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九十章 儲相

九百九十章 儲相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九十章 儲相

卻說林延潮上殿。

但是殿下百官議論卻是沒有停止。

下面的爭議,主要是林延潮上殿到底是處罰的,還是封賞的。

眾人各自有各自的道理,不同的說法。

李三才與沐睿則又是一等心情。

沐睿自顧道:“依我之見,林三元這一次既不是加官,也不是處罰。”

眾官員笑了笑,都不去答他。

倒是李三才接話道:“侯爺有何高見?”

沐睿笑道:“當然是貶官遠放!搞不好要到云南任官。”

眾官員們都是笑了,李三才也推杯笑道:“候爺說笑了。”

沐睿笑道:“說笑那倒未必,本侯倒是一心一意盼著林三元遠放至云南。”

眾官員都知道沐睿言下之意,沐家雖不是王爵,但官員百姓都私下以為沐家就是云南王了。

若官員在云南得罪了沐家絕對不好過,之前云南按察副使,堂堂正四品官只是因路遇沐國公沒有避道,結果他的下人被沐家軍士抓起來當道鞭打。

沐家之跋扈由此可見,雖說云南的文官們群起彈劾沐家。但聽說天子念及沐家這一次云南邊功,以及世子入京打點了一番,有打算放沐家一馬。

可想若林延潮真到云南做官,沐睿會如何為難和折辱,難怪他在席上說他一心一意盼著林延潮貶官去云南。

李三才聞言笑了笑,心想若林延潮真貶官至云南,那可是真就這輩子翻不了身了。

眾人說說聊聊,吃著宴席上的酒菜,這時大家才發覺為何林延潮去了殿上這么久,仍未出殿,按道理天子早就宣旨了才是,莫非有了什么變故。

而沐睿見林延潮遲遲不出,心底更是篤定。這時候但聽殿上道:“陛下有旨。”

眾官員都是心底一擰。

李三才,沐睿都是第一時間抬頭看向殿上。

但聽殿上言道:“陛下有旨,授前歸德府知府林延潮……”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心想,果真林延潮是上殿授官了,只是不知何職,是外放?還是京職?是升官?還是貶官?

眾人揣測的片刻之際。

“……林延潮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講學士。”

此言一出,大殿下陷入一片沉寂。

沐睿與李三才二人滿臉漲紅,仿佛吃了一記耳光。

一名官員著急的奔至東閣向正在整理玉蹀的翰林們道:“幾位大夫,方才圣旨已下,授林延潮為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講學士。”

當先一名五十有許的官員輕輕哦了一聲。

此人姓徐名顯卿,乃詹事府少詹事,他聽聞之后訝道:“此言當真?”

這官員道:“沒想到儲端也在此,建極殿上剛剛宣的圣旨。”

徐顯卿點點頭,回過身但見身后幾位翰林聞言都在議論,惟獨庶吉士葉向高仍專注于自己手上之事。

徐顯卿不由在心底贊許,然后對這報信的官員道:“我知道了,你去翰苑通稟掌院,早作準備。”

于是徐顯卿來至葉向高面前笑著問道:“進卿,我記得你與林三元是同鄉吧。”

葉向高恭敬地道:“回稟翰長,學生不僅是他同鄉,還是府試,院試的同案。”

徐顯卿捏須笑著道:“你這位同鄉前途不可限量啊。我雖為詹事府少詹事,官至四品,值日講,但翰林院的本職仍只是侍講,將來見了林庶子,還要敬稱一聲光學士。連我心底有波動至此,倒是你卻是不動聲色。”

葉向高笑著道:“回稟翰長,學生怎么能不羨慕呢?但是學生與宗海兄有約定,要效仿劉琨,祖逖,試看誰能一鞭先著。現在宗海兄先我一程,學生更覺得當奮起直追。”

徐顯卿點點頭道:“我輩正當如此。”

正待說話間,一人開門走進東閣來。

除徐顯卿外,眾翰林見了他都行禮道:“見過蕭前輩。”

原來此人乃林延潮同年,萬歷八年榜眼蕭良有。

蕭良有至徐顯卿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禮道:“翰長,侍生方才見于待詔倉促往翰苑去了,路上見了也不打招呼,不知發生了何事?”

