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八一十八章 河工大計

第八一十八章 河工大計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八一十八章 河工大計

請訪問:

縣丞,府經歷乃是平調,并不是難事,因為是在府內流轉。林延潮向吏部趙文星寫信,請他在一個月內辦妥。

不過對林延潮而言,河工之事在即,那可是等不到一個月。于是他先把黃縣丞調至府里來任職。對于聽話能干的顧主薄,林延潮就推薦他出任縣令。

有了黃縣丞這治河的得力幫手,林延潮頓時心底大定。

從虞城縣回到府衙后,興修河工之事已是迫在眉睫。

黃縣丞向林延潮獻上了河工大計。

黃縣丞的河工大計,說來就是沿著黃河在遙堤內,修建數段合起來百里長的縷堤。

雖說修建縷堤這個計劃甚好,但林延潮覺得此事操作難度頗大,沒有立即答允黃縣丞。

到了第二日,林延潮方來到府衙,就見黃縣丞腋下夾著好幾捆書卷,等候在林延潮的簽押房外。

“子同,這么早?你昨晚一夜沒睡?”林延潮問道。

黃縣丞單名一個越,字子同。但見黃越頂著兩個熊貓眼,卻一臉認真地道:“蒙司馬將河工大事所托,敢不盡力否?下官昨夜一晚沒睡,一心只是為了報效司馬的知遇之恩。”

林延潮重新看了一眼黃越,如黃越這等讀書人,一旦丟了節操后,會比正常人更加的沒節操。

說完黃越奉上了腋下的書卷,朗聲道:“這是下官幾十年治黃河,所繪流經十三縣的河圖,呈司馬過目。憑此圖治黃河,如觀反掌。”

說完黃越捻須自信微笑,仿佛如隆中對里,諸葛孔明向劉備獻上《西川五十四州之圖》時,躊躇滿志。

林延潮將書卷交給身旁的陳濟川道:“子同,待本官用過早飯后,再與你細細詳談如何?”

說完林延潮入了簽押房,留下了一臉尷尬的黃越。

然后黃越還是厚著臉皮跟了進去。

不久早飯端上,主食熱騰騰的皮蛋肉粥,一端上案噴香四溢,還有一疊腌蘿卜,以及一壺香茗。

如此早膳,簡單而養身。

林延潮乃上官,每日廚房都是送至公房里,至于黃越則沒那么好待遇,與府中大部分官吏一般,都是在退食堂吃飯。

林延潮邊用膳,邊看河圖,見黃越侯在身邊一副饑腸轆轆的樣子,吩咐也給他盛一碗。

陳濟川依言從小鍋中給他盛了一小碗。

這黃越果真是餓了,一小碗滾燙皮蛋肉粥,被他吃得哧溜哧溜的,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

林延潮呷了口香茶,放下河圖,讓陳濟川又給黃越盛了一碗皮蛋肉粥,然后道:“子同多吃些,本官吃的一貫不多,這些于本官已是夠了。”

黃越吃完第二碗粥,接過陳濟川遞過的巾帕擦了擦嘴,然后道:“多謝司馬,若是府里的老百姓日日都能吃上如此皮蛋肉粥,那該多好。”

林延潮笑著道:“這也是吾等為官之愿。”

黃越整理了下思路道:“司馬,此愿不難,只要下官之水利之法,可以實施,府里治下不說日日皮蛋肉粥,但至少百姓溫飽不愁。”

林延潮疑道:“先水利,后方興農事,雖說縷堤有束水,但要憑縷堤數年內令境內大治,令老百姓都吃飽飯,恐怕很難。子同,你莫非還會勸課農桑?”

黃越聞言立即露出尷尬之色道:“下官愚鈍,只會治河,不會農事。”

林延潮笑了笑道:“我想再聽聽,你之前所言縷堤與遙堤,落淤固堤的辦法?”

提及黃越的本行,他又恢復了自信,侃侃而談道:“其實前日倉促,我與司馬所言不過縷堤與遙堤,事實上還有格堤,月堤,一共是四堤之法。”

“縷堤,遙堤,格堤,月堤?這格堤,月堤作何之用?”

“縷堤束水,遙堤滯洪,格堤落淤,月堤備險。縷堤所建在沿河第一線,逼河而建,建得較矮,河大水漲時,水滿越堤頂,但卻又不會把堤壩沖垮。”

“至于遙堤已是建好,在河二里之外,高大堅厚,待河水暴漲時,能不使河水越堤淹堤,堤壩不崩決。”

“至于格堤,格即橫也,建于縷堤遙堤之間,縷堤遙堤夾上下格堤,即如一個口字。河水漫過縷堤時,河水會順著遙堤沖刷,如此易毀遙堤根。格堤一建可阻水勢,而且使河水淤泥沉積于堤內,不至于沖刷至下游。”

“萬一縷堤潰決,河水順堤而流,遇格堤而返,仍歸于縷堤之間,免去奪河之患,以護遙堤。待水退,淤留地高,淤地可護遙堤堤根,為遙堤之撐堤。”

“妙!妙!妙!”林延潮不由為黃越所設計的格堤拍案叫絕,這等智慧簡直碾壓絕大多數官員,他們就是讀了無數遍四書五經,也想不出這辦法來。

林延潮不由問道:“這辦法你是如何想出來的?”

