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會試大熱

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會試大熱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會試大熱

如果說林延潮在會試開考前一日,心煩的是手下這些同考官吵來吵去的話。

那么對于參加會試的五千多名考生而言,這會試前的一日。

他們可不是滿懷著忐忑與緊張了。

與往年一樣,京城里也開了盤口,賭這一次會試殿試到底誰取中的可能比較高。

考生里當然有大熱人選。

比如如華亭的唐文獻,董其昌,二人都是早早名聲在外。

還有公安的袁宗道,公安三袁的名聲不僅是湖廣,在京參加了幾次文會里,他也是力壓眾舉人字,名聞公車。

還有晉江的楊道賓。

明朝一貫以來,福建考生中進士的很多,常常名列會試殿試翹楚。

特別是晉江和福州兩地,嘉靖五年的狀元福州龔用卿,嘉靖十一年的會魁福州的林春,嘉靖三十二年的狀元福州的陳謹。

隆慶二年榜眼晉江黃鳳翔。

特別是萬歷年后,閩人會元三連冠,如萬歷五年的會魁晉江蘇浚,萬歷八年的會魁林延潮,萬歷十一年則是晉江李廷機。

而楊道賓也因此被視為大熱。

此外陶望齡也是名聲外在,他伯父陶大臨是嘉靖三十五年的榜眼,而陶家一貫是科舉名門。在讀書人眼底陶望齡是林延潮得意弟子,林延潮為官后事務繁忙,他的那些林學弟子,都是由陶望齡代為教授。

所以如此的學問,又是林延潮主考,陶望齡可謂不中也難。

還有萬歷八年二甲第二名進士顧憲成的弟弟顧允成,他的學問公認不在其兄之下。

所以眾人以為今年狀元會元就在這幾人之間產生。

崇文門外的一間客棧。

這間客棧不是別的地方,正是孫承宗還未到林延潮府上任幕僚時,所下榻的地方。

眼下馬上就是會試的時候,京城大小客棧都住滿了進京趕考的舉子,故而這崇文門的小客棧也不例外,住進了二十幾個考生。

客棧里早早都是住滿了。

而客棧的柴房中,孫承宗與他的下人孫大器正擠在里面。

柴房巴掌大的地方,孫承宗拿著包裹當了書桌,以柴堆為凳正細心研讀文章。

一旁的孫大器一面給孫承宗鋪著床,一面憤憤不平地道:“這個市儈的掌柜,竟給我們住柴房,居然還說照看在故人的面子?天下居然有這么不要臉的人?”

孫承宗道:“別說了,你弄這么大灰塵,我怎么讀書呢?”

孫大器停下手中的事問道:“老爺,你居然還能讀得進書?”

孫承宗搖搖頭反問:“讀書又不是當官,有什么讀不進的?”

孫大器攤手:“老爺,你也知道你讀書是要當官的,我從來沒聽說過古往今來有哪幾個當官的是出身在柴房里的?更有哪個狀元會元在柴房里出頭?老爺你可知道,與我講一講?”

面對孫大器滿滿的嘲諷,孫承宗平靜道:“古時有人能從土木工匠當上宰相,姜子牙還未出山前還是個漁夫,住柴房為何不能出頭?”

孫大器道:“老爺此說莫非往臉上貼金嗎?好,我不說住柴房,只是學士老爺請老爺你住在他的家中,你為何不肯?非要來客棧住柴房?”

孫承宗道:“我不是早說過了,先生他已是侍講學士,眼下更是會試主考官,我若住他家中不是自取嫌疑嗎?別人會怎么看先生?”

“那為何浙江的陶公子還住在學士老爺的家中,他就不避嫌嗎?”

孫承宗聞言一愕,然后道:“他自是不同。他一直都是先生的門生,這是誰都知道的事。”

孫大器當下道:“老爺,這就對了。你看這陶公子是學士大人的門生,這京城里哪個人不知道,聽說了的人都是高看他一眼,就算是學士老爺成了主考官,他也沒有搬出去。更沒有聽別人非議什么,反而大家都在說這一科陶公子很可能高中,而老爺你呢?在外人面前向來絕口不提,當年你是學士大人的幕僚,此事若是別人知道個一點半點,就不會人家住客房,咱們住柴房!想想那掌柜勢利的嘴臉我心底這氣就不打一處來。”

孫大器說的反是令孫承宗一笑。

孫承宗道:“我取則取矣,就算這一科不中,還有下一科。但若是我這科中了,就算我不說,別人也會知道我與先生的關系,到時候更累及先生清名。先生對孫某不僅有恩,并且一心栽培,更勝于老師,當初我在歸德辦錯了事,他沒有責怪我,反而幫我彌補。我孫承宗不是不知恩圖報的人,就算再如何,也不可有絲毫有礙先生名聲的地方。”

孫承宗輕嘆一聲,當初林延潮叮囑他上京找朱賡。

孫承宗去了,但朱賡不知從哪里聽說了孫承宗在歸德犯了錯,以為他得罪了林延潮,當下翻臉不認人,對他甚是怠慢。

所以孫承宗從朱賡那也沒得到幫助。

孫大器聽了一個勁的搖頭,正在他恨鐵不成鋼之際。

但見柴房的門一開,原來是客棧掌柜走了進來。

掌柜一臉笑呵呵地問道:“孫老爺,怎么樣這柴房住的可舒服嗎?”

