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五十章 水到渠成

一千五十章 水到渠成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五十章 水到渠成

數日之間。

林延潮倒是一直沒有得到天子的召見。

所以林延潮往申時行那邊的門路倒是走通的很勤奮。

初夏的清晨,薄霧在朝陽之中淡去。

申府上下已是開始忙碌,丫鬟下人里里外外忙碌。

今日申時行還未上衙,林延潮已是早早到了他府邸,這時候并非是他見客的時間。

但這一切對林延潮而言,當然不拘這些小禮。

下人給申時行端漱口茶,打洗臉水,捧著官袍,門外還有十幾個丫鬟捧著申時行的早點候著門外。

林延潮在簾外等候了一陣,申時行穿好了官袍,早點已是端上桌。

林延潮陪著申時行下首也吃了一點。

從宰相的角度而言,申時行也是夠忙了,連這一會吃早飯的功夫,都成了林延潮稟事的時間。

對于郭正域請求上疏的事,林延潮也與申時行通氣,申時行對此本是不愿意,但后來林延潮屢次解釋后。

申時行明白林延潮興辦報紙的用心后,倒是表示了理解。

但申時行仍是道:“不過此事,還是著重在沈歸德的身上。”

林延潮道:“恩師放心,此事學生讓禮部主事郭正域上疏,他能說服沈歸德,不會在此事上與學生作梗。”

申時行推案,拿起巾帕抹了抹嘴然后有意無意地道:“如此就好,聽說那個郭正域就是你的學生,當年你上疏他為你瘸了一條腿?”

林延潮立即道:“正是如此,學生時常愧疚于他,不過這郭美命是忠直之人,但就另一面而言有些迂腐,不知變通,上一次學生裁撤凈軍,他就反對裁軍不撤餉,說這是賄賂天子。”

申時行失笑道:“難怪,不過老夫倒是此人倒是個有擔當的官員,是個可造之材,此人又兼是你的學生,改日可以帶他到府上一坐,給老夫過目。”

林延潮當初早有將郭正域引薦給申時行之心。但提了幾次,卻給郭正域婉拒了,至于原因,一來郭正域很得沈鯉賞識,而是沈鯉與申時行是政敵,二來他也不歡喜申時行,說他做官實在太‘圓融’了,這話還是當了林延潮的面,給申時行留下三分余地。

所以趁著申時行未露口風,林延潮就先說郭正域‘迂腐’二字,打一個伏筆。不過申時行沒有介意,反而直言招攬之意,其實就是明白的要挖沈鯉的墻角了。

面對申時行的招攬,林延潮想了想道:“恩師,這郭美命事沈歸德甚誠,要他改換門庭恐怕……”

申時行笑著擺了擺手,站起身道:“此事你不要替人做主,就說老夫對他十分賞識,問一問他的意思,說不定他心底樂意之至呢?”

林延潮還能說什么,但也是替郭正域為難,在官場上當墻頭草,那可是大忌。于是林延潮道:“是,學生這就給恩師傳話。”

申時行點點頭,然后立即就坐在外頭備好的車馬入閣去了。

而林延潮也坐自己的馬車回府后,得知孫承宗,郭正域都來拜訪正在客廳里。

林延潮聞言大喜,當下去客廳。

林延潮走到客廳外,聽二人正在聊天,是格外的投機。當年郭正域拜入林延潮門下時,孫承宗早已是林延潮的幕客,相識很早。

郭正域佩服孫承宗當年的不離不棄,林延潮貶官時仍千里追隨他去歸德。

而孫承宗則是佩服郭正域的耿直,當年為林延潮頂事時的堅貞不屈。

所以他們的交情是格外的好,在歷史上孫承宗進翰林院時,郭正域早就卷入了楚王,妖書案中,所以二人沒有什么交集。

但在這個時空因為林延潮的關系,二人早早相識,倒是早早地成了莫逆之交,也一并成為了林黨的心腹骨干。

林延潮駐足一會然后咳了一聲走入客廳,孫承宗,郭正域都是起身,孫承宗口稱‘恩師’,郭正域則稱‘老師’。

林延潮笑了笑示意二人入座:“今日你們二人怎么倒似約好了,一起來了。”

二人都是笑了。

孫承宗道:“恩師,不在翰苑,學生與眾庶常們都十分想念,都想請恩師接受了圣命,立即回翰苑。”

林延潮反而問道:“我離任后,是否有人改了我當初立的章程?”

