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三十九章 兩害相權

九百三十九章 兩害相權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三十九章 兩害相權

孫承宗的聲音一出,下方百姓都是歡呼雀躍。

也有人質疑道:“你是什么人?”

孫承宗作了一個團揖道:“在下是太尊身旁的孫師爺,孫某替太尊在此向諸位父老鄉親言明。各位父老鄉親有什么疑難不明之處,盡管可以向孫某詢問?”

一名老百姓問道:“孫師爺,敢問上月五日,是以何為準?”

孫承宗當下道:“是以立契之日為準,你們看看手中的田契,紅契不算,若是白契,只要在上月五日內立契,盡數作廢,田主造契賠錢給銀主,可以不必報官。若是銀契兩清,再有銀主相逼,盡管來縣衙,有太尊為你們做主。”

“另外即日起,本縣所有近賈魯河三十里的田畝地契,在十月本縣造冊之前,一律禁止買賣。”

聽了孫承宗這么說,眾百姓都往手頭上的田契看去。

但見有人喜,有人愁,喜的當然都是賣主,愁的當然都是買主。

一人手持地契大聲道:“敢問孫師爺,買賣田契,乃民間自主,官府從無干涉之說。契紙上有言,所買所賣兩家各無反悔。而今有人想要賴賬,官府不主持公道,反而還助紂為虐,敢問這是誰的主張?若生出什么差池,孫先生敢負這個責任嗎?或者是太尊來負責?”

此言一出,百姓一片嘩然。

眾人看去,說話之人穿著一身襴袍,有人識得此人乃縣學生員蘭子山。蘭家是本地大族,不僅經商,在本地還有大量田土。

這蘭子山從小就請名師培養,三年前成為縣學生員,今年又升至廩生,聽說他很受本省督學的賞識。明年鄉試很可能再進一步,若是中了舉人,蘭家聲望更甚。

所以難怪這蘭子山說話如此囂張。

孫承宗看了蘭子山一眼,當下道:“朝廷律令有言,凡買賣田宅不立契者,鞭五十,不過割者,鞭四十。”

“官府何時不管了民間立契之事?孫某方才也說了,若是紅契,官府不問。但若是白契,就是民間自行立契,未經官府自行買賣,未過割者,當鞭四十!”

孫承宗此言一出,那蘭子山不由后退一步,心道此人是誰?如此厲害,對刑名如此熟悉。

所謂紅契就是官契,白契就是民契。百姓買賣田畝,一般都是先立民契,待到官府造冊時候,再去官府交割。

如此就不用跑兩趟衙門,被衙門那些胥吏們收取了兩遍的錢。官府對老百姓先立民契的事,也是睜一眼閉一眼,不會認真追究。

但是蘭子山呢,跟孫承宗按照朝廷律令說事,沒錯,田契簽訂的事,是咱們老百姓自己的事,官府憑什么干涉呢?若是往大了說,信不信,我去上面衙門告你?

所以呢,蘭子山與孫承宗講道理,于是孫承宗也與你'講道理'。這就是官斷十條路,無論是按照你的道理,還是我的道理來,你都沒道理就是了。

而本縣李知縣呢?方才在門后偷聽半天,待見孫承宗壓下了蘭子山。

于是李知縣就出面了。但見李知縣走到衙門口,眾百姓紛紛道:“拜見老父母!”

李知縣點點頭,對下面的百姓道:“方才諸位所言,本縣都明白了,這打壩淤地的事,有益于百姓,諸位何樂而不為呢?”

“再說了,這禁止田契買賣是府尊大人所訂下,本縣也是奉命行事。”

孫承宗看了李知縣一眼心想,此人還是怕死,生怕得罪了本地鄉紳,所以將責任都往上面推。

不過這也是為官之道就是。

而聽了李知縣所言,老百姓們紛紛拍手稱快道:“林青天,真是為民做主的好官!”