孫大器冷冷地道:“柴房舒服不舒服,你不是早知道嗎?”

孫承宗瞪了孫大器一眼,孫大器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孫承宗與掌柜道:“承蒙掌柜照顧,孫某吃住一切都好。”

掌柜繼續笑呵呵地道:“那就好,那就好,孫先生我與你說,不是我虧待你。這柴房是我們客棧的風水寶地啊!真的,你看此處向陽,還有這柴薪,此乃何意,欣(薪)欣(薪)向榮啊,再看這柴薪當床,就是圣人之學,薪火相傳啊!”

“這些都是高中的吉兆,別的不說,在這里睡一晚,渾身上下暖意十足,這二月天里連個炭盆都不用升,鐵定凍不著你。”

孫大器呵呵連續幾聲,被孫承宗瞪了一眼止住了。

孫承宗笑著道:“多謝掌柜了,孫某也是覺得住了柴房夜里暖和很多。”

掌柜笑著道:“我就說嘛,咱們是老主顧,怎么也不會虧待你的。總而言之,這柴房好處,一天一夜都是說不完,就今天樓上的舉人還問我打聽這柴房租不租,他們說要從客房搬出來與你換,我想也不想一口替你回絕了。”

“只是你也知道柴房這等好地,實在是……搶手,咱這么大的客棧里就這么一間柴房,讓讓孫先生你住了。而孫先生你交的房錢轉眼就要到了,到時候出了空,我是不是要給你留著啊?”

“當然,當然。大器給我拿房錢來。”

孫大器滿臉不情愿地從柴薪搭成床鋪地下拿出一褡褳。

看著這破舊的褡褳,掌柜嘴角一翹,輕蔑之色一抹而過然后又滿臉堆笑地道:“一個月房錢不多三兩銀子,承惠了。”

孫承宗當下道:“不貴,不貴。大器還愣著做什么?”

“住個柴房還一月三兩?還照顧?”

孫大器不情不愿地從褡褳里取錢給了掌柜。掌柜拿著手里頓時眉開眼笑,當下對店小二吩咐道:“今晚給孫先生加條魚,好生補補,來日高中了不會忘了你的好處。”

店小二當下應了。

掌柜收了錢立即離開柴房,來到柜臺上將銀子稱后,冷笑道:“就這窮酸還考舉人進士,哪個舉人老爺混的有他這么寒磣的,我在這柜上這么多年一雙火眼金睛,什么人能中,什么人不能中,還不知道?住柴房也想出息,做夢!”

而在林府中。

陳濟川得到家丁稟報,得知孫承宗住在柴房里,不由笑了笑。

那家丁道:“老爺當初要咱們好生照料孫先生,若是回來知道孫先生住在柴房里,定饒不了咱們。”

陳濟川擺了擺手道:“不妨事,一切由我當著。”

那家丁一臉疑惑道:“之前你讓我等在朱侍郎那邊放出風聲,讓朱侍郎以為孫先生與老爺不和,將孫先生趕了出去。這些小的都不明白,管家能否透個話讓小的明白一二。”

陳濟川道:“你不要問,我在老爺身邊這么久,怎么做才是幫老爺的,我還不比你清楚?你聽命辦事就對了。”

說完陳濟川端起茶呷了一口。

而就在這時,貢院之內。

林延潮剛剛從聚奎堂回到了自己主考官房內,這還未開考就忙碌了一日,想想明日正考,自己的事一點也不比考生少,想想還是早些休息。

當下林延潮吩咐人打一盆熱水來,準備洗臉洗腳后就休息。

來人端著一盆熱水就離開房間,林延潮閉目養了會神,走到熱水邊正要丟毛巾洗臉,卻看見書案上不知何時放了一封信函,正壓在自己白天看的書下面。

林延潮見此目光一厲,方才那下人進屋時并沒有到過書案。

這份信是何時是何人送進來的?

林延潮不動聲色,走到書案前去了信函,這信函上沒有署名。

林延潮不由心道,這世上果真沒有不透風的墻,這貢院這樣封鎖內外,隔絕消息的地方,都有人可以將這一封信送到自己這位主考官的面前。

這樣的手段,簡直可謂是通了天。

那么信里的內容不用猜想也是明白。

林延潮拿著信,揭開燈盞,想要在燭火上燒掉,但轉念一想還是停下手。

林延潮拆開信,將信里內容過目。

片刻后,林延潮一掌將信拍在桌案上,怒色一抹而過。u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