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八百二十三章 筑堤

八百二十三章 筑堤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八百二十三章 筑堤

見呂乾健跪地認錯,林延潮沒有理會,而是將他冷在一邊。

這時祭河儀式已畢,林延潮來至河邊與眾河工們一并行奠基之儀,然后召集河工訓話。

這一系列儀式,換在上一世林延潮是最熟悉不過了。

但是那時他只是跑腿之人,在基層忙這忙那。身居下位,他不免抱怨繁文縟節太多,很多都是走過場,重形式,沒有實際意義。

可是今日掉過頭來看,位置不同,看法也有了變化。

任何形式,最后都落于儀式感上。沒有一個儀式感,怎么能令人認真對待此事。

唯有慎始方能敬終。

當夜林延潮就住在堤壩上。朝廷沿黃河數里設一鋪,有鋪夫監視河情。

林延潮就住在鋪屋里。

到了半夜,林延潮仍在批改公文,陳濟川入內給林延潮端了壺茶道:“老爺,這商丘知縣還跪在外面呢。”

林延潮聞言點了點頭,當下道:“讓他進來。”

當下陳濟川將呂乾健引入屋里。他一副凍得鼻青臉腫的樣子。

林延潮道:“呂知縣,你跪了一夜,有什么話要說嗎?”

呂乾健拱手道:“司馬,是下官錯了。下官想了一夜來向司馬認錯來了。”

“呂知縣錯在哪里啊?”

“下官兩榜進士出身,卻因三甲出身,只能外任親民官,在這商丘縣知縣一任六年,上有強勢知府,事事不能做主,好容易知府走了,下官這一次不免擅作主張,未經請示司馬。”

“若是這些話,呂知縣可以走了。”

“司馬,司馬,還有一事,數年來下官一直與開封府名妓小桃花相好,但卻苦于無錢給她贖身。一個月前,城中幾位大戶替下官將小桃花贖身,以下官替他們免去田賦,勞役攤派為交換。下官鬼迷心竅,就答允了。”

林延潮呷了一口茶心道,居然還有這等破事。

林延潮道:“你為了一個妓子,就將滿縣百姓給賣了。你知道徭役不均,強行攤派,會令多少老百姓家破人亡嗎?”

呂乾坤聞言露出傷感之色道:“小桃花也是當年大水,家里借了大戶高利貸,被父母賣去妓院。她與下官勸說過,下官也曾愧疚,但已是后悔莫及了。下官這輩子沒對女人動過心,就是家里的妻室也沒有碰過幾次,唯獨對小桃花一片真心……唉,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林延潮聞言差點把茶吐出來,緩了緩道:“你既已知錯,那么打算如何改?說來聽聽。”

呂乾健知自己烏紗帽能不能保住就看這一刻了,他跪下道:“下官為官多年,攢了點銀子,先還給這些大戶,然后立即重新征銀派役,一切按一條鞭法而來。”

聽呂乾健這么說,林延潮點了點頭道:“你行十段錦法已是上報藩司,怎好朝令夕改。”

“如此,本丞替你做主,你回去將銀子退給大戶,然后向大戶征以銀差,給派役的民役以錢糧補助,其他就不必更易了。看在蒲州公的面子上,本丞本也不想為難你。但若再有差池,莫怪本丞不念情。”

呂乾健聽了當下大喜道:“謝司馬,謝司馬。”

捏住呂乾健把柄在手,比趕他走再換一個商丘縣令要好,而且自己這么做還賣了張四維一個面子。

林延潮在堤邊住了一夜,次日天還沒亮,堤內已是一片喧嘩之聲。

林延潮穿上官服,帶著幾名隨從上堤,但見遠處日頭的紅彤彤,照著大河,照著灘邊。

數千名光著上身的漢子,冒著陡峭的寒風,在堤邊干活。

見這這一幕,林延潮心底有等感動。

多難興邦,殷憂啟圣,大河泛濫成災,無歲不肆掠,但也鑄造了河邊兩岸百姓不屈的個性。

林延潮看著這熱火朝天的一幕,心底感慨,而這時卻見黃越從堤下登上堤來。

林延潮點點頭道:“很好,本官一貫起得甚早,但今日你們起得比本官還早。”

黃越聞言笑著道:“有司馬這等能臣在,我們做下官,怎么敢不效命呢?對了,下官要就河工之事稟告司馬。”

林延潮道:“不忙,先告訴本官一會民役早上吃什么?”

以往河工派役,能有一日兩餐就不錯了。有時候大水一起,河工在堤上忙碌,連吃飯都成問題。這也罷了,管理河工官員貪墨導致不少河工連飯都吃不上。所以應役的河工都寧可從家里自帶干糧。

林延潮當初承諾給,修河民役飯食,那標準可是一日三餐,堪稱業界良心。在林延潮看來,這河工修堤,那辛苦更甚于耕田種地,吃得不好可是不行。

黃越道:“今日吃黑面蒸饃,黑面烤餅,一人饃一個,餅兩個。”

黑面比白面差多了,是粗加工的糧食,也是老百姓最普通的吃食。但林延潮這樣做,已經是比其他官員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林延潮點點頭道:“很好,你說說河工的事。這些河灘上的民役都在作什么?”

