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二十六章 秋夜讀書

一千二十六章 秋夜讀書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二十六章 秋夜讀書

春去夏來。

轉眼就要入秋。

朱賡與林延潮并列庶吉士教習后,朱賡人在禮部辦差,故而教習的事,主要還是林延潮在辦。

庶吉士在翰林院要學習三年,三年后,合格者成為翰林,稱為留館。不合格者授官,稱為散館。

留館成為翰林不說,就算是散館也是科道,部郎起步,前程不會差到哪里去。

至于庶吉士三年里在翰林學什么?

就是由教習庶吉士說的算,教習庶吉士,又稱領教習士,或者館師。

身為館師的林延潮,要開授館課給庶吉士學習,每月都有館課,每個月還要有館試。

身為庶吉士不是想反正進了翰林院,無論留館不留館都無所謂,這三年內可以好好浪一下。

如果這么想,在明太祖朱棣那就完蛋了。

朱棣有一次心血來潮,讓庶吉士背誦《捕蛇者說》,結果不知是不是朱棣的王霸之氣太重,二十八名庶吉士在他面前戰戰兢兢,竟無一人可以完整背誦。

朱棣大怒之下,將這二十八人全部充軍,丟去拉大木。

宣德五年時,就規定庶吉士一二年無所成,可以黜之了。

所以如何評定庶吉士在翰林院里有沒有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權力就掌握在館師的身上,館師可以根據平日的館課成績,決定庶吉士三年后是留館還是散館。

至于林延潮教的館課是什么?

這也有規程,要去內閣看過的。

過去館課都是隨便教,大多數都是教授詩文。

有一次首輔高拱知道了就恨生氣,說考前學詩文,考后學詩文,做官前學詩文,做官后學詩文,學來學去一點辦事的能力都沒有,要什么用?

被高拱這么一罵,館課后來才重視起經世致用來,改以研究歷代奏章,朝廷公文。

而現在館課到了林延潮的手上,就是另一等折磨人的章程,不會讓你們有好日子過的……一言概之,每日庶吉士上衙的心情如同上墳。

除了教習庶吉士,林延潮這幾個月忙著就是搬家。

這也是必須的事,原先老借住在濂浦林家的老宅也是不好。

林延潮新買的宅子入手后,翻修后選了個佳日就搬進去住了。

林延潮在翰林院教習庶吉士之余,也是操持此事。翻修的事說來與申時行有關,因為申時行是蘇州人,蘇州的園林甲于天下。

申時行接替張四維成為首輔時又將宅院擴大了一倍,幫忙修葺申府的人是他的門生,工部營繕司的主事徐泰時。

今日去過蘇州的人就知道,與拙政園并稱的留園,就是由徐泰時一手修建的私家園林。

申時行對于衣食起居向來都是精益求精的,特別是在居所上。申府林延潮去過次數不少,就算以一個穿越者而言,那樣的園林也是足夠震撼。

所以林延潮就找了徐泰時修自家的園林,仿著申時行的申宅來修。

此舉當然也不純粹是為了巴結領導,因為確實徐泰時修的好,而且品秩高的京官,找工部營繕司修宅可以部分‘走公賬’,這是官員們都心照不宣的事。

憑著林延潮現在的地位,以及大家與申時行的關系,徐泰時當然樂意幫這個忙,林宅雖說比申宅,武清侯宅小幾十倍,在眾京官中也是不值一提,但亭臺樓閣假山小橋流水魚池皆有。

徐泰時不愧巧手,將林延潮這小宅營造出了江南水鄉林園的感覺。

京師里夏日漫長,炎熱無雨,待秋光蒞臨前,又下了好一陣的雨。

林延潮每日退衙后,攜子與林淺淺就住在小宅里白日避暑,夜晚賞月,有公務時臨軒伏案,閑時教子讀書,倒也不負了這一園林的景色。

宅院雖小,但也有竹林松濤,魚池碧綠,生出幾分‘山林悅鳥聲,深潭空人心’之感來。

有時候林延潮會想穿越到明朝來,失去了很多生活上的便利,但又想想后世二環內,有這樣一處園子,心底又平衡許多。

宅院里,小延潮雖小,但林延潮已是開始親自教他讀書認字了。

第一個是教他名字,單名一個用字。

用字,這包含了天下大多數父母的心思,不求大富大貴,位列公卿,但求于家于國,作一個有用的人,如此也就夠了。

林延潮主要教兒子,握筆持筆,筆正字也就正,這是蒙學時林誠義教給他的道理,如此一代一代的傳下去。

到了九月時,有一老友來訪。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年與林延潮一起喝茶聽戲,寫白蛇傳的謝肇淛。

謝肇淛在閩中有了不小名氣,去年他鄉試及第,卻沒有立即來京趕考,反而今年才決定來京師投奔林延潮,然后在此讀書求學。

謝肇淛來時秋色正好,看著林延潮一園子景色,連他如此在蘇杭待數年過的人,也是嘖嘖稱贊:“我道是京師沒什么好園林,但見學功先生的府邸,實在是難得。”

