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八百九十一章 貪財好貨

八百九十一章 貪財好貨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八百九十一章 貪財好貨

紫禁城,乾清宮中。ξ雜↓志↓蟲ξ

內監正抱著一堆堆厚厚的卷宗,步入乾清宮里。

乾清宮中現在擺放著十幾張桌案,桌案上就堆放著無數這樣的卷宗。

而在一旁內承運庫的掌印太監張速,一副勉強鎮定樣子,指揮著幾十個書手查賬。

當初太祖建國時,十分鄙夷宋朝皇帝設立皇家私庫的做法,太祖時國庫稱為內庫,一共十庫,其中內承運庫主要存放金銀。

但太祖后,他的后世子孫卻是用實際行動打了他的臉。到了正統七年時,戶部設立太倉庫,而內承運庫正式成為天子私庫。

張速提心吊膽,是因為之前報給天子說內庫空虛,沒什么錢了,故而令天子龍顏大怒,當即下令派人在乾清宮里查賬。

而此刻天子卻不在宮里,而是去皇城內教場視察內操去了。

所謂內操就是選太監在宮里授甲操練。

明朝皇帝里最熱衷內操是正德皇帝,后來時停時續。

皇帝是很想設立內操,因為京營士卒的戰斗力實在太差,不足以依靠,同時也有讓自己親信太監掌軍的意思。

但大臣們卻反對,他們認為在皇城里再設立這樣一支軍隊,怕有什么不測,而且也容易使太監權力過大。

不過當今天子向來我行我素,在去年張居正病死后,就開始重建內操。

今年四月,天子從宮中揀選三千名內豎,授予衣甲,于內廷里操練。

養軍隊肯定是要錢的,天子第一個考慮肯定是這筆錢不會從內承運庫里出,而是伸手向戶部。

天子先要太仆寺配三千匹戰馬,然后又是獅子大開口要錢。

戶部尚書張學顏明確表示,沒錢,馬也不給,同時奏請停內操。天子不聽同時命戶部每年加芻料銀七萬多兩,最后一共從戶部每年劃走三十萬兩之數。

于是言官們不干了,給事中孫世禎,阮子孝,道御史田一麟,郭惟賢,潘惟岳,譚希施陸續上表要天子停止內操。

當即天子大怒,上諫的御史要么罷官,要么奪俸。

另一個時空的歷史上萬歷在言官彈劾下,終于停了內操,但馬卻不肯還回去,繼續養在內廷。所以從戶部劃走的這筆錢沒停下來,戶部沒錢被迫向各省攤派。

這筆錢天子就這樣一直領了十幾年,按理說三千匹馬這么些年沒剩下多少匹了。于是言官上表請皇帝查實馬匹匹數,裁減草料錢。但萬歷不肯,繼續堂而皇之地虛冒馬匹,不肯戶部裁減費用。身為堂堂天子,竟帶頭吃起了空餉,更坐實了萬歷貪財好貨的名聲。

身為內承運庫的掌印太監,張速自然知道當今天子有多么貪財,若是被他知道內庫現在剩下這點銀子,恐怕一會他就慘了。

這時一聲'陛下駕到',令張速額上冷汗頻出。

但見天子穿著一身戎服,滿頭是汗的回到了乾清宮中,顯然不僅視察內操,還騎過馬了。

天子前后左右一堆太監服侍。

但見天子對秉筆太監等數人道:“朕當今方知毅皇帝在時為何那么喜歡騎馬射獵,其中自有樂趣。”

一旁太監笑著道:“陛下內操,也是觀以武事,如此是居安思危,以示邊臣的道理。”

天子龍顏大悅笑著道:“說的好,立即把張宏,張誠叫到暖閣來!”

到了殿里,天子掃了張速一眼,張速欲說話,但天子理也不理,直接步入暖閣更衣。

天子更衣后,司禮監掌印太監張宏與張誠二人陪著。

即有太監捧著奏章上前道:“陛下,世襲黔國公沐昌祚有云南邊事上奏!”

天子坐在龍椅上一趟道:“念!”

司禮監掌印太監張宏取過奏章讀起:‘緬王莽應里素懷不臣之心,窺視云南……萬歷十年冬,莽應里命叔父猛別、其弟阿瓦,連同漢人岳鳳,岳曩烏,土司罕虔,刀落參,分道入寇,攻打雷弄、盞達、干崖、南甸、木邦、老姚、思甸各地,燒殺搶掠,傷殘數郡,蹂嗬一方……萬歷十一年春,岳鳳率軍六萬,破施甸,陷順寧,云南眾土官皆叛,其勢有幾十萬之眾,更有象兵,及佛朗機人助陣……’

“……其順寧淪陷,臣已率軍移駐洱海,云南巡撫劉世曾移駐楚雄,并征調漢,土兵馬數萬,參政趙睿守蒙化,副使胡心得守騰沖,陸通霄守趙州,僉事楊際熙守永昌,監軍副使傅寵、江忻協同督參將胡大賓……與緬軍大小十余戰,殺敵一千六白人,斃莽應里叔父猛別,南甸土司刀落參……”

“……今大軍云集,糧草不濟,懇請陛下從貴,川調三十萬石糧秣入滇……若軍糧不濟,賊若反攻,則云南危矣……”

天子聽完黔國公沐昌祚的奏章,眉頭擰成了川字問道:“黔國公忠心可嘉,為我朝世守云南,這一次朕要好好重賞他。但他所請糧秣……內閣如何票擬?”

