延潮道:“學生謝恩師栽培。”

又說了兩句,林延潮即起身告辭了。

申時行喝著粥,這時候申九已是從屏風后入內,收拾茶碗。

申九笑著道:“老爺,今日的林學士真是一點不懼張鯨。”

申時行道:“是啊,簡直目中無人。他現在就不將東廠放在眼底,以后呢?對了,他還不是禮侍呢。年紀輕輕權力之欲如此之盛,幸虧目前尚是一心為國為民,可是古往今來,帝王用人是持術不持信,這一次禮部侍郎,就看皇上怎么看了。”

而此刻廷推的題本已是上呈給天子。

乾清宮的暖閣里。

張鯨服侍天子脫靴,攙扶上炕,然后磨墨,遞上朱筆。

天子用朱筆點了點張鯨道:“今日闕左門前,東廠的臉都給你丟光了,還連帶著朕的臉面,以后你在朝臣面前如何抬得起頭來?”

張鯨沮喪地道:“萬歲爺,老奴愚蠢,生平只會服侍萬歲爺,除此以外什么事都不會干。萬歲爺還是讓老奴回宮侍奉你吧,這東廠愛誰誰干?”

天子道:“你還給朕犟嘴。是朕讓你栽贓陷害大臣了嗎?你不知道此人,是朕的儲相嗎?”

張鯨不敢吭聲,給天子捶腿。

“怎么不說了?”

“老奴……老奴怕萬歲爺說老奴犟嘴,老奴只是替皇上試試這林三元的忠心而已,故而丟個魚餌試一試。”

天子氣笑道:“朕還真謝謝你了,你看這樣行不行,以后朕用人不必問吏部,直接過問東廠?”

張鯨哭著道:“萬歲爺,老奴知錯了。”

天子一拍桌子喝道:“還有高淮的事又怎么說?”

張鯨目光一閃道:“皇上,老奴不是亂說,老奴早就疑心他確有與林三元往來。”

“有憑證嗎?”

張鯨吞吞吐吐道:“老奴一時,拿不住來。”

天子冷笑一聲,挪動朱筆到了面前吏部上的題本上,前一個名字乃林延潮,后一個名字乃黃鳳翔。

天子欲起筆忽向張鯨問道:“本朝可有三十歲的閣老否?”

張鯨道:“不曾有過,老奴記得以往有個彭時三十二歲入閣參預機務。”

天子點點頭道:“那是彭文憲,不過那時又豈能與今日相較。”

天子停筆,猶豫了一陣然后突然道:“朕記得林延潮沒有教習過內書堂吧!”

張鯨道:“陛下圣明。”

天子閉目沉思片刻后睜眼道:“無風不起浪,立即傳朕一道旨意,讓高淮去南京為孝陵宮監,明日就啟程。”

張鯨聞言心底大喜,高淮一走等于除去了他的心頭大患。張鯨當下大聲道:“老奴謹遵圣命。”

天子看了一眼張鯨道:“你高興什么?朕的用意明白了嗎?”

張鯨額頭上汗水滴落,然后立即收斂起喜色道:“皇上教訓的事,宮里的宦官絕不可與前朝有所往來,甚至一點瓜葛也不行。”

天子點點頭,似想起了往事:“當年……當年馮大伴就是與外朝走的太近了。”

說完天子的筆尖在題本上微微停頓后,當下在兩個名字之間落筆圈名。

張鯨見后露出苦笑。

兩日之后,夜里京城下了雪。

雪停后,各街攤上就已經掌了燈,而大街上也響起了轔轔的馬車的聲。

這一幕對于北京城的老百姓而言,早就習慣了。

半夜過后,住在外城的京官早早起動身,從家里前來上朝。

京官的車夫,隨從們也是要跟著他們一并在路上奔波。

昨夜下的雪薄薄的覆了一層街面,雪后天氣尚冷。

北風呼嘯之中,街道兩旁的粥鋪,餅店已是開張。

一家粥鋪外幾輛馬車停了下來,馬車上的風燈將這一處街巷照得明亮,而街巷外整個京城正漸漸舒醒,天邊已開始露出魚肚白。

幾名官員們走進粥鋪,至于他們的下人則是只能站在鋪外,盡管鋪子里空位很多,但身份上他們是不敢進去的,只能縮著脖子在門外喝一碗熱豆粥。

鋪子內,老板端上了幾碗熱豆粥,幾名官員吃得盡管滿頭是汗,仍是一齊說好。

幾名官員將老板叫出來問道:“店家這豆粥為何如此好吃嗎?可有什么訣竅嗎?”