孫承宗道:“恩師剛離任時確實有人動此念頭,但恩師被陛下啟用為儲端后,倒是不敢了。”

“是何人動此念頭?”

孫承宗一愕,他倒是清楚林延潮為官的作風,若給林延潮知道,季道統那些人以后哪里有好日子過。于是孫承宗立即道:“恩師,此事已經過去了,那些見風使舵的人不理會也罷。”

林延潮知道孫承宗的為人,也不再說,至于哪些人他心底還沒有數嗎?林延潮笑了笑問道:“眾庶常的館課可是有拉下?”

孫承宗道:“恩師走時所言‘有治法必有治人’這句話,大家一直記得,眾人比往日更是用功了,只是大家仍是懷念當初與恩師在堂上談論國家大事,人人都可以心平氣和,無拘無束,直抒己見的時候。”

林延潮點點頭,當下又問了幾句課業的事,這一批庶吉士是他的心血所在,若孫承宗郭正域是林學一期生,那他們就是林學二期生了。

當年林延潮在堂上講的那些話,不知有多少能被他們聽進去,但或多或少已經改變了他們不少的人生觀價值觀。

下面大家談到正事,郭正域說沈鯉已是全力支持于他興辦報紙,問林延潮何時上疏。

孫承宗再胖聽說郭正域要重啟辦報之事是又驚又喜。

林延潮道:“元輔那邊已是交代我,他說只要沈歸德不反對,那么他是沒有異議的。”

二人都是大喜。

郭正域道:“那么下面全看上意如何了,老師,陛下還是沒有旨意嗎?”

林延潮道:“尚未。”

孫承宗疑道:“按道理老師辭疏如此久了,論到去留陛下也該有個定論了。”

郭正域,孫承宗都覺得林延潮有點懸,莫非當初的任命只是試探,還是天子后悔了?

所謂圣意難測也在這里了。

而郭正域,孫承宗覺得心懸,想到這里有些黯然。

林延潮倒是失笑道:“我都沒有鉆牛角尖,你們替我鉆什么牛角尖,無論這一次我去留如何,但你們都無需在意,革除積弊,中興大明是我畢生的心愿,若是有一日我不在朝堂上,也希望這條路有人替我走下去。”

郭正域,孫承宗不想林延潮說出這話來。

孫承宗急著道:“沒有恩師引領,學生們如同迷途之孩童,根本無所適從。”

郭正域同樣焦急道:“老師,萬萬不要說出這樣話來,我等都是唯你事從,愿為革新變法之事鞍前馬后。”

林延潮欣然道:“你們有此心,吾心甚慰。但是圣意如何,是去是留,并非我能決定。自張江陵去后,朝堂之上暮氣一日重似一日,這一點你們也是知道了。”

“美命,你一向覺得首揆不敢有所作為,但實話言之,就算我在他的位子,有今上見疑張江陵的先例,我也是束手束腳,不敢放手作為。”

郭正域一愕,然后道:“學生自然知道首揆的難處。只是依恩師如此說,朝堂上的事,難道沒有可為的地方嗎?”

孫承宗道:“以目前看來,今上首揆是皆無此心,恩師若是持此見,繼續往前走就是一條死路,走不通的。當然恩師要退保功名,一生榮華富貴倒是不難。”

“那豈非成了尸位素餐的官員嗎?”郭正域問道。

林延潮擺擺手道:“美命,你誤會了,稚繩的意思你還聽不懂嗎?”

