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八百二十九章 你敢陷害我

八百二十九章 你敢陷害我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八百二十九章 你敢陷害我

方進,方參政,或者是方世叔,籍貫南直隸人,與申時行乃同鄉,另外與自己老師王世貞相善。

故而方進這一句自己人,還真的是。

林延潮聽過這位方世叔的傳聞,方進年少以詩文著名,后結交王世貞,也是天都詩社中一員。

這位方世叔平日最大的雅好,就是修仙!

沒錯,大家沒有聽錯,方參政就是修仙黨的一員。

萬歷時江南讀書人修仙成風,當時風傳有一個龍沙讖,說得一千余年后,會有八百地仙降世平亂,屈指一算這八百地仙降世的年頭,正是萬歷年間。

于是不少讀書人都覺得自己乃,平日沉迷于修仙,不可自拔。

這龍沙讖信眾不僅有普通讀書人,甚至包括了不少朝廷大員,大才子,如王世貞,屠隆,馮夢龍,高攀龍,徐渭這些名字如雷貫耳的人物,都是修仙黨的一員。

甚至王錫爵這等大牛人,竟也是信徒。

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林延潮知道,如他當官當得久了,官當得越大,心底忌諱就越多,內心就越敏感,對于鬼神之事不免篤信。

方真人從容地坐著。林延潮不免覺得對方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樣子。

方真人呷了一口茶,他雖是修仙,但談話很實際:“賢侄此次你擔的干系不小,竟為巡按御史得知,要不是如此,我看在汝默兄面子上,也當替你按下此事。”

林延潮道:“這河工料場被焚不過一日,怎么會這么快傳到巡按的耳中。據我所知,眼下科道與恩師不睦,是否有人故意拿此作文章,不利于恩師。”

方真人肅然道:“賢侄,你的猜測,不是沒這個可能,但以我之見,你是多心了。科道膽子再大,也不會拿事關幾萬兩河工銀之事做文章來害你。揣測有人要害你,于你現在并無好處,倒不如想如何補救。”

“就事論事,河工料倉被燒,你難逃其責。當今之計,你應先補上這一次河工大料之損失,然后方能堵住悠悠眾口。”

沒錯,河工之事出差池,如何處罰,官場上有明文。

若官員修堤一年內,河堤沖決,那么官降三級。

一年外出事,停俸督修,直到河堤完工,方可開復。

若其他出了差池,如這一次河工料場出事,那么承建官員則需賠付,官員出四成,朝廷出六成。

林延潮沉吟道:“可是這河工大料值數萬銀子,之前還是賒欠,這又要買新料,府里沒有這么多錢。”

方真人微微一笑道:“辦法也不是沒有。”

林延潮道:“還請世叔教我。”

方真人笑著道:“賢侄,現在哪個官員還自己出錢,還不是拆東墻補西墻,或者寅吃卯糧。賬面上一挪,大不了拉下些虧空,你現在兼署府事,操作此事再容易不過了。”

“只要你能賠付四成,我在上面替你說一說,此事就可以揭過了。”

林延潮道:“可是眼下府里的賬上,虧空就已是不小了。”

“前任知府拉下的?”方真人皺眉道,“這可就不好辦了。賢侄,我最多替你補一萬兩的虧空。但其他的你要自己想辦法,總之一句話,桃花汛馬上來了,不管之前大料損失多少,府里欠下多少錢,這修堤不能停。”

“否則巡按御史先拿你問罪,再拿我問罪,到時我們倆烏紗帽都保不住。我可以掛冠而去,回山修道,過閑云野鶴的日子。但你卻是不行啊。”

林延潮知道方真人已是盡最大努力了幫自己忙了,當下謝過道:“世叔如此相幫,只是令小侄銘感五內。”

方真人點了點頭,當下道:“也好,你先退下想辦法,我有些倦了。”

說完方真人手中捏了一個法訣,雙眼一閉,盤膝坐在榻上。

林延潮不敢打攪,出了屋子,外周自己的心腹黃越,以及孫承宗,丘明山一并上前。

黃越道:“司馬,下官無能,下官已是想盡辦法,但那幾家料商無論如何,都不肯再賒大料給我們,并堅持秋后拿到料款。”

林延潮心想也不能怪別人,上一筆錢自己還沒付,眼下自己又有被罷官奪職的風險。這些料商斷然不肯再賒大料給自己。生意沒有這么做的。

“還有眼下本府蘆葦柳樹都已是燒盡,若堤上要重新開工,現在就要立即從鄰府采買。”

一事一事迫在眉睫,方真人說的沒錯,大料被燒,河堤上五千民役被迫停工,僅是人工費一日就要去多少。

究竟誰燒得河工大料,不是追查的時候,眼下當務之急是要修堤之事不能停下來。

正說話間,門外稟告河道賈貼書已至。

林延潮冷笑,這事眼下連河道衙門都知道了。

賈貼書一至即問道:“林司馬啊,你怎么如此不小心!”