而蘭子山等幾位鄉紳們則暗道,原來是知府的主意,這樣不行,我們要去府城討個說法。

清晨,正是日出之時。

歸德府府衙后堂里栽著幾顆柏樹。

這幾顆柏樹相傳是永樂時歸德的州官所植,栽種柏樹,也是取松柏常青之意。

不過這位州官后來得罪了本州的豪強,鬧出民亂,遭彈劾去職。后來的官員就將這幾顆柏樹留在府衙后堂里,也是有引以為戒的意思。

現在柏樹下,鳥聲脆鳴。

而林延潮正在展明的教導下,打著一套養生功。

之前申時行寫信給林延潮,除了日常問詢外,信里還給林延潮交代了幾句為官戒氣戒斗,要與上下和睦相處的道理。

上一次回鄉看望林烴時,他也告誡林延潮行事要淡泊,要戒斗戒氣,并寫日記來警醒自己。

林延潮讀了申時行的信,再想起林烴的話,就認真反省了一下。

于是每日早起多了一件事,就是讓展明教導自己練習氣功,一來修身養性,二來強身健體。

今天天氣正好。

林延潮練習這一套養生功,漸漸有老大爺打太極拳的感覺。

正在這時他看見陶望齡,袁可立候在一旁。

林延潮知道府衙有事,當下收功,扎著馬步站了一會。

待林延潮調勻了呼吸后,當下一名下人奉上香茶,展明加衣。

林延潮拿茶漱口后,吐在痰盂中,將發鬢攏了攏,走到涼亭里坐下,從果盆取了蘋果。

這時候蘋果沒打農藥,直接就吃,這時袁可立,陶望齡行至涼亭里,向林延潮奏事。

林延潮拿了公文看了,先是眉頭一舒。

原來是下面各縣奏事,年初時清點縣內丁口,一是準備編排賦役,二是以備秋末造冊之事,現在各縣已是將人口統計上來。

萬歷九年造黃冊時,歸德府一共有戶三萬七千六百三十三戶

口二十八萬一千九百五十七口。

待到今年年初時,各縣統計上來數字,戶一共是三萬八千六百三十九戶,比萬歷九年增加了一千零六戶。

而丁口則為三十萬五千兩百八十八口,比萬歷九年時增加了兩萬三千三百三十一口。

要知道這是萬歷九年造的黃冊,而萬歷十年歸德府大水,淹死了上萬人,然后就是大饑,這時候林延潮剛剛來上任。

而現在萬歷十二年,歸德府的人口不僅沒有減少,反而略有增加,這就是政治清明的象征。

數據可以說明一切。

但林延潮是詢問了一句:“下面各縣沒有胡寫嗎?或者是將隱匿人口填冊?”

明朝人口隱匿很嚴重,老百姓為了逃役,要么當了流民,要么就是將土地獻給有功名的官紳,然后托身于大戶的名下。

所以有人估計明末人口,甚至給出了六千萬至兩億這樣的一個數據。

六千萬是在冊人口,這是可以肯定的,但兩億就是將官府沒有統計的隱匿人口,自己估計一下算進去。

隱匿的人口,不用納稅,但也沒有田產屋產,也無法考功名。以林延潮估計歸德府沒有在冊的人口,最少有十幾萬,這數據絲毫也不夸張。

當然作為官員,林延潮也不會強行統計人口,這可是很得罪人的事。

聽林延潮質詢,袁可立回稟道:“統計丁口,是為了重造黃冊,入了黃冊就要納糧納役。”

“下面的各縣,多報丁口,實沒有好處。談不上為此,討好府臺。”

林延潮聞言點點頭。

“還有一事,就是漕運衙門下文,說今年漕船必須在淮安過淮勘驗后,方許北上。”

林延潮聽到這里,不由哼了一聲。

去年賈魯河淤塞,歸德府的漕船無法起運,所以林延潮變了方子,讓本府的漕兵空船至臨清,再從臨清買糧北上。

結果事后被河道總督李子華參了一本,雖說奏章被申時行壓了下來,但是朝廷今年下令至漕運衙門,讓所有黃河以南的糧船都必須至淮安勘驗過,方允許北上,不許再搞這樣半途買糧的事,以免擾亂臨清的糧價。

李子華明明是河道總督,居然管起漕運的事來,這等狗拿耗子,就是為了惡心林延潮一下。

林延潮不由心想,李子華看你在河道總督的任上還能得意多久。

隨即林延潮心想,自己動怒,又是不合申時行交代戒氣戒斗的話。

于是林延潮道:“知道了,先將此事知會下面。”

陶望齡道:“老師,看來我們一定要在七月之前將賈魯河疏通,讓漕船北上,否則耽誤了漕期,必會被戶部問責。”

林延潮點點頭道:“為官者功莫大于治河,政莫重于漕運。此言何解?治河是功績,漕運是本分。治河得力那是有功,而漕運辦好了,朝廷不會賞你,辦差了,就要丟烏紗帽。”

“現在為師兩樣皆占,真是成王敗寇。何況為師之前還在奏章上向天子言明,要讓歸德府三年內大治,眼下朝堂上不知多少人在等著看本府的笑話,你們說我是不是作繭自縛。”

聽林延潮之言,陶望齡,袁可立二人不由莞爾。

林延潮看了二人道:“還笑?”

