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八百八十五章 官員與百姓

八百八十五章 官員與百姓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八百八十五章 官員與百姓

總不能是林司馬所殺,這一句話說完,眾官吏們也是當作笑話來聽。

但一人忽道:“那你們以為,誰能殺馬玉?誰又有這膽量敢殺馬玉?”

“對,殺馬玉之人是誰?除了林司馬。”

“請教大參?”

眾官員都看向二堂上,那緋袍官員皺了皺眉頭道了一句:“哪那么多啰嗦,是林司馬,不是林司馬殺的,又有什么不一樣嗎?”

說完緋袍官退入二堂內,馬玉死了,但要事還沒商量完呢,他哪有心情與他們分說。

轟地一聲二堂大門倏然合上。

但對方留下這一句話信息量很大啊,但無疑確認了馬玉之死與林延潮有關。

官兵默然將白布再蓋至馬玉頭上,然后抬起擔架,眾官吏們看著剛來河南,威風八面,聲勢赫赫的馬玉,就這么沒了命,然后就血水這么一路滴溜抬了出去。

“殺得好!”

“不錯,除了林司馬還有何人?”

“我還是不敢相信。”

“可是馬玉的尸首,你也看見了。”

“宮里中使之所以橫行無忌,是因為王法不能殺他。但若不畏王法,殺了又有何妨?大不了償命而已!”

“說的好,林三元死都不怕了,還怕王法嗎?”

眾官吏們七嘴八舌大概將事情輪廓概括出了。

“快,立即將此事告訴其他同僚!”

“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方才戴大參沒讓我們不可聲張,換句話說,就是可以聲張。”

“我們可以聯絡河南的官員,士紳,聯名向天子上書,懇請赦林司馬無罪!”

“林司馬可以為我們百姓殺一豎閹,那么我們百姓又為何不能上書向天子求情呢?”

“天日昭昭,絕不可讓好人蒙冤。”

“就算是天子再怒,也要顧及民意。”

“說得好,書云,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所謂天意即是民意,天子是圣君,必會以民意為重。”

“走,我們將此事散布出去!”

說話間,眾官吏已是有了決議,不少人已無意再等,將消息傳了出去。

眾人行走帶風,各個面上都是堅毅之色。

數日之后,各府沸騰!

而此刻官員們卻是另一個想法。

正如林延潮方才在堂上所言,他所意不在于殺一個馬玉,而在于璐王就藩。否則殺了一個馬玉,還會再來一個馬玉。

對于璐王就藩,眾河南官員議定,請璐王就藩王府改在原先建好的湖廣衡州府的藩邸。

要知道湖廣衡州府的藩邸,是張居正當國時,由工部尚書曾省吾親自督建的,完工后造價達百萬兩銀子之巨。

當時衡州府富庶,天子也是有意照顧璐王。

哪知后來璐王上本說衡州府離京師太遠,不能咫尺天顏,所以改在河南就藩。而當初建好的,達百萬兩之巨的藩邸,是說不要就不要了。所以堂上河南官員的一致意見是,你璐王給我滾回去湖廣去。

另外就是藩田一事。

璐王要一萬五千頃,然后又討取景王藩產,抵數萬頃之巨。

河南官員一致上書,言當時明初時,親王歲俸外,不過千頃。

之后封親王,雖然歷代天子多有偏私,多給了一些,但都是幾千頃這樣的范疇。

但璐王竟給到幾萬頃,簡直上升了一個數量級。所以河南官員言,只能給田千頃,不能再多了。

小縣田畝大概兩三千頃,大縣七八千頃,小府一兩萬頃,大府也不過三四萬頃,潞王藩田等于一個大府的田畝了。

這藩邸,藩田不過是一二,還有三,就是河南的祿銀。

萬歷十一年時,河南祿銀達到二十六萬八千四百兩,而河南一年稅折銀約在一百五十萬兩。

也就是說河南一省近五分之一的稅入,都養了宗室子弟。以后璐王就藩還要添一筆錢。

但就算如此,一個省五分之一的稅入,仍是養不了這些藩王,因俸米太微薄之事,這些宗室動則聚眾鬧事,在楊一魁就任前,周王府的宗室剛剛圍攻了河南巡撫衙門,把堂堂巡撫堵在大門里都不敢出。

所以河南官員向天子請旨,將河南宗室祿銀定為永額,不許加派。

這話怎么理解?

就是錢就這么多,你們藩王自己拿去分,幾年,幾十年以后你們朱家子孫再多再多,我們也只拿這么多錢。否則朝廷稅賦就那么一大塊,但宗室子孫一直增加,你們以后不是要吃垮整個河南。

朝廷哪里養的起你們?

