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七百三十二章 給錢

七百三十二章 給錢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七百三十二章 給錢

馮保被天子下令在家閑住的中旨后,果真即在家不出。

要知道中旨沒有經過內閣票擬,甚至連個七品官都是罷免不掉。

但對于司禮監太監馮保而言,卻是夠了。

大明朝的二號人物,張居正在位時,也可與之平起平坐的馮保,就因這一道圣旨權位不保。

太監在百官面前如何作威作福,可在皇帝面前就是家奴,天子要革去馮保的職位,也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當然因為是中旨,馮保在家閑住的消息,大多數官員都是不知情。

馮保閑住后,內閣次輔申時行,上本稱病,向皇帝乞假。

然后太子賓客禮部右侍郎陳經邦以病乞假。

內閣大學士里,申時行與馮保,張居正最近。申時行以此舉表示自己置身事外,并交出協理票擬之權。

而陳經邦亦是張黨舊人,當初張居正致仕時向天子推薦名單里的九人之一,名列于御屏上。

隨即皇帝允申時行暫假數日,內閣之事先由張四維總攝,再命太醫探視申時行之疾,同時也命中使耿清頒賜,牢豕粲醴等食物給陳經邦,以作安撫。

皇帝用此舉表示安撫二人,表示朕仍信任你們。

數日后,對張居正,馮保的反攻倒算即開始了。戶科給事中王繼光參工部尚書曾省吾十罪。

張四維一黨的打擊也很有針對性,馮保這時被天子勒令閑住。

但如何繼續處罰馮保,皇家還沒有明說,只是讓他閑住。可能念在馮保輔政多年的舊情,天子會網開一面。

這時候若上本打擊馮保,實屬不智。

所以王繼光先彈劾曾省吾,璐王王府就是由曾省吾親自督建的。

馮保正因此事在太后那失去信任的。馮保貪墨倒臺,你曾省吾恐怕也不干凈,故而張四維先選曾省吾來彈劾。

不過在王繼光彈劾曾省吾十罪里,卻沒有修建璐王王府貪墨這一條,因為若彈劾此事,會令敏感的李太后,以為他們反對修建璐王府,甚至反對從國庫挪動軍費給璐王采辦。

馮保珠玉在前,百官都明白,這璐王大婚的事,就是一個雷,誰碰誰死。

李太后敢動用五百九十萬兩白銀來給璐王大婚之用,這是何等天文數字。隆慶元年時,太倉銀國庫歲入兩百零一萬,承運庫內庫歲入一百萬金花銀,一直到了萬歷九年,實行一條鞭法后,太倉銀歲入也才增加至三百七十二萬兩,承運庫歲入一百二十萬兩金花銀。

李太后敢用相當兩年國庫的收入,給兒子辦婚事,甚至連九邊的軍費都挪用了,這老太太的私心,百官都清楚著。

這一次李太后五百九十萬兩花完了,又盯向國庫銀,問戶部索要銀十余萬兩采買金珠,戶部這才受不了提了幾句,懇請老太太動用內帑了,不要再盯著國庫這一塊了。

要不是到了山窮水盡的份上,否則這個事誰敢講一句。

所以王繼光彈劾曾省吾的奏章里,沒提曾省吾修建璐王王府一字,列舉的十罪里,也多是莫須有的罪名。

但就是這樣的奏章,把一名工部尚書彈劾下馬了。

申時行借稱病來撇清干系,余有丁唯唯諾諾,內閣里就是張四維一個人說得算,當下天子勒令曾省吾致仕。

曾省吾一倒,意味著大清算的開始。

隨即山東道御史江東之劾馮保親信,錦衣衛指揮同知徐爵,罪名里說吏部尚書梁夢龍,用銀三萬兩托徐爵賄賂馮保,又將孫女嫁給馮保的侄兒。

御史鄧練、趙楷又上書劾之梁夢龍。

天子之后下旨,徐爵下詔獄,嚴訊后再送刑部。

至于吏部尚書梁夢龍勒令致仕。

一口氣吏部尚書,工部尚書都被劾倒,除去了馮保左膀右臂。

之后天子下令張宏為司禮監領太監,張鯨掌東廠,全面接管原先馮保之職。

馮保原先是司禮監太監兼提督東廠,現在天子將此職一分為二。

張宏主管司禮監,張鯨去主管東廠,錦衣衛。

“恭喜廠督,賀喜廠督。”

張鯨滿臉是笑道:“今日這是什么風,竟把狀元公吹來了。”

林延潮笑了笑,命陳濟川給張鯨獻上賀禮。

林延潮笑著道:“廠督提督東廠一朝得勢,如魚化為龍,小弟此來就是向你道賀,以后就仰仗你提攜了。”

張鯨聞言滿臉春風,長笑了幾聲,然后道:“我與你是什么交情,放心,有我在朝一日,保你吃香喝辣的。”

說完二人坐下。

張鯨榮任東廠廠督后,林延潮就第一時間拜會。

說來這么主動把臉貼上來,在文官里是一種頗為不恥的行為,消息傳出去林延潮從此官聲都會臭掉。

但對張鯨而言,自己榮任廠督,林延潮第一時間來拜賀,那可是很有面子的。其余官員人到禮不到,一副要與你結交,卻又愛惜羽毛的樣子,最讓他看不起了。

張鯨坐定看了一眼林延潮的禮單,然后笑著問道:“兄弟,你莫非是有什么事求我不成嗎?”