司禮監太監張宏答道:“票擬上言……云南路途艱險,從貴州,四川二省調糧,實是艱難,命所司部議……”

天子怫然道:“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若前方無糧,如何打戰?”

天子于殿中踱步走了幾步又問:“云南巡撫劉世曾可有本上?”

一旁張誠立即去奏章堆里找了一番答道:“陛下,劉世曾有本。”

“速速拿給朕看!”

張誠遞上后,天子夾手取過奏章,但見云南巡撫劉世曾奏章上寫至……

“……臣劉世曾與黔國公率軍分駐洱海,楚雄后,緬軍不敢深入……江頭城外有大明街,閩、廣、江、蜀居貨游藝者數萬,而三宣六慰被攜者亦數萬,內奸岳鳳聞天兵將南伐,恐其人為內應,與其子舉囚于江邊,縱火焚死,棄尸蔽野塞江……”

混賬!

天子見叛軍將漢人以及當即百姓盡數屠殺于江邊,并縱火焚燒之事,不由大怒。

“……平定叛軍,需用猛將,南京坐營中軍劉綎,武靖參將鄧子龍皆有萬夫不當之勇,其下兵卒驍勇善戰,臣請陛下調至云南助戰……另請戶部撥給兵餉一百五十萬兩,以備軍用……”

天子邊看邊念,眉頭皺了更深。

張宏知天子是為錢的事發愁,給張誠使了個眼色。張誠當下寬解道:“陛下,聽聞這武靖參將鄧子龍雖年近六十,但卻有廉頗之勇,還有這南京坐營中軍劉綎所使用的鑌鐵刀重達一百二十斤,他在戰馬上能將刀輪轉如飛,若是他們二人在,蠻夷必定望風而逃。”

天子沒有理會,直接看下附在奏章上的內閣票擬。

但見小票上寫著,命劉綎為騰越游擊,鄧子龍為永昌參將,各率本部軍至云南助戰。

天子點點頭對張宏道:“依此批朱……等一下,內閣為何沒有提軍餉?”

陡然天子將拳頭重重往御案上一砸怒道:“朕的大軍馬上就要與緬軍決戰了,但糧草軍餉都未備齊,這戰如何能勝?”

天子一怒,張宏,張誠都跪在地上。

張宏雙手捧著奏章,跪著答道:“陛下,三位輔臣各個都是肱股之臣,但戶部的情況,陛下是知道的,去年蘇松,河南大水,之前云南邊事又支銀五十萬兩,現在實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天子怒氣稍歇,他見張宏年紀一大把還跪在地上,也覺得方才自己不對道:“朕知道,但是戶部還未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就是有一般大臣不肯給錢。先讓戶部部議,能湊多少是多少……”

張宏道:“是,陛下,可是朝堂上有些大臣對陛下用兵頗有非議,兵部主事李坦上奏言,天子治理天下,威服萬邦,在德不在險。云南世代蠻夷之地,昔日太祖雖平之,但蠻疆險遠,易動難馴,降了又叛,叛了又降,用兵討之,有傷天和,且勞師費餉無數。倒不如請陛下對內修以仁德,對外效仿交趾,于當地設宣撫司,漢官兵馬皆退回……”

“此賣國之言!”但見天子從案上拔出了劍厲聲道,“什么叫世非漢土?”

“天福三年,石敬瑭賣國將燕云十六州割讓給契丹,洪武元年,太祖命大將軍徐達率師北伐中原,幽云收復,隔了整了整四百三十年。”

“天不亡漢室,降下太祖如此雄主,逐元人于漠北,復華夏之衣冠!若依這這位李主事的說法,幽云丟了四百三十年,太祖就不要收服?那么朕現在腳下踩著的就是蠻夷之地!”

張宏,張誠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年少的天子怒氣沖沖的按劍于暖閣內。

有明一代的君王都是如此,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當今天子雖有不少缺點,但論骨氣二字,卻是沒有丟先祖的臉面。

“內承運庫查得如何了?讓張速進來!”天子問道。

這時跪侯在門外的張速進入暖閣叩了三個頭,向天子遞上賬本。

天子掃了一眼不由道:“怎么這么少?”

張速連忙叩頭道:“陛下,確實只有這么多了。這幾年太后,潞王,武清伯都有從內庫中撥錢,實已沒有多少了!”

天子將賬本丟在金磚怒道:“這幾年,你就是這么給朕當的家?內庫就這么多錢,朕怎么撥給前線打戰,讓將士效命?”

說完天子飛起一腳,踹在了張速的頭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