店家笑了笑道:“勞幾位老爺過問,小老兒也沒什么本事,就會煮豆粥,說來也沒什么。這豆子極難煮的,所以是小人早就煮得爛熟的,然后放在鍋里,每日半夜拿白米現煮一鍋白粥,待客人要吃時,就將這豆子澆在這白粥上。”

眾官員都是一并笑著道;“這不是石崇煮豆粥的辦法。”

店家不知石崇是何人,當下只能干笑。

這些官員里有一人乃戶部郎中盧義誠,他在京城為官多年卻依舊住在外城的陋巷里,戶部是個肥缺,他身為郎署這幾年自是撈了不少。

但是他卻很謹慎,至少外表不表露出來,仍是住在外城里,上衙時與卑官們一起吃一碗熱豆粥,以示自己兩袖清風。

“盧大人,聽聞你又推去了回鄉省親的機會,在部值守,此舉實在是我等官員之楷模。”

盧義誠知道自己不愿回鄉是怕離開了這戶部郎中此炙手可熱的位子,萬一回鄉后不能復官,外放到地方他就慘了。

盧義誠笑了笑道:“哪里,哪里,為朝廷奉公乃是盧某之本分,先國而后家,為國家盡忠,也就是在家盡孝了。”

“說得好!”幾名官員都是鼓起掌來。

“難怪盧大人為官不過八年即遷至五品郎中,這等克勤奉公,先公而后私實在是我等之楷模啊。”

盧義誠笑了笑,忙謙虛道:“不敢當,不敢當。”

“當得,當得。”

盧義誠笑容更顯,他為官八年來,在上官面前做低伏小,一次也不曾回鄉省親,還不是為了今日的地位。

至于當初林延潮出面讓他留京做官的恩情,他也早就不記得了。

眾人推了一陣,但見又一輛馬車停下,下來一名官員走進了對面的粥鋪。

眾人看去都識得此人。

“那不是郭郎中嗎?”

“正是。”

“要不要去打個招呼?”

“誒,郭郎中這樣的大人物,哪里看得上我等。”

“他可是當今禮部尚書沈歸德面前的紅人啊!”

盧義誠看了心底黯然,他為官八年才爬到了戶部郎中的位子,這在同年進士重算是快的。

但郭正域是萬歷十一年的進士,為官不過五年就已經與他平起平坐,這令盧義誠心底如何能平衡。

盧義誠聽著眾官員談論郭正域如何如何,當初為了天下為公疏的事仗義直言,瘸了一條腿。

而后辦天理報又是有聲有色。

聽著種種之事,他的心底怪不是滋味,盧義誠不由心里埋怨,郭正域能有今日還不是林延潮的提攜,若林延潮能如待郭正域那般提攜自己,自己今日的前程又何止一個戶部郎中呢?

想到這里,盧義誠老不是滋味,當下將喝了一半的豆粥放下。

算了錢,眾官員們都是走出粥鋪,這時候街邊,已是有人從皇明日報報館出來,幾名差役正將一捆一捆的皇明時報裝在馬車上,準備運往京城各處的報攤。

盧義誠一方里一名官員背著手走到馬車前,看押報紙的小吏一看這名官員立即殷勤地道:“這不是李大人,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少客套,今日報紙上有什么新鮮事?”

“有啊,這一件事保李大人想聽,這禮部侍郎的會推已是有結果了。”

“哦,是哪位大人推升?”

“還是李大人自己看吧!”

小吏奉上報紙,這都察院的皇明時報,一份賣到五錢銀子,就算是官員也不太想買,于是打起了蹭報的主意。

這名官員拿起時報看后,當場倒吸了一口涼氣。

其余幾名官員也是爭相傳看報紙,而到了盧義誠手中時,他看過后,臉上卻是一陣抽搐。

風一直在刮,又有幾分要下雪的樣子。

而此刻盧義誠盧大人看著報紙,則生出了一把年紀都活在了狗身上的感觸。“杰眾文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