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九百一十章 太倉王家

九百一十章 太倉王家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九百一十章 太倉王家

聽高淮提及陳矩兩個字,林延潮不由腳步一頓。∞雜∑志∑蟲∞

林延潮自穿越之后,雖說有過目不忘這個天賦,但是對穿越前的事,卻并非能夠過目不忘的。

比如穿越前,林延潮興趣使然,看過明史,神宗實錄,但是穿越后明史的內容卻記得不多。

所以說林延潮要將整部明史背出來,是絕對不可能的。否則明史,神宗實錄在手,林延潮以后官場仕途,就好比看著攻略打游戲一般。

雖說不記得了,但林延潮近來讀史,讀書,涉獵典籍時,比如看到一個人名,有時會將這個人在明史上的事跡,竟偶爾給‘回憶’起來。

比如上一次,林延潮為了救張居正,提前讓張敬修他們將自己以往給張家的投書都還回來,那就是林延潮突然記起自己看過明史時,嚴清傳里那么一段記錄。知道皇帝后抄家后,有亂翻大臣書信的習慣,所以未雨綢繆。

而現在高淮提及陳矩,卻一下子令他記起這個人來了。

在明史里,這人可是日后的東廠兼掌司禮監印,集行政、監察大權于一身的人物,比張鯨,高淮兩個人加起來還要厲害。

若能得此人為政治盟友?

林延潮不由思量,當下道:“陳矩正在哪里?”

高淮道:“他奉了圣命,要先去蘇州府太倉見荊石先生,再轉道來河南。”

荊石先生,就是王錫爵。

對于王錫爵,林延潮雖從未見過他一面,但翰林院里滿滿都是這位哥的傳說。

此人與申時行,余有丁都是嘉靖四十一年的三鼎甲。

會試時,王錫爵第一,申時行次之,殿試時,申時行得了狀元,王錫爵為榜眼。

后來王錫爵也擔任過天子講官,天子對王錫爵的器重信任,不在沈鯉,申時行之下。

當然王錫爵開罪張居正后回家了,天子三請五請要王錫爵出山輔政,而且開的價碼,正是位極人臣的內閣大學士。

但是王錫爵以服闋未滿的理由,數度拒絕了天子。

王錫爵恪守禮法,數度拒絕內閣大學士的延攬,每拒絕一次,反而聲望更隆重了一次。朝堂上清流對王錫爵也很敬佩,認為論持身之潔、嫉惡之嚴,無人出王錫爵左右。

現在滿天下的官員,讀書人都希望他能復出入閣,執宰天下,所以王錫爵實可以稱得上身負時望。

二月的江蘇太倉,已是春風度來,萬物復蘇。

太倉自元開漕糧海易后,已成萬家之邑,弘治十年時,蘇州府割昆山、常熟、嘉定三縣地建太倉州。

太倉之地,人物錦繡,大官名士層出不窮,民間也是讀書成風。

王錫爵居所就在于太倉城城廂,王家乃簪纓之家,宅院氣派非凡甲于太倉。

這一日兩頂轎子落在王宅門前,轎簾一掀。

一位氣度清貴的老者走下了轎子,此人正乃當今文壇盟主王世貞。

王世貞也是太倉人,另一頂轎子坐著則是他的弟弟王世懋。王世懋也是當今名士,進士出身官至南京太常寺卿,擅詩文,只是名氣不如其兄。

太倉王氏,若敘淵源乃瑯琊王氏支屬,放在晉漢時那就是頂級門閥,到了明時,太倉王氏也以衣冠詩書著稱于世。

而王世貞,王世懋就是其中翹楚,而王錫爵則與這兄弟二人同姓不同宗,他出自太原王氏,也是昔日五姓七族高門。

王世貞,王世懋二人抵時,王家下人立即通報,不久王錫爵之子王衡出迎。

王衡生于其父中榜眼時,當年張居正奪情時,王錫爵惡心了張居正一把。

王衡作了一首和歸去來辭,請他父親回家。王錫爵當時拿著兒子的手書,對眾翰林同僚說,吾不歸,將為孺子所笑。

當時王衡不過十四歲,已是名滿天下,并以詩文著稱。

王衡持后輩之禮見過王世貞兄弟二人后,王世貞對他弟弟一面介紹,一面調笑著道:“此王家之千里駒,可惜其父名氣太大,才華為門第所掩。”

王衡聞言笑了笑道:“這么說,世伯的公子,也與我有一般之苦惱了。”

王世貞二人都是大笑。

王世貞負手道:“犬子焉能與你相較,當世后輩才名與你并稱者寥寥無幾。”

王衡笑著道:“余子也就罷了,不知世伯眼底,小侄比你的門生林三元如何?”

王世貞聞言笑而不語,王世懋知王世貞不說的意思。不過他不忍拂同鄉青年才俊的面子,當下道:“林三元的詩文,一定不如你的。”

王衡點點頭也不謙虛,王世貞道:“汝父何在?”

王衡答道:“正在見一位老友,兩位世伯這邊請。”

說著王衡將二人引至后院。

這王家的宅子很大,江南園林嘛,山水縈繞,亭臺樓閣,仿佛如人間仙境。

王衡帶著二人來至一處碧湖邊。

但見春風吹拂湖面,湖旁雅軒里四面簾子高高掛起,山水亭湖之間,但見王錫爵穿著素凈的道袍,發髻用木簪定住,正在雅軒里烹茶待客,好似神仙中人。

王世貞,王世懋望去,但見王錫爵高坐上席,而來客雖坐于客位,但居臥如常,絲毫也沒有顧及尊卑的意思。

王世貞不由問道:“這來人是誰?居然可與荊石公平禮?”

王衡冷笑道:“聽說是海鹽來的舉人王文祿,但因為是家父故友,故而才這般托大。”

王世貞道:“荊石現在雖是在家守制,但當今天子是要招其入閣。服闕之后,即身居揆地,縱然來人是他舊友,如此也非禮也,傳出去恐為官場中人笑話。”

王世懋搖了搖頭道:“我卻以為荊石大有古風,此乃老友窮達之不拘套者。”

不久來客告退,王世貞二人來至軒中,王衡離去。

三人見禮后,各自入座,說說笑笑談及舊事。

正在這時,王衡又來至軒里道:“司禮監秉筆太監陳矩,南京禮部郎中李三才在門外求見!”

王世貞知李三才乃是王錫爵的門生。

而且不是一般的門生,王錫爵曾數度對外人說過,自己這么多門生里,以李三才最為得意。

王錫爵對李三才的器重,就猶如申時行對林延潮的器重一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