這些上書都是官員們一致議定的,這些事也不是沒有人提過,萬歷七年時,張居正就是上奏朝廷,說國家財政有限,然宗室生齒無窮,以天下稅賦給之,尚不能足。又何況朝廷經費,九邊之用。

朝廷數次裁撤宗室俸銀俸米,現在親王只是領郡王的祿米。

如嘉靖四十三年朝廷決定將郡王,將軍折七成,中尉折六成,郡縣主,郡縣鄉主折八成,而親王也減俸,少者五百石,多者兩千石,當時算了一下,覺得可以了,算是為了朝廷減輕了不少負擔。

但沒有想到,二十年不到,才剛剛減的祿銀又不夠了。為什么?因為宗室人口暴漲!

萬歷七年時,宗室人口玉碟在冊的,已經有一萬五千人之多。

明朝宗室給銀,其實不如清朝宗室,但是這時明國立國已久,宗室實在太多,宗室里窮的窮死,甚至當乞丐,而富的卻富的流油。明朝財政收入,人口數量也不如清朝,所以宗室之害遠過清朝。

而在財政上,明朝文官張居正,高拱等以及不知多少官員們,拼著烏紗帽不要,前仆后繼拿宗室祿米,天子內庫說事,以此攻擊皇權。皇帝卻覺得爾等士大夫,士紳免稅,官商勾結,屁股也不干凈,居然還有臉說朕的親戚和朕的私房錢。

裁撤宗藩俸銀,是文臣們議過不知多少次的,眼下河南省眾官員又提了出來。當然爭議也不是沒有,一波波的討論從二堂里傳出,官員的意見也并非那么統一。

“步子似跨得大了點,此三事條陳一上,怕周王以及河南的宗室都會反對。”

“誒,只是定以永額,不再加派,又不是不給他們錢,其實今日不說,以后也要說,我們河南一省早已給不起錢了。”

“我倒覺得太難,不如請天子再如嘉靖年那次,裁減宗室俸祿。”

“裁減沒有用,就算今年再裁減一半,這一次不用十年,又得裁減了,還不如一勞永逸。”

“此事以往朝堂諸公,不是沒提及過,正好乘此良機,一起給提了。再聯絡本省在籍京官,一并上書,定能成事。”

辜明已默然坐在堂上,聽著身旁嗡嗡作聲,一旁官員都已是在草議上署名簽好。

他神色倒是平和,從馬玉方才身死后,他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

有的官員譏諷道:“辜府臺,是不是不支持?方才你可是站在馬公公一邊啊?”

辜明已臉色沉痛道:“這位大人對我辜某有些誤會了,辜某只是揭露付知府與林同知貪污之事實,此乃職責所在,但于璐王就藩河南之事,是一直是反對的。”

“馬玉此賊殘暴虐民,人人恨不得得而誅之,此人身死,辜某唯有拍手叫好,豈有與他同流合污之理。對此辜某只有一句話,殺得好!”

言談之間,辜明已慷慨激昂,竟把方才譏諷的官員說的無言以對。天下竟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眾官員不由都在心底大罵。

辜明已是一個很能識時務為俊杰的人,當下二話不說,也在草議上干脆利索地簽下自己的名字,投筆后道了一句:“于義一事上,辜某不敢為人后!”

辜明已行禮后,揚長而去。

次日,承宣布政使司司獄司。

因為巡撫衙門不設有大牢,所以林延潮打死馬玉后,就被轉押至布政使司司獄司。

而馬玉死后,他的那些馬仔也都被關進了司獄司里。

現在司獄司的幾位牢卒垂手站在一旁,而林延潮坐在一張幾案前,正提筆寫著一封奏章。

而臨近的牢房里,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一聲一聲十分凄慘,簡直令人心酸落淚。

一旁的牢卒見林延潮的筆微微一停,當下怒著對外面喊道:“怎么了?不會小點聲嗎?都給我堵住嘴了,再打!”

“是。”

頓時牢里清靜了。

那牢卒賠笑道:“司馬老爺,乃天上的文曲星,竟與這干人同居一處,實在是委屈了。”

林延潮問道:“這些人都是馬玉的爪牙?”

“是,就是這些畜生,干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弟兄們也不給他們客氣。若不是司馬老爺,這些人還要造多少孽。待問完口供后,咱們就遞到天子案頭,讓圣上知道那馬玉在咱們河南干了多少壞事!”

眾牢卒們紛紛點頭。

林延潮不置可否繼續寫自己的奏章。

就在這時司獄司司獄走進門來。布政司司獄司司獄雖只有從九品,但也是流品官。

他走進屋來,端著架子左右環視了一番,然后對林延潮道:“開封府的辜府臺預備提審林司馬,請你跟下官走一趟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