“張兄,確有一不情之請。”

張鯨笑著道:“我猜猜,你是不是有什么朋友,也牽連馮保余黨,若是他涉事不大,我可以手下留情。”

“若是實在脫不了身,我也可關照一二,讓他少吃些苦頭。至于禮就不必了,你一個窮翰林,我還不知道嗎?別給我來這一套。”

張鯨身為廠督,下轄東廠,錦衣衛,管理詔獄,身為明朝特務機關大頭子,權勢赫赫。

若非林延潮之前早早與張鯨結好,想從他那憑一句話撈人,就算是當朝二品也沒這個面子。

林延潮苦笑道:“不是為別人,而是為小弟我自己的。”

張鯨幾乎跳起身來問道:“什么你是馮保舊黨?”

林延潮笑著道:“張兄你現在也是堂堂廠督了,別這樣一驚一乍的好不好?”

張鯨直搖頭道:“什么廠督,我這才被陛下任命沒二日呢,官威都沒有立呢。但不對啊,你怎么會是馮保的人?莫非是高淮?你平素與他走得是近,但也不至于啊,這年頭你們身為翰林,在宮里哪個沒有幾個交好的太監。”

“以陛下對你的信任,根本不至于因此這點小事,怪罪你。就算你真是馮保舊黨,陛下也不會追究的。你可是這幾年陛下最信任的大臣,絕不至于因此小事失去圣眷的。”

林延潮笑道:“我幾時說我是馮保舊黨,張兄你瞎猜什么呢?”

張鯨聽了奇怪道:“你這話倒是把我說糊涂了。”

林延潮從袖子里取一疊銀票遞了過去,然后道:“不過真有一事,要麻煩張兄你。”

張鯨抬頭看了林延潮一眼,收下銀票一點,最后吃驚地道:“兄弟,看來你這一次犯的事不小啊。這錢你哪里來的?”

林延潮笑道:“怎么張兄不敢收?”

張鯨冷笑道:“這世上還有我張鯨不敢收的錢?只是你還是先給我說說,否則又收了錢又保不住人,不是壞我的招牌嗎?傳出去叫我如何做人啊?”

林延潮點點頭道:“你放心,沒有十全把握,我不會走這一步。”

從東廠大門出來,他這也算是進過東廠的人。

林延潮坐上馬車后,來來去去盤算了一番,張鯨是自己的最后一步棋,給自己留一個退路的。

馮保全面失勢后。一時之間朝堂上風向大變,清算開始。

馮保被拿下,申時行稱病不出,兩位尚書倒下,張黨官員人人自危。

江西道御史李植上本參馮保當誅十二罪。

一永寧公主選婚,馮保受賄,讓她嫁給一癆病鬼,結果駙馬沒兩天病死。李太后的親女兒成了寡婦。

二二十四監太監病逝時,馮保將貴重財寶搜刮一空,只拿不值錢的給皇家。

三大興土木,為自己建立奢侈生祠,還在老家建屋五千多間

十二條罪名中,仍是沒有一條涉及璐王大婚采買,但誰都知道馮保就是倒在這一條。

于是天子下旨馮保其罪當戮,但念皇考付托,南京孝陵司香。

另外馮保的黨羽,子侄如魏朝,馮佑,馮邦寧,張大受,劉守有,張昭、龐清、馮昕等等盡數收押。

罪名確實后,天子下令盡數抄家。

張鯨率錦衣衛,東廠將馮保家宅包圍,挖地三尺收刮數日。僅僅是金銀即有上百萬兩,至于宮里珍寶更是無數。

天子將馮保及其黨羽抄家所得報給李太后后。

李太后氣得不行,不說抄出的百萬兩金銀,以及奇珍異寶,就是那奢侈的生祠,以及馮保老家那五千間屋舍,那又是多少錢?

平日你貪貪也就算了,這一次竟把主意打到了,李太后留給他兒子璐王私房錢上,這五百九十萬兩里,你馮保從中到底貪了多少?

還有張居正身為輔,能不知情嗎?對馮保的作為睜一眼閉一眼,還是直接與他分贓?

抄家后,張鯨還給小皇帝一份官員向馮保行賄的清單,其中張居正的名字赫然在目。

第二日直隸巡按王國上本,論逆珰馮保專權納賄即輔臣張居正。

奏章里彈劾張居正,馮保。

張居正給馮保,行賄名琴七張,夜明珠九顆,珍珠簾五副,金三萬兩,銀十萬兩。

再彈劾吏部左侍郎王篆,送馮保玉帶十束,銀二萬兩。

奏章一上百官嘩然,張居正病逝兩個月后,因馮保之事,即清算至他的身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7