“是,”說到河工的事,黃越眼睛放光,臉上是神采奕奕,“我們正在整地,這筑堤前要先將地上的草皮除去,在坑坑洼洼之處需填補整齊,民役們方可打石硪。”

“司馬請隨下官一看。”

林延潮跟著黃越來至灘邊,但見這里的民役正埋頭苦干,各個汗流浹背。

太陽一出,照著民役們油光發亮的赤銅色肌膚上,透著一股陽剛之美。

十幾名民役在一大圓石盤的四面穿上繩子。穿好繩子后,八名大漢就各持繩一端。

黃越上前道:“要行硪了,司馬小心。”

林延潮知道這幾百斤大石舉起,很是危險,于是退后了幾步。

但見硪頭咳了幾聲,持硪的八名大漢各自彎腰曲背,手把硪桿,準備起硪。

“我給大家唱兩聲!”

大漢們喊道:“晦呀晦!”

嘿地一聲后,石硪重重砸實在夯土上。

“正月里,正月正。”

眾人跟著道,海揚海。

硪頭又唱,白馬銀槍小羅成。

眾人,晦呀晦!

一十二歲打登州,打罷登州救秦瓊呀!

海揚海!

眾人一呼,三四百斤的硪高高舉過頭頂,然后朝地上的夯土砸去。

每下石硪落地,林延潮都覺得地上震了一下。硪頭喊硪時豪邁,也不時說幾句笑話,惹得眾大漢哈哈大笑,河工活極辛苦,眾人能苦中行樂,就苦中行樂。

眾人邊行硪,黃越邊向林延潮解釋道:“這夯土打實之時,再蓋新土,層層潑水打夯,工部的工程律令有曰,每虛土一尺夯實為七寸,我們打至六寸,最后以錐試不漏為斷。”

林延潮略有所思道:“宋人李誡的《營造方式》有曰,每虛土五寸夯實為三寸,你將一尺虛土打至六寸,而不是七寸,實乃好堤。”

黃越聞言一臉敬佩地道:“久聞司馬博學多聞,連《營造方式》都讀過,不錯,司馬命下官督建的百里縷堤,下官打算只建七尺,雖建得矮,但足夠堅厚上薄下厚,工部的規格是,堤高一丈,則上寬三丈,下寬十丈,我們就造此建堤,絕對萬無一失。”

“只要這縷堤一起,沒有大水時,約束水勢,沖刷河道,束水攻沙,待大水漲起后,河水雖能越堤淹堤,卻不能決堤。別看這七尺縷堤雖矮,但卻擋得住桃花汛,所慮者唯有伏秋大汛。”

桃花汛,是三月下旬至四月上旬

伏汛,是三伏之時,秋汛是入秋之后。

黃河里桃花汛是小汛,而伏汛秋汛乃是大汛。

林延潮道:“也就是說在桃花汛錢,加固縷堤,在伏汛秋汛前,加固遙堤了。”

黃越聞言微微一笑道:“若是如此,不足顯下官之本事。外行人修堤,重遙堤輕縷堤,下官反其道行之,重縷堤輕遙堤。”

林延潮笑著道:“可是縷堤防不住伏秋大汛,最后還要回到加固遙堤來。”

黃越自信地道:“司馬放心,下官打算在縷堤格堤一建好,即在兩道格堤間的縷堤上建一涵洞,引河水灌注落淤;如此堤內洼地即可積淤而為平坦陸地,也可提前收加固遙堤之效。”

林延潮聞言不由佩服,他本以為落淤固堤時待伏秋大汛之后,沒料到黃越改變思路,不是被動防守,而是主動出擊。在桃花汛時放淤固堤,將淤泥導至堤下后,就可在伏秋大汛前筑起撐堤,護住遙堤。

只要落淤固堤一成,自己修建遙堤的錢就可省下不少,全力放在修建縷堤上。眼下河工銀對林延潮的這大工程而言,是捉襟見肘,故而能省下一點是一點。

林延潮與黃越走走談談,這時日頭已高。

河灘邊仍是一片取土行硪之聲。

這時幾十名壯碩的農婦提著裝著黑面蒸饃,黑面烤餅的籮筐來至堤邊。

但見籮筐沉甸甸,蒸饃烤餅如小山般堆著,還有一桶桶湯水。

林延潮走至兩名裝湯的民婦前,拿起盛湯的馬勺往桶里一攪,但見油花和蔥頭在湯水面上翻滾。林延潮親自嘗了一口,有些清湯寡水,他對黃越道:“干苦力活的人,都喜歡吃咸,這湯淡了。”

聽林延潮這么說,兩名民婦都露出了畏懼之色。

黃越道:“下官明白,一定改善。”

林延潮點點頭,然后溫言對兩名民婦:“端下去吧!”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