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七十四章 抵達京師

九百七十四章 抵達京師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七十四章 抵達京師

沐睿現在是后悔不已。

得罪了林延潮此人,對于他現在的處境而言是雪上加霜,但若要他立即改顏相向,討好林延潮,他又做不到。

而林延潮沒理會他,與江知府說了一番話后,告訴他自己不愿驚動別人,只是在驛站住一晚就好了。

江知府當下答允,嚴格保密沒有將林延潮行蹤告訴別人。

而沐睿也是狼狽離去。

眾人走后,林延潮當下邀申用嘉一起上京。申用嘉本也有意上京,赴明年春闈,見林延潮相邀當下答允。

于是次日,林延潮與袁家三兄弟,楊道賓一船,而申用嘉另一船一并從徐州北上。

申用嘉的船上還有一人,上船前申用嘉將他引薦給林延潮。

此人姓李名鴻,表字漸卿,吳中人,是申時行女婿。

初見時林延潮還以為申時行的女婿非富即貴。哪知李鴻不過是一個與申時行同鄉的普通讀書人而已。

林延潮邀申用嘉,李鴻二人同船,與他們閑聊一陣,方知李鴻是申時行故人之子。申時行顯達后沒有忘了故交,不僅培養他讀書成才,還將女兒嫁給他。

李鴻確有才學,林延潮聊了一翻,即知對方學富五車,實在是不可多得的年輕才俊。

林延潮不由佩服申時行的眼光,給自己挑了這樣一個佳婿。而李鴻這一次進京是參加順天鄉試的。

幾人說說聊聊下,在林延潮的刻意接納下,申用嘉,李鴻都對林延潮十分有好感。

如此船從徐州沿著運河北上,數日之后,即到了山東聊城地界。

到了聊城后,林延潮下岸,這并非是游玩,而是見一位老朋友。

林延潮來到聊城的漕軍官廳,官廳里一名漕軍將官一見面就向林延潮叩頭道:“小人楚大江見過府臺大人。”

林延潮見了此人朗聲大笑道:“楚兄,你我乃是故人,不必循這些官場俗禮。”

楚大江仍是道:“謝府臺大人還記的舊情,然而尊卑不可廢。”

說完楚大江仍是向林延潮施了全禮。

當初林延潮坐著楚大江的漕船進京趕考,因他之故寫了天下皆知的《漕弊論》,后來運兵鬧餉,也是他幫著林延潮平定了兵亂。

而楚大江現在見了林延潮則是百感交集啊,誰知道當年自己漕船上的舉子,就是今天名滿天下的林三元。

他還從丘明山口里得知林延潮馬上要入京大拜的消息。在明朝就是以文抑武,文官的地位比武將高很多,而林延潮馬上要躋身高官,這前途實在是遠大。

楚大江向林延潮見禮后,又見了陳濟川,展明,幾人當年都是一條漕船,同舟共濟的交情,這一次見面當然是充滿了久別重逢之意。

大家說起當年在運河邊給漕船拉纖的事,都不由大笑。

楚大江笑過后又垂下頭,在林延潮面前保持了下位者的謙卑。

林延潮當下屏退左右,與楚大江單獨地道:“私鹽的路子都走通了嗎?”

楚大江當下道:“回府臺的話,各省都已是搭上了。”

林延潮點點頭道:“先讓下面的弟兄賺些跑腿錢,主要是要把路鋪開,官府這邊我替你照拂著,江湖那邊你要與李二回那些人多來往。”

楚大江連連稱是。

林延潮笑著道:“上一次李二回下面的人幫我拿到了趙家通倭的把柄,還多虧你與丘師爺。”

楚大江連忙道:“小人哪里敢居功,這都是府臺布局在先。”

林延潮笑道:“呢不用奉承我,這事你辦的漂亮,這次回京我幫你挪動,看看能不能往上動一下。”

楚大江聞言立即道:“府臺,小人才剛剛升的千總。”

林延潮笑著道:“區區一個千總,芝麻大的官,你也捂在胸口,捧在手上,看你那邊出息。只要隨我辦事,林某是不會虧待下面的人。”

楚大江連連稱是。

林延潮換了話題道:“對了,那些響馬如何,官兵還當得習慣嗎?”

楚大江道:“我也是極力安撫著,近來他們似也知道了大人高升的事,一直鬧著要請大人將李二回放了。小人說了好幾次,才壓了下去。”

林延潮道:“李二回是肯定不能放的,不過我可以寫信給山東巡撫,讓他通融一二,不要一直關押在大牢里。必要時,也讓這些人去探視幾次,他們看見李二回吃的好,住的好,也就不會再說什么了。”

楚大江繼續稱是。

到了這里,林延潮覺得話也說的差不多,當下起身。

楚大江連忙跟隨在后。

林延潮停下腳步道:“你手下的弟兄,過得如何?”