陶,袁二人皆道不敢。

然后林延潮又看下一封公文。才看了一半,林延潮眉頭已是皺起。

林延潮問道:“這是怎么回事?這些人,怎么扎堆了在賈魯河邊買田?本府三令五申,爾等不可將打壩淤地的事泄露出去,為何還是走了風聲?”

見林延潮面色肅然。

袁可立道:“學生查探過了,從各縣上的公文來看,確實有部分田契買賣是在打壩淤地的政令下申之前簽訂的,這些人有的是早想買了,竟意外撿了便宜,還有的則是不知從哪里得到了風聲,但其余七成都是在官府政令之日附近簽立的。”

“他們有的說,是田主欠了他們的錢,田租,要以田抵債,有的是祖產,兄弟妯娌爭訟,還有的說忘了在官府登記造冊,甚至有的人就是要明搶。”

陶望齡道:“老師,此訟狀上,一共涉及田地兩萬八千多畝,若以淤田計算,一共涉銀十幾萬兩。”

“這些人都是本地大族,官紳,他們得知老師準備引黃灌淤后,都是設法侵吞百姓的民田。有的地方消息閉塞,有的是里長鄉老助紂為虐,甚至侵田自肥。”

袁可立嘆道:“我現在方知老師之前所言,為何要開啟民智。這些老百姓多是目不識丁,然后被那些無恥的讀書人蒙騙或是強逼,不知不覺中就將家里的田給賣了。”

陶望齡道:“幸虧他們不知老師有以上月五日后,一切田契買賣無效這一招,否則他們事先就更改立契之日了。”

“現在鄉民們都知道了官府要打壩淤地的事,要騙他們重寫一份田契已是不易了。”

林延潮道:“可是即便如此,那些官紳們也不罷休,你們看他們都將訟狀遞至本府這里了。還上言若是本府不準,他們就要越級到省里上訴,甚至進京告狀!”

“這些人也有家人為官的,甚至在京為官的,若是得罪了他們,怕是要在天子那邊參我一本。”

“老師。”袁可立,陶望齡一并急道。

林延潮點點頭道:“你們說的我都知道了,必會給老百姓一個公道。”

半個時辰后,林延潮召集通判,推官,六房司吏在二堂議事。

林延潮將府里眾官紳告狀的事,與官吏們一說。

眾官員臉色都很精彩,各個雙手按膝,作冥思苦想之狀。

林延潮道:“平日你們一個個能言善辯,口若懸河,怎么今日都啞巴了?”

眾官員仍是緊閉嘴巴,而各自的目光猶如無聲的電報一樣,暗中傳遞著訊息。

半響后,吳通判被'推舉'出來,但見他起身道:“府臺,官紳告狀,茲事體大,一旦驚動有司,我等都擔當不起,還請府臺慎重啊!”

吳通判說完,眾官員們都是低聲議論,雖說沒有發言,但林延潮看出不少人已是對吳通判持贊成之意。

林延潮道:“吳別駕請說。”

吳通判道:“居官者當以清靜省心為要事。這一次疏通賈魯河,在民間征調如此大的民力,已是在朝堂上惹來不少爭議。”

“而今皇上要我們將河疏通,有司也是盯著,我們已是騎虎難下。但若要想成事,必須要當地士紳配合行事。”

“這些田畝有多少是真被侵吞,此難知也。但是若不取得地方官紳支持,一旦賈魯河疏通不成,朝廷必會下責我等,兩害相權當取其輕者。”

吳通判說完,眾官員們都是稱是,幾乎是一面倒的贊成。

吳通判見此道:“下官肺腑之言,還請府臺見諒。”

林延潮道:“吳通判哪里話,這等真知灼見能當堂直言,本府要多謝你才是。你放心,本府已有主張,不會使官紳受屈。”

聽林延潮之言,眾官員都是大喜道:“府臺高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