徐顯卿笑著道:“好叫你知道,方才圣命下了,你的同年林宗海剛剛被拜為詹事府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講學士。”

蕭良有聞言怔怔的愣在原地,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宗海他升任左庶子?還是侍講學士?”

徐顯卿點點頭道:“是吧,我也是沒有料到。蕭修撰你?”

蕭良有臉色變的很難看,然后又搖了搖頭道:“我氣度還真是不夠,宗海他……他還真遠在我之上了。當年我與宗海同入翰林院,他不久就去值了日講,而我在史局修書六年,因修會典有功,從編修開坊為右善贊,今年因會典修成,內閣報聞天子,這才從右善贊遷為右中允。而宗海他……不能比,不能比啊。”

蕭良有在翰林院修書六年,現在官職是詹事府右中允(正六品)兼翰林院編修(正七品)。

而這還是虧了修大明會典有功,這才升了兩級,在歷史上,蕭良友沒有這份功勞,一直到了萬歷十四年方才翰林院修撰(從六品)。

所以身為林延潮的同年,蕭良友此刻的心情是很失落的,盡管這升遷速度較其他翰林而言已是不慢了。

在翰林院里沒有修書有成,或者是講讀效勞外,所有翰林一律九年考滿才能升遷,不得違背。

也就是說正七品編修至正六品講讀,再至從五品的侍讀侍講學士,正常而言要二十七年。

就算是狀元及第,從六品修撰起任官,也要十八年才能升遷為侍講學士。

若是庶吉士就慘了,三年后留館,再授從七品檢討,然后一路按班升遷要三十九年。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萬歷登基后翰林院修了兩本書,一本是穆宗實錄,還有一本是大明會典,所以一般翰林只要連續碰上這兩本修書的機會,都可以升兩級的。

此外翰林還可以開坊,去詹事府兼銜。

話說回來林延潮也參與過大明會典的編寫,但會典書成時,林延潮已經不是翰林。所以身為總編攥的蕭良有沒有將他名字寫進去。

但即便如此,林延潮仍升任翰林院侍講學士,他從修撰至侍講學士用了幾年?

而建極殿下眾官員聽到宣旨后,陷入了一陣長長的靜默,隨即眾官員又議論開來。

至于殿上。

林延潮受旨后,當即拜謝過了。

天子沒說什么,直接賜他殿上入座,何潤遙也得到這個待遇。

至于鄧煉則是默然離開了建極殿。

離開建極殿時,鄧煉還回頭看了一眼,然后仰天嘆了口氣離開大殿。

林延潮入座后面上沉靜,但心底此刻卻忍不住有些激動。

他看向上座的天子心道,莫非天子真有意讓他為宰相?

想起天子之前在武英殿時召見,他確實有言在先,對自己說,申先生后,讓他來主持國家大事,這是金口暗許宰相之位了。

若是沒有自己那一番話,那么今天林延潮得到此封賞,甚至更高他都不會驚訝。

但是自己明明拒絕了天子啊,那么說天子支持自己當張居正,不,是支持自己當王安石?

想到眼前,若天子要自己當王安石,那么一切可以解釋了。

詹事府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講學士,這簡直就是將來的宰相,堪稱儲相!

一國之君,就是天子被稱為國君,太子稱為儲君。而內閣大學士被稱為宰相,至于翰林院侍講學士就是默認的儲相。

林延潮想到這里,但見御座上的天子已是起身道:“今日朕就到這里,諸位愛卿不妨開懷暢飲。”

說完天子離座,張宏,張鯨等人跟著天子離開了建極殿。

天子一走,左右總督,巡撫,布政使已是向他與魏允貞舉杯道賀。

魏允貞是右通政使,正四品京卿,將來前途不可限量。這在座一方督撫,封疆大吏相賀也是理所當然。

但在場眾大僚們也有自持身份,不欲敬酒的。可是他們卻來到林延潮面前,因為他們知道林延潮這杯酒不敬是不行的。

詹事府左庶子不提,這侍講學士意味著什么,堂上這些總督,巡撫,布政使也十分的清楚。

內閣大學士,對于每個官員而言,以往是一個遙不可及的目標。甚至不拜翰林,連這條路都不給你走。

那么拜為侍講學士后,這個目標前的迷霧已是散去,宰相之位已是清晰地展露在眼前。

不僅目標清晰可見,連路程都給你算好了。

林延潮現在距入閣拜相,還有多遠?

