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八百一十一章 林青天

八百一十一章 林青天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八百一十一章 林青天

面對馬光譏諷之言,林延潮沉聲問道:“馬知州此話何意?”

馬光冷笑道:“沒什么意思?”

“馬知州有話不妨直言,何必吞吞吐吐?”

馬光又冷笑數聲,林延潮眼下雖暫署府事,但掛是正五品同知銜。他乃從五品知州,二人相隔不過一級,而在明朝官場上唯有相隔一品,方是真正上下之分。

馬光捏須道:“既是如此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本官記得還有一樁周王府役強(協民女之案,怎不見司馬審問?”

這周王是什么人?

明太祖朱元璋之第五子朱橚世系,曾任宗人府左宗人,就藩河南開封府,字輩'有子同安睦,勤朝在肅恭。紹倫敷惠潤,昭格廣登庸。'至今已傳至‘在’字輩,現任藩王朱在鋌。

說起明朝藩王,經歷了靖難之役后,朝廷給藩王定下‘分封而不錫土,列爵而不臨民,食祿而不治事’的規矩。

可藩王依舊勢大,特別在有十五位藩王的河南一地。河南地方官府對待藩王是無可奈何,犯罪不能捉拿,因為藩王屬八議之中。

八議是從西周而起的規矩,即議親,議故,議賢,議能,議功,議貴,議勤,議賓。

這八等人,地方有司不得擅自勾聞,需封奏聞取旨。

八議中議親就是皇親國戚,皇親國戚犯罪有司不得捉拿,這如同是皇家對皇親國戚的包庇,故這‘八議’又稱‘八辟’。

奉行儒家親親之道的歷代皇朝,身為大宗的皇室對小宗一般都很護短。所以作為朱家的龍子龍孫,藩王享受優厚待遇,只要不圖謀不軌,藩王如手持免死金牌,丹書鐵卷在身,沒有人奈何得了。

林延潮向刑房司吏問道:“周王府的人犯帶來了嗎?”

刑房司吏垂首道:“已是派人持牌票催了三次了,但人現在還沒到。”

林延潮道:“牌票上蓋了官印,見牌票而不至,此乃公然藐視王法,無視朝廷法紀。”

“來人,立即向各州縣發海捕文書,通緝此賊!”

聞聲眾人都是吃了一驚,沒料到林延潮如此強硬。

“是哪個當官的不長眼睛,要抓我周王府的人啊?”一個慵懶的聲音從月臺外傳來。

但見說話的是一名頭戴翼善冠,身穿盤領窄袖赤袍,赤袍兩肩各繡金織蟠龍的男子,他左右跟著二十余名隨從,浩浩蕩蕩地走上堂來。

見了對方,馬光等人都是失聲道:“周王世子!”

一旁刑房司吏向林延潮道:“周王世子旁那穿曳撒之人,就是人犯,周王府蔣教習。”

林延潮見蔣教習五大三粗,目中無人般跟在周王身旁,到了公堂上也不見懼色。

周王世子一行人走至堂中時,一名府役道:“大膽,爾等見了世子還不行禮?”

馬光等官員聞言一愕,露出無奈委屈的神色,離座向對方行叩拜之禮。這官員叩拜上官也就算了,但拜周王世子這等二世祖,卻實在委屈,就憑你是龍子龍孫?

府役給世子搬來凳子,世子坐下后翹起二郎腿,抬頭看了一眼,指著林延潮道:“放肆,爾怎敢不跪本世子?”

藩王受封后,公侯大臣皆伏而拜謁,不可鈞禮。皇明祖訓里有云,敢有侮慢王者,即拿到京里來。

這是朱元璋的話,可實際上在明初藩王勢大時,文武官員見藩王無禮,不行跪拜者,藩王甚至可自行處斬。

見藩王不拜,而被藩王斬殺的官員,那可是不少。

見周王世子這傲慢的樣子,林延潮拱手道:“見過世子,此乃本府正堂,本官暫署堂印,就算總督巡撫親來,禮也不可臨于本官之上。請世子不要見怪。”

“大膽,哪有這個道理?”周王世子左右一并喝道。

左右官員都替林延潮捏了一把汗,換了脾氣不好的藩王,以往真有將對他無禮的官員,拉出打一頓的例子。

但他們不知,林延潮見周王世子來了,就吩咐孫承宗立即將府里衙役都調來埋伏在兩廂。一旦動手,他絕不會吃虧就是。

這時周王世子冷笑道:“這位大人,真好大的官威啊。太祖爺爺在時,本世子殺你一各五品官,不過如殺一犬爾。今日也不與你計較,你發了三次牌票至王府來,說我身旁教習強奸民女。蔣教習有此事嗎?”

