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八百四十章 鄭伯克段于鄢

八百四十章 鄭伯克段于鄢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八百四十章 鄭伯克段于鄢

周通判先放而后抓,此事令林延潮震怒。

這若傳出去,很損林延潮的名聲的,因為林延潮當初是'收了錢'的。拿了錢就要給人辦事,這是天經地義的,丘橓如此出爾反爾,實在令林延潮顏面掃地。

陳濟川向林延潮道:“老爺是否立即去見都憲?”

林延潮道:“也好,我正要討個說法,立即更衣。”

林延潮更衣后,正欲出門卻停下腳步。

陳濟川問道:“老爺,可是有什么疑難?”

林延潮道:“丘橓敢出爾反爾,那也料到我會動怒,上門找他要說法,他必已備下說辭。如此上門也是無益,只是討個沒趣,要不回人來。”

陳濟川聞言立即對外面道:“不要備馬車了。”

陳濟川隨林延潮重新回到簽押房。林延潮向陳濟川問道:“你看丘橓此舉欲何?”

陳濟川垂下頭道:“都憲可是正二品大員,小人如何敢揣測?”

林延潮點點頭道:“我倒是有點明白了,看來他又是要將此御史被刺案,辦成如張江陵那般的大案,株連者眾。”

陳濟川道:“這……這不是吧。”

林延潮道:“御史被刺之案,雖說尚有細節不能確認,但已是明晰了。當初御史來此查案,發現了河南官場上,于河工上偷工減料,以致大堤沖垮。于是御史準備上告朝廷。管河同知得其仆回報,與御史談判不成,故授意其仆刺殺于他。”

“刺殺之后,前歸德府知府,命仵作假造御史自殺之相,然后呈報朝廷。其間河南道藩司,臬司,以及本府不少官員,或者知情或半知情,不上舉也罷了,還隱瞞此事。最后以御史自殺之實,稟告天子。這就是此案首尾。”

陳濟川聞言駭然道:“那應怎么辦?”

林延潮道:“此案要破不能,如何審有三等辦法,大辦,中辦,小辦。”

“所謂小辦,就是將包庇的前歸德府知府,以及殺人的管河同知問罪,即可向天子交差。”

陳濟川道:“此太便宜了,其他貪贓枉法之官員了。”

“所謂大辦,就是將一系牽涉其中官員,凡在御史被殺之事上知情,隱匿不報之官員,在河工上貪污,盡數拿下問罪,如此不僅是原先的知府,同知二人,半個河南官場都要牽涉其中。”

陳濟川又為難道:“這官員都抓了,那讓誰來當這官。”

林延潮道:“還有中辦,雖說眼下前管河同知還未押解上京,但其背后多少有河道衙門指使。而且河工上下出了這等弊案,河道衙門監督不利就是首罪。”

“所謂中辦,就是抓河道總督李子華,河道衙門上下一干問罪。”

陳濟川道:“抓一個二品大員,既能震懾官場宵小,也足以對天子交差了。不知老爺之意是如何辦?”

林延潮苦笑道:“老爺我哪有什么意思,輪不到我來作主。當然是以首輔之意,馬首是瞻,我立即給元輔寫信稟告此事。”

數日后的一個半夜。

陳濟川手持燭火敲林延潮的房門,口稱京里來人。

林延潮搖了搖頭,心想申時行的人來的真是會挑時候。

林延潮生怕驚醒了淺淺,躡手躡腳起身,然后披衣至外間。

燭火下,一名穿著青衣的仆人侯在階下,一言不發地給林延潮遞上一封書信。

林延潮拆信閱之,但見信上寫著幾個字‘鄭伯克段于鄢’,正是申時行的手跡。

林延潮閱信后,對申府仆人道:“下去休息。”

又對陳濟川吩咐:“好生招待。”

然后林延潮回到了書房,見‘鄭伯克段于鄢’,當下從書房里取出春秋左氏傳來。這鄭伯克段于鄢乃春秋左氏傳中的名篇,林延潮有過目不忘之能,早已是爛熟于胸,但仍取書閱之。

這段故事說的是,鄭莊公與共叔段乃武姜所生。武姜偏愛弟共叔段,但最后鄭莊公卻繼承王位。

武姜請鄭莊公封京邑給共叔段,大臣們反對,認為會助長共叔段勢力,鄭莊公卻答允了。

共叔段誘使鄭國兩地叛變歸屬自己,大臣們勸鄭莊公要興兵討伐,鄭莊公繼續縱容其弟。

之后共叔段修兵甲馬車,準備偷襲鄭國,武姜為內應。這時鄭莊公對大臣們可以討伐了,于是一戰擊敗了共叔段。

春秋有微言大義,褒貶之用,鄭伯克段于鄢,一個克字說明鄭伯破共叔段之戰,并非兄弟相殘,母子反目,而是附和禮法,大義。

林延潮將文章閱畢思索片刻,已是了然,然后寫了一封信命申府仆人立即交給申時行。

然后林延潮輕車簡從去見丘橓。

林延潮見丘橓時,但見這位古稀老者,在燈下寫著卷宗,一旁侍者端上食案,但見除了一碗粟米粥,一碟小菜外別無他物。

林延潮見此不由斥道:“爾等怎生照顧?都憲,一夜沒睡,勤于案牘,你們怎敢拿這些粗劣之食給都憲食用。”

林延潮斥了幾句,侍者瑟瑟發抖。

丘橓卻道:“林司馬,是老夫如此吩咐他們的。”

說完丘橓對侍者道:“退下吧!”