拿林延潮的老師申時行來說,二十八歲(嘉靖四十一年)中狀元,三十九歲(萬歷元年)因成為萬歷的日講,升任左庶子,然后四十四歲以吏部右侍郎入閣。

這已是是相當漂亮的履歷。

申時行升官如此之快,是因為他乃狀元,而大明朝三年才出一個狀元。

而林延潮也是狀元,他的起點已經與三十九歲的申時行一樣了。林延潮用了六年走完了申時行十一年的路,而申時行又用了五年入閣,林延潮要幾年?

在場督撫已經可以掰開手指頭算林延潮何時入閣了。這位簡在帝心,首輔門生的林三元,就是將來的閣老。

他們就算是封疆大吏,一省的督撫,但朝廷以內御外,再大的外臣都要聽宰相的話!所以他們敢不賣閣老的面子?敢得罪宰相嗎?

所以魏允貞這杯酒敬不敬都無所謂,因為他十年內能拜尚書,已是逆天了。

但林延潮要拜閣老要幾年,申時行的答案是五年,林延潮呢?比五年多?還是比五年少?

不到二十五歲的侍講學士古往今來能有幾個?若再來個不到三十入閣的林三元?

所以林延潮這杯酒,他們是一定要敬。

今天對方只是正五品庶子,但他日就是當朝閣老?趁他還未拜相,要趕緊結納了。

遲了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現在酒宴上廣西巡撫朝林延潮敬酒。

“林庶子為官不過數年,即拜翰林光學,再過三五年部閣大臣怕也不在話下。”

湖廣布政使笑著道:“什么叫不在話下,是指日可待啊。”

陜西巡撫李汶也是舉杯上前道:“此言有理,外官將庶吉士美稱為儲相,但大家也知道是美稱,當不得算。唯有官拜侍講學士,才真正當的'儲相'二字,此才是心照不宣之事。”

林延潮心底因天子突授自己侍講學士尚不敢確信,但這時殿上的巡撫,布政使卻已反應過來。

林延潮也有幾分暈陶陶了,這些人都是一省巡撫布政使,封疆大吏,也來奉承自己。

林延潮頓時漲紅了臉道:“不敢當,不敢當,列位大人,不要笑話林某了。”

眾人一陣大笑。

福建巡撫趙克懷亦上前祝賀道:“林庶子當初三元及第,在我閩地已是一段科舉神話,眼下不出六年即拜翰林光學,家鄉父老不知如何歡喜才是。”

說到這里,林延潮想起身在家鄉的祖父,不由掛懷。

林延潮道:“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師長,鄉梓父老,這恩德林某一輩子也無法報答。”

說到這里,林延潮看到一旁的胡提學。

胡提學余光也看著這里,似有幾分躊躇。

林延潮心想沒有胡提學賞識,自己還不知如何出頭。

于是林延潮道了一句少陪,向胡提學走去。

胡提學本還在閑聊,見林延潮來前,頓時臉上露出欣喜之色來。

林延潮向胡提學一拜道:“學生見過老師。”

胡提學頓時滿臉笑容,攙住林延潮雙臂道:“宗海你今日拜了光學,他日青史必少不了你一筆,有如此前程,當思好好報效朝廷,更不要忘了君恩。”

“學生記住了。”

一旁大僚們見了都是驚訝道:“林庶子是胡兄弟子,怎么以往都沒聽你提起過?”

此言一出胡提學,林延潮都略有些尷尬。林延潮當初被貶時,胡提學當心自己被牽連,所以絕口不提此事,后來官場上就很少人知道了。

聽旁人提到此事,林延潮也是猜到了情由,官場上明哲保身是第一要義,胡提學這么做不算有什么錯。

所以林延潮反而替胡提學答道:“老師當初任福建督學時于我有指點之恩,我十二歲時先父先母能入忠義祠,都是拜了老師之恩。”

胡提學笑道:“當初不過舉手之勞而已,老夫也不愿意掛在口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