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三十五章 可使為宰相

九百三十五章 可使為宰相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三十五章 可使為宰相

(貓撲中文)王安石變法的前車之鑒!

聽到這里,臧惟一不由嘆息。

王安石在清末前一直都是被讀書人批判的對象,甚至還有讀書人,認為就是他的變法造成北宋的滅亡。

故而主流輿論中,是否定王安石,推崇司馬光的。

直到了清朝后,梁啟超為王安石翻案,他贊王安石為三代以下唯一完人。

從此之后一直到今天,主流輿論才變成贊同王安石變法,貶低司馬光。

而林延潮提出官府不售賣倉糧時,他知道自己的話已是打動了臧惟一。

但是打動歸打動,面對其中利弊,他也要分析清楚。

出售倉糧,利的是官府,害的老百姓。

作為一省巡撫,他要的是官府的利益,還著眼于老百姓的利益?

這是一個選擇擺在他的面前。

要知道河南不富裕啊,從好幾年前起,朝廷就一直拖欠河南官員的俸祿,甚至去年的俸祿,大部分的官員到現在都沒有領到。

這時候臧惟一道:“開封的單知府,他口口聲聲道為民請命,不畏那些糧商,到了最后他才是勾結糧商之人。”

臧惟一是生氣了,這時黃玉起道:“中丞大人,還請息怒啊!”

林延潮也是連忙道:“下官只是揣測,并無真憑實據,還請中丞大人恕下官之罪。”

臧惟一溫言道:“宗海無妨,本院要多謝你直言不諱才是。”

黃玉起道:“中丞大人,當今之計還是以平抑糧價為上。”

藏惟一斥道:“這些糧商,故意哄抬糧價,以脅迫本院。若本院示弱,以后如何服眾?”

“還請中丞三思,”黃玉起極力勸道,“就是中丞要辦這些奸商,也要考慮河南的幾百萬老百姓。”

臧惟一點點頭道:“黃先生說的對,話是如此,今年三月青黃不接之時,湖廣的糧價猶自一石一兩,但即便如此,運到開封也不過一石二兩。湖廣糧食如此便宜,到時河南幾百萬老百姓怎么辦?”

黃玉起也是道:“是啊,湖廣一畝地可以收三至五石,但我們河南除了淤田,普通民田一畝能收一石就是上田,其余大多不過數斗啊。”

臧惟一肅然道:“谷貴是傷民,但谷賤亦是傷農啊。湖廣糧價如此之低,到時百姓不思生產,舍本逐末,必然民心浮動。”

黃玉起:“這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林府臺可有高策?”

林延潮冷眼看了二人一唱一和一陣,心底已是了然。

待問到自己時,林延潮卻是笑了笑,喝了一杯酒,然后按膝道:“下官為官之初,什么都不知道,當時進文淵閣值東房,請教恩師申閣老。”

說到這里,眾人都將目光看向了林延潮。申時行從翰林至首輔,屹立政壇二十年沒倒下過,論為官之道,不說當朝,就是大明朝恐怕也沒幾個人比的上他。

他們都想知道申時行對林延潮說了什么。

但見林延潮道“當時恩師就說了四字039燮理陰陽039。為官之時,下官一直揣摩四字,這四字放在當前,下官愚見既不可因本地糧商,繼續谷貴傷民,也不可為了湖廣糧商,而谷賤傷農。偏向兩邊都不是燮理陰陽,所以這修花除草不可,培草裁花亦不可,為官行事但在一個度字,如此方可燮理陰陽。”

“宗海這一番話真知灼見。”臧惟一擊節贊道。

林延潮道:“中丞大人,下官愧不敢當,一切聽憑中丞決斷!”

臧惟一點點頭道:“既是如此,倉糧不可售,賈魯河依舊要疏通,但是可以與本地糧商言明,官府可以對賈魯河上的蘇松,湖廣糧船課以重稅,然后要他們立即平抑糧價。”

“若是他們不答允,那么兩個月后,載滿稻米的湖廣糧船,就會停滿朱仙鎮的碼頭上!”

林延潮,黃玉起一并贊道:“中丞大人高明!”