“是!”

侍者放下食案小步退離。

丘橓將卷宗合上,然后端起碗,喝了一口粟米粥,再夾了一小塊蘿卜放入口中。

咀嚼之中,丘橓臉上露出了釋然的神色。

丘橓道:“老夫年少家貧,一年難得幾次吃得飽飯,祖父見我有讀書之資,舉族供之。當初縣試時,家母就給我煮了一碗粟米粥,帶入考場時,吾不慎將粥撒了,結果老夫是餓了一日,考完了縣試放榜,老夫名列儒童第一。”

“當時是老夫第一次去縣城,城門未開,一伙入城者燃柴圍坐取暖,唯獨老夫不動。眾人問老夫的腳冷嗎?老夫回說,固然寒冷,但誰叫他乃是足乎?”

林延潮道:“下官對都憲欽佩之至,敢問都憲為何對本府前糧捕通判,為何放而又抓?”

丘橓道:“你消息不甚靈通,比老夫預計晚了幾日方來質問。當初老夫本就沒想放人,不過試試爾與周通判有無勾當,故而縱之!”

林延潮幾乎破口大罵,丘橓設局連自己都想抓,幸虧當日自己沒有把周通判的錢納入自己囊中,而是上繳朝廷七成。

自己本以為與丘橓還算有些交情,但他卻是一點人情都不講。若非自己幫忙,他能破得了這御史被殺之案嗎?

丘橓不以為意地道:“老夫既當面說出,就是不會拿此事追究你。你無需介懷。”

林延潮道:“周通判雖是知情不報,但并非大罪,既是拿錢買命,不如放他一馬?”

丘橓正色道:“若是各個貪官,都能拿錢買命,那么任上大貪特貪就好,何必畏國法之威。此糊涂之言!”

“那此案都憲準備怎么辦?”

丘橓拿出一單子道:“老夫準備按此上奏天子,你看過后,若無異議,可在后列名,事后可算你大功一件,不過就算你不署名,老夫也不會強迫。”

林延潮看了單子后,驚道:“一百二十五名官員?上至二品河道總督,下至九品承運庫使?這請恕下官不能簽。”

丘橓冷笑道:“林司馬,你膽氣哪里去了?當初上諫二事疏時,那等錚錚鐵骨呢?不惜得罪太后,潞王,觸怒天子,也要將六百萬銀子討回的氣魄呢?”

“區區一百二十五名官員就叫你膽顫了嗎?實在是叫老夫失望。”

林延潮被丘橓說得一愕,這完全是兩回事啊:“當初下官所攻訐不過太后一人,但丘都憲卻是百人啊!你要將半個河南官場都清之一空,就不怕千夫所指。”

丘橓正色道:“縱使千夫所指,老夫也當以此一身當之家國!為官豈可博長厚之名而枉法。人臣之義,事不避難。難而避之,誰為朝廷但此任者?”

“昔齊威王烹一阿大夫,封一即墨大夫,而齊國大治。今日老夫就以這一百二十五名貪官烹之,而我大明之江山可立治矣!”

丘橓全然沒有一句,將林延潮的話聽進去。

林延潮將單子放在案上道:“都憲之言,下官不能茍同,敬將此單奉還。”

“慢著!”

丘橓一語而畢,六名錦衣衛進屋。

林延潮見此道:“都憲此是何意?”

丘橓面無表情地道:“林司馬涉大案,乃辦案之重要官員,為免御史被殺之事重演,老夫派錦衣衛貼身保護你,一食一坐即必須有人跟隨。”

“丘都憲,信不過下官?竟要軟禁下官。”

丘橓捏須道:“林司馬多慮了。老夫一生所行所為之事,皆俯仰無愧,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林延潮冷笑道:“好一個對得起天地良心,敢問丘都憲對得起張江陵么?”

丘橓肅然道:“此事朝廷早有定案,你為何又問?”

林延潮道:“丘都憲說張江陵貪污兩百萬兩,為何最后只搜出二十萬兩?張江陵之長子于獄中自殺,又如何解?”

丘橓道:“那是因為張家早聽到風聲,將銀兩私寄于曾省吾,王篆家中。至于張敬修自殺并非老夫本意,所謂‘求其生而不得,則死者與我皆無恨’,老夫處置張府之事,件件得宜,而死者不可復生,汝為何贖伯仁由我之罪乎?”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