“怎么賈貼書也聽說了?”

賈貼書哼了一聲道:“那還不是,我正在對岸的單縣視察河工,但今早就得知此事,眼下連山東的官場都知道了。眼下不是說你的百里縷堤能否修好,能保住今年大堤不被河水沖決,就已是萬幸。你要我怎么向河督交代?”

林延潮道:“請賈貼書回去稟告河督,此事林某自會給他一個交代。”

“交代?”賈貼書冷笑道,“怎么交代?眼下大堤上已是停工了,這桃花汛還有一個月就來了,若是你不將堤修好,大水沖了歸德府怎么辦?”

“這責任是你來擔,還是我給來擔?或者你要河督來當?”

賈貼書疾言厲色,其中敲打之意已是很顯然了,他曾經過這一套拿下過很多官員。哪怕對方是氣節清厲的清官,也沒有不就范的。

林延潮聞言拱手道:“那自是不敢,那還請賈貼書教我一個法子。”

上鉤了,賈貼書如此心道,但面上卻嘆了口氣道:“林司馬,我也是有心幫你,之前你若是肯聽我的,在河道衙門那拿河工大料,那么就算大料不幸被燒了,今日看在我的面子上,那邊也不是不能再給你賒料,但眼下卻是難了。”

林延潮聽出弦外之音問道:“那賈貼書可否再幫我一次。”

“恐怕是晚了!”賈貼書端起架子道。

林延潮放下身段道:“若是事成,這小弟與賈兄感激不盡。”

賈貼書故意為難了一番,然后道:“也罷,誰叫我與老弟一見如故了。不過料價起碼要比原來要再加三成,如此我方可試著與那些商賈說一說。”

“林老弟,你別嫌貴,眼下沿河各府縣都在興河工,料物正緊,除了這家,這沿河沒一家商人肯賒你的賬。”

“話是這么說,但本府這里還欠著料商幾萬兩銀子。賈兄這里又這么貴,本府哪里來的銀子?可否便宜一二?“

賈貼書冷笑著道:“沒有錢就欠著,但一文錢都少不得。眼下大明朝的地方官哪個不拉虧空的?再不行,還有一條狠計,就看你林老弟下不下得這手。”

“什么狠計?”

賈貼書道:“你這一次不是虧著幾戶料商的料錢,你身為地方官找個由頭將他們抓起來,將錢給賴掉,若他們不就范,定個罪賠他們個傾家蕩產的。”

林延潮聞言哈哈大笑道:“先是趁火打劫,再來個謀人性命家產,真是好一條狠計。”

賈貼書臉色一變問道:“林司馬,你這話什么意思?”

林延潮道:“你們原來的料錢就比別人貴了七成,這再貴三成是多少?賈貼書,你還真當我林延潮是官場雛鳥,什么都不知道?”

“你教我此計,既鏟出了競爭對手,又拿住了我把柄,真可謂一石二鳥啊。若我為官不慎,真答允了你,日后唯有聽你擺布,否則連命保不住。”

賈貼書被說中心思,不由臉色一變,他沒料到林延潮如此精明,竟看破了他的詭計。

“真是好心當驢肝!”賈貼書勃然作色道,“林延潮,你沒有救了,等著朝廷責罰吧。我話放在這里,朝廷問罪下來,看看這河南有誰給你收尸!”

說完賈貼書拂袖離去。

正待這時,府衙捕頭入內,與林延潮耳語了幾句話。

林延潮斟酌片刻,看向正跨過門檻的賈貼書,陡然厲聲喝道:“將此人給本官拿下!”

林延潮話音一落,府里的幾名門子二話不說,將賈貼書拿下扭回屋來。

賈貼書憤然,用手指著林延潮道:“林延潮你作什么?你不要命了?連河道衙門都不放在眼底了嗎?”

賈貼書奮力掙扎,但左右之人都是林延潮心腹,哪個肯放。

林延潮笑了笑道:“賈貼書,何必走得那么急呢?既是來了,不妨在舍下多盤桓幾日。”

賈貼書怒道:“我在你這里盤桓什么?放開我,我要回府。”

左右不理。

賈貼書臉上的怒色,已成驚恐,他開口道:“林延潮你作什么,你竟敢拘謹朝廷命官?”

林延潮一曬道:“小小貼書,也敢自稱朝廷命官,在河道衙門行走久了,連自己本分都忘了。本官告訴你,你犯上事了,這河工料倉被燒之案與爾有關,你現在就府衙大牢住上幾日吧!”

林延潮一句話下,賈貼書頓時面無血色,大聲尖吼道:“林延潮,你敢陷害我!來人啊!來人啊!”

“找死!竟敢在府衙重地喧嘩!”

左右之人當下幾個巴掌過去,賈貼書頓時滿嘴是血。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