郭正域道:“學生愚蠢,還請恩師明示。”

林延潮道:“很簡單,我們為官不可陷于死路,若是一直往前走,覺得路越走越窄時,不可再硬著頭皮往前沖,應當停下來看一看,甚至有時候還應當往后退一退,退了以后,路就寬了,眼界也就開闊了。”

郭正域聞言,眼睛里露出亮色道:“學生明白了,方才實在誤解了稚繩兄的意思。稚繩兄這幾年都跟隨恩師身邊,大有長進,反而是我這幾年為官碌碌無為,反而見識狹隘了。”

孫承宗笑著道:“不敢當,孫某當年在柘縣為了修堤之事,一意孤行,最后捅了大簍子,要不是恩師替我擦屁股,今日早就不知身在何處了,后來恩師點醒我,我才明白過去的不當。”

“這一次的事也是如此,當今朝堂上鑒于張江陵之事,無論從上到下對于變法事功,都是持反對之見,若是在這時繼續持此政見,必遭打壓。那么就如同陷入了窄巷,非進則退,不成功就失敗,那么如同孤注一擲,這是為官之大忌。”

林延潮點點頭,露出欣然之色,看來自己的眼光沒有錯。

郭正域問道:“那么依恩師的意思,我們應該停一停?”

林延潮擺手道:“不是停一停,我等謀事不可齊頭并進,也不可知難而退,而是明白何為輕重緩急?”

“急之重之,先辦,緩之重之,次辦,譬如以人論之,我等為學生時,若是手中沒錢,衣食無著,當如何?此為急與重,當先辦之,否則就餓死了,再譬如每日讀書明理,求知明理,此亦為重與緩,今日不為明日也可為,但一日復一日,若不讀書不能進學,則一輩子又窮又餓。”

聽了林延潮這話,孫承宗,郭正域都是笑了。

林延潮道:“不要笑,你們以為何為當前要緊之事?”

郭正域就道:“我等學派當然是事功,當年龍川先生,水心先生等先賢就主張,變法革新,通商惠工,富國強兵這些乃永嘉學派學問第一義。”

林延潮點點頭道:“正是如此,我提變法事功,一在文,二在利。”

“通商惠工,充實國庫,這在于利,在于急重二字,這國家也如人一般,沒有錢,無錢強兵,無糧賑災,則立即烽煙四起。”

“興辦報紙,普及義學,這在于文,在于緩重二字。正如我之前所言,欲得治法,必得治人,沒有志同道合之輩,僅靠我等孤軍奮戰,早晚必敗,就算一時如張江陵那般權傾天下,但早晚也會被人給翻過來。所以我繼承陳,葉兩位先賢的衣缽,在華夏提倡事功之學,用意就是在這里。”

“但是就算林學成為顯學,終究不如開啟民智,各位也到過民間,也看過窮鄉僻壤之百姓,他們目中晦暗無光,死氣沉沉,庸庸碌碌一生,連自己名字也不會寫,如何教他們經商務農?一個國家民族欲立天下之巔峰,必先發展其思想,解放之人性,否則一切都是泥沙瓦礫,百姓不擁護,再良之法必敗,不開啟民智,再奇之技,就算一時為我所用,也會被番邦異族學去,反過來對付自己。”

說到這里,郭正域,孫承宗的目光都亮了起來。

若說他們之前都是渾渾沌沌,對于未來有些彷徨,那么林延潮的話等同給他們指明的方向,也讓他們知道今后的路應該怎么走。

“所以興以教化之事,對我們而言,雖緩卻重,沒有一個堅實的根基,長不出參天大樹。我希望將來的事功變法之事,不是我如王安石那般,力排眾議,強立明法,頒布天下。我希望的是,能夠順應民心,大勢所向,只要振臂一呼,就能天下景從,如此之事功,就如同劈竹,順節而下,成為破竹之勢,最后水到渠成!”

孫承宗,郭正域直到今日方明白林延潮之用心。

“天子,首輔之反對,當初我入朝之時早有預料,但是不能不為之,我若不登高一呼,天下人不知我林延潮變法事功之決心,就算為眾人所指,但我要辦的事,也是開了個頭,就算不能親自破除積弊,振興這天下,然星星之火,終有燎原之日!”

孫承宗,郭正域此刻已是深深地佩服的五體投地。

郭正域道:“我明白老師的意思,既是當前變法事功不利,倒不如退一步,在興辦報紙,普及義學這樣的緩重之事上下功夫,如此沒有人反對,也可以讓老百姓讀書人明白我們的想法,將來有萬民擁護之時,就是倒逼當朝諸公之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