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一千零二章 朝堂就是名利場

一千零二章 朝堂就是名利場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一千零二章 朝堂就是名利場

在沒有新歷時,元旦就是大年初一。

古人算虛歲。

元旦之日,當今天子已滿二十五歲,也是他御極天下的第十四個年頭。

去年朝廷依靠著李成梁,在遼東取得大勝,云南邊事平定,緬王獻大象請求臣服,又兼潘季馴,林延潮在黃河治水成功。

對于天子而言,這可謂是文治武功兼有。

若說天子在位前十年,整個大明朝是靠著張居正撐著,那么張居正之后,天子親政獨掌大權,在過去的三年里,天子感覺自己是交出了一個不錯的答卷。

所以這一次元旦賜宴,朝野上下是辦得格外隆重(是時候自吹一波了)。

皇城上下裝飾一新,各等彩緞張掛,花木就如同不要錢般點綴著宮城,宮里的匠作們就是刻意透著一股鮮花似錦,烈火烹油的盛世氣象。

不過在這一次賜宴前,卻有一段小插曲。天子欲辦如此盛宴,讓光祿寺籌辦,不免鋪張,于是一名言官上書,說去年兵事連連,又兼黃河鬧水災,雖說已經平定,沒生什么災害,但國庫已有了虧空,這一次新春賜宴理應不要鋪張,天子當以身作則,以節儉萬民表率。

這言官的話,也無不道理,但卻掃了天子的興致。于是天子下旨,說這言官出位亂言,博取清名,將他罷官奪職,后來內閣出面力保,這才改成貶為知縣,于是官員們不敢再提意見了。

林延潮走過大明門,他已不是第一次參加元旦賜宴。

元旦乃一年之初,一月之初,故而元旦賜宴乃宮廷三大宴之一,規模僅次于郊祀慶成宴,又兼天子要展示去年文治武功,兼表現出大明四海升平,蒸蒸日上的氣象,所以今年的元旦賜宴,不同于往常。

但流程還是一樣,天子照例于先在奉天殿接受群臣朝拜,然后在建極殿賜宴群臣,至于皇后則于坤寧宮賜宴官員命婦。

命婦們由東華門入宮,至于官員們則走大明門。

林延潮讓林淺淺坐馬車,先去翰林院同僚孫繼皋家里,接了他的夫人,然后讓林淺淺與孫繼皋夫人一起入宮。

這孫繼皋夫人就是當初曾給林延壽說媒,林淺淺與她聊的甚是投緣,于是林延潮就讓老婆與孫繼皋夫人一起入宮,自己則另外雇了馬車。

到了大明門后,林延潮提著一桶番薯進宮。

這元旦賜宴的流程,就是群臣獻委贄之禮,然后天子再賞賜百官,最后賜宴,這樣一個流程。

所以這是一年兩度,官員向皇帝獻禮的機會。

當然照例來說,天子富有四海,大臣們給天子獻禮物,主要在于表達個心意就好了。

禮物主要在‘心意’,而不在貴重。若是獻禮貴重,大家會想就憑咱們大明官員這么微薄的俸祿,你這獻禮的錢從何而來的?

甚至皇帝怕大臣們攀比,明令不許大臣們獻貴重之禮。

但是呢?

主要還是看人,當今天子是什么人?

貪財好貨!

沒錯,就是這個詞。

所以元旦這一次的委贄之禮,大臣們如何送禮的,大家也可以心知肚明了。

于是林延潮提著一個鐵桶,鐵通上用紅紙包好密封,一路走來卻是令官員們嘖嘖稱奇。

這林三元又搞什么名堂?

這禮物看起來‘分量’著實不輕啊?

林延潮一路行來,但見一名官員向他拱手道:“宗海年兄!”

林延潮看去原來是同鄉兼同年,戶部郎中盧義誠。

盧義誠就是當年會試放榜時,得知自己中了進士,當堂暈過去那位。

盧義誠曾托林延潮之故,得授行人司行人,三年后升任大理寺評事,去年十一月又升任戶部郎中。

而且避開了內外官的輪轉制度,一直留在京里任官。對于寒門出身,科甲名次又不高的盧義誠而言,絕對稱得上官路順暢。

不過在同鄉里,他的風評卻不太好,大概就是說他捧高踩低,對于故人不予理睬,為官后只知道趨于要津。

至于具體如何,林延潮也不太了解。

盧義誠笑著問道:“宗海年兄,這桶里裝的是什么啊?”

