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七百六十六章 張府

七百六十六章 張府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七百六十六章 張府

冬十月這場寒雨昨日過后,京城里的冬天愈加發冷。♀雜志蟲♀

林延潮披著厚衫走在北鎮撫司之中,護送他的是六名錦衣衛,以及本衛鎮撫官。

北鎮撫司鎮撫官,有直接向天子,督工稟告,而不經錦衣衛指揮使的權力,也是屬于大明體制下權大官小的官員。

鎮撫官親自來送林延潮出獄,也可見他對林延潮重視。

送至門前,鎮撫官停下腳步對林延潮道:“林先生,某就送到這里。”

林延潮轉過身來向鎮撫官道:“這段時日有勞鎮撫使看顧,打攪了。”

鎮撫官聽林延潮這么說,有些哭笑不得回道:“不敢當,這話傳出去實有損我北鎮撫司之名聲。”

“經歷詔獄毫發未損,還得悉心照料,先生是某所見第一人,本司上下盼先生離獄一日,如久旱盼甘露矣。”

林延潮聽了不由失笑,這個比喻真是清新脫俗。

頓了頓鎮撫官又復道:“凡生離詔獄之臣,他日必名滿天下,不過先生三元之名,早已天下皆知,區區詔獄也不足以添先生名聲。實話言之,若非職責所在,先生為天下百姓所謀之事,令某實在是敬佩得五體投地。”

說完鎮撫官對林延潮行抱拳之禮。

林延潮也是一揖道:“鎮撫使,客氣了。”

說完林延潮舉步而去。

鎮撫官目送林延潮,片刻后兩名牢子站在一邊,鎮撫官撇了一眼問道:“什么事?”

牢子賠笑道:“方才新來的那囚人過刑時,不慎弄斷脊椎,怕是不活了。”

鎮撫官罵道:“你娘,下手還是這么不知輕重。”

北鎮巡司大門前,兩隊錦衣衛持刀而立。

這時天方蒙蒙亮。

天上飄著牛毛雨,寒氣滲人,林延潮走出大門,身在詔獄快兩月,這還是他第一次重見天日。

一旁錦衣衛見居然還有人敢在鎮撫司大門前逗留,正要呵斥,一旁的人立即拉住,低聲提醒道:“你瘋了,沒看見方才是鎮撫使大人親自將他送出門來。”

聞言幾名錦衣衛不敢輕舉妄動。

這時一輛馬車在鎮撫司大門門前停下。

兩人從馬車下跳下,向林延潮叩頭。

林延潮見是陳濟川,展明笑著將二人扶起。二人都是五大三粗的漢子,但此刻都是滿臉是淚,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林延潮笑了笑,說了幾句安慰的話。

陳濟川抹去眼淚道:“老爺,先回家吧,夫人給你燉了湯,還有你平日最喜歡的吃食。還有老爺上書后,小人已是按你的吩咐,現不住國子監了,而是搬至了東直門。”

林延潮點點頭,望了一眼牛毛細雨,眉頭一皺,咳了幾聲。

雖說在北鎮撫司里,人家將自己拿大爺般供著,但詔獄這地方地濕寒冷,林延潮住的久了,不免沾了些寒氣。

陳濟川心知林延潮出詔獄這等地方,最怕惹上一身病于是連忙撐了把傘道:“老爺,還是趕緊回家了吧。”

林延潮搖了搖頭道:“不,先去另一個地方。”

“老爺,你的身子?”

“不妨事。”

展明一駕馬車。

馬車即飛馳起來,林延潮閉目坐在車內養神。

不久后,馬車停下。

陳濟川給林延潮披上厚裳后,林延潮下了馬車。

這地方他以前來過,以往這里是宰相府邸,門庭若市,馬車不絕。

而今連府門前那匾額都被人取下,也沒有門子仆役在門前侍候,透露出一種蕭條的味道來。

林延潮不由想起了張居正在《答湖廣巡按朱謹吾辭建亭》的書信里寫到。

……且古之所稱不朽者三,若夫恩寵之隆,閥閱之盛,乃流俗之所艷,非不朽之大業也……

……且盛衰榮瘁,理之常也。時異勢殊,陵谷遷變,高臺傾,曲池平,雖吾宅第,且不能守,何有于亭?數十年后,此不過十里鋪前一接官亭耳,烏睹所謂三詔者乎?此舉比之建坊表宅,尤為無益……