楚大江道:“勉強混一口飯吃,府臺也知道,這一條運河就是我們的血淚,無數人都在我們身上趴著吸血呢。”

林延潮點點頭道:“運兵漕丁都是苦命人,但也是血性的漢子,我給你們指一條明路。”

“這運河溝通京師和杭州,無數人都從這里由南到北,或由北至南,沒有哪里的消息比這運河上更靈通了。”

楚大江目光一亮道:“府臺的意思?”

林延潮點點頭道:“天南地北,三教九流的人匯聚于此,消息最是靈通不過。你可以安排下面可靠的弟兄專門收羅消息。”

“徐州,聊城,臨清,通州,淮安能盯著都給我盯著,大的消息不說,小的比如哪里木材貴了,鹽便宜了,藥材賣完了,你都一并報來。”

“如此李二回那幫響馬在陸上,你們在水上,但凡有什么風吹草動,我都會提前知道一二,到時候自會有你們的好處。”

楚大江聞言大喜,他知道林延潮這確實給他們指出了一條明路啊。

二人聊了一陣,當下楚大江方送了林延潮離開,然后立即按照林延潮的吩咐去辦事。

林延潮的驛船只在聊城逗留了一夜,次日即是北上。

如此船一日日北行,終于趕在八月前抵達了順天。

算了一算,三年前正是這時,林延潮上的一封'天下為公疏',驚動整個朝野。

三年之中,浮浮沉沉,而今林延潮又再度回了京師這龍蟠虎踞的地方。

快要到了通州碼頭時。

林延潮也不再低調了,當下命人掛出自己官銜牌。

通州碼頭上可謂是舟船聚集之地,現在又是外官來京覲見之時,碼頭上遇到個布政使,按察使,甚至巡撫,總督等外官大僚都是不稀奇的。

但是其他碼頭上的官船,看見此艘驛船上掛著官銜牌后,都是主動讓開水道,避在一旁。

這艘驛船上的官銜牌寫的是什么呢?

“丙子解元!”

“庚辰會元!”

“狀元及第!

“欽點翰林!”

“詹事中允!”

“歸德知府!”

一般官員出行,亮個'兩榜出身','進士及第',都會引人敬重,懂行的老百姓都會豎起一根大拇指說原來是金榜題過名的。

當然在京城這地方,進士出身官員多如牛毛。

但是若亮出解元,會元,狀元任何一面官銜牌的,那么就算是京師里也是稀罕了。

會元三年才出一個啊!狀元也是三年出一個啊!

如此官銜牌,哪里輕易見的。

但是集齊'解元','會元','狀元'三面官銜牌的,那不說京師了,整個大明朝也才兩位。

一位百年前早已作古,唯一還在的除了名滿天下的林三元還能使誰?

這絕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盛景啊!

水道沿途,以及碼頭上的官船民船無不停靠在一旁,船只的欄桿上頓時都擠滿了人。

眾人紛紛道。

“看那是林三元的官船!”

“林三元回京了!”

“沒錯,能打這官銜牌的除了林三元,還能有誰!”

頓時官紳百姓們都是一并朝著林延潮的驛船招手,喝彩,鼓掌!

天下州府,方面大員考績第一,奉詔賜傳驛進京,此事誰能不知,誰能不曉。

就是不沖這些官銜牌,以及天子賜下的恩典,就憑著當年林延潮不計前程死諫天子,后來又擊殺中官馬玉,救無數河南百姓于水火之中的事,就足夠老百姓們敬仰,讀書人膜拜的。

驛船里,林延潮的家人門生們一下子見的驛船所過之處,老百姓們這等熱情之狀都是嚇了一跳。

不過這一幕在歸德見了不少,他們還算有點心理準備,可是同船的袁家三兄弟卻被震撼了。

袁宗道怔怔地道:“先生離開京師三年,居然仍在百姓心中有如此的聲望。”

袁宏道也是嘆道:“讀書為官如此,這一輩子也是不枉了。”

袁中道羨慕道:“不知我何時才能有這一日。”

一旁楊道賓悠悠道:“至少要先連中三元吧!”

說到這里,三兄弟一并深受打擊。

至于另一艘船上的申用嘉李鴻,見了這一幕也是震驚了。

李鴻感嘆道:“就算是父親當年得狀元時,也沒有這么風光吧。”

申用嘉亦道:“我初時不解為何林宗海要一路隱姓埋名低調進京了,今日方知他若真的掛官銜牌一路過去,那么十年都到不了京師。”

李鴻道:“我看就算現在恐怕也到不了京師。”

二人看去,原來通州碼頭之上百姓是奔走相告林延潮回京的消息,結果碼頭一下子堵住了。百镀一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70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