藏惟一笑了笑林延潮道:“若非宗海,本院真是要一籌莫展了。”

之后眾人又聊了幾句,非要事林延潮就繼續保持低調一句不說,免得給巡撫一個輕浮好放大言的印象。

待酒席撤了,一旁下人送上茶點時,林延潮即向藏惟一告退。

藏惟一送至院門外,然后又讓黃玉起送林延潮。

走出院子,身旁剩下黃玉起,林延潮稍稍松了口氣。

每過一處路口都有官兵把守,隨路行來,但見巡撫衙門里的亭臺樓閣。

這也不見得有多少繁華,甚至不如以往林延潮去過的園林精致。

但不知為何這封疆大吏居停之處,卻有著一等森森然、凜凜然之氣象。

一路行來,黃玉起隨意與他林延潮閑聊,也沒談論什么政事,只是點點哪里是書樓,哪里是戲臺,這塊匾,那塊石有什么來歷。

那棵樹是哪位巡撫栽種,那間是哪位名臣所建。

待送林延潮出衙門時,林延潮也不免流露出羨慕。

一旁黃玉起以言挑之:“林府臺,年輕輕輕,官至知府,又有圣眷在身,將來前途不可限量,官至封疆大吏也是指日可待,以后黃某要請府臺照看了。”

冷風吹過,林延潮這時突沒有敷衍回答的意思,而是正色道:“得隴望蜀,人之常情,以往為同知時,會想知府如何如何。但當了知府時,待來了省城轉一圈,方才自慚形愧。”

“官當的再大,此都不足道哉。唯有為國為民,方是事功,為民謀福祉,鞠躬盡瘁,官大官小都要為之!”

說完林延潮向黃玉起一揖回到了車上。

坐在車上,陳濟川向林延潮問道:“老爺如何,事都辦成了嗎?”

林延潮待車子遠離巡撫衙門后,方才道了一句:“法乎其上,得乎其中。”

黃玉起回到巡撫書房里,但見章合正與臧惟一稟事。

臧惟一見了黃玉起問道:“如何林三元可是走了?路上有說了什么?”

黃玉起一五一十地答了。

臧惟一捏須道:“林三元可是諷本院不肯盡心為民嗎?”

黃玉起道:“東翁,林三元是元輔的得意門生,是需著意拉攏的。”

隨即臧惟一點點頭道:“說笑罷了,若不是他一番實言,本院還被下面的人蒙在鼓里。當初申吳縣讓本院至河南任官,言遇事可以問林宗海。當時我還以為是他讓本院照顧他這門生一二。今日想來,是本院小看了后生晚輩,還是多虧聽了黃先生的話,請他一敘,方才理清這次糧價暴漲的頭緒。”

黃玉起道:“東翁,小人哪里有什么功勞。小人對林三元這點識人之明,還是來自張江陵的眼光。”

“哦?”臧惟一來了興趣,“本院聽說過張江陵說對此子青眼有加,說此子是可以持腰玉的,但二人卻私交不睦,這是怎么回事?”

黃玉起笑了笑道:“小人當年在張江陵幕中聽過一些。也不知什么時候說起,但是確實聽張江陵說過林知府,當時他還是翰林,說法與民間傳聞也有出入。”

“哦,那倒是有意思,說來聽聽。”

黃玉起笑著道:“當時林宗海不知為何得罪了張江陵,張江陵對幾個兒子道,此子心思深沉,行事玩弄手段,吾甚厭之。”

“當時我心想,以張江陵之能,還對付不了一個翰林,就算他是林三元又如何?只聽張江陵道,‘然唯此子,吾百年之后,可使為宰相。”

一直不說話的章合開口道:“不以喜好而偏廢人才,張江陵是宰相,當然要有此心胸,不足以為奇。”

黃玉起看了章合一眼,笑著道:“張江陵后一句大家是聽懂了,但前一句呢?”

章合想了半天,不由默然。

臧惟一笑著道:“黃先生不要賣關子了,趕快說來。”

黃玉起捏須道:“東翁,你想對付湖廣糧商的辦法那么多,為何林延潮非要用重稅賈魯河糧船這一條辦法呢?”

“因為賈魯河新河不過七十里,而舊河有二百多里。一般糧船都是取道新河至開封,但若將來新河開征重稅,那么湖廣糧商為了避稅,是不是可以寧可走徐州小浮橋,從歸德繞遠道將糧船運至開封呢?”

聞言章合不由拍桌而起道:“此子……此子實在是太……”

“章合!”

臧惟一斥了一句。

章合連忙躬身行禮道:“中丞大人恕罪。”

臧惟一笑著道:“若非黃先生提醒,本院差一點……”

章合亦道:“是啊,心底不甘。張江陵說的沒錯,此子果真心思深沉,行事擅長玩弄手段。”

臧惟一道:“那是人家的本事,黃先生你怎么看?”

黃玉起道:“我還是那句話,林三元是元輔的得意門生,是需著意拉攏的,將來回京申閣老面上也好看。這李子華就太蠢,得罪了林延潮,再得罪了申閣老,現在不僅保不住河道總督,還要被追責,甚至抄家!”

臧惟一徐徐然點頭,然后道:“本院明白,其實就算不看在申閣老的面子上,我也需給他留個人情。”

頓了頓臧惟一看向黃玉起,章合,然后道:“本院不能如李子華那么笨,將來的宰相豈能得罪的。”

說完三人都大笑。

貓撲中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