那蔣教習上前正色道:“回世子爺,并無此事。”

周王世子點點頭道:“好了,案件已是說清了,咱們走!”

說完周王世子起身,隨從跟他而去。

“啪!”

驚堂木重重一響,周王世子嚇了一跳,回頭罵道:“敲什么敲?你叫花子要飯是不是?”

林延潮蔣驚堂木一擱,卻溫言道:“世子,是本官失禮了,既然人都來了,不妨多問兩句,本官對上面也有個交代。”

“這還像句人話,”周王世子點了點頭,“快點審吧,蔣教習還要替本世子抓鳥呢!”

說完蔣教習站在堂中,有恃無恐也不跪下。

林延潮看了一眼蔣教習,然后道:“將告狀之人帶上堂。”

但見一老一少來至堂中,跪下叩頭道:“草民見過老父母。”

林延潮道:“狀中被侵犯之民女,乃你何人?”

老者聞言道:“是草民女兒,我家阿二的姐姐,上個月,已投井自盡了!”

說完父子二人,都抹了一把淚水。

蔣教習在一旁道:“這可與我無關,老頭,你女兒死了,別賴在我身上。”

‘啪!’

驚堂木一響,林延潮道:“蔣大里,本官問你話了嗎?此次記下,下次以咆哮公堂論罪。”

蔣教習悻悻退至一旁。

老者摸去淚痕道:“是啊,我家阿姐雖不是蔣大里所殺,但當日若不是他強逼,我家阿姐今日也不會受辱自盡。”

林延潮對老者道:“你將此事,原原本本說來。”

老者道:“是老父母,草民家在鹿邑縣世代耕田為生,去年為官府指派供應周王府祿米。這蔣教習率人收繳祿米,向草民索要好處,否則就說草民所繳的祿米低劣。小民給了他好處后,他又道今年王府俸米一石要加八斗耗米,并還要折以銀子……”

“當時正值秋時,谷賤銀貴,草民一時湊不齊這筆錢,懇請拖延個數日,哪知蔣教習卻將草民的女兒掠走,要挾說不拿到錢就不放人。”

“草民沒辦法求遍了人,這才借錢贖人,哪知……哪知蔣教習將阿姐還回來時,阿姐已被他糟蹋了……此事本鄉百姓都作可見證,里長,老人都愿為草民作保。”

林延潮將卷宗放在一旁道:“帶里長,老人。”

里長,老人上堂跪下。

林延潮問道:“你可為告狀之人方才所言作保?”

里長,老人一并道:“回老父母的話,草民與陳家集一鄉百姓都可作保,不僅告狀之人一家,蔣教習借著為王府收繳祿米,魚肉一鄉。”

林延潮看向蔣教習道:“他們所言句句是真嗎?”

蔣教習昂然道:“是真的,這幫刁民拖延王府的祿米,當然要用些手段,至于那女子……這利錢嘛,總是要收一點的。”

老者身旁的少年站出來道:“老爺,不僅是這蔣教習,還有他身旁這兩人,他們都有欺負我姐姐。”

蔣教習身旁走出二人對小孩罵道:“你這臭小子,竟敢告你大爺我!”

“真狠當天沒將你與你姐姐一并掐死!”

蔣教習孔武有力,是王府的棍棒教習,左右王府隨從平日也是囂張跋扈,狗仗人勢的主,眾人當下對著這一老一少罵了起來。

王府之人如此囂張,馬光等眾官員都是失色。藩王王府聚眾沖擊有司,對于河南官員而言,是經常的事。有一年周王府因祿米未給,宗室竟于城內公然搶奪民財,民間大怒,上下為之罷市。

堂堂河南巡撫聞此,卻睜一眼閉一眼。

蔣教習等人揮舞著如錘般的拳頭,據這少年的眼前不過數寸,罵道:“小雜種,你敢再說一句?”

面對恐嚇,這少年絲毫不懼,橫眉冷目,牙齒咬得咯咯作響,倔強地道:“我就說,我就說,是你們害死我姐姐的!”

蔣教習大怒,揮拳欲打。

而老者唯有緊緊將少年摟在懷中,用自己老邁的身軀護向這些揮舞來的拳頭。

月臺下聚集的眾百姓們,見這一幕都滿懷激憤之色,敢怒而不敢言。

“啪!”林延潮驚堂木一拍,“來人!”

