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七百九十八章 欽差來了

七百九十八章 欽差來了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七百九十八章 欽差來了

大風從黃河北面刮來。☆雜志蟲☆

當林延潮坐在吊籃里回城時。

左右官員都是迎了上去:“司馬受驚了。”

“司馬獨闖虎穴,真趙子龍矣。”

蘇嚴打量林延潮的神色,見他一臉淡然道:“回來就好,談不成,咱們就守城,這未必守不住。”

看著眾人期待的眼神,林延潮笑了笑道:“府臺,一萬五千兩銀子,談妥了!”

眾人聞言倒吸一口涼氣。

“真的談妥了?”

林延潮笑了笑,看了一眼城外的響馬,然后道:“不僅是一萬五千兩,他們還將三門大將軍炮丟下,我說嘛,他們真不會用炮。”

見林延潮這么說,眾人都露出驚喜的神色。

“城守住了。”

“響馬退兵了。”

何通判激動地道:“聽聞昔日數萬匈奴兵圍晉陽。晉陽眼見不守,刺史劉琨半夜登城吹了一曲胡笳。數萬匈奴兵聞聲唏噓流涕,一夜間卷甲退兵。”

“此事我等本是不信,今日見司馬之事,方信古人之事不欺也。請司馬受我一拜!”

何通判向林延潮長長一揖。

劉琨胡笳退匈奴之事,人所周知,而今日林延潮一席話令城外數萬亂民掩甲休兵,也是如劉琨般的奇跡。

林延潮笑了笑,笑著道:“此事實多虧府臺居中運籌帷幄,本丞不敢居功。”

蘇嚴見林延潮謙讓,神色大霽道:“不敢,司馬輕身犯險,說退響馬,這才是第一功。”

見蘇嚴這么說,城上眾官員都是向林延潮,蘇嚴二人道賀奉承。

萬歷十一年,正月。

黃河堅冰終于融化。

草木開始復蘇。

年初響馬造成的風波,終于退去。

在林延潮一席話下,歸德府城商丘,免遭歷史上全城灰燼的厄運。

就在新年伊始,河南官場上流傳著一個消息,那就是欽差來了。

聽說天子要派欽差來視察河南的河工,賑災。待聽了欽差人選后,河南官場上的官員,猶如一盆涼水澆下。

這派來查案的欽差不是別人,而是今都察院右都御史丘橓。

丘橓是什么人,剛直鯁亮可比海瑞,鐵面無私可比包拯。

在張居正案上,他親自將張家抄沒,再將張居正三個兒子下獄拷打,逼得張居正長子張敬修自殺。

雖說最后張居正之案,因林延潮上諫之故,沒有辦成鐵案。

但天子仍對丘橓在張居正案上,那等追查到底,絕不容情的態度,十分贊賞。

于是天子將他提拔任都察院右都御史(正二品)。

不久傳聞就變成了真實。

都察院右都御史丘橓代天子巡狩河南,頓時河南官場一片哀鴻遍野。

然而聽到鐵面無私的丘橓,要來河南視察后。

府衙里的氣氛頓時有些變了。眾府衙官員看向知府蘇嚴的臉色都有些不同。

響馬渡河,災民鬧事,府城被包圍,還拿出一萬五千兩向馬賊贖城,幾件事加在一起若給欽差知道,蘇嚴烏紗帽難保。

入了夜。

林延潮身為一府同知,就住在府衙中。

府衙分外署內署,外署乃辦公之處,內署就是官員與家眷休息之地

府衙里,知府宅位于內署正中,外頭有一道門通往外署的后堂,天黑后這道門就是關閉,任何人要見知府都需通稟,就是府衙屬官也不例外。

林延潮的同知宅就位于知府宅之東。

同知宅經重新修葺過,乃兩進宅院,隨從師爺都住在外進,林延潮與家眷住在內進。

因林延潮還沒有獨立署衙,故而在外進設了一間公房,與師爺們議事。

林延潮端坐公房內,左右是孫承宗,丘明山兩位師爺。

經上一次之事,林延潮沒有怪丘明山勸自己棄城而跑,反而謝他通風報信,將他幕酬從原先五兩一個月,升至七兩銀子一個月。

不過孫承宗因前幾次之事,對丘明山十分厭惡。

對于自己幕僚團隊里的‘矛盾’,林延潮看在眼底,但沒有制止。這適當制造些不和,反而能讓他們更盡心為自己辦事。

丘明山先開口道:“這一次欽差巡視河南已成定居,以丘都憲的殺性,這一次不知要摘到多少烏紗帽。”

“至于蘇府臺,我看這一次是自身難保。他為官多年,民間積怨,官場上對他多有怨言。他的事若被捅至欽差那,最少一個虐民之罪是逃不了的。東翁,我看這歸德府的天是要變了。”

孫承宗道:“東翁,先圣有云,四境之內有一民不安,則守牧之責也。蘇知府這等之人為官,不知多少百姓受害,又屢次打壓東翁,東翁正可以借助這一次丘都憲來河南,將蘇知府在歸德為禍百姓之事上奏朝廷,既是為百姓請命,也是為自己出一口惡氣。”

林延潮聞言沉吟不語。

丘明山察言觀色道:“孫兄此言差矣,蘇知府剛愎自用,鐵腕治下,這是他的性子,卻不是有意針對東翁。若非私怨,徒然參劾上官,一旦為蘇知府知情,那么就是不死不休了,投鼠需忌器。”

“還有東翁身為佐貳官,在官場上當以息事寧人為第一事。若是一到任,就擠走上官,官場上會怎么想。若得一個好生事,排擠上官的風評,那么將來誰敢用東翁為官。故而別人要彈劾蘇知府是別人的事,東翁切不可插手。”

孫承宗怒道:“為民請命,卻沒有聽說過顧忌這,顧忌那的。要是顧惜此身,為官作什么?”

丘明山譏道:“笑話,若連這官都當不了,又如何為民請命?”

眼見二人又要吵起來,林延潮伸手一止,二人當即停止爭議,向林延潮告罪。

這時外間有敲門聲。

原來是兩名錦衣衛張五,趙大,他們道:“司馬大人,你要我們查的事,已是有眉目了。”

說完二人遞給林延潮一封信然后退下。

林延潮見信后道:“果不其然。”

然后林延潮將信遞給孫承宗,丘明山,二人看信后恍然大悟,原來林延潮托錦衣衛去查蘇嚴背后的背景啊。

丘明山彈紙道:“難怪蘇知府強令兵馬去虞縣解圍,原來虞縣碼頭上有歙人吳業二十艘木料船。”

“這吳業是何人?”孫承宗不由問道。

“此人乃即要入的許老岳丈!”

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各種任你觀看,破防盜章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