林延潮笑著道:“一桶番薯而已。”

“番薯?”盧義誠大為意外。

“怎么年兄沒有聽過?這可是從老家運來的。”

盧義誠道:“咱們老家什么時候產這些了?小弟倒是孤陋寡聞了。”

林延潮笑問:“年兄啊,你是有多久沒有回家了?”

盧義誠嘆道:“在京為官有六年都沒有返鄉了。”

“六年?”林延潮不由訝道。

盧義誠連忙解釋道:“不是不想念,但你也知道為京官的不易,我不多在部堂京卿面前走動,就怕有一日,他們將我忘了,或者沒有用得著的地方,讓小弟外放為官。回鄉一去就是幾個月,變數太多了,為了不功虧一簣,所以我將省親假的銷了。”

林延潮聞言也是感嘆,對于自己這位同鄉芥蒂少了許多,盧義誠也是不易,在京為官沒有背景,只能在眾大佬面前勤走動,混個臉熟,陪個笑臉,還要留心著有什么機會給人家幫點小忙,陪小心誰也不敢得罪。要不是如此,他也不能從八品行人混不到今日五品郎中。

別人說他趨于要津,但自己不也是整天往申時行府上跑嗎?連申府門前那石獅子搞不好都認得他。

林延潮安慰道:“過了這道檻就好了,眼下你是戶部郎中,就算外放品秩也是不低,找個機會回鄉看看吧,我記得你還有老母侍奉在堂。”

年節之時聽了此言,盧義誠聽了不由當場試淚道:“年兄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今年無論如何我也要回家看看。”

林延潮點了點頭。

這時盧義誠看到右邊行來數名官員當下道:“年兄,這位是我們戶部新任畢司農,小弟要過去見禮,先走一步,還請不要見怪。”

聽說人家頂頭上司戶部尚書來了,林延潮也是可以理解點頭道:“年兄自便就是。”

當下盧義誠立即滿臉堆起笑容,小步疾行至戶部尚書畢鏘面前道:“下官郎中盧義誠,拜見部堂大人!”

林延潮見盧義誠神色變化如此之快,也是感嘆人之多變。

但不僅盧義誠一人,沿途官員聽說是戶部尚書,當下紛紛上前見禮。

六部尚書中吏部尚書最尊,下來就是戶部尚書,人家手握著大明的錢袋子,眾官員們自然要多巴結。

林延潮見這一幕也是習以為常,繼續前行。

見禮之后戶部尚書畢鏘身后,自是聚集了一幫官員。

一名官員看見其他人都來拜見新任戶部尚書畢鏘,唯獨林延潮一人前行,不由問道:“這提著鐵桶的官員是何人?”

一名官員笑著道:“賢弟,這位就是之前咱們念叨的林三元。”

“他就是新任侍講學士,當今文宗林三元?”這名官員不由一驚。

“正是,方才我等正議論他讓門生郭美命上書,要拔高策問,將之提至與經義并重的地位。”

這時有一名官員問道:“你們可知林三元那鐵桶里放著是何禮?”

眾官員們看去但見此人乃太仆寺少卿李植。

“這倒是不知?”

“方才盧郎中不是與林三元攀談過嗎?找他來一問就是知道了。”

當下盧義誠被招到這里,他一至先向眾人陪笑道:“諸位同僚,不知找小弟有什么見教?”

“不敢當,你盧大人現在可是郎中大人,見教二字不敢再提了。”

“李兄問你話,林學士今日給天子見禮是何物?”

“見禮?”盧義誠裝著一副茫然的樣子。

“少裝糊涂,”李植一旁與他一個鼻孔出氣的江東之斥道,“你方才與他一并前來,指著鐵桶說了好幾句話,怎么他沒告訴你嗎?”

盧義誠見江東之沉下臉來,他眼下雖是戶部的郎中,與江東之平級,但對方當年可是參倒馮保,而受知于天子的人,他哪里敢得罪。

這時候一旁尚寶司少卿羊可立笑著道:“盧大人沒把我們當朋友,不肯說不要勉強。”

盧義誠立即道:“幾位仁兄,也沒什么,林學士贄禮不過是一桶番薯而已。”

眾人面面相窺。

“番薯是何物?”