黃越捏須微笑,緩緩地道:“下官年幼隨家父去過長江,心想江水浩蕩猛于河水十倍,為何江未曾如河如此為害?”

長江的徑流量是黃河的好幾倍,為何古代只聽過黃河為患,沒聽過長江大害。

“那子同可有什么創見?”

黃越道:“創見不敢當,其實下官是受劉莊襄公的啟發,他言河不如江,在于傍無湖測之停潴。河水下游湖泊,多為淤泥所積,或拿來作田。我歸德府里本有孟渚澤。孟渚澤乃九藪之首,還在云夢澤之上,可惜孟渚澤在北宋時被淤平。”

劉莊襄公就是明代治河能臣劉天和。九藪就是古代最大的九個湖泊,孟渚澤本在歸德境內,為黃河下游湖泊,但最后被泥沙淤平,現在成了農田。

“若孟渚澤在,本府境內之河絕不至于如今日暴虐。故而下官想出用縷堤遙堤間數里寬之灘地,既可落淤,也可蓄水滯洪之用。”

林延潮點點頭道:“子同說得極是,只是……”

黃越嘆了口氣道:“下官也是司馬為難,河道衙門撥的河工銀,只夠修復遙堤之用,談不上再建一條縷堤,何況修縷堤之事,還需北堤兗州府答允,如此兩府方能協調建堤。”

林延潮聞言笑了笑道:“此言差矣,河工銀不夠,本官可以去錢莊借。北堤兗州府不答允,本官可去河道衙門打官司。總而言之,這縷堤本官是一定要修。”

黃越聞言訝然道:“司馬,這……”

林延潮道:“修縷堤不僅是治河之用,本官記得你之前說過,在虞城縣官府與民間盜決黃河大堤淤灌,雖使斥鹵之地為淤田之事,但最后大水時大堤崩決,水掩數縣的事嗎?”

黃越點點頭道:“正是,淤田之肥,高田之五倍,下田之十倍。民間貪淤田之利,往往偷決官堤,以至其屢有漫溢者。此官府歷來不能禁止也……”

北宋時,就經常有民間偷掘黃河淤灌之事,這些最后都成為了舊黨攻擊王安石農田水利法的彈藥。

說到這里黃越陡然一驚問道:“莫非司馬是想用利用河水落淤?”

林延潮點點頭,笑著道:“正是!”

說完林延潮打開河圖對黃越道:“這遙堤至河之間有二至三里之寬,若是我們建成縷堤,這二里之寬盡數可作淤田。本府境里可修縷堤之處在夏邑,虞城,商丘三處,長約百里,如此僅本府,就可得上好淤田千余頃,也就是一萬五千多畝淤田,若再算上兗州境內則倍之。”

黃越聞言不由拍案而起道:“妙,實在是妙,這下官怎么沒有想到這點,司馬真能臣循吏也。難怪司馬乃江南人,必是見慣了湖畔圩田,故而想出此法來,對嗎?”

林延潮聞言笑了笑,算是默認。

黃越仔細推測細節道:“太湖虞城一縣田額也不過二千余頃,若真得之,豈非多出半個虞城縣田土。只是若堤內淤田,只易耕作半年。”

林延潮點點頭道:“河水汛期為五月至八月,淤田可九月播種,待至來年四月前收獲,雖只種一季,但淤田之利也是倍于下田,堤內淤田大可冬春耕種,夏秋退守。”

“這比決堤,灌淤堤外農田于堤安全得多,再說河水也不是年年都漲大水,甚至還有斷流之時。”

這利用堤內淤田辦法,林延潮是借鑒后世國內國外的辦法。

在國外就有夏堤,冬堤之別,夏季雨水大,退守夏堤,待水過去了,再守冬堤,然后利用夏堤,冬堤間淤地耕種。

到了現代,黃河縷堤和遙堤間,也是住著人種田。

甚至還有民間在黃河堤內自建生產堤,這也是利用黃河淤泥種田。只是老百姓自建生產堤,為了貪利比明朝縷堤要高很多,結果影響了行洪,被政府屢屢勒令拆除。

黃越贊嘆道:“修建縷堤之事,既可落淤固堤,又可得千頃淤田,此一舉兩得的妙法也。若能推廣,何愁河不能治。”

“但是下官還是擔心河工銀不夠,司馬是不是可以考慮先修商丘,或者虞縣一段?”

林延潮擺了擺手道:“你擔心河工銀不夠,大不了本丞將堤內淤田作價賣給府里大戶,眼下本丞卻擔心河道衙門不肯。”

黃越訝道:“這不會吧,當初潘老爺為河臺時,就準備要在歸德修建縷堤的,只是最后調任。若是我們上稟河道衙門修建縷堤,河道衙門沒有不答允的道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