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四十八章 趙老爺子

九百四十八章 趙老爺子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四十八章 趙老爺子

開封府巡按察院。

官廳之中,巡按御史曾乾亨正皺著眉頭,左右踱步。

幕僚道:“東翁,眼下歸德趙家以及數戶聯名懇請東翁重審歸德府府試弊案。”

“還有這是南直隸禮部趙大人的來信。”

曾乾亨身子靠在了官帽椅上,心想他與這位趙大人都是萬歷五年的進士,二人有年誼,不可不理,于是揮了揮手讓一旁幕僚接了信讀給他聽。

幕僚看信后道:“趙大人的意思,是請東翁念在同年的情分上,主審歸德府府試弊案案子。”

曾乾亨道:“這個案子確是林三元受委屈了,有仇不報非君子,這本按可以理解。但林三元竟將此辦成大案,牽連進這么多人,顯然有些是公報私仇了。”

“案子沒有這么辦的,得饒人處且饒人,本按也不贊成牽連過廣,林三元此舉再有理,也有羅織罪名的嫌疑。”

“東翁,那我們是不是……”

曾乾亨站起身來打斷道:“依朝廷律令,彈劾府縣官員,要先去按察司告狀才是。”

幕僚道:“告了,聽說案子給新任的分巡大梁道程副使打回去了。”

曾乾亨搖頭道:“糊涂,怎么投分巡道?程副使乃正四品,與林三元平級,當然審不動他,也不敢審他。若是我,趙家這案子,應該直接遞至開封府的河南提刑按察司才是,由楊臬臺親問。”

幕僚道:“東翁怎么忘了,越級上訟要鞭五十,林三元是知府,趙家再如何了得也是百姓,百姓告官,要一級一級上控。若分巡道不接,才能再投按察使。”

曾乾亨捏須道:“此事我倒是忘了。那趙家投楊臬臺了嗎?”

“投了。聽說敲鼓時候,守鼓吏對告狀的人道,要收狀子也行,不過民告官,要先受三十仗,那人也是硬氣,忍了下來。。”

曾乾亨道:“民告官,就是折騰官府,怎么會一點事都沒有。挨了板子,就說明案子按察司已是受了。楊臬臺這也是按規矩辦事,此人雖有些迂闊,但辦案還是不含糊的。”

“那東翁,我們是不是也要發函到按察司問一問?”

曾乾亨伸手一止道:“不用。關于歸德府的事,本按半點也不想碰,此乃前車之鑒啊。”

數日后。

開封府趙家大宅。

與很多河南士族一樣,家里有人考取了功名,中了舉人進士,或是做了官,這樣的人家一般都會在開封府置辦一座宅子。

對于趙家而言,他們在開封府的宅子,除了王府外,其闊氣程度是能排在前五的。

按道理,趙家最大的官在南直隸不過禮部員外郎,官并不大。但是此人之前任過南直隸戶部員外郎,掌管后湖黃冊庫。

掌管后湖黃冊庫這官如何了得,這里就不細敘了。反正對方任職不過兩年,趙家就在開封置辦下這座宅子。

今日趙老太爺與這一次牽連進歸德府府試弊案幾位老爺商量。

待趙老太爺走到花廳,眾人都是站起身來。

趙老太爺斂去神情,舉起雙手壓了壓,讓眾人入座。

然后趙老太爺道:“這幾年,大家也經歷了不少大風大浪了,難關也遇了不少,這強項的知府縣令遇到的也不是一次兩次,但只要我嘛風云同舟,還是能度過難關。”

眾人面上本是憂色,但聽了趙老太爺的話,神色都是一寬。

氣氛也活絡起來。

跟在趙老太爺身旁的趙大公子,按了按身旁一位老者的肩膀道:“以前我們是老百姓,習慣仰著頭與官府說話,他們說什么就是什么,他們要收多少租就是多少。所以我們送子弟去讀書,考試,得了功名,到了現在我們自己就是官,所以論根基我們不比姓林的差。”

“趙大公子,說的是。”這被按著肩頭的老者言道。

一人開口道:“強龍再如何強,也不能壓地頭蛇。”

趙大公子道:“說的對,所以姓林的發現府試弊案后,沒有第一時間壓下,他就錯了。他不選擇息事寧人,而將此事鬧大,我可以說一句,他這么辦,河南的官場都不會支持他。”

“官府嘛,大家都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時候很多案子,官府不是看曲直的,而是壓住,首先讓下面不能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當官的只要案子能甘結就好。誰違反了這個,不僅我們士紳,官員都會與我們一起打他。”

趙老太爺問道:“提學道那邊如何?孟長他們可有吃苦?”

趙大公子笑了笑道:“哪里有什么苦,每日小酒吃著,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大宗師何等老練,他行事知道分寸。”

“當日涉事有七名生員,大宗師只革了兩人,其余五人卻沒有當場追究,大家可知此舉何意?”