林延潮笑道:“能入你的法眼就好。這一次知你要來,我煮了黃精茶。”

謝肇淛嘆道:“學功先生,還記得我的口味啊。”

林延潮笑了笑。

不久徐火勃,袁宏道,袁中道到了。徐火勃與謝肇淛久別重逢,然后引薦了袁宏道,袁中道與謝肇淛認識,大家志同道合,聊起來甚是投機。

當天晚上,眾人聚在林延潮的園林里,有先生,有后輩,有師生,有同道,有好友。屋子外秋風習習,屋內燈火明亮,酒盞映紅。

眾人席地而坐,對著秋月竹林喝酒暢聊,講酒,講花,講茶,就是不講公事。

喝著謝肇淛從老家帶來的青紅酒,林延潮也是放下公務的勞神,聽著眾人說笑。

謝肇淛忽然從兜中取了一書來,遞給林延潮笑著道:“這一次我得了一本奇書,千里送來給學功先生與諸位一觀。”

謝肇淛書才拿出,就被徐火勃一手拿過,看了頭幾頁即笑著道:“我道是什么奇書,這不是水滸傳嗎?說的是潘金蓮,西門慶,武松那一段故事。”

謝肇淛笑了笑道:“你繼續看下去,就不會這么說了。”

徐火勃聽了當下吐了口唾沫在手指繼續翻書,才看到幾頁,不由面紅耳赤道:“這是什么書,你也拿來。”

謝肇淛聞言大笑,將書給林延潮道:“各位,此書實乃一本奇書,只是什么人各從書中看出什么道理來,若是淫俗之人也只能看出淫俗之事來。”

徐火勃聽了惱道:“胡說八道,這明明是水滸傳一段故事,被人借樹開花,胡亂截來說來一段故事,博人耳目。”

林延潮取書看過,作為前世博覽群書的人而言,自是知道這書是什么金什么瓶什么梅了。

林延潮也曾想過來到萬歷年間,會看到此書,之前還一直以為是王家屏寫的,但見是謝肇淛遞來,他此刻最好奇的是此書的作者是誰?

書眼下道了袁宏道的手中,他細細翻讀,林延潮當下問道:“此書你是從何處得來?”

謝肇淛笑了笑道:“一位朋友相贈的。”

“哦,他有無說此書何人所作?”

謝肇淛笑著道:“當然有,他說此書乃蘭陵笑笑生所文,這蘭陵笑笑生就是王弇山(王世貞)。”

“胡說,弇山先生乃當世文宗,怎么會寫出此書?”

見徐火勃質疑,謝肇淛不由笑著道:“說你是淫者見淫一點也不錯,他說為何先生要寫此書,說來還有一段故事,與嚴嵩父子有關。”

眾人來了興趣問道:“如何說來?”

謝肇淛笑著道:“眾所周知,王弇山之父為嚴嵩所害。先生為了報父仇,決定要對付嚴世蕃,他知道嚴世蕃是淫邪之徒,所以就寫了這么一本書然后轉托人獻給他。先生知道,嚴世蕃看書不求其他,只求文中肉詞,為了尋詞文必是指沾唾沫在手翻書,故而書頁上都染了毒,然后果真嚴世蕃讀此書后暴卒。”

徐火勃聽到這里嚇了一跳,方才他讀此書時,也是用手沾了唾沫。他見謝肇淛臉上的笑容,不由惱道:“好啊,你又來捉弄我?”

“不敢,不敢。”

見此屋子眾人都是大笑。

當時聽了謝肇淛說了此書后,都是心生向往。

袁宗道成了庶吉士后,袁宏道,袁中道都是沒有回老家,而是從兄在留京讀書。

背井離鄉,難免寂寞。

袁宏道見了此書后讀了幾頁十分喜愛,當下向謝肇淛相借。

謝肇淛道:“本來吾書從不借人,但與袁兄一見如故,借就借,但不要看之入迷,到時忘了還。”

說著眾人大笑。

這時候徐火勃突有幾分傷感道:“要是湯先生在就好了,若是他見了此書不知如何高興才是。”

林延潮看了徐火勃知他是念起湯顯祖了。

林延潮知自己這位首席大弟子的性子,甚是多愁善感。

湯顯祖他們,當初因為林延潮利用報館上書后,幾人之后隱姓埋名一直在逃。

之后雖說林延潮門生都是沒事,但湯顯祖,屈橫江幾人因為散布消息,制造輿論的罪名,順天府一直沒有撤回對他們的海捕文書。

一直到了林延潮升了知府,明顯圣意回轉了,順天府才看在他的面子上,將海捕文書撤了回來。

經此一事,湯顯祖本來是妥妥能中進士的,但現在似已絕了科舉仕進之意,這點令林延潮倒是一直內疚。

想到這里,林延潮一口悶酒下肚。

而一旁少年人則是忘了此事,又捧著書在那笑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