孫承宗帶著近百名衙役,拿著鐵索,腰刀,棍棒將公堂上團團包圍。

周王世子起身驚道:“你要干什么?你要造反嗎?別忘了,若是本世子在圣上參你一個不敬之罪,你烏紗帽。”

林延潮站起身,立在公案后那滿江崖海水云雁圖的屏風前。他伸手指了指頭頂問道:“世子,你可知本堂的名字是什么嗎?”

周王世子不屑道:“本世子哪理會這么多?”

林延潮道:“世子不知,那本官告訴你,本堂名為保民堂。林某官位雖卑,卻為圣上所欽點,撫一府百姓,保境安民就乃我林某之職責!”

周王世子叱道:“你與我說這么多道理干什么?你叫這么多人來是不是要謀害本世子?”

“世子請放心,此事無你無關,”說完林延潮面色一厲,“將蔣教習犯事三人拿下,若有阻攔者,與之同罪!”

孫承宗帶著衙役,兩兩伺候一個,將蔣教習三人拿住。

蔣教習等不斷掙扎,哭求道:“世子爺救我,世子爺救我!”

林延潮肅然道:“跪下,聽判!”

蔣教習不跪,左右衙役下了狠手,將蔣教習腿打斷,強按跪下。

周王世子冷笑道:“你不過是一名同知,耍什么官威?本世子勸你一句,今日你得罪了我周王府,以后有你好果子吃,你聽好了嗎?”

“你才給本官聽好了!”林延潮厲色道,“本官當初連潞王都敢彈劾,世子你比潞王如何?”

周王世子臉色一變,潞王乃是親王,當今天子的親弟弟,論地位尊貴,絕非他這郡王世子可比。

“你就是那個上諫天子的林三元?”周王世子聞言大驚失色,若早知道是林延潮為同知,他如何也不敢來啊。

林延潮不理驚駭之中周王世子,而是拿起了手中簽筒。

這公案上簽筒,里插著紅綠頭簽。

簽筒容積是戶部頒定的一斗米,紅綠頭簽長是一尺,朝廷用簽筒為量具,意在讓官員監督胥吏,不讓他們盤剝百姓。

但這簽筒,紅綠頭簽除了量具外,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替朝廷明正典刑,為百姓主持公道,伸張冤屈!

“蔣大里,翁有才,薛少里三人聽判!”

公堂上下一片肅然。

蔣教習三人抬起頭,目光中終于露出一抹膽怯。

“爾等身為王府府役,卻敢僭越律法,私囚用刑,強(協民女,催討祿米,殘虐害民,無惡不作!舉頭三尺有神明,爾等所為已人神共憤!”

說完林延潮從簽筒里抽出了一支紅頭簽來道:“本官判你死罪,處以杖斃!”

說完林延潮袖袍一拂,一支紅頭簽被重重地擲在地上。

一聲清響后,蔣教習三人癱坐在地,那對父子已是泣不成聲。

左右衙役手持水火棍上前,兩人用棍叉住犯人之頭。

“司馬老爺,饒命!”

“司馬老爺,開恩啊!”

“司馬老爺,饒我等狗命!”

被按在地上的蔣教習等三人此刻方知周王世子救不了他們。

但林延潮卻道:“行刑!”

兩名衙役揮舞水火棍,一上一下地揮杖。

蔣教習三人初時還叫喚求饒,但后來卻一聲不吭。

老者少年摸去眼淚道:“阿姐啊,阿姐,你看見了嗎?今日爹替你報仇了啊!你冤屈已被昭雪了!”

下面月臺下的百姓,也傳來哭聲,婦孺們掩面痛哭。

“此天道昭彰啊!”月臺下一名老秀才開口道。

杖刑之后,差人上去查驗確認后,林延潮對周王世子道:“就勞請世子為他們三人收尸!”

周王世子聞言面無血色,只能狼狽而去。

而馬光等人都是膽戰心驚,大氣也不敢喘。

今日見林延潮鐵面無情,嚴明執法,他們心底肅然起敬。而刑法司吏好心勸道:“司馬老爺,今日你折了周王面子,以后周王恐怕不會善罷甘休啊!”

林延潮還未回答,這時候堂上堂下老百姓唰唰地拜倒。

老者父子,里長,老人一并叩頭道:“謝林青天為草民主持公道,此恩此德小民此生結草銜環,也是報答不盡!”

堂下老百姓也是叩頭道。

“叩謝青天大老爺!”

“叩謝青天大老爺!”

“叩謝青天大老爺!”

但見老百姓黑壓壓一片跪倒,堂上之人無不動容。

民心,為權貴前何等柔弱,但合在一起也能為天下至強。

眾官員都看向堂上林延潮,心道今日他所為之事,真不愧為青天二字。百镀一下“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