“是我們老家一點土產。”

眾官員都是搖頭道:“沒聽說過。”

羊可立捏須沉思道:“是啊,就算閩地的貢物里,也沒聽說有番薯這物。此物帶著一個番字莫非是海外來的?類似于薯芋之類?”

李植忽道:“我倒是明白。”

眾官員奇道:“李大人何解?”

李植道:“諸位難道忘了嗎?當年楊玉環喜食荔枝,故而唐玄宗命嶺南的官員以驛馬傳遞,呈荔枝給楊玉環用。這番薯我不知在福建何價?但運至京師,何異于萬里,這要費去多少人力物力?萬一天子喜好,命閩地官員年年進貢,長此以往勞民傷財啊!”

眾人都知李植此言,指在黑林延潮一把,但說的也不無道理。

一名官員出聲道:“眼下天子喜歡奇貨,眾所周知。官員爭相以奇貨進貢也就罷了,但林學士當今大儒,進貢一從未聽說過的番薯給天子,與獻花石綱的宋臣有什么區別,這就是林學士的事功之學嗎?”

李植故意道:“姜兄,你現在還是庶常,慎言啊。”

這官員名叫姜應麟,乃萬歷十一年的庶吉士,他道:“我有何懼,大不了散館而已。”

但其他官員都是勸道:“以林三元的為人,不會做出如此之事,事情還未水落石出前,大家不要貿下結論。”

李植見林延潮在官員里很有眾望,立即話鋒一轉道:“是非當然自有公斷,但林學士也并非欺世盜名之徒,至少他于事功二字上確有建樹。這一次他在歸德為官興修水利,這件事是有口皆碑的。”

眾官員聽李植這么說,一并道:“此公斷之言。”

江東之冷笑道:“也不過是擅長吹噓,自夸而已,在我看來若論治水,孺東兄才是長才。”

眾人看向一名一直不說話的中年官員。

這人聽了笑笑道:“不敢當。”

此人名叫徐貞明,隆慶五年的進士,現任尚寶司少卿兼監察御使,主開墾屯田之事。

李植道:“不錯,徐兄是真才,去年九月自兄任屯田御使以來興修水利,在京郊開田三萬九千畝。徐兄這等功績,遠在林學士之上。”

徐貞明知道李植捧自己的意思,林延潮在歸德治水屯田,被吏部舉為天下第一,在官員中產生了不少轟動。

徐貞明數年前曾向天子上書說,依靠運河從江南運漕糧進京,運來一石的米,在路上要消耗掉三五石的米,漕運長此下去是京里的大害。

要改變這個局面,就必須在京畿附近治水然后屯田。一來興修水利免除災害,二來開墾荒田,以解除京師糧價居高不下的問題。

當時徐貞明的奏章沒人放在心上,但是后來因為林延潮被吏部推舉,天子賞識,于是朝堂的清流們就檢討了,他們不是自負報國救民嗎?怎么被林三元走到了前面。

于是他們就想起了徐貞明的奏章,于是李植,江東之等人就在天子面前保薦徐貞明。一來是推自己的人上去,二來也是表示對于治水,我們也是有人才,治水屯田的事不過爾爾,林延潮不過是占了個先機的便宜而已。

于是徐貞明就被啟用,委任在京師附近治水屯田,而且很有政績。

徐貞明是有心事功之人,但他也知道李植他們推舉自己,是為了幫他們壓一壓林延潮,不讓他在天子,眾大臣面前出風頭而已。徐貞明不愿意圈入黨爭,只想認認真真的做一番青史留名的功績,但要不是李植他們,自己的奏章早被人遺忘了,這一次自己主持屯田的事,也是李植將自己推薦給三輔王錫爵的緣故。

所以盡管他不愿意惹事,但世道如此,徐貞明也唯有違背自己心意道:“在下不是中人之資,治水屯田的事辦來也沒什么難的。我看過林學士在歸德治水的政績,換了任何人來都可辦到,稱不上出奇或者什么卓著的功績。”

李植等人聞言都是笑著點點頭。

羊可立道:“徐兄豈是林三元那等好自吹自擂的人,你的功績大家都看在眼底。”

李植笑道:“是啊,王閣老對徐兄也是十分賞識。”

“徐兄這一次是要大拜了,恭賀恭賀。”

徐貞明心知自己這一番話,也就是站了隊了,也是得罪了正如日中天的林延潮,這真是何喜之有,但現在他唯有苦笑道:“小弟先謝各位吉言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