當年湖廣巡按朱謹吾給張居正建三詔亭時,張居正讓就在回信里說,陵谷遷變,高臺傾,曲池平,雖吾宅第,且不能守,何有于亭之句。

當時張居正已知自己身后榮辱不保,故而才有此語。

但到了今日,林延潮真見了張府落魄的一幕,卻替這位大明唯一真正之宰相扼腕嘆息。

雖說門前的封條已是除去,但已無榮華富貴之象。見風使舵,見山就拜本就是人的天性,張居正病重時,百官為他打醮祝禱,但眼下張居正一去,這些官員急著撇清不說,還有不少落井下石之人。

其實這些手段不一定有用,有的人著急撇清,但事后反而更逃不過。

誰是張黨,誰不是,天子一眼看得明白。這一次百官叩闕,申時行,張學顏,許國等官員站出身,來請天子停止清算張居正,這也是為了保護自己。

林延潮舉步來至門前,想起以往見張居正時,還需封個五兩銀子的門包,那還只是通報。而那時宰相管家游七,在林延潮出詔獄時,已是被拷打至死。

林延潮感嘆了會人世滄桑,陳濟川早已上前替自己敲門。

敲了許久,方有一名拿著掃帚的老仆開門,見林延潮道:“這是公子,找……”

林延潮對老仆道:“我乃你府上二老爺,三老爺舊日同僚,昔日受過相爺恩惠,特來看望。”

老仆道:“抱歉,敝府遭此大變,老太夫人臥病在床,兩位老爺也不便見客。”

林延潮道:“那你替我傳話,就說是林延潮求見。”

聽到林延潮的名字,老仆渾濁的目光突然一亮,抓住林延潮的手道:“你就是為我家太老爺鳴冤,而下詔獄的狀元公嗎?”

林延潮笑了笑道:“不敢當。”

老仆要對林延潮行大禮,但猶豫了下還是停住,向林延潮道:“狀元公稍侯,小人先通稟兩位老爺。”

老仆走后不久,就見一身素服的張嗣修,張懋修二人前來。

張嗣修,張懋修二人在刑部天牢關了近月,氣色不佳,臉上還落著好幾處傷痕。

二人見了林延潮后,沒說話,隨隨便便地作禮,態度顯得頗為冷淡。

林延潮想了想,已猜兩位兄弟這是怎么回事。

張嗣修先施禮道:“宗海,你是才出詔獄?”

林延潮道:“正是,特過來拜祭相爺,順路看望兩位仁兄。”

張嗣修神色一緩道:“也好,過幾日我們兄弟二人,就要返回江陵守廬三年,遲了怕就此錯過。”

林延潮點點頭道:“若是錯過,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見。”

張懋修陰陽怪氣地道:“宗海,既蒙天子賜出詔獄,將來必是顯達吧,指日榮華富貴,不可限量。到時候我們兄弟二人還要托你照顧了。”

“誒,三弟,不可失禮。”張嗣修斥道。

張懋修忍不住道:“大哥不是嗎?他名義上打著為家父出頭平反冤情的旗號,暗中卻是懷有逼迫太后,諂獻天子的打算。”

“他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天下謀公義,其實對天下毫無忠敬之心,不惜借家父之事來作謀劃,但家父為國家盡忠了一輩子,豈會做出與百官脅迫陛下的事來。林宗海的野心,就是借此事來謀自己的榮華富貴。怪只怪我兄弟二人,有眼無珠信錯了人,大哥枉死不說,還將家父一世清名毀于一旦。”

說完張懋修忍不住哭了起來。

張嗣修也是嘆了口氣。

陳濟川聞言大怒道:“老爺,何嘗有這心事,你可知老爺他……”

林延潮聽了張懋修的話,擺了擺手示意陳濟川不必多說,聽張懋修之言,他心底初時也是震怒,但是轉念一想,如張懋修這等以為自己借策動百官叩闕之事,以為飛黃騰達之基的人,本就是不少,不少官員也是如此揣測。