眾人道:“趙公子,你見多識廣,不如直說了吧!”

趙大公子笑著道:“關云長中箭刮骨療傷,大家都知道。如果我們是醫生,有大將中箭找你治怎么辦?治,你沒有華佗的本事,治不好,大將殺你。”

“所以若我是大夫,就將箭桿鋸了,剩下的箭頭讓將軍請能拔箭頭的治。”

眾人聽了都是恍然。

一人會意道:“所以大宗師處置了那兩個無關緊要的生員,就是鋸掉箭桿,給林三元,朝廷一個交代,至于箭頭他就讓林三元自己拔。”

“高明,大宗師真是高明,不愧是久經官場。”

眾人紛紛議論道。

趙老太爺道:“大宗師或許是這個意思,但如何翻案你想好了嗎?”

趙大公子道:“這還是要爹出面,他當年任戶部員外郎時,結交了不少官員,不少人受了恩惠,現在爹雖不在戶部,但當年的交情還是在的。”

“但聽說林三元是當今首輔的門生。”一人言道。

“可李植,江東之也是爹的同年啊,他們現在可是言臺領袖,與首輔不和。爹現在已是在收羅林三元的罪證了,不用多久就會有御史彈劾他,那時他自身難保,甚至要丟烏紗。”

趙老太爺道:“也不要劾倒他,先劾個小事,只要彈劾奏章一上,讓他知道我們趙家不是任他宰割的,他就會明白過來。然后我們道個歉,給他個臺階下,大家說和就好了。”

“是的,孫兒謹記,”趙大公子又道,“怕是林三元仍不知好歹,到時爹也不會放過他。”

趙老太爺道:“不會的,林三元不可能真為了幾個臭老百姓與我們趙家過不去,清官清官那都是說給外人聽的。”

“當官的都是看里子的人,當然我們也不可以將指望都放在御史身上。這劾倒一名四品知府,除了看人,更多還是看運氣。什么時候也不能指望著運氣辦事,所以能翻案還是翻案好。”

眾人聞言不由心生佩服,難怪這幾十年趙家風生水起的,趙老太爺果真英明啊。

趙大公子道:“孫兒這邊也有作兩手準備,爹已經寄信給巡按,請他念在同年之情上替我們向按察司施壓,催促他們盡快審理此案。”

“我想信已是到了,那么按察司楊臬臺也要有結果了。”

趙老太爺道:“那就好,倒是苦了老三他挨了三十下板子。若是可以,我倒寧愿用我這把老骨頭替他挨這三十板子。”

趙大公子冷笑道:“爺爺,三弟這三十板子不會白挨,提刑按察司,整個河南官場都會從這三十板子里看出我們幾家翻案的決心。”

眾人都是稱是。

趙老太爺點點頭,捏著胡須道:“狀子遞上去了,板子也挨了,巡按的信也送了,那我們只有靜觀其變了。”

說到這里,趙老太爺有些疲倦:“到了我這個年紀,再多的錢財也不管用,唯有子孫是福。”

正說話間,外間有人快步走入廳里,然后面色凝重地在趙大公子耳旁說了幾句。

趙大公子聽了臉色劇變,欲言又止。

趙老太爺搖了搖頭道:“這里沒有外人,你就直說吧!”

趙大公子目光里有些驚慌,也有些駭然,似暫時沒有接受這消息。

眾人看他的表情,心底也有一等預感。

此刻難以言語的氣氛籠罩在花廳里。

趙大公子的話很短只有一句話:“狀紙被按察司楊臬臺給打回去了,三弟又挨了三十板子。”

眾人聞言都是不敢相信,連正三品按察使都不敢管這個案子,那么還有誰敢管。

趙老太爺聞言閉上了眼睛,他想起了很多事。

他當年為了貪謀一位同宗親戚的田產,與地方官一并偽造田契,吞下了他親戚兩百畝田地。

這親戚因此事被氣的一命嗚呼,他的兒子則是四處告狀,要爭回這兩百畝田。

但對方告到縣里,被縣里打回,還挨了打。

告倒府里,被府里打回,被打斷一條腿。

然后他告到按察司,結果也被他趙老太爺的兒子使本事,案子被打回,此人也被打的用草席裹回家。

但這親戚的兒子只剩下半條命,仍是揚言說,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告狀,告到底。

縣里不行,告府里,府里不行,告省里,省里不行,就上京。

但最終此人沒有上京,而是傷重去世了,拜祭時趙老太爺還假惺惺地去看了一眼。

他永遠忘了不了,他們家人對趙老太爺說了一句,你們趙家也會有今天的!

Ps:感謝愛啊!書友成為本書第八位盟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