說來林延潮之前也確實安排了重重謀身之策,甚至有些不光彩的手段,張懋修的話里,也并非完全沒有道理。

林延潮想到這里也就釋然,做大事之人,本就難以為他人理解。不過話說回來,張懋修并非是其他人啊。

林延潮終于道:“濟川不必再說了,吾本意如何,自不需向他人解釋。即是兩位公子不歡迎在下,在下不該上門才是。但今日此來只是請向江陵公上一柱香,以為臨別之念。”

張懋修怒道:“你還有臉給家父上香。”

“懋修住口,”張嗣修叱道,“若非宗海,家父名位不會有恢復之日,我等兄弟也無法生出天牢,此恩此德你可不能忘記。”

張懋修不管不顧地道:“二哥,你好糊涂啊,你現在還不看清林宗海為人嗎?他若真有心平反家父冤情,單獨上書言事就好了,為何還要牽扯入潞王大婚之事。”

“他這時借潞王大婚來迫太后歸政,以逢天子。二哥,你忘了昔日太后對我們張家的恩情,經此事后太后對張家會如何看?只會以為我們張家與林延潮同流合污啊!”

“夠了!”張嗣修一掌甩在張懋修臉上。

張懋修捂臉咬牙切齒。

然后張嗣修對林延潮深深一揖道:“舍弟失禮,請宗海海涵。”

林延潮回以一揖道:“年兄他有些先入為主了,我明白他并非惡意。”

張嗣修對林延潮道:“宗海,這邊請。”

來至靈堂,面對張居正牌位,林延潮不由思緒萬千。

張嗣修點了三炷香后交給林延潮,張懋修就站在一旁怒瞪。

林延潮拜了三拜后道:“吊公致仕離京,臨別有言,道國之積弊,在宗室,在吏治,在兵備,在國用,在私家日富,公家日貧。”

“這些話晚生一直記在心間,夙夜憂嘆,輾轉反側,不能眠也。公負豪杰之才,秉國十年,相天下為己任,尚不能矯除積習,晚生之才遜公十倍,自問又有何回天之術呢?”

“幸天子天授智勇,仁智通明之德,愛物檢身,以惠休百姓,不負公師帝之教,匡扶之功。今削潞王之用,得銀三百九十萬兩,以解黃河,蘇松民之倒懸,晚生聞之幸甚,特來告公,望公在天有靈,佑我江山社稷,百姓安泰。伏惟尚饗。”

說完林延潮將香插上。

張懋修聽完眼眶都是紅了,但嘴里強著道:“假惺惺的。”

一旁張嗣修垂淚答謝道:“宗海真有心了,其實家父以前也很推舉宗海。他曾與我們兄弟說,今翰林諸公中,獨宗海有王佐之才,將來入閣拜相之日,可安天下蒼生!”

林延潮聞言苦笑道:“江陵公謬贊了,晚生何德何能能當此言。”

說完林延潮向張嗣修一揖道:“俗事纏身,先行告辭。”

張嗣修當下送林延潮出門,張懋修雖不喜,但總算還持著禮數。

待送林延潮出門后。

林延潮遇外周寒氣襲來,不由重咳了幾聲,滿臉漲紅。張嗣修不由關切的道:“宗海之風寒可是在詔獄中得了?詔獄這地方聽聞十分陰寒,去的人就算活著出來,也會生一場大病。”

“以往府上有一位良醫,祖母的風寒都是著他醫治,實有奇效。我請他去你府上看病,你需好好靜養調理一個半月方可,切不可大意啊。”

林延潮笑著道:“多謝好意,良醫就不用了,這點風寒,我自己省的,不妨大事。”

張嗣修以為林延潮謙讓,當下多說了幾句。而一旁陳濟川忍不住道:“我家老爺被天子革職削籍,勒令三日內還鄉,哪里有那么多功夫在京慢慢調理?”

聽陳濟川這么說,張嗣修,張懋修都是神色大變。

張嗣修抓住林延潮的手道:“宗海,我等皆以為這一次規勸太后,你乃是首功,就算眼下不加官進爵,將來必也是飛黃騰達,怎么落至革職削籍的地步?”

林延潮苦笑道:“此一言難盡。”

張懋修也是失聲道:“宗海此來莫非不是送我們兄弟二人,而是歸籍后再也不履足京師?”

林延潮看了張懋修一眼,然后道:“確有這打算,我打算回鄉后著書講學,此生不出閩一步!”

張嗣修與張懋修不由對視一眼,特別是張懋修,他此刻心底